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八章:聚賭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79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躺在床上,陳嚴想了很多。他修煉的方式異常艱難,不僅如此,危險性也是極大,若是旁人看了,只怕會認為這絕對不是在修煉,而是在自虐求死。

  但本眼如此怪異,他也只能用這種方法來修煉,如此一來,能不能想個辦法,來降低這種修煉方式的危險性。

  他左思右想,覺得能不能多次吸納靈氣與身體強度應該有些關係。既然白天不能修煉,那麼,利用白天的時間來鍛煉身體,讓身體變得強壯,是不是修煉的危險性就能變得低些。

  主意一定,他便開始構想如何鍛煉身體,運動是一個很好的方法,正好他每天都要被強迫挑水砍柴,借此機會來鍛煉身體也是不錯。

  想到這兒,他開始期待明日,此時睡意襲來,他合上眼皮,睡了過去。

  第二天天還沒全亮,陳嚴便醒了過來,他才睡了不到兩個時辰,精神卻還飽滿。這就是修煉真氣的好處了,真氣能使武者快速恢復體力神氣,若真氣越強大到一定境界,武者就可以極長時間不吃不喝不睡覺。

  他起了床,覺得肚子有些餓了,就進了廚房,廚房裡還有些剩飯冷菜,他不會燒火,就將就著吃了。吃完了飯,他拎起水桶扁擔就去挑水,想著總是要鍛煉身體,他索性跑步下山,到了小溪邊,已是大汗淋漓。兩桶水裝滿了,他突然有了尿意,他靈機一動,暗道不能便宜了這群山賊,不如在桶裡撒尿,但又想起這水挑上去要用來做飯,自己也要吃飯,便就作罷。

  他挑起水桶,依舊是跑步上山,並且不用真氣,全憑肉身力氣。幾趟下來,他發現這體力活完全不用意識控制,神識還能做些其他事情,他便一邊挑水一邊運氣滋養經脈。

  水缸不大,又挑了幾趟水就滿了。盛老頭比昨天起得早,坐在桌旁冷冷地看著他。陳嚴心想,莫不是我吵到他了,便覺得有些慚愧,不好意思說道:“老爹,我吵您睡覺了嗎?對不住了。”盛老頭一臉鄙夷,冷哼一聲,別過頭去。

  陳嚴知道他脾氣怪異,也不以為意。此時他還有力氣沒用完,總覺得要做些什麼。他左右看看,撿來些大石頭裝進桶裡,挑著石頭走起了挑水的山路來。直到再也走不動了,他才倒出石頭,將木桶收好,坐地上閉目養神。

  只聽盛老頭說道:“小子,你挑這些石頭做什麼,發了瘋嗎?”陳嚴睜眼回道:“也沒什麼,就是閑的無聊。”他不知盛老頭底細,雖說他看起來不喜歡那些山賊,但他到底是山寨中人,自己練功的事情可不能讓山賊知道,小心一些總是好的。

  盛老頭冷笑到:“嘿嘿,連說謊都不會,還想騙人。”說完他就不再言語。陳嚴心驚肉跳,暗想這老頭是不是看出了些什麼,要不要殺了他滅口。他被這想法嚇了一跳,這老頭好歹也算救過我,對我也不算不好,我怎麼會有殺他的心思。

  一老一少坐在屋前,各有心思,過不多時,幾個山賊過來幫廚,卻是做飯的時候到了。

  吃了午飯,陳嚴上山砍柴,他故意找些堅硬的大樹,掄起那把破柴刀用力砸下,一邊又運使真氣滋養經脈。

  如此過了一個下午,陳嚴下山同山賊們給盛老頭幫廚,吃過晚飯,陳嚴躺在床上等待時機。

  四周安靜下來,陳嚴偷偷摸摸起身去了山洞,今晚果然又能修煉了,修煉完畢,他又如同死了一次,連忙運使真氣滋養經脈。疼痛減輕,他再打了一套拳,出了山洞下山而去。

  日子一天天過去,陳嚴每日重複這種生活,只是偶爾塗二疤會到後山來,得意洋洋地大肆羞辱他一番,陳嚴毫無反應,弄得塗二疤老大沒趣。

  過了約摸半個來月,陳嚴躺在草床上,聽著外面動靜。突然柴房門被人推開,闖進一人來,陳嚴一看,是那個野狗兒,他一把拉起陳嚴,急急忙忙說道:“廢材公子爺,別睡覺了,跟我來。”也不等陳嚴回答,拖著他急匆匆而行。

  野狗兒拖著陳嚴來到一間石屋外面,屋裡傳來陣陣吆喝聲,“大!大!”,“大什麼大!我說是小!小!小!”,“買定離手啦!開!”,“哎喲!”原來是山賊們正在賭博。

  屋外染著一堆篝火,火上支了一口大鍋,鍋上白煙陣陣,正燒著熱水。火堆旁躺著一條狗,狗頭被人砸扁了,紅的白的黑的糊成一片,卻是條死狗。

  野狗兒指著死狗說道:“廢材少爺,把這條狗料理了燉上,動作利索點,屋裡的爺們兒等著吃宵夜呢。”陳嚴淡淡說道:“我不會弄。”野狗兒瞪大了雙眼大罵道:“你不會弄?你在廚房待了這麼多天淨吃乾飯了,燉條狗都不會,我日你媽的,還說自己是天才。”

  只聽屋內有人催到:“野狗兒,你狗日的在外面罵誰呢,狗肉開燉沒有?”野狗兒回了一聲:“大爺,馬上就上鍋了,您再玩幾把,馬上就有狗肉吃了。”那人說道:“快點,爺今天手氣不好,要吃點狗肉上上火。哎呀媽呀!又他媽是個大。”

  野狗兒狠狠瞪了一眼陳嚴,說道:“站著幹什麼,過來幫我弄。”兩人把死狗洗剝乾淨了,剁成一堆肉塊,野狗兒罵罵咧咧地往鍋裡投入

各色調料,將狗肉倒進去,攪拌幾下,他以前在村裡偷雞摸狗,吃人狗肉的勾當幹了不少,擺弄起死狗來可是輕車熟路。他對陳嚴喝道:“看著點鍋裡,這鍋狗肉要是廢了要你小命。”

  陳嚴淡淡地點點頭,野狗兒見狀,急衝衝起身進了石屋,與眾山賊們賭博去了。

  陳嚴坐在火堆旁,愣愣瞧著頓狗肉的大鍋,耳邊全是山賊們賭博的吆喝叫駡聲。

  約摸燉了一個時辰,鍋裡的狗肉香味越來越濃,陳嚴仍是一動不動地盯著。這時石屋的門突然開了,野狗兒走了出來,他揭開鍋蓋看了一眼,對著陳嚴罵道:“你狗日的發什麼呆,這狗肉都燉好了你也不叫人,你說你像根木頭坐這裡幹什麼,屁用沒有,全都是老子弄的!”

  他罵罵咧咧地往鍋裡倒了一些鹽巴,又罵道:“你還坐著不動!去拿碗筷啊!”陳嚴起身把碗筷拿了過來,又被催著盛了幾碗狗肉,端進了石屋。

  屋內熱火朝天,氣溫似乎比坐在火堆邊上還高,裡面老大一股怪味,汗臭混著狐臭腳丫子臭,熏得人直辣眼睛。

  中間一張石桌,桌面刻有“大小”兩字,字大如鬥,分列左右,桌面正中則畫著一隻貓,線條散亂,應該是山賊們識字不多,不知道“豹子”怎麼寫,就畫了一隻貓來充數。

  桌邊圍著十來個山賊,皆是雙目赤紅眼放精光,直愣愣盯著搖骰子的莊家手中的碗碟,骰子在碗碟中發出清脆的嘩啦聲,山賊們一臉緊張,嘴裡不停喊著“大”、“大”、“小”、“小”,腦門上的汗珠流下來迷了眼也不捨得擦一下。

  搖骰子的莊家是劉大屁股,他將碗碟搖動三下,嘴裡念念有詞:“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接著將碗碟輕輕磕在桌上,眾山賊伸長了脖子盯著他開碗,劉大屁股猛地揭開碗來,只見碟子中央靜靜躺著三顆骰子,牙白點紅,正是五五五。

  劉大屁股大喊一聲:“三個五!豹子!”接著神色一黯,大罵一聲:“操!”眾山賊大失所望,哀號一片,有扇臉的,有掐大腿的,只有一人興奮大叫:“哈哈哈!我中了,豹子!一賠六十,快點,賠錢!”

  劉大屁股點了點桌面上的財物,遠遠不夠賠的,他咬牙切齒地在後腰一摸,拿出一隻儲物袋來,又從裡面取出一塊赤晶石,萬分不舍地扔在桌上。

  那贏家眼睛一亮,笑道:“劉大屁股,想不到你還藏著好東西呐。”劉大屁股悶哼一聲,不理不睬。那人把晶石撿起來湊到眼前細細察看,說道:“東西是好東西,怎麼總覺得有股臭屁味,劉大屁股,你不會是把寶貝藏在屁眼裡吧?”劉大屁股面色一紅,神色變得有些緊張,隨即怒聲罵道:“王鬍子,你他媽別瞎放屁,你他媽才把東西塞屁眼裡。”

  陳嚴進來時,正是劉大屁股拿出儲物袋的時候,他一眼便瞧見儲物袋上繡著一個“克”字,這是二伯的儲物袋。陳嚴睹物思人,不禁陷入回憶之中。

  這時野狗兒也進了石屋,他看見陳嚴愣愣站著,立馬火冒三丈,想踹他一腳又怕他手上的狗肉灑了,便大罵一聲:“你小狗日的還愣著幹什麼,趕快把狗肉獻給各位大爺,再去外面端幾碗進來。”說著又馬上變了臉色,一臉諂媚地將手中的狗肉獻了出去。

  陳嚴回過神來,也將手中的狗肉給了出去,再同野狗兒一起進出幾回,屋內的山賊們就人手一碗了。又有山賊搬出幾壇酒來,野狗兒也捧了一碗狗肉,同山賊們一起邊吃狗肉邊喝酒邊賭博滿面興奮。

  陳嚴作為廢物少爺,自然是沒資格吃這鍋狗肉的,他面無表情站在桌旁,盯著二伯的儲物袋,又發起了呆。

  突然,他被人拎著領口提了起來,陳嚴回憶被打斷,回神過來淡淡一看,原來是劉大屁股。

  劉大屁股滿臉怒容,揚手啪啪啪狠狠扇了陳嚴三個耳光。陳嚴面色木然,嘴角流出血來。只聽劉大屁股高聲叫道:“老子就說今天運氣這麼差,原來是你這個倒楣鬼在我後面,我操,一身的倒楣氣,全他媽傳給老子了。你他媽給老子滾!”說完,一把將陳嚴丟出門外。

  原來就這短短一愣神,劉大屁股又連陪三盤,他氣得連碗都摔了,一回頭又看到陳嚴木著臉發愣,越看越氣,就把氣撒在了陳嚴頭上。陳嚴爬了起來,石屋的門關上了,他臉上終於有了表情。他擦掉嘴邊的鮮血,冷目如刀,狠狠盯了一會,轉身走了。

  屋內的聲音不停傳來,他聽見劉大屁股說道:“媽的,這小兔崽子整天一臉倒楣樣,老子忍他很久了。”有人道:“就是,整天都板著個臉,老子也想揍他很久了。”又有人接道:“要不是老大說要留著他的命,老子早弄死他了。”有人笑道:“聽說老大去他那找過幾次樂子,他都是這副鬼樣子,老大掃興得很。以我看哪,老大也快對他沒興趣了,到時候,嘿嘿,這小子眉清目秀的像個女人,老子要,嘿嘿嘿。”山賊們一頓大笑,都罵那人變態。

  他們以為陳嚴聽不見,哪知陳嚴耳朵靈敏,聽得一清二楚。陳嚴一驚,原來自己的處境已經如此危險了,他回到柴房,躺在草床上翻來覆去思考對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