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九章:炎紋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435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他思來想去,也想不出什麼對策來,似乎唯一的辦法就是努力修煉,等劫難來臨那一天才能有自保之力。

  他注意著山賊那邊的動靜,直到子夜十分,他們終於漸漸安靜下來。陳嚴輕手輕腳地爬起來,躡手躡腳朝柴房門口摸去。

  剛到門口,只聽砰的一聲,柴房門猛地打開,陳嚴嚇了一跳,定睛一看,門口立著一人,正是劉大屁股。

  劉大屁股滿臉怒容,一見陳嚴,一腳踹了過來,將陳嚴踹倒在地,又撲上去左手抓著陳嚴的頭髮拎起來,右手左右開弓,接連扇了陳嚴數個耳光。陳嚴被打得蒙了,心頭一陣怒火騰騰升起,大叫道:“你幹什麼?放開我!”

  劉大屁股喝道:“媽的還敢問,你個倒楣鬼害老子輸錢,你還敢問!”說罷又是幾個耳光扇過去,再一拳狠狠打在陳嚴臉上。

  陳嚴倒飛出去,撞在牆上,眼前金星直冒,心中怒火更甚,怒聲罵道:“你他媽輸錢關我屁事!”

  劉大屁股上前一步踏在陳嚴胸口,惡狠狠道:“你還會頂嘴了,老子今天本來只想打你一頓,現在,嘿嘿。”他冷笑一聲,此時月光透過視窗傾瀉進來,灑在陳嚴臉上。陳嚴滿臉怒容,瞪大了左眼怒視劉大屁股,他臉上有了表情,也就有了生氣,頓時顯出他英俊的面貌來。

  劉大屁股一呆,突然想起之前某人的淫穢之語,心裡一股邪念升騰而起,暗道這小子長得不賴。如此一想,邪念更甚,他一把將陳嚴翻過來,惡狠狠說道說道:“老子好久沒碰女人了,媽的,老大隔三差五帶個妞上山自己快活,又不讓老子們下山,老是說什麼大老爺正是稱霸全鎮的關鍵時期,媽的,他自己吃肉老子們連湯都沒得喝,老子今天要開開葷。”

  陳嚴已經不是不知人事的少年,他甚至還見識過男人欒男童的齷蹉事。他立時明白劉大屁股要幹什麼,當下血沖腦門,什麼都不顧了,運使真氣行遍全身,腰身一扭翻轉過來。順勢一記勾拳拼命擊出。

  這一拳用上全力,迅疾如風,劉大屁股不知陳嚴還有真氣在身,完全沒有料到他還能反抗,就被陳嚴一拳打在臉上,大力之下,他側身踉蹌幾步,腦門一陣劇痛,耳邊嗡嗡作響,全不知發生何事。

  陳嚴自十歲以後多次與人打架鬥毆,經驗豐富,知曉此時對方強出自己太多,自己已經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就要乘勢追擊,不能給他喘息之機,如此方有勝算。

  他盡力調動體內真氣,雙拳化作繽紛拳影不停打出。百影錯拳本是一路快拳,陳嚴全力運使之下,數十道拳影登時將劉大屁股牢牢罩住。

  只聽砰砰砰砰連聲不絕,劉大屁股上身多處中拳,但兩人實力差距在此,劉大屁股只是感到疼痛,卻並未受傷。

  眼見如此,陳嚴內心一沉,暗道今日只怕要凶多吉少,跟他拼了。他拳勢一變,自己最強一式連環八擊全力而出。

  連環八擊若是練到最高境界,拳拳之間間隔極短,八拳幾是同時打出,宛如一拳。陳嚴才練到第五拳,速度卻也不慢。

  第一拳打在劉大屁股左胸之上,劉大屁股不由自主向後退去,他腳才提起,第二拳便擊了上來,而後三拳連綿不絕,砰砰砰砰砰五聲幾乎是化作一聲,到第五拳打完,劉大屁股剛好後腳落地,這一步才算退完。

  五拳已出,陳嚴聽見對方左胸傳來極輕微的哢嚓一聲,似乎是肋骨終於裂了。陳亞一咬牙,體內剩餘真氣瘋狂流轉,盡數聚在右拳之上,第六拳呼嘯而出,當真如巨蟒出動,快如閃電。

  劉大屁股後退之時,終於回過神來,眼見陳嚴第六拳襲來,當下右手一張,體內真氣洶湧而動,一掌拍出,正中陳嚴拳頭。

  拳掌相交,氣浪爆開,發出轟的一聲,屋頂為之震動,簌簌落下幾道沙塵。陳嚴只覺得對方手掌一陣大力湧來,傳遍全身,他腳下一震,噔噔噔連退好幾步,再一看時,對方雙腳陷地半寸,將他牢牢釘在地上,不動如山。

  劉大屁股只覺得胸口一陣劇痛,他勃然大怒,撲上去卡住陳嚴的脖子,將他頂在牆上,大罵道:“你小狗日的居然修煉真氣,老子險些著了你的道,我曰你祖宗。”接著雙眼一轉,居然笑了出來,說道:“正好正好,你他媽還能修煉真氣,老大知道了絕對不會留你,這下你死定了。”

  陳嚴內息紊亂,面如金紙,他知道自己大難臨頭,心有萬分不甘,睜大眼睛死死瞪著劉大屁股。

  劉大屁股說道:“你這右眼肯定有古怪,老子要看清楚了,等會拿你去見老大,這就是證據。”他一把扯開陳嚴的眼罩,仔細一瞧,陳嚴的右眼仍是漆黑一片,看上去就是廢眼一隻。

  陳嚴竭力掙扎,雙手胡亂拍打著劉大屁股如鐵鉗一般的手臂,終是徒勞無功。他的力氣漸漸弱了下去,雙手軟軟垂了下來。

  我不甘心,他內心大喊一聲,我不甘心,這四個字在他腦海中不斷重複,聲音越來越大,將他的腦海吞沒。

  突然,似乎一切都靜了下來,咚的一聲,那是他心跳的聲音。而後,一道絕強的真氣從他右眼呼嘯而出,瞬間溢滿全身。這真氣於他來說太過強大,他的身體快要承受不住這道真氣,全身似乎要爆裂開來。

  他嘶吼一聲,真氣控制不住地從他三萬六千道毛孔噴湧而出,爆出一道小型的真氣風暴,真氣風暴席捲四周,劉大屁股重重摔了出去,他拿樁站定,這才不至於倒在地上。

  他一臉驚怒地看著陳嚴,陳嚴此時在他五步之外,只見那小子右眼眼角處顯出一片繁複的火焰花紋,紋路漆黑如墨,與他深黑的右眼連在一起,就像他的右眼正在熊熊燃燒。那小子站在那裡,身體沒在暗影之中,只一隻左眼紅的發亮,他不停喘著粗氣,就像一頭蠻荒凶獸,兇險無比。

  陳嚴只覺得他的身體正在燃燒。他的左眼一片模糊,右眼卻清晰無比,他

握了握拳頭,全身上下,似乎力氣無窮無盡。

  這感覺,這是。

  力量!

  劉大屁股心裡發毛,這小子怎地突然如此詭異,而且這不安的感覺又是怎麼一回事,不可能,這小子連一星都沒有。這時,他看見陳嚴邪邪一笑,身體陡然在他眼前消失,他心頭一緊,完全看不清對方是如何不見的。

  左前方一堆木柴突然爆開,根根小臂粗細的木頭朝他披頭蓋臉地砸來。木柴之後,現出了陳嚴的身影,陳嚴兩手抓出,握住散在空中的木頭閃電般向他砸下。

  劉大屁股完全不及反應,木柴砸在身上,頓時痛徹心扉。陳嚴力氣之大,木柴打在劉大屁股身上便立時裂成碎片,他雙手不停,抓住木柴不住砸落。眨眼之間,數十根木柴不等落下,便盡數砸在劉大屁股身上。

  劉大屁股遍體淤傷,骨頭也被砸斷幾根。這時陳嚴抓住最後一根木柴,對著劉大屁股右眼狠狠刺下。這根木柴頭上尖細,若是被他刺中,劉大屁股不死也要重傷。

  在這生死關頭,劉大屁股終於有了反應,他右手拔刀,嗆啷一聲,手腕急轉,一道雪亮的刀光在眼前鋪開,削斷了那根要命的木柴。同時他身形急退,想要拉開與陳嚴的距離。

  哪知對方身如鬼魅,瞬間欺身上前,他握刀的右手一緊,已被對方抓住。

  便在此時,對方右肩空門大開,劉大屁股抓住時機,當機立斷,左手一掌擊在陳嚴右肩上,聽得“喀喇”一聲,陳嚴右肩肩骨立碎。

  劉大屁股見一擊得手,心中一喜,哪知對方卻跟沒事人一般,右手揮出掃在刀上。刀柄處傳來一陣巨力,劉大屁股握刀不住,樸刀脫手飛出,刺入牆內,半道刀身盡數沒入其中。

  陳嚴放開劉大屁股,雙拳不停,瞬間連出八拳,八拳只如合作一拳,只聽砰的一記長聲,這八拳幾是同時落在劉大屁股胸口,正是最高境界的連環八擊。

  劉大屁股被打飛出去,只覺得胸腑之中震盪不休,仰頭一張口,噴出一口血來。他重重撞在牆上,脖子處一陣針刺般的涼意,他轉身一看,自己的樸刀離脖子不過半寸。

  他嚇出一身冷汗,正要暗道僥倖,卻覺勁風撲面,又見一隻手握在了刀柄上。正是陳嚴到了,他側身握住刀柄,猛地前跨一步,帶動朴刀向前斬出。

  二人擦肩而過,朴刀如同切豆腐一般劃開牆壁,發出輕輕的“殺”的一聲。劉大屁股頭顱跳了起來,脖子上鮮血噴射而出,濺出三尺來高。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不過是發生在數息之間,可憐那劉大屁股,一身絕招全然來不及使出便送了小命。

  陳嚴雖然勝了,但他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那道真氣似乎因為不是他本身修煉出來的,不肯回到丹田,一個勁在體內左沖右突,肆意衝擊著他的奇經八脈。

  先前與人戰鬥時真氣有個突破口還好說,現在戰鬥完了,陳嚴不知如何才能宣洩掉剩餘的真氣。他想照著剛才的出招來瀉掉真氣,但沒了目標陳嚴又打不出來了,就仿佛剛才其實是那道真氣在控制著他。

  陳嚴越來越難受,只覺得身體似乎腫了一倍,他的意識受真氣衝擊,變得模糊起來。

  意識無法控制身體了,他倒在地上,左右亂滾,雙手胡亂地抓來抓去,想要抓住一根能救他性命的稻草。他抓住一樣東西,便試圖將真氣輸入其中,但這屋子裡的東西又不是真器,如何能夠容納他的真氣。

  終於,他的右手抓住了一條冷冰冰的鐵棒,真氣找到了宣洩之處,源源不斷地從右手泄入那件物品之中,直到涓滴不剩。

  陳嚴終於回復了意識,他抬起右手一看,救了他命的,居然是那柄破柴刀。那柄短刀此時仍是黑沉沉模樣,卻在刃口出現出一道透明的鋒刃來。一根頭髮從他頭上掉落,緩緩落在那道鋒刃之上,無聲無息地斷成了兩節。

  這破刀還能承載真氣?那至少真器級別。想不到這刀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居然是件寶物。陳嚴欣喜萬分,這寶物在山賊窩裡也不知道待了多久,從來不引人矚目,想不到被自己誤打誤撞撞破了玄機。

  此時右眼又模糊起來,他閉上右眼,想趁著月光找到眼罩戴上,但他現在渾身脫力,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動彈。他癱軟在地,暗暗想到,自己這本眼可是有秘密的啊!

  過了不知多久,身上力氣恢復了一些,他掙扎爬起,找出眼罩帶上。

  屋內血腥味彌漫,這提醒著他,劉大屁股的屍體必須趕快處理掉。他站起來走到劉大屁股屍體處,看著這具無頭屍體,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句話來:“我殺人了!”

  我殺人了,他沒來由地覺得有些害怕,他感到自己的胃一陣緊縮,肚子裡的東西沖上喉嚨,他伏在地上嘔吐起來。

  吐了一會,他憤怒不已,狠狠扇了自己幾個耳光,自己罵自己道:“你他媽怕個屁,殺個人而已,以後怎麼報仇?”他痛恨自己的懦弱,看著劉大屁股的屍體,他突然湧起一股惡念。

  我不能這麼軟弱,我身負血海深仇,軟弱不能讓我報仇,我要活下去,軟弱也不能讓我活下去。他把心一橫,用盡全身力氣拖起劉大屁股的屍體,出了柴房,冷冷地朝廚房艱難挪去。

  他將廚房的刀全部拿了出來,他砍掉劉大屁股的手腳,卸下他的四肢,再剁成一塊一塊。他又劃開劉大屁股的肚子,血肉模糊的內臟讓他又是一陣嘔吐,他惡狠狠地想,老子怎麼這麼軟弱,一堆死肉而已。他更加瘋狂,扯出劉大屁股的內臟剁成一堆碎肉。

  廚房裡血氣沖天,越來越濃,他本想著小聲一點不能吵醒了盛老頭,但他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他死命地一刀刀剁下,發出咚咚的巨響。也不知砍了多少刀,劉大屁股成了無數碎塊,廚房裡到處都是鮮血碎肉,宛如屠宰場一般。

  這時,門口一人說道:“分個屍而已,鬧這麼大動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