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六章:賊窩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7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塗二疤志得意滿,問道:“小的們,慶功宴可有備好?”有人答道:“備好了,盛老頭今天忙了一下午。咱們給他打下手,可累壞了。”塗二疤笑道:“好,那你們多喝幾碗。小的們,如今陳家莊已經全家遭殃,咱們以後就沒什麼顧忌啦,咱們的好日子也就要到啦,你們說,咱們該不該慶祝,該不該喝他娘的!”

  眾山賊興奮大喊:“該!咱們喝他娘的。”

  塗二疤喊道:“好!今日喝個痛快,只要不醉死,誰都不許停!”眾山賊轟然叫好,簇擁著塗二疤呼呼啦啦進了山寨。

  外出的山賊們炫耀起今日搶劫的事情,未外出的山賊們聽得羡慕不已,紛紛後悔不該留在山寨。塗二疤吩咐那個倒楣鬼帶陳嚴去盛老頭那裡。倒楣鬼老大不情願地應了,一路罵罵咧咧手推腳踹地押著陳嚴往山寨後方走去。

  過不多時,二人到了一間小屋前,倒楣鬼扯著脖子喊道:“盛老爹!盛老爹!”此時天色已然全黑,小屋裡亦是漆黑一片,只見小屋窗口處升起一片亮光,接著屋門吱呀一聲開了,從屋內走出一個老頭來。

  那老頭披著一件油膩膩的袍子,手上端著半支蠟燭,燭光之下只見老頭滿面皺紋,如同風乾的橘子皮,一雙渾濁老眼,讓人無從判斷瞳色。

  他佝僂著背,盯著倒楣鬼說道:“大晚上的吵我睡覺,有事快說,要是沒正事,明天你就別想好好吃飯。”他嗓子嘶啞,說話聲就像破了的風箱一般難聽。

  倒楣鬼陪笑道:“不敢打擾盛老爹,只是老大看您平日辛苦,給您送個小廝過來。”說著將陳嚴推上前去,盛老頭打量一眼,說道:“這小子滿身是傷,一副丟了魂兒的鬼樣子,你們今天又出去做什麼孽了。”

  倒楣鬼道:“可跟我們沒關係,他全家不是我們殺的。”盛老頭哼了一聲,不置可否,說道:“這小子半死不活,我拿來有什麼用?”倒楣鬼說道:“盛老爹您有所不知,這小子都是皮外傷,很快就會好的。您再看這小子,他可是個赤瞳,武者來著,絕對能給你幫上手。”

  盛老頭冷冷道:“你看我老了,就欺我老眼昏花,這小子右眼戴個眼罩,他本眼定有毛病,就是廢材一個,哪裡是什麼武者。”

  倒楣鬼乾笑一聲,不敢答話,盛老頭又道:“我這裡就一間屋子,沒地方留他,我一個人獨居慣了,也不想有人打擾,這小子哪裡來的你就送回哪裡去,我不要!”

  倒楣鬼一看燙手山芋又要回來了,登時急了。眼前這老頭做得一手好飯,色香味俱全,山賊們為了口腹之欲,都不敢得罪他。他心一橫,索性就耍起賴了,說道:“老爹,這是老大的一片心意,您就勉為其難收下吧,就這樣了,我還有事,先走了啊。”他說完話,腳底似抹了油,轉身就跑,至於明天能不能好好吃飯,明天再說唄。

  盛老頭面無表情,瞥了陳嚴一眼,慢吞吞轉身回屋,關上屋門,不一會兒,屋內燈光熄滅,重回黑暗。

  陳嚴呆呆站著,不言不語,一動不動。也不知站了多久,小屋內又起了光亮,屋門打開,盛老頭蹣跚著走了出來,凝視陳嚴片刻,怒哼一聲,自言自語道:“討債的小鬼!”

  盛老頭轉身走進另一間小屋,屋裡傳來一陣鍋碗瓢盆的碰撞聲,原來是進了廚房。盞茶功夫,他走出廚房,手裡端著一個小白瓷碗,又走到陳嚴面前遞給他,陳嚴仍是目光渙散,毫無反應。

  盛老頭怒道:“不吃死了算了!”手上卻捏開陳嚴的嘴巴,一股腦兒將碗裡的東西倒在陳嚴嘴裡,又在陳嚴的喉嚨上輕輕一拍,咕咚一聲,陳嚴嘴裡的東西被吞進肚中。

  盛老頭從旁邊撿來一隻破爛不堪的小木桶,放在陳嚴面前。陳嚴肚中咕咕叫了起來,他一低頭嘴巴一張,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正好吐在了那破木桶裡。

  盛老頭輕輕拍打他的後背,說道:“吐吧吐吧,吐出來就好了。”陳嚴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吐了幾口便全是酸水。他吐啊吐啊,似乎連滿腦子的悲傷憤怒絕望都吐了出來,他左眼聚起神光,魂兒終於又回來了。

  直到酸水都吐不出來了,他幹嘔幾下,腦子裡漸漸有了感覺,全身的知覺也慢慢回歸。他只覺得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痛,肚子裡空空如也,五臟六腑似乎擠在了一起,將要被消化掉。只聽旁邊一個嘶啞的聲音說道:“醒了啊?去弄盆水來把這里弄乾淨,也把自己洗洗,我去做飯。”陳嚴一楞,他才清醒過來,完全沒個頭緒,再仔細一想,哦,這人叫做盛老頭,是山賊們的廚師。

  陳嚴應道:“謝謝盛老爹。”盛老頭道:“是該謝謝我,要不是我,你就要變成白癡了。”說完,慢吞吞踱回廚房去做飯。

  陳嚴找了一個木盆,在廚房外的水缸裡舀了一盆水,把灑落在桶外的嘔吐物清洗掉了,又舀了一盆淨水,小心翼翼地擦洗了一遍身體,直痛的他齜牙咧嘴。

  盛老頭端出三碗食物,放在小屋前的破木桌上,依次指著三個碗

說道:“先吃這個,再吃這個,最後吃這個,吃完了就好好睡一覺。”他也不管陳嚴聽沒聽清,便轉身回屋,關門熄燈,睡覺去了。

  陳嚴暗道,這老爹脾氣可真怪。他肚子雖餓,卻並無食欲,但他還記得自己無論怎樣都要活下去,所以飯是一定要吃的。

  他端起第一碗來,這是一碗糊狀食物,淡淡的乳白色,聞起來一點氣味都沒。桌上有筷子,但看著就不乾不淨,他不敢用,端著碗放到嘴邊直接就往嘴裡倒。這碗糊糊看著平平無奇,哪知吃起來卻鮮美無比,那股鮮味在嘴裡化開,味道不淡不膩,當真是恰到好處。

  這東西滑嫩非常,一入口便順著喉嚨滑落,那股鮮味滑進胃裡,他的胃頓時活躍起來。陳嚴食欲就此徹底打開,三兩口便將糊糊喝完,端起第二碗來。

  這是一碗炒飯,依舊是看上去平平無奇,也依舊沒什麼氣味。但端在眼前之時,一股勾人的飯香幽幽而起,鑽進他的鼻子,瞬間遊走全身。這飯香居然做到了含而不露,當真神乎其技。陳嚴食指大動,也不管筷子髒不髒,抽出一雙就開始往嘴裡扒飯。

  炒飯進了嘴裡,那飯香更為濃郁,直接在嘴裡炸開,溢滿齒間。米飯顆顆飽滿,軟硬適中,咸淡適宜。陳嚴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炒飯,不一會就吃個乾淨,連碗底都舔了好幾遍。

  第二碗吃完,陳嚴打個飽嗝,因為吃得太急,總覺得有些哽脹。再看第三碗,卻是一道菜湯。菜湯顏色淡綠,湯裡浮著幾片菜葉,散出陣陣清香。

  陳嚴正覺得有些渴了,端起那碗湯來,慢慢喝了個精光。菜湯下肚,腹中哽脹感消失,此時此刻,他的肚子不再饑餓,卻也沒有過飽的感覺,一切都是剛剛好。

  吃飽了肚子,一陣睡意突然湧了上來,陳嚴覺著奇怪,他居然有心思睡覺。但能睡覺總是好的,他要活下去就不能被此時的悲傷心情影響過多。他四處看看,怎麼也找不到能睡覺的地方,若要他去敲盛老爹的屋門他也不願,老爹給他做了這麼好的一頓飯,總不能恩將仇報去擾他清夢。

  他看來看去,似乎也只有飯桌底下可以湊合一夜了。

  他打個哈欠,暗想道,想不到我也會有睡桌底的一天。他實在困極,便不再多想,躺到桌底,閉眼睡去。

  他這一覺睡得極沉,連夢都沒做一個,等到有意識時,已是第二天清早了。他是痛醒的,他全身上下幾乎無一處不痛,痛感更是五花八門,脹痛、酸痛、刺痛、麻痛、癢痛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痛感陣陣傳來,他必然是不能再睡下去了,正要從桌下鑽出,突然一隻手伸了進來,抓住他的衣服一把將他拖了出去。

  陳嚴大驚失色,定睛一看,拉他出來的人是山賊劉大屁股。只見他醉眼悻悻,滿身酒氣,多半喝酒喝到了現在。劉大屁股打個酒嗝,嘴裡噴出一股惡臭,中人欲嘔,他大著舌頭說道:“聽說你小子右眼古怪,老子昨天沒看到,現在來見識見識。”

  陳嚴聽了,知道劉大屁股不會拿自己怎樣,便任由他一把扯掉自己的眼罩。劉大屁股眯著眼湊近一看,雙目一瞪,大叫一聲:“哎喲,嚇死爺了,果真好噁心,嘔,嘔。”

  劉大屁股甩手將陳嚴丟開,在一旁不斷幹嘔,也不知是真被噁心到了還是喝酒太多。陳嚴被扔在水盆邊上,他昨晚擦洗身體的水還沒倒掉,盆中倒影清晰映出他的臉。陳嚴仔細一瞧,他的右眼瞳仁眼白已然不能分辨,俱是漆黑一片,右眼處便如同一孔黑洞一般,看著確實詭異。陳嚴也不以為意,反正有可能是廢眼一隻,長什麼樣又有什麼關係。

  他淡淡地撿起眼罩,正要戴在頭上,卻聽見劉大屁股說道:“咦?這眼睛到底是個什麼樣來著,剛才沒看清楚。”說罷又要來捉陳嚴。正在此時,屋裡盛老頭冷冷說道:“劉大屁股,你有完沒完,你再吵我睡覺試試。”

  劉大屁股一個激靈,酒也醒了一半,暗道這位可千萬得罪不得,陪笑道:“盛老爹莫生氣,我不吵了,不吵了。”盛老頭叫了一聲滾,劉大屁股如蒙大赦,灰溜溜走了。

  陳嚴戴上眼罩,說道:“謝謝老爹。”屋裡卻沒了聲音,想是老頭又睡覺去了。陳嚴暗想,這老頭還真神秘。他做的飯好像不止是好吃那麼簡單,他做的食物能讓我嘔吐,而且仿佛是將負面情緒都吐了大半,我昨天能睡覺想來也是食物的效力。

  不過那老爹有什麼秘密和我又有什麼關係,他搖搖頭,身上的疼痛更加清晰起來,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找點傷藥來治傷。因為陳家鎮的藥師說過要收他為徒,陳嚴便自學過一段時間的藥理,知曉幾種能治傷的草藥,其中一味草藥生命力旺盛,幾乎是漫山遍野遍地都是。他在小屋附近搜尋一圈,果然采到了幾株,用石頭磨爛了敷在傷口處。這草藥雖然好找,但缺點卻也明顯,藥力生效之時傷口會劇痛無比,而且劇痛將持續半個時辰左右。陳嚴淡定地敷藥,經歷如此大變,這點痛苦在他眼中已經不值一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