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五章:搶劫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8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眾嘍囉聽說要去搶劫,登時興奮起來,麻利地找來一截長繩把陳嚴的雙手捆了,抬起陳嚴父親的屍體,鬧鬧哄哄牽著陳嚴出了陳家莊。

  陳家莊外,幾匹馬兒拴在樹下。山賊們因為誰來拖帶陳嚴的問題吵了起來,畢竟老大說了,要把這小子拖在馬後,又不能弄死,那就只有慢慢走了。現在大家去搶劫,時間就是銀子,去得晚了連湯都沒得喝。

  眾山賊吵了一陣,便決定抽籤,大家各憑運氣。很快就有個倒楣鬼抽到了短簽。那倒楣鬼老大不服氣,罵罵咧咧把繩子系在馬鞍上,翻身上馬,帶著陳嚴慢慢吊在最後,不一會兒,就遠遠地落在後面。

  陳嚴被拖在馬後,身子不由自主地踉踉蹌蹌向前行去。遭此連番大變,他渾渾噩噩,魂兒丟了,就如同行屍走肉,亦不知身在何處。

  孫家村離陳家莊約摸五裡路,屬於陳家莊管轄。村子不大,總共二十來戶人家,二人到了孫家村時,搶劫已近尾聲,村民家中財物糧食已被山賊們拖了出來,胡亂扔作一堆。不時還有山賊在村民家中進出,仔細搜尋是否有漏網之物。

  倒楣鬼急忙下馬,也不栓起馬兒,就巴巴地加入搜尋隊伍之中,瞧瞧是否還有細小財物可以暗吞。

  村民們被驅趕到村中打穀場上,他們滿臉恐懼絕望,聚在一堆瑟瑟發抖。塗二疤提著長刀在村民面前左右走動,長刀已出鞘,刀身上沾滿鮮血,不住地往下滴落。在他腳下橫七豎八躺著幾具屍體,有幾人手拿農具兵器,想是反抗之時遭遇殺戮。村民們不敢高聲哭喊,只有幾個女人小孩在低聲啜泣。

  塗二疤說道:“別指望有人來救你們,陳家完了,看到我馬背上的屍體了沒,那就是陳家老三的,後面那個小子,看到沒,陳家就剩他一個了,廢材一個。誰家還有東西藏著沒拿出來的趕緊說,啊!現在不說等會要是搜出來了,那就全家遭殃。”他一腳踏在一具屍體上,揮刀一指,說道:“這就是榜樣,聽到沒!”

  村民們不敢看他,只是低頭顫抖。塗二疤說道:“不說是吧,好,你們誰能站出來舉報他人,老子賞他一鬥大米。”

  只見一個賊眉鼠眼尖嘴猴腮的村民戰戰兢兢從人群中站起來,結結巴巴說道:“大……大……大王,我……我……”有村民尖叫一聲,罵道:“野狗兒,你不得好死。”

  塗二疤揚刀一指,眼睛一瞪,喝道:“別吵!”又對野狗兒道:“你是不是要舉報?”野狗兒點點頭,塗二疤道:“那好,你過來。”野狗兒畏縮著走了出來,不知是誰伸腿拌了他一跤,他摔了個狗啃泥,塗二疤喝道:“活得不耐煩了?”又叫了一個嘍囉,說道:“你跟著他,去取東西。”

  嘍囉得令,拉起野狗兒押著他去了,這野狗兒整日遊手好閒,好偷雞摸狗,在村子裡人憎鬼厭的,村裡人藏了什麼東西他都曉得。不一會小嘍囉捧了個帶著泥巴的罐子獻上來,塗二疤接過摔在地上,哐啷一聲響,罐子破了,幾塊碎銀,一支玉簪掉了出來。

  塗二疤說道:“賞他一斗米。”野狗兒點頭作揖,千恩萬謝:“多謝大王,多謝大王。”塗二疤說道:“喲,你狗日的不是結巴啊。”野狗兒訕訕笑道:“剛才不是害怕嗎。”塗二疤道:“好,這是在那家找出來的,你給我指出來。”

  野狗兒伸手指了,塗二疤努努嘴,幾個小嘍囉會意,從人堆裡把那家人拉了出來。兩個老人,一個婦人,一個五歲小孩,這家的男人因為反抗已經被殺了。人群空了四個位置,很快就被擠了進去,頓時縮小了一圈。

  四人被拉出來,又抱在一起瑟瑟發抖。塗二疤說道:“老子我講信用,說全家遭殃就全家遭殃。”說完手起刀落,一刀一個,殺了兩個老人一個小孩,小孩的頭被砍了下來,幼小的頭顱在地上咕咚咕咚滾了好遠。他指著那婦人說道:“這娘們有點姿色,先用了再殺。”那婦人一陣篩糠般的抖動,兩眼一翻,軟倒在地,暈了過去。

  有小嘍囉拿了一袋米走了過來,塞給野狗兒,野狗兒一個哆嗦,忽地跪下來對著塗二疤磕頭,嘴裡說道:“大王,這米小的不要了,小的只求追隨大王。”塗二疤看了看他的眼睛,笑道:“你又不是武者,老子要你有個屁用。”野狗兒連聲道:“小的有用,小的有用,小的能喂馬,小的能開鎖,小的能偷東西,小的還能講故事。”

  塗二疤摸摸下巴,說道:“嗯,聽起來是有點用,山上確實差幾個奴才,就收了你吧。”野狗兒千恩萬謝,就差爬過來給塗二疤舔腳了。

  塗二疤又對村民說道:“老子今天不想殺人了,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識相的趕快說。”村民們被嚇破了膽,野狗兒已經投了山賊,不說也會被野狗兒找出來。當下就有人抖抖索索站起來招了,有人開了頭,餘人不再堅持,也陸陸續續招了。

  山賊們帶著村民去拿財物,有村民經過野狗兒時啐了他一臉濃痰,塗二疤笑道:“狗奴才,敢不敢殺人。”野狗兒連連擺手,口稱不敢,那吐痰的村民當時便嚇尿了褲子。只聽一人怒聲罵道:“野狗兒,你這個畜生,你會

招報應的。”

  塗二疤一瞧,見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正站直了怒視眾山賊。塗二疤罵道:“你小子還敢站起來,給老子跪下。”

  那青年不動,仍是站直了,轉頭盯著塗二疤,眼睛也不眨一下。塗二疤走上前去,冷冷道:“小子,你看什麼看,不怕我嗎。”

  青年不答話,只是直直地盯著他,滿臉怒容。青年旁邊一個老婦人扯著他的袖子竭力往下拽,嘴裡哀求道:“小虎,小虎,快別看了,你別看了,你是要嚇死娘嗎?”塗二疤咧嘴一笑,說道:“好,有骨氣。”揮手便是一刀,刀光如電,掠過青年的脖子,他脖子一張,鮮血噴濺而出。

  青年倒在地上,他的脖子完全被切開了,巨大的創口處血如泉湧。他怒張著雙眼,惡狠狠盯著塗二疤,身體抽動幾下,眼見是不活了。

  老婦大叫一聲:“小虎!我的兒啊!”撲在青年屍身上哀聲慟哭,如怨鬼悲號,淒慘萬分。那老婦的哭聲傳進陳嚴的耳朵裡,他左眼一動,聚起了一點神光,他的魂魄回來了。

  他看著那老婦,又看看那死去的青年,突然有些羡慕他們,多好啊,還能哭出聲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去哭。那人死了嗎?也好,一了百了,免得活著受苦,你死了還有娘親為你痛哭,我什麼都沒有了,我的娘親,我的父親,我所有的親人都不在了。

  想到親人,他記起了給自己的使命,活下去,報仇。人的本能終究是求生而不是求死,這念頭很快壯大,將他的死念壓制。

  老婦哭了一陣,也是不想活了,便有了反抗的勇氣,她啞著嗓子叫道:“你們這些殺千刀的畜生,我跟你們拼了。”她低著頭,一頭撞在塗二疤身上,雙手胡亂揮動,狠命捶打著殺子仇人。

  塗二疤揪起她的頭髮,罵了一聲:“瘋婆子!”用力一掀,老婦飛了出去,腦袋撞在石滾上,發出啵的一聲。她翻倒在地,鮮血染紅了她一頭銀絲,她雙腿蹬動幾下,死了。

  陳嚴找到了活著的理由,再看這兩人便有了不同,看看他們,就這麼死了,死不瞑目,親人死不瞑目,自己也死不瞑目,而仇人轉眼忘了他們,還逍遙自在地活著,多沒意思啊。我要活下去,即便是苟且偷生,也要活下去,總比大家都死不瞑目要好的多。

  塗二疤大聲說道:“小的們麻利點。”然後嘿嘿嘿怪笑一聲,山賊們兩眼放光,也嘿嘿嘿怪笑一聲,大聲呵斥催促起村民來。塗二疤大馬金刀地坐在那青年屍體上,用屍體將長刀擦淨,收刀還鞘。

  片刻功夫,山賊們搶完了東西,又將村民們驅趕在一起。塗二疤站起來,說道:“把不相干的人綁起來,咱們快活快活嘍!”山賊們轟然一聲,抓起村民們一個一個綁了。村民們本以為這群山賊搶完東西就該離開了,見山賊綁人,驚懼茫然,如同一群待宰的羔羊,完全不知將要面對何種命運。

  直到山賊們留下一些年輕女子未加綁縛,他們才曉得這些人要幹什麼。村民們崩潰痛哭,他們哀號著跪求山賊們放過她們,但山賊們不為所動

  塗二疤一馬當先,他弄醒那個暈倒的婦人,扛著她進了一間村民的屋子,經過野狗兒時,他對野狗兒說道:“大爺心情好,賞你一個,狗日的你自己挑。”野狗兒興奮不已,色眯眯地同山賊們抓住一個女子就往屋裡拖去。女人們極力掙扎,但她們如此弱小,掙扎又有何用。

  陳嚴坐了下來,他仰著頭木然地望著天空,天空一片湛藍,澄淨如洗,幾朵潔白的雲兒飄在空中,慢慢變化著形狀。屋子裡衣服的撕裂聲,女人們的尖叫聲、哀求聲、悲泣聲,山賊們的喝罵聲、淫笑聲、高呼聲,陣陣傳來,不知這乾淨的天空之上是否有一雙眼睛看到了這裡的污穢。

  看著聽著別人的痛苦,陳嚴莫名有了一股快慰,啊,原來也有人和我一樣淒慘。他有些憤怒,為自己這個想法感到羞恥,但這快慰不可抑制,他歎一口氣,索性不再去想。他任由麻木的大腦重歸混沌,不一會兒,他左眼神光熄滅,又丟了魂兒。

  山賊們折騰完了,塗二疤信守了他全家遭殃的話語,完事之後扼死了那個婦人。眾山賊在村裡放了幾把火,帶著搶來的財物糧食和陳嚴上路了。

  孫家村安靜下來,隱隱傳來幾聲低泣,今晚,又不知有幾人會在房梁上結束自己的生命。

  又是那個倒楣鬼抽到了下簽,他拖著陳嚴落在隊伍最後,前面是一路小跑的野狗兒,再前面便是帶著貨物的大部隊了。也是因為帶著貨物,山賊們走的不快,倒楣鬼倒一直沒有掉隊。

  進了葫盤山,山路難行,馬隊走得更慢了。陳嚴在陡峭彎繞的山路中摔倒又爬起,樹枝枯葉掛在他臉上身上,在他身上留下道道傷痕。日落時分,到了山寨門前,陳嚴已是遍體鱗傷,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一身爛布條。但他毫無感覺,他的身體和他的心靈一樣,都已經麻木得像一根堅硬的木頭。

  寨內留守的山賊們出來迎接大王,塗二疤下令嘍囉們把陳嚴父親的屍體掛在大門上。陳嚴抬頭看了一眼,又低下頭去,父親的屍身也沒能喚醒他麻木的靈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