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一章:瞞賊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30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盛老頭頓了頓,捂著嘴劇烈咳嗽幾聲,摸出一隻黑色小瓶喝了一口,繼續道:“我看你每天又是跑著挑水又是挑石頭的,是在強健肉身吧?”

  陳嚴道:“是呀,不知老爹是否有修煉肉身的法門。”

  盛老頭道:“果然如此,那天我看你挑水那麼起勁,還以為你在討好山賊,著實鄙夷了你一番。修煉肉身的法門我沒有,不過你那方法也沒多大作用。但你的真氣能滋養經脈,依我之見,想來也能鍛煉肉身,只不過方法需要自行摸索了。”

  陳嚴道:“這樣再好不過,我就覺得我那方法確實沒什麼作用。”

  盛老頭道:“好了,幫你修煉的事就說到這裡,該說說我的條件了。我的條件很簡單,你跟我學做菜,如何”

  陳嚴奇道:“就這些?”

  盛一鳴道:“就這些,怎麼,不願意嗎?”

  陳嚴問道:“老爹是想傳我味之道麼?”

  盛一鳴搖搖頭說道:“現在還沒想到這裡,你要想好了,廚藝在很多人眼裡可是下人才會學的下等技藝。”

  陳嚴淡淡地說道:“別人愛怎麼想就怎麼想,老爹,我答應你,跟你學廚藝。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盛一鳴道:“哦?什麼條件?”

  陳嚴正色道:“我跟你學廚,但不給山賊做飯。”

  盛一鳴道:“那是自然,我還要在他們身上繼續試驗呢。不過你要想在這裡平安活下去,得做些樣子出來。”

  陳嚴之前正為了這事發愁,聽盛一鳴說及這裡,問道:“做些樣子?”

  盛一鳴道:“對,那些人之所以看你不慣,只是因你表現得不夠慘罷了。這些人最喜歡拿別人的慘狀來取樂,別人越慘,他們就越開心。尤其是你這種人,對他們來說,你曾是高高在上的天才,是他們只能仰望的人,現在你不再是天才了,變得比他們還不如,你跌得越慘,他們便越開心。”

  陳嚴說道:“我明白了,只要讓他們覺得我還能讓他們開心,他們就不會想著要殺我了。”

  盛老頭道:“不錯,你只需在他們面前裝裝樣子,越慘越好,塗二疤來欺負你的時候,你給他點反應,他就會對你更有興趣。只是這樣就苦了你了。”

  陳嚴道:“這對我來說沒什麼,我早就想明白了。我要活下去,就必需付出些代價。”

  盛老頭說道:“也好,你自己能想明白就行。對了,把你那把柴刀給我瞧瞧如何,我這輩子還沒見過幾件真器呢。”

  陳嚴回柴房將柴刀拿了過來,交在盛一鳴手上,盛一鳴仔細把玩片刻,道:“好刀,果然不凡。”

  說著將柴刀還給陳嚴,陳嚴接過刀來,問道:“老爹可是看出這刀的來歷了?”

  盛一鳴搖搖頭道:“看不出來,這刀雖然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我仔細看了也不能看出它到底用何種金屬所鑄,我這一生與廚刀為伍,我若是都不能看出來,那必然不是凡鐵了。這刀你就掛在腰間,一是貼身保管。二是讓山賊們看,廢材配廢刀,而且這刀若掛在身上,就是十足一個下人模樣了。”

  陳嚴將刀掛在腰間,疑惑道:“這刀放在柴房,就沒人能看出來這其實是件寶物麼?”

  盛一鳴道:“世人都愛以貌取物,就這麼一把破刀放在你眼前,你會想到它是一件寶物嗎,你會無聊到對這麼一件破刀注入真氣嗎?”

  陳嚴點點頭,心道卻是如此。

  只聽屋外有人叫道:“盛老爹,盛老爹,您起床沒有啊,我們來給您打下手了。”

  原來他們這一席對話,已經到了中午,盛一鳴道:“你肩膀不便,今日就好好休息吧。”

  陳嚴卻搖搖頭,說道:“這點小傷我還受得住,再說了,這不正是對山賊們展現我慘狀的好時機嗎?”盛老頭輕輕一笑,說道:“好,孺子可教。”

  兩人出了門,陳嚴擺出一副愁苦模樣,盛一鳴又變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不耐煩道:“催什麼催,大呼小叫的!”

  山賊恭恭敬敬地道:“小的知錯小的知錯,老爹莫要怪罪。”

  盛一鳴冷哼一聲,道:“劉大屁股呢,叫他過來。”陳嚴心裡一凜,不知道盛一鳴葫蘆裡買什麼藥。

  那山賊道:“老爹找劉大屁股有事麼?”

  盛一鳴怒道:“廢話,劉大屁股昨晚上找我借了錢,說好今天早上還我。讓你去叫就去叫,問這麼多幹甚麼?”

  那山賊一拍大腿,道:“嘿,真是巧了,您也要找他要債呢

。”

  盛一鳴道:“怎麼,他欠人很多錢嗎。”

  那山賊苦著臉道:“哎,您是有所不知,這事還得從三天前說起。”那山賊清了清嗓子,正要大說特說,盛一鳴冷冷道:“長話短說。”

  那山賊只得將一肚子話咽了回去,說道:“三天前呢,劉大屁股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在咱們賭場裡大殺四方,硬是連著兩個晚上。”

  盛一鳴道:“胡說,他贏了這麼多錢為甚麼還找人借。”那山賊道:“這不是還有昨兒晚上麼?昨天吃完飯,這天都還沒黑呢,劉大屁股就拖了條死狗過來,說是請大家開葷,還說今晚上他坐莊,誰都不許跟他搶。嘿,還別說,坐莊是最沒可能輸的吧,偏偏他劉大屁股把把輸,幾次都是被人壓中了豹子。很快就把前兩晚上贏的全吐出來了,後來就是繼續輸,把以前偷偷藏起來的寶物都輸個精光。嗨呀,那寶物一陣臭屁味,大家都懷疑他是把寶物藏腚眼裡呢!我就說大家每次懷疑他私吞了什麼都搜他不到,肯定是仗著屁股大把東西塞腚眼裡了,你說這人真是,怎麼就這麼噁心呢。再後來啊,還是繼續輸,寶物也輸光了,就找我們借,又繼續輸,輸到大家都不借給他了,他才罵罵咧咧摔了骰子,氣衝衝地走了,原來是找您借錢來了呀!您借給他多少?”

  盛一鳴老臉一沉,氣狠狠道:“原來是這回事,我就說他哪來這麼大膽,借錢借我頭上了。也沒給他借多少,要不是看他哭得可憐,我就該一個子都不借給他。”

  那山賊道:“對呀,您就不該借給他。您知道,咱兄弟們昨晚上越想越不對勁,咱們借給他的太多了,就他那德行,肯定還不起呀。今兒一早咱們就去找他還錢,嘿,你道怎地,跟他同屋的說他一晚上都沒回來,咱們一合計,覺得這混蛋肯定是拍拍他的大屁股,腳底抹油溜了!現在見了您,那就更加肯定啦,那兔崽子絕對是拿著您的錢走啦!”

  盛一鳴怒氣衝天,當即破口大駡:“這狗日的劉大屁股,連老子的棺材本都敢騙,這殺千刀的,老子碰到他要把他碎屍萬段!”

  陳嚴在一旁聽得一頭怪異,這盛老爹是故意這麼罵的吧。劉大屁股昨天被他砍了那麼多刀,沒一千也有八百,現在的劉大屁股,還真是被人碎屍萬段了。

  那山賊道:“不瞞您說,咱兄弟們也都是這般想法。等老大肯讓我們下山了,我們就去尋他,要是找到了,把他帶您這兒讓您先插兩刀?”

  盛一鳴道:“說了一千刀,一刀都不能少!哼!算你們識相。走,做飯去。”

  山賊們正怕盛一鳴氣到了不肯做飯,當下歡天喜地地應了,大家便一同去做飯。

  之後的日子過得很平靜,陳嚴白天跟著盛一鳴學廚,晚上便按照盛一鳴教的方法來修煉。兩人還一同摸索用真氣強健肉身的方法,以及如何爆發本眼。陳嚴經常同盛一鳴聊天,聽聽他這一生的見聞,長長見識。山賊們在時,陳嚴便裝出一副淒慘模樣,塗二疤再來羞辱他時,他就假裝無用地竭力反抗,如此一來,山賊們還真就放任他這麼過了下來。

  用了盛一鳴教的方法,陳嚴修煉時便不再九死一生,過了一段時間,陳嚴覺得能進行第二次修煉,便大膽嘗試了一次,果然成功了,只是第三次是絕對不行的。如此一來,陳嚴的真氣修煉速度便翻了一倍。

  日子一天天過,天也一天天冷,陳嚴依舊穿著他那身破爛衣服,胳膊上那個“嚴”字已是面目全非。新年到了,山賊們也要過年,他們送了一套新衣,當然也沒安好心,那是一件童僕衣裳。陳嚴為了裝慘,也只有穿了。

  大年夜那天,陳嚴與盛一鳴一老一少對坐著吃年夜飯,冷冷清清的,一副淒涼模樣。每逢佳節,孤單的人們都會懷念過去,兩個無家可歸的可憐人相對無言,憶著往日過大年時的熱鬧光景,黯然傷神。

  新年過後,又下了一場大雪,雪花遮天蔽日,漫天飛舞。這雪從早飄到晚,又從晚飄到早,白天起來時,屋門都被大雪蓋住。大雪封住了整座葫盤山,入眼處一片銀裝。

  大雪過後便是連連晴天,早春的太陽,早起時是暖陽,到了日頭最盛時,就變成了豔陽。這太陽掛在天空高高照著,天空高遠明澈,不時有回遷的春鳥嘰喳飛過。白雪悄然化開,山下的小溪解了凍,雪水流進小溪裡,在明媚的陽光下閃著珠光潺潺地流著。

  新春到來,大地回暖,自有一片生機勃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