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七章:修煉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88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到了下午,陳嚴的傷口就全都結疤,好了七八成,也不知是因為藥效神奇還是他體質變強了。盛老頭一直睡到中午才起來,他出了屋子,也不看陳嚴一眼,徑直進了旁邊的廚房。看樣子這群山賊都不吃早飯,每日第一餐便是從午飯開始。

  盛老頭平時做飯都有幾個山賊來打下手,但今日卻無一人過來。陳嚴見他年紀老邁還要如此操勞,他對自己也算不錯,心下不忍,便進了廚房幫廚。

  別看盛老頭平時慢慢吞吞,做起飯來卻是麻利無比,他每個動作都是恰到好處,就如同他做出來的食物味道一般剛剛好。不一會兒,盛老頭做了兩人份的飯菜,便拿了一份自去吃了,剩下那份多半是留給陳嚴的。陳嚴想起昨晚上那頓,食欲大開,將那份美美地吃了。

  盛老頭吃完飯,將碗筷扔下,懶洋洋坐著發呆。陳嚴自覺將碗筷收進廚房胡亂洗了,他從未做過這種粗活,笨手笨腳的也不知洗乾淨沒有。

  過了大半個時辰,廚房來了個山賊,那山賊一看,陪笑著對盛老頭道:“盛老爹,午飯您沒做呐?”盛老頭冷冷說道:“你們還要吃飯啊?一個打下手的人都沒有,我做什麼飯。”

  那山賊陪笑道:“盛老爹您看,這不是給您找了個小子嗎?他可以打下手啊!”盛老頭冷笑一聲:“這小子細皮嫩肉,哪像個能幹活的樣子。滾滾滾,別打擾我休息,你們要是還想吃飯,下午就滾幾個幹活的來。”

  那山賊訕訕笑著,連連點頭,說道:“是,是。”他拉過陳嚴,立刻換了個面孔,壓低著聲音惡狠狠說道:“小子,咱們寨子裡不養閒人,你要是想活命,就給老子幹活,聽到沒。”

  陳嚴淡淡點頭,木木地問道:“我要做些什麼?”那山賊氣極,低聲罵道:“還真是個金貴少爺哈,聽著。”他指著水缸說道:“你今天要把這缸挑滿水。”一指西邊,說道:“那邊有條小溪,你可別想跑,知道不,你爹的屍體還掛在大門上,你敢跑就把你爹剁成肉泥喂狗!”陳嚴木木地點點頭,也不說話。

  那山賊又拉著陳嚴進了廚房邊上的一間屋子,說道:“這是柴房,你以後就住在這裡。你每天都要劈柴,把那邊的大柴劈成這邊的小柴樣子。”又從地上撿來一把黑乎乎的短刀,塞在陳陳嚴手裡,說道:“就用這個來劈柴。”

  那柄短刀極為厚實,入手頗為沉重,然而整條刀口不僅沒有刀刃,還向裡凹陷出一道半寸深的凹槽。那山賊看了看,說道:“不像,不像。”找來一根草繩系在刀把上,再掛在陳嚴腰間,打量片刻點點頭道:“這才像個奴才的樣子。還有啊,我跟你說,柴房裡要是快沒大柴了,就去東邊的山上砍柴,聽到了沒。”

  陳嚴面無表情,輕輕點了點頭,那山賊低聲罵了一句:“像根木頭一樣。”說著走出柴房,對盛老頭打個招呼,揚長而去。

  陳嚴靜靜地挑水劈柴,雖有真氣在身,但仍是累得腰酸背痛。那小溪在山下五裡處,擔水上坡讓他兩腿發軟。那把破柴刀更是無用,拿來劈柴只能用砸的。

  大柴砸完了,陳嚴找了個背簍,上山砍柴。到了山上,陳嚴四處看看,見四下無人,從懷裡摸出那半本真氣總綱來,現在該是時候修煉了。

  陳嚴很快便將秘笈看完,他還未開眼時因為可以修煉真氣,父親便教過他修煉之法,與這半本真氣總綱多有相同之處。這秘笈雖只剩下半本,但對他來說已經夠用,他用心默記幾遍,將秘笈一字不漏的背了下來。

  他又拿出奔雷刀經,仔細研讀一番,上面所記的刀法卻不是他現在能學的,便只得作罷。他在山上砍了一背簍柴,下山去了。此時已到了做晚飯時間,廚房幾個山賊在給盛老頭打下手,見陳嚴回來,喝令他過去一起幫手。幾個山賊邊做邊教,不時喝罵他幾句,他也不回話,只是悶頭幹活。

  如此過了大半個時辰,二十多人份的飯菜就做好了,幾個幫廚的山賊拿了幾個食盒裝了所有的飯菜,歡天喜地地離開了廚房。陳嚴正奇怪為何他們一點都沒留,卻見盛老頭獨自又做了兩份,說道:“他們吃他們的,我們吃我們的。”

  吃完了飯,山賊們將髒碗髒筷送了回來,盡數交給了陳嚴,開開心心地賭博去了,換做往日,這洗碗的活兒該是這幾個山賊的。陳嚴笨手笨腳洗了大半個時辰,才將鍋碗廚具洗完。

  出了廚房,才發現天已經全黑,陳嚴回到柴房,找些細棍乾草給自己搭了個“床”。他躺在床上呆呆盯著柴房漆黑的房頂,靜靜等待時機。

  夜色慢慢籠罩了整座葫盤山,陳嚴支起雙耳,細細聆聽外面的動靜,也不知過了多久,山賊們吆喝賭博的聲音漸漸息了下去,山寨裡再無人聲,他偷偷摸摸爬了起來,朝東邊的山上走去。

  他下午砍柴的時候在山裡發現了一處隱秘的山洞,山洞不大,卻在入口處有一道極大的彎折,使得山洞內裡成了一間幾乎封閉的密室,在這樣一個山洞裡修煉,哪怕弄出多大的動靜都不怕有人知曉。

  陳嚴進了山洞,在一處平地盤腿坐下,他手心腳心四心向天,深吸一口氣,使自己忐忑的內心平靜下來,自己到底能不能修煉,就看今天了。

  心神安定,

陳嚴運使修煉法門,天地間的靈氣從手心腳心緩緩湧入,開始在體內流轉起來。武者修煉真氣,需要引導天地靈氣入體,對於不同的功法,身體引導靈氣入體的部位各不相同,靈氣入體後在體內運轉的方式也是不同,因此功法便有優劣之分。真氣總綱所用的四心引氣法極為平常,修煉起來卻也簡單安全,只是一次引導靈氣時過於緩慢,在靈氣入體後的運氣方法也是七彎八繞,效率不高,因此修煉速度與高階功法完全不可比。

  陳嚴以前到底修煉過真氣,對於搬運靈氣倒也輕車熟路。很快,經過三次吸納,他體內的靈氣已經溢滿經脈,他運使靈氣,朝著自己的右眼沖去。

  靈氣不可為人體長久儲存,因此必需轉化為自身可用的真氣,靈氣需經過本眼淬煉,再由子眼轉化,方能化為真氣。開眼之後,本眼子眼皆有兩處靈關,靈氣便是由此進入。陳嚴還未開眼時,他雙眼的靈關就微微通暢了,因此他那時便可修煉真氣。

  陳嚴引導靈氣不停衝擊本眼靈關,哪知靈關紋絲不動,將靈氣牢牢阻在眼外,這靈關卻是比未開眼時更加牢固。靈氣沖關需要一定強度,普通武者修煉時只需二到三次吸納便可達到。這也是武者吸納運使靈氣的一道極限,因為靈氣本與人體不合,在體記憶體有過多便會對身體產生傷害,嚴重者甚至能使修煉之人爆體而亡。

  陳嚴沖了幾次,體內靈氣慢慢散去,他不死心,再次聚集靈氣沖關,卻仍舊失敗。如此幾回下來,陳嚴心道,若是不能修煉也就不能報仇,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他開始第四次吸納靈氣。狂暴的靈氣在他經脈中橫衝直撞,撐得他的經脈劇烈疼痛,陳嚴不以為意,這點痛感在他眼中已是不值一提。

  他運使靈氣繼續沖關,靈關仍是不松,他索性放手一搏,第五次將靈氣吸入體內。

  經脈就像快要炸開了,這痛感讓他也有些不願忍受起來,然而第五次仍是無效,他把心一橫,開始吸納第六次。

  劇烈的疼痛溢滿全身,經脈似乎開始有了裂縫,他似乎已經到了極限,眼前開始出現各種顏色。他全身上下冷汗如瀑,身體亦是劇烈顫抖。

  竭力運使靈氣再次沖關,靈關似乎有些鬆動了,但仍是沒有打開。有了第六次便有第七次,他下意識地再次吸納真氣。

  他眼前一黑,差點暈了過去,身體表面開始滲出細密的血珠來。他緊咬牙關,神念瘋狂運轉,搬運靈氣在脆弱的經脈行進,最終靈氣合流,順勢向本眼靈關洶湧而去。

  他似乎聽到了輕輕的“嘣”的一聲,他的靈關終於暢通,靈氣狂湧入本眼,他心中一喜,連忙運使淬靈法門,開始淬煉靈氣。

  這一階段沒有任何麻煩,而且效果出奇的好,湧入右眼的靈氣盡數淬煉完成。普通人修煉時淬靈這一步可沒有這麼高的效率,十成靈氣裡面有一半能得到淬煉都可算作高效。

  靈氣經過淬煉,狂暴之氣盡去,變得溫和起來,而且他淬煉出來的靈氣極為濃郁,竟然隱隱有些液化的跡象。那道濃郁的淬化之氣從本眼的另外一道靈關湧出,經子眼的靈關流入子眼,陳嚴立刻行功,將這道淬化之氣一點一點地轉化為真氣。

  真氣完全轉化,從最後一道靈關流出,沿著經脈緩緩進入丹田之中。這道真氣雖然總量不是很大,但卻凝實得很。真氣流過經脈,他原本劇痛無比的感覺既然有所緩和,那道真氣流入丹田,便蠻橫無比地將陳嚴丹田中原本稀薄的真氣吞噬乾淨。

  第一次修煉終於成功,陳嚴悲喜交加,高聲狂叫道:“我不是廢物!我不是廢物!祖父!父親!娘親!你們看到了嗎!你們聽到了嗎!我能修煉真氣!我不是廢物!”

  發洩一陣,他安靜下來,頓時覺得體內經脈無一處不痛。真氣雖然修煉成功,但也是苦難重重,自己幾乎是差點沒命了,而且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態,暫時是不能繼續修煉了。

  陳嚴驚喜萬分,照這麼下去,我明日還能修煉。他仔細估算一陣,如此修煉,他只需要兩年才能使真氣溢滿丹田。赤瞳武者從開眼到一星,半年算是庸才,三個月為中上,一個月就是優秀了。而他需要兩年,那就是大大的不合格,但他不灰心,以後的事誰也說不準,或許他另有機緣呢。

  現在不能修煉真氣,倒可以修煉武技。陳嚴等體內傷勢好轉了一些,便站起身,在山洞內打起百影錯拳來。拳法施展而開,登時滿室拳影,陳嚴真氣行遍全身,每拳打出,威力與以往相比,不可同日而語,看來這一日之功,比他兩年修煉可不知高了多少倍。

  陳嚴打得性起,順勢使出連環八擊,拳風呼嘯,彈指之間,陳嚴連出三拳,仍是精氣滿滿,第四拳崩裂而出,真如猛虎下山。此時陳嚴真氣不絕湧出,第五拳猛然轟出,重重擊在洞壁之上,轟隆一聲巨響,洞壁炸出一眼大洞,土石紛飛。

  陳嚴收回拳頭,此時他仍有餘力,但還不足以打出第六拳。他萬分滿意,他身上的真氣雖是量不大,但運使起來源源不絕,威力亦是不俗。

  今天修煉就到這裡了,他走出洞來,望著天邊明月,不知不覺已是夜半三更。他奔下山去,摸進柴房躺在草床上,心緒複雜,久久不能入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