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三章:下山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29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胡萬雙手大張,手背上血管暴起,如蚯蚓爬行。他的意識漸漸模糊,這力量已經是讓他承受不住了。他雙腿屈膝,如野獸般低吼一聲,猛地一彈,整個人如猛虎般撲了過來。

  來者氣勢兇猛,陳嚴凝神以對。胡萬此時只剩下了野獸般的戰鬥本能,他兩手猛然合拍,帶起空氣嗚嗚怪叫,氣勢驚人。陳嚴一心想試試對方此時的力量,便調動真氣撐起雙手硬擋他這一擊。

  兩人手臂甫一接觸,陳嚴便覺著對方兩條手臂如精鐵一般,他暗道一聲不好,立時轉換對策,雙手一轉,卸去來力。胡萬屈指成抓,猛地抓下,陳嚴此時已不敢用肉身硬接,轉手取刀,與胡萬兩爪硬拼一記。

  一股大力自刀身傳來,陳嚴不由得後退幾步,胡萬雙手手指鮮血長流,他渾然不顧,再次追上如瘋虎一般,拳腳並用對著陳嚴一陣猛攻。

  陳嚴使動短刀,在身體周圍舞出一片刀網,將全身牢牢護住。胡萬的拳腳盡數落在他的短刀之上,那短刀沉重厚實,用來防禦拳腳正好不過。

  胡萬在本能之下出招,便毫無章法可言,陳嚴一邊舞刀一邊暗自觀察。過了一會,胡萬攻勢變緩,陳嚴趁此良機,將手中短刀擲出,正中對方面門。胡萬被短刀擊中,不由得向後仰去,此時他雙手大張,露出胸腹好大一個破綻。陳嚴吐氣開聲,真氣行遍周身,連環八擊傾力而出。

  “砰”的一聲,八拳盡數打在胡萬左胸,喀喀喀喀聲中,胸骨盡碎。胡萬倒飛出去,脖子一揚噴出一口鮮血。他身邊的紅光散去,眼中的光圈消失,瞳星亦是不復存在,眼中流下了兩道鮮血來。

  星爆後的武者死相極為淒慘,他們渾身無力,眼睜睜感受著全身經脈在一刻鐘之內慢慢碎裂,這感覺痛苦至極,而他們卻無能為力。

  他癱在地上,圓睜著雙目死死盯著陳嚴,陳嚴走了過去,與他對視片刻。胡萬抓住陳嚴雙腿,咬牙切齒地試圖順著陳嚴雙腿向上爬。陳嚴搖搖頭,一拳打在他心口,真氣注入,震斷了他的心脈。胡萬掙動幾下,眼中神采漸漸熄滅,頭一歪,死了。

  陳嚴拖著胡萬的屍體扔下懸崖,與劉大屁股的碎肉作伴去了,今天在完全清醒下殺了個人,他心裡百感交集,已是無心修煉,便徑直下山而去。

  胡萬死了,卻沒人來找陳嚴問一問,或許眾人認為陳嚴絕無可能對胡萬怎樣吧。對陳嚴來說,這就是好事。而經過這一戰,陳嚴對自己的實力終於有了底。以往他一直擔心自己若是修出一星,被山賊們發現了該如何應對。而由此看來,他修成一星後,即使在塗二疤手下只怕也完全可以應對。

  天氣越來越熱,葫盤山漫山遍野都被蟬鳴淹沒,陳嚴一日一日修煉,他的真氣刀法慢慢長進。胡飛來取笑過陳嚴幾次,不過也沒怎麼樣他。但盛一鳴的身體似乎越來越差了,隨著時間流逝,他的咳嗽越來越嚴重,有一天陳嚴發現他咳出了血。陳嚴問他,他只是沉默不語。陳嚴知道他脾氣就是如此,也不再過問,他從沒經歷過這種事,也沒有主意,只能眼睜睜看著盛一鳴越來越弱下去。

  熱浪漸漸退去,炎炎夏日終於過去,秋天慢慢走近。有一天,樹上的葉兒突然黃了,秋風蕭瑟地吹了起來,又是一年的深秋到來,一轉眼,陳嚴在山寨裡已經過了一年。

  陳嚴坐在院子裡,抬頭呆呆望著天上的白雲,今天天氣很好,盛一鳴在院裡曬著太陽,他啞著嗓子說道:“你今天決定要衝擊一星了嗎?”

  陳嚴點點頭,回道:“是啊,一年了,我的丹田終於蓄滿了真氣,是時候衝擊一星了。”

  盛一鳴咳嗽幾聲,摸出黑色小瓶喝了一口,咳嗽卻未能止住,陳嚴連忙起身過去輕輕拍他的背。盛一鳴又咳了幾聲,終於止住咳嗽,說道:“很好,很好,我現在身體不好,今天晚上幫不了你什麼,你只有靠自己了。”

  陳嚴淡淡說道:“老爹放心,我很有把握,等我成功了,我帶你下山,去看看大夫吧!”

  盛一鳴道:“人老了就是這樣,我不礙事。”

  陳嚴正要說些什麼,卻聽穀外有人喊他:“陳嚴,陳嚴,出來!”那人說著進了山谷,陳嚴抬眼一看,原來是塗二疤。

  塗二疤今天穿了一件火紅色的武袍,整個人似乎仔細收拾過,他的臉上刮乾淨了,頭髮鬍子梳得整整齊齊,顯得他一臉精神,他說道:“小子,快點收拾收拾乾淨,老子帶你下山,

記得帶上你那把破刀。”

  他不說為什麼,陳嚴也不問,他現在已經無心扮慘樣。不過現在也不是跟他們翻臉的時候,他要帶我下山我跟他去就是,至於衝擊一星,反正也等了一年了,不急在這一天。

  他把臉上身上弄乾淨了,默默地跟著塗二疤出了山谷,塗二疤一臉喜氣地走在前面。

  二人出了山谷,在馬廄裡牽了一匹馬,塗二疤把陳嚴摁在馬上,騎著馬出了山寨。

  陳嚴這是第一次出山寨,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掛在大門上的父親,父親的屍體已經化為白骨,陳嚴在心裡默念道:“父親,嚴兒不日就能帶你下山,將您厚葬。”

  塗二疤策馬賓士,放聲高歌。陳嚴橫在馬上,隨著馬身上下顛簸,他淡淡看著一閃而過的風景,不聲不響。

  天色漸黑,塗二疤勒馬止步,陳嚴抬頭一看,他們停在一間大門前,門簷上一副牌匾,上書“胡家堡”三字,卻是到了胡家。

  此時胡家大門上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門口不時有人進進出出,一個管家模樣的人一臉焦急地呼來喝去,卻不知在辦什麼喜事。

  塗二疤翻身下馬,一手將陳嚴提下來,陳嚴站在地上,被他捏住了頸子,就像捏了只小雞一般。馬上便有馬夫模樣的人過來,接過塗二疤手中的韁繩,牽馬離開。

  塗二疤輕喝一聲:“走”,推著陳嚴向大門走去,那管家見了,慌忙迎上來抱拳道:“凃二爺到了,快裡邊請,老爺在等著您呢。”

  塗二疤點點頭道:“有勞胡管家了。”帶著陳嚴跨進大門,只見門內是一大片空地,此時擺滿了不下百張圓桌,桌上列著碗筷調羹,涼菜酒罈。塗二疤穿過酒桌,徑直向著主桌方向走去。

  主桌邊站著一人,那人滿面紅光,穿著一身橙黃色綢緞,一雙眼睛各有一個兩星橙瞳。這人陳嚴認識,正是胡家家主胡錦,只是一年前胡錦應該是三星赤瞳,陳嚴猜想,今日應該是他瞳色進階之喜。

  說到瞳色進階,武者的瞳色並非在開眼之時就會定死,而是可以通過各種手段進階。瞳色進階後瞳星會減少一顆,但力量並不會變弱,因為在理論上說,高一階的瞳色的武者與低一階瞳色多一星武者實力相當。但事實卻並非如此簡單,高階瞳色的武者修煉速度會更快,馭使真氣更加自如,從而使得武技威力更大,而且有些厲害的武技只有高階瞳色武者才能修煉,因此高階瞳色武者比多一星低一階瞳色的武者戰鬥力更強。

  瞳色進階也有諸多限制,瞳色進階後的瞳星數有最低要求,按照常理來說,橙瞳為兩星,黃瞳為三星,綠瞳是四星,青瞳卻是六星,而藍瞳是八星,到了至尊紫瞳,則為九星。而武者最高星數只能是九星,因此理論上來說,進階紫瞳需要十星藍瞳才有可能,但世間總有逆天之物,可以改變規則,因此這也並非不可能之事。只不過既是逆天之物,那便是極為稀少的,因此,這世上幾乎不會同時存在兩位九星紫瞳。

  瞳色進階雖有限制,但開眼時卻能直接開除赤橙黃綠四種瞳色,因此這世上會存在一星的橙瞳、黃瞳、綠瞳武者,這樣的人,都被稱作天才。

  瞳色進階困難重重,但武者為了更進一步,卻不得不進階瞳色。首先,高階瞳色的武者在同一星數的壽命更高,其二,因為各階瞳色修煉難易度不同,比如說赤瞳武者修煉最慢,四星之後若想到五星,理論上來說需要一百年時間,而四星赤瞳武者壽命最多一百二十年,因此赤瞳武者最高修到四星。依次類推,橙瞳最高五星,到了藍瞳,才是頂尖九星的最低要求。

  塗二疤迎上前去,恭恭敬敬叫了一聲:“大老爺,陳家的小子我帶來了。”

  胡錦微微一笑,道:“好,好,塗二啊,這些年辛苦你啦,從今日起,咱們胡家成為陳家鎮第一,這陳家鎮也該改個名字了。從今往後,你就不用待在山上做山賊,來我胡家做高級護院吧。”

  塗二疤大喜,立時躬身拱手道:“多謝大老爺。”

  胡錦擺擺手,笑道:“不用謝我,這是你應得的。”他又轉頭對陳嚴笑道:“嚴少爺,你好呀,咱們好久不見了。”

  陳嚴面無表情淡淡地站著,他知道這胡錦是個有名的笑面虎,因此並不想理他。胡錦並不以為意,繼續笑道:“呵呵,嚴少爺還是那麼冷傲。不過,嚴少爺,恕我不能想陪,你先委屈委屈,去那兒等一下吧。”說著朝旁邊一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