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二章:舊敵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450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陳嚴丹田內的真氣一日日濃厚,百影錯拳也得以日益精進。大雪完全化開那天,陳嚴的連環八擊終於打出了第八拳,又過了半月,八拳便合為一拳。

  這套拳法陳嚴的父親只教到了這裡,而奔雷刀法需要一星之後才能修習,這下陳嚴便陷入了沒有武技可學的境地。

  盛一鳴說過,學習武技不僅是學習戰鬥技巧,也是磨煉真氣的一種方式。陳嚴把情況對盛一鳴說了,盛一鳴就回憶起自己學過的武技,看有沒有適合陳嚴的。哪知盛一鳴的修煉已經荒廢了數十年,他想了一夜,自己學過的武技的修煉方法竟然一樣都沒想起來。

  陳嚴無法,只得試著修習奔雷刀經。

  這一試才發現,陳嚴此時的真氣將就達到了能修煉奔雷刀經的標準。陳嚴大喜過望,盛一鳴則說,陳嚴的真氣濃度高出常人,說不定他現在的實力已與普通一星赤瞳武者相差無幾。

  陳嚴便一面修煉真氣,一面修習刀法,初時還有些滯脹之感,後來真氣日益深厚,刀法修習變得順暢起來。

  到了春夏之交,陳嚴已能將奔雷刀經的基礎刀法順順暢暢地使了出來,即是說,他就可以修習那半本刀經的唯一一記殺招八方雷動了。

  陳嚴暗自腹誹,咱家的武技怎麼都喜歡拿數字來取名字,前有連環八擊,現有八方雷動。

  不過這八方雷動修煉起來卻是困難重重,奔雷刀經講究出刀如雷,力貫千鈞,因此基礎刀法都是些厚重刀法,速度不快,力道沉厚。

  到了八方雷動,這招與連環八擊頗為相似,都是連出八刀,而且需要配合步法,在敵人正東正西正南正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八個方位出刀,練到最後,也是八刀合作一刀。

  因此這招走的是快刀的路子,然而刀勢也不能因此而變的輕了,陳嚴到底是真氣總量限制,修煉起這招來總是力不從心。不過修煉這招卻能讓他更加精准地控制真氣,不能有絲毫浪費,這也算是意外之喜。

  陳嚴慢慢修煉著真氣刀法,到了初夏,陳嚴的真氣已占了丹田一半。

  這天下午,陳嚴吃過午飯,背了背簍正要上山砍柴,他砍柴是假,其實是借此機會修煉刀法,這時,只聽穀外傳來一個聲音。

  “哎,我就說了,這地圖上畫的地方應該不是這裡,看吧,這是一片小山谷,圖裡哪有山谷喲!”

  這聲音如此熟悉,正是胡家少爺胡飛,陳嚴心想:“可不能被他撞見了。”當下轉身朝柴房躲去。

  哪知胡飛來的好快,陳嚴聽到他在身後喊道:“那邊那個小子,轉過身來。”

  陳嚴倒不是怕他,只是現在身處山寨,不能暴露自己能修煉真氣的事情,也只有硬著頭皮轉過身去。

  只見胡飛站在谷邊,瞧見陳嚴轉過身來,臉色一喜,大笑起來:“喲喲喲,早聽說你在這裡,要不是我爹不許我來這兒,我早就來看你了。”

  那胡飛赤紅雙瞳上一顆瞳星閃閃發亮,他身後還跟著幾人,胡萬自然在列,此時這胡萬居然也是赤瞳一星武者了。

  陳嚴低垂著頭,雙目躲躲閃閃,囁嚅著說道:“胡……飛少爺好。”他裝了快半年的慘樣,早已駕輕就熟了。他心裡奇怪,這胡飛是如何得知自己在這裡的。腦中靈光一閃,他突然明白了,難道,這些山賊的靠山就是胡家。

  這麼一想,什麼事情都也通了。在這個地界,能保住這山寨十多年的,也只有我陳家與他胡家,陳家不是,那就必定是胡家,也是因為如此,當年父親有所忌憚,故而對這群山賊也只是傷而不殺。

  胡飛手裡攤著一張巴掌大的獸皮,想必是他們口中的地圖了,他將地圖收起,笑著走過來,陳嚴畏畏縮縮,只是一個勁地微微躲閃。

  胡飛一愣,又狂笑起來,他笑彎了腰,指著陳嚴說道:“你們,你們看到了嗎,陳家的天才少爺,完全是個砍柴的下人了。”

  眾人笑得前仰後合,陳嚴低著眉順著眼,低聲下氣說道:“飛少爺,我還要去砍柴呢,要是柴火不夠,盛老爹要怪罪的。”

  眾人更是樂不可支,胡萬突然竄過來,一巴掌扇在陳嚴臉上,陳嚴順勢一轉,摔在地上,捂著臉一臉驚恐地看著眾人,嘴裡嗚咽道:“你們,你們怎麼打人。”

  胡萬很恨道:“這一巴掌還你的!”又回過頭對胡飛獻媚道:“聽說這小子的右眼長得極為怪異,少爺想不想看看啊?”胡飛點點頭,胡萬惡狠狠一把扯下陳嚴的眼罩丟在地上。眾人一看,頓時驚呼吸氣聲不斷,皆道:“真是開了眼界了,想不到這世上還有這麼怪異的眼睛。”

  這時盛一鳴走了出來,冷冰冰說道:“一群小鬼,在這裡鬧什麼,陳嚴,還不去砍柴!今天不想吃飯了!”

  陳嚴畏畏縮縮地爬起來,戴上眼罩,對著胡飛說道:“飛少爺,您也看到了,這老爹可凶了,您放我去砍柴吧!”胡飛笑道:“喊一聲爺爺就讓你走。”陳嚴苦著臉道:“我爺爺已經不在了。”胡飛一愣,自己差點做了一個死人,於是說道:“真是晦氣,算了算了,欺負你一個下人也沒甚麼意思,我們走!”說著便帶著眾跟班呼啦啦地大笑著走了,胡萬走在最後,回頭冷冷地看了陳嚴一眼,又不聲不響地隨眾離去。

  陳嚴臉色轉冷,盯著眾人離開的方向,看了一會,背起背簍上山而去。

  如此到了晚上,陳嚴等到夜深人靜,摸出柴房上山練功。

  他走在路上,突然有些怪怪的感覺,總覺得有人在後面看著自己。他不動聲色,神念外放鋪展開來。此時他的神念隨著真氣的增長,已有了極大的進步,全力放開時能覆蓋方圓兩丈。

  神念之中,身後果然有一人在偷偷摸摸跟著自己,他暗叫倒楣,本想裝模作樣撒一泡尿就回去睡覺,但心中一動,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他腳下不停,一直走進了平時修煉的山洞,面對著入口站定,等著跟蹤自己的人。

  不一會兒,那人果然悄悄摸了進來,山洞裡昏暗無光,但陳嚴既是武者,眼力自然遠超常人,他定睛一看來人,正是胡飛的跟班胡萬

  那胡萬也能在黑暗中視物,見陳嚴好整以暇的模樣,知道自己早已暴露,心裡莫名有些慌亂,但一想到對方是個廢材,又定下心來。

  陳嚴淡淡問道:“你跟著我有什麼事?”

  胡萬一愣,暗道這小子怎麼如此鎮定,又冷冷說道:“小爺來要你的命。”

  陳嚴一笑:“要我的命?這事你主子知道麼?”

  胡萬惡狠狠道:“不知道,這又如何,一個廢材,殺了就殺了,而且。”他看看四周說道:“你倒找了個好地方,殺了你,爛這裡都沒人知道。”

  陳嚴微笑道:“這麼說,你自己偷偷摸摸的來的嘍?”

  胡萬冷哼一聲:“是又怎樣,老爺說留著你有用,所以我只能偷偷殺你。真不知道老爺,你一個廢材,還能有什麼用。”

  陳嚴道:“你要是想清楚了,就不是個下人了。”

  胡萬突然暴怒起來,大聲叫道:“老子現在是一星武者,老子不是下人,廢材!”他靠著奴顏婢膝才獲得胡家垂青,繼而得到了開眼的機會,雖然開眼成功成了武者,但往日種種屈辱總是爬上心頭,所以他極為自卑,最是恨極別人提及他做下人的過往。

  陳嚴無動於衷,也看看四周,說道:“是呀,這裡還真是個殺人的好地方啊。哦,我還有些想不明白,要說我們有仇,那也只是一耳光的過節,而且你今天也打回去了,我還有哪裡得罪了你,你非殺我不可。”

  胡萬面色猙獰,咬牙說道:“你打我一巴掌,跟我打你一巴掌,能一樣嗎?我是什麼身份,開眼後四個月修成一星的武者,你又是什麼,廢了本眼的廢材一個,給我提鞋舔腳都不配,你打我一巴掌,不拿命來賠,怎能洗刷我的恥辱。”

  陳嚴有些失望,說道:“什麼呀,一個才修成一星的雛兒,沒勁。”他聽盛一鳴所說,自己與一星武者修為相當時,便一直想找個一星武者來打上一場。今天見有人跟蹤自己,正是個好機會,因此引了對方進洞。現在知道胡萬四個月修成一星,仔細算算,他成為一星武者最多一個月,多半連殺招都沒有,便有些失望了。

  胡萬頓時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他有些不敢相信:“你竟然瞧不起一星武者?”

  陳嚴淡淡說道:“不然呢,你以為我大半夜來這裡幹什麼,當然是修煉。”

  胡萬嗤笑道:“你能修煉又如何,到現在為止一星都沒有,你哪裡來的底氣看不起一星武者。”

  陳嚴雙目一寒,冷冷道:“就憑我四個月前殺了一個一星武者,把他的頭割了下來。”話音一落,他身上陡地騰起一股殺氣。

  胡萬渾身一冷,心裡既然沒來由有些害怕,他斷然不肯相信,大喝一聲,搶步上前,真氣貫行全身,力匯右拳,一拳轟出。

  陳嚴道:“太慢了。”張開左手手掌,閃電般抓住胡萬的拳頭。他與盛一鳴二人幾經摸索真氣鍛體之法,現在已頗有成效,他的肉身遠不是看上去那麼瘦弱。當下他有心一試肉身,這一抓也沒用上真氣。

  對方真氣透過拳頭湧出,雖然轟轟不絕,但陳嚴總覺得這真氣有些軟綿,全然不如他的凝實。他也不調動真氣,任由對方的真氣襲向自己,憑著強悍的肉體將之強行化解。

  陳嚴搖搖頭,道:“太弱了。”他力聚左手,猛地甩出,將對方狠狠摜在洞壁上,右手一拳轟向對方頭顱。那一拳來得好快,胡萬大吃一驚,千鈞一髮之際一矮身,就地一滾,避了開去。

  陳嚴笑道:“好一招懶驢打滾。”胡萬出了一頭冷汗,兀自不肯相信,卻見陳嚴又揮拳朝自己打來。

  這下陳嚴用上了真氣,他也想借此實戰之機磨煉拳法。拳法施展開來,有法有度,較之以前多了一份沉穩,銳氣亦是內斂其中。

  胡萬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先機既失,頓時手腳忙亂。他練的是胡家入門的腿法功夫,因此下盤步法尚還不亂,而陳嚴有意磨煉拳法,也是未出全力,有此憑藉,胡萬雖然左支右拙,但也暫時立於不敗之地。

  陳嚴一套拳法打完,收拳而立,說道:“一個勁地躲,真沒勁。”胡萬心裡悲憤不已,自己居然被這廢材真正的看輕了。他雙目怒睜,大喝一聲:“老子殺了你!”

  他合身撲上,真氣全力運轉,帶動腿法如風而出。陳嚴這時想要磨煉八方雷動的步法,因此故意放手讓胡萬來攻。他大叫一聲來的好,真氣流動,驅使腳下步法,在胡萬四周輾轉騰挪。

  胡萬這腿法顯然是新練不久,雖然看起來變化繁雜,腿如疾風,但起承轉合之間頗有生澀之感。胡萬攻得猛烈,陳嚴卻避得輕巧。

  數招過去,陳嚴已將他的腿法路數摸得清清楚楚,心知再打下去也磨煉不了步法了。瞧出一個破綻,閃電般出拳擊去。

  當時胡萬使了一個騰空側踢,腹部露出一個老大的破綻。陳嚴腳下閃挪,退在一側,一拳擊在胡萬小腹,這一拳擊得實了,胡萬悶哼一聲,被打飛出去,狠狠撞在壁上。

  胡萬徹底懵了,完全想不到自己被一個廢了本眼的廢物,一個連一星都沒有的廢物打敗了。

  陳嚴淡淡說道:“還有什麼本事趕快使出來吧,再不使出來,我就要殺你了。不過我殺你不是因為你打了我一巴掌那麼無聊,而是因為你要殺我,而且,我能修煉的秘密也還不能外傳。”

  胡萬心如死灰,他強撐著站起來,嘿嘿嘿笑個不停。陳嚴冷冷地看著他,胡萬笑夠了,雙目一厲,射出一道凶光,他咬牙道:“好!咱們同歸於盡!”

  胡萬眼中的瞳星開始發亮,在他瞳孔之中飛速旋轉。他一臉猙獰,面容扭曲,似乎極為痛苦。他咬牙苦撐,瞳星越轉越快,也越來越亮,在他瞳孔中形成了一道明亮的光圈。他全身上下開始發出淡淡的紅光,紅光絲絲外溢,似乎他整個人正在燃燒。

  陳嚴饒有興趣,道:“哦?忘了還有這招了,爆星!”

  爆星!一個星級武者最後的燃燒,通過自爆眼中的瞳星,激發自己最後的力量,這時候,將是他一生中最強的時刻,但力量過後,便是徹底消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