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三章:火海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284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只聽胡飛說道:“喂,廢材。”陳嚴抬眼一看,那胡飛滿面猙獰,冷冷笑道:“你這也能叫真氣?瞧好了,這才是真氣!”陳嚴只覺得胡飛身體輕輕一震,對方胸口上傳來一道熱流,徑直朝他拳頭湧來。

  聽得喀喇一聲,手腕處一陣劇痛,他身體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他側起身一看手腕,已經脫臼了。

  胡飛幾步趕上,一腳踩在陳嚴臉上,重重碾了幾下,他腳底的爛泥帶著惡臭盡數糊在了陳嚴臉上。陳嚴心如刀絞,兀自不敢相信。胡飛的腳踩的不只是他的臉,還有他的自尊,鞋底的臭泥也不只是糊在臉上,更是污穢了他那顆自信自傲的心。

  胡飛仰天大笑,狠狠說道:“老子今天說不用手就不用手,就不打你了,但是,嘿嘿。”

  下人們得了暗示,一擁而上,按住陳嚴一陣暴打。胡飛退了開去,饒有興趣地看著眾人施暴,心裡是說不出的痛快舒暢。

  拳腳打在陳嚴身上,痛的卻是他的心。出於本能,他身體蜷縮起來,雙手抱頭護住頭臉,如同一條喪家之犬。

  “媽的,還敢躲!拉開他的手!”有人將他的手拉開,按在地上,下人們興奮地上前,一掌一掌不斷地扇著他的耳光,嘴裡還罵罵咧咧:“小雜種”,“叫你神氣”,“死廢材”。

  一個小廝撿起陳嚴掉在地上的匕首,大叫道:“都讓開,我要捅死他!”他在這群人裡面地位最低,打的最狠的,卻也是他,似乎毆打曾經的天才讓他找到了自信。

  胡飛一腳把小廝踢翻在地,喝罵道:“小烏龜!你有病是不是!”那小廝叫作胡貴,因名字與烏龜諧音,因此被人取了個小烏龜的外號。

  小烏龜一時蒙了,他從地上爬起來,胡飛反手一耳光抽在他臉上,呵斥道:“你把他殺了,老子以後怎麼找樂子?”

  又下令眾人道:“差不多了,都住手,咱們以後有的是機會。”眾人又補上幾腳,胡萬哈了一聲,呸,吐出一口帶血的濃痰,正中陳嚴的鼻子,腥臭的濃痰沿著他的鼻樑慢慢地滑落下去。

  胡飛看著如死狗一樣的陳嚴,愜意笑道:“天才少爺,被一群下人打的滋味如何,回家找你媽去吧。我們走!”

  眾人哈哈大笑,轉身離去,那小烏龜吊在最後,回頭看了一眼,一臉怨毒。

  陳嚴躺在地上,他閉上眼睛,希望今天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噩夢。但身上那一陣陣劇痛卻告訴他,這就是現實。

  他無法接受,這一切都是怎麼發生的。他睜開眼來,看著澄淨的星空,腦子裡一片亂麻。

  亂麻紛紜之中,他突然抓住了什麼,猛地坐了起來。由於動作太大,身體痛得像散了架一樣。他齜牙咧嘴一陣吸氣,緩了一緩,自言自語道:“我打出了第四拳。”

  仔細回想剛才那場戰鬥,他體內的真氣流動似乎比以前順暢,也似乎比以前更加濃厚了。他搖搖頭,不,不是似乎,是一定,要不然我怎能打出第四拳。

  絕境中的人總要千方百計給自己找點希望,有了一絲希望,也絕對要撰緊了不肯放棄,那樣才能有活下去的理由。

  有了希望,陳嚴冷靜下來,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我還不是廢物,我還能修煉真氣,我還能成為武者,我要站起來我要回去,告訴我爹,告訴祖父,我絕不會是個廢物。

  他爬了起來,抓住脫臼的手腕咬牙一扭,骨頭磨動的聲音傳來,帶著一陣劇痛,馬上劇痛消失,脫臼的手腕又能活動了。

  記得這附近有一條小溪,他咬牙走到小溪邊。這條小溪水流不急,借著月光,他看到了水中的自己,鼻青臉腫,狼狽不堪。

  我一定要報仇,帶著這股信念,他忍著痛慢慢洗淨臉上的污穢,又捧起一口溪水喝了,稍微了恢復一絲力氣。他站起身來,跌跌撞撞朝陳家莊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出了這片林子,陳家莊就在不遠處了。

  他扶著一株大樹,低頭喘了幾口氣,抬頭一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大片刺眼的火紅色。

  陳家莊起火了!

  整座陳家莊已沒在一片火海之中,火光沖天,映紅了一片夜空,劈裡啪啦聲挾著一片熱浪沖了過來,將他死死包圍。

  他腦袋一麻,不知哪裡來的力氣,踉蹌著朝家的方向奔去,他張大了嘴,想要號叫,喉嚨卻像被一隻手死死捏緊了,發不出聲音來。

  他跌倒了,再爬起來,又跌倒,又爬起來,不顧一切地朝前跑去。

  到了正門前,昔日威武的大門已被火焰包裹,門簷上寫有“陳家莊”的三尺牌匾轟的一聲掉落下來,碎成數塊火團。

  火焰吞吐,大門口就似一張凶獸的巨嘴,正要擇人而噬。

  陳嚴腳步不停,徑直沖入火海之中。他穿過一條條走廊,越過一道道門檻,火焰洶湧,舔舐著他的身體。他的頭髮撩卷了,他裸露在外的皮膚上起了水泡,他的衣服也似乎開始冒煙。他不管不顧,只往裡沖,尋找著他熟悉的親人。

  他沖到了練武場上,練武場是一塊十畝見方的空地,以石磚鋪就,因此並未著火。

  可入眼的景象讓他徹底絕望。

  地面上躺著無數的屍體,陳家的人似乎都在這裡。他雙腿一軟,癱倒在地,大腦一片空白。他大口喘著氣,手腳並用朝著屍體爬去。每經過一具屍體,他便確認一眼,看看是不是他最想見到卻也是最不想見到的人。

  不是。不是,這也不是。他心裡燃起一絲希望,自己的父母也許出去找他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

  直到他看到了講武臺上跪伏著的兩個人,他顫抖著爬上講武台,將屍體翻轉過來,那正是他的父母。

  他瘋了一般撲倒在父母屍身上,伸出顫抖的雙手撫摸那熟悉的臉龐,張著嘴,想喊一聲爹,喊一聲娘。但他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他甚至忘了哭泣,忘了哀號。

  父母屍體的面前,是坐在大椅上的祖父,祖父也已經死了,但他臉上憤怒失望悲哀的表情卻又那麼鮮活。他瞬間明白了,父母在為他向祖父求情。

  陳嚴的雙眼已經無法聚焦,前方是一片朦朧的紅色。那片朦朧的紅色中,突然現出了一道黑影,那黑影像極了一個人的輪廓。

  黑影慢慢靠近,在他面前停了下來,那黑影變得清晰了,確實是個人。

  那人一身紫袍,臉上帶個面具,面具遮住了他整張臉,連眼睛都沒露出來。他就那麼站著,似乎饒有興趣地看著陳嚴。

  陳嚴迷迷糊糊地撲了過去,抱住那人的雙腿,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嘴裡顫抖著,呢喃著:“救救他們,救救他們,求求你,救救他們。”

  那人彎腰低頭,伸出左手,他手上戴著一副鐵手套。他捧著陳嚴的臉,用冰涼堅硬的大拇指輕輕劃過陳嚴的右眼眶,歪著頭,隔著面具,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陳嚴有個感覺,那人似乎像在看一件寶貝,他對自己的右眼似乎很有興趣。

  片刻過後,那人收回左手,突地用右手捏住陳嚴的下巴,猛地將他提了起來。陳嚴被提在空中,那人的鐵手套又冷又硬,硌得他下巴生疼。陳嚴無力反抗,也無心反抗,他垂著手,聽天由命。

  那人的臉慢慢靠近,停在陳嚴面前三寸之處,那正是父親給陳嚴開眼時兩人的距離。陳嚴感覺到那人正凝視著自己,突然之間,耳邊的聲音消失了,萬籟俱寂。

  再下一刻,一道磅礴無匹的嗡嗡聲響徹天地,瞬間吞沒了他。

  眼前景象消失無蹤,一片無邊無際的紫色充盈著他的意識,一縷黑炎在這片紫海中爆開,以摧枯拉朽之勢將這片紫海吞噬乾淨。

  陳嚴眼前只有黑暗,他的意識停轉了。

  他終於昏了過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