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四章:喜宴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48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陳嚴順著他手一看,那方向上,一群下人靜靜列在一株大樹下,隨時侯著。讓他與下人為伍,這不是侮辱是什麼?陳嚴卻不以為意,他淡淡的走了過去,站在僕人之中。

  此時天色已然全黑,華燈初上,照得宴席酒桌如同白晝。僕從們隱在樹下暗處,旁人看不清他們的臉,而他們則能看清旁人。

  陳嚴在黑暗中靜靜看著燈光下的一切,此時賓客們漸漸地到了,胡錦坐在主桌旁,微笑著與前來道賀的賓客寒暄。

  這些人都是老面孔了,陳家鎮上六大家族,陳胡吳鄭馮衛,陳家與胡家實力最強,吳家衛家附于陳家,馮家鄭家附于胡家。這兩股勢力在陳家鎮不相上下,因此雖然不時有些摩擦,卻也無大的衝突。現在陳家不存在了,勢力均衡不再,只怕吳衛兩家這一年不大好過。

  最先來的是馮家眾人,這馮家以前雖說依附于胡家,但似乎頗有些二心,暗中與陳家來往過幾次。他們平時與胡家也是不鹹不淡的,現在看樣子卻是成了胡家最忠實的狗腿。

  馮家家主馮莫一臉諂媚,獻上賀禮後大拍胡錦馬屁,胡錦微笑著謙虛幾句,將他打發了。

  第二來賀的居然是吳家,陳嚴冷冷瞧著吳家家主吳遠,心裡冷冷笑著,想不到這吳遠平日裡與我陳家來往最勤,叛變最徹底的卻也是他。

  第三到的是鄭家家主鄭文懷,這家人向來都是不卑不亢,頗有骨氣,因此陳家上下對這鄭家也有些佩服。

  最後到的是衛家眾人了,他們身上似乎人人帶傷,神情萎靡,家主衛深臉色鐵青,隨便扔了一件賀禮在桌上就轉身便走,一句話也沒說。胡錦看上去並不介意,仍是微微笑著,還招呼他道:“待會兒多喝幾杯啊!”

  衛深頭也不回,怒哼一聲,帶著衛家眾人穿過中場,走到離主桌最遠的圓桌邊圍著坐下,他們一聲不吭,不像是來慶祝倒像是來弔唁的。看來他們自從陳家全滅後也未倒向胡家,而且應該與胡家勢力之間起過不少衝突。

  陳嚴心裡感慨,這世上還有這麼有情有義的人。

  賓客們陸續到場,圓桌慢慢坐滿了人,只聽門外有人拉長了嗓子高喊道:“岳先生到!”胡錦面色一喜,自言自語道:“岳大師來了。”他起身急匆匆往門口走去,眾賓客皆轉身看向大門口。

  岳先生就是陳家鎮上唯一藥師,藥師受萬人敬仰,因為成為藥師需看資質,能成為藥師的人在武者中萬中無一,而且藥師修煉煉藥技能需要大量財物,普通家族根本無力負擔,因此世上藥師極少。但武者修煉、升階瞳色、衝擊瞳星都需要丹藥支援,所以武者都會有求于藥師,可以說每一位元高級武者都會欠下藥師人情。由此一來,一般武者都不肯得罪也不敢得罪藥師,藥師的地位因此極為尊崇。

  一個白衣青年在眾星捧月之中進了胡家大門,胡錦滿臉堆笑迎上前去,對著那人作了一個大揖,說道:“岳先生大駕光臨,胡某有失遠迎,還請岳先生恕罪。”

  那岳先生淡淡點頭,道:“胡家主無需客氣,岳某恭喜胡家主升階成功。”

  胡錦笑道:“多謝岳先生,這還多虧了岳先生提供的靈丹,不然胡某又如何能夠度過此道難關。”

  岳先生道:“胡家主說笑了,丹藥之事只是一場交易而已,大家各取所需罷了。”

  胡錦說道:“話不能這麼說,總之胡某在此先謝過岳先生的大恩大德。”說完,他領著岳先生走向主桌,那岳先生在眾人注目之下目不斜視地向前走去,似乎對這樣的場面已是習以為常。

  這岳先生一到,所有的賓客便算到齊,胡錦坐了主位,岳先生坐了尊位,胡錦舉起酒杯,宣佈宴席開始。

  氣氛頓時熱烈起來,下人們將一道道菜肴流水般端上桌去,賓客們推杯換盞,大快朵頤。不時有人上前來與胡錦敬酒,胡錦面帶微笑來者不拒。陳嚴在樹下暗處淡淡地看著,場面熱鬧非凡,只有衛家那桌冷冷清清,衛家人面色冰寒,只是呆呆坐在那裡,也不喝酒,桌上菜肴更是一筷未動。

  酒過三巡,也是覺著大家都吃喝得差不多了,胡錦端著酒杯站起來,高聲說道:“諸位,胡某在此多謝大家捧場。胡某斗膽,齊敬各位一杯。”他喝了幾百杯酒,卻一絲醉意也無,反之神情興奮,中氣十足。眾人齊齊舉杯,同聲叫道:“多謝胡家主!”

  胡錦說道:“胡某先幹為敬。”舉杯一飲而盡,眾人飲盡手中之酒,只有衛家眾人無動於衷。

  胡錦放下酒杯,看向衛家眾人,微微笑道:“衛兄,怎麼不合你口味嗎?”

  衛深冷哼一聲,沒好氣地道:“看到你那張臉就倒胃口,誰愛吃誰吃。”

 

 當下就有人怒道:“衛老頭,你什麼意思!”陳嚴一看,那人正是吳家家主吳遠。

  衛深並不正眼瞧他,冷冷說道:“狗都不如的東西,更倒人胃口。”

  吳遠大怒,霍地起身,大聲道:“衛老頭,你有種再說一遍。”

  衛深道:“我有說錯嗎?狗起碼忠誠,說你狗都不如又何錯之有。”

  吳遠走下宴席,冷著臉走到衛深面前,寒聲道:“陳家已經不在了,陳家既滅,那咱們三家結盟就不該作數。因此我投靠胡家,並非背信棄義,只是尊他為強者。你平時給我暗中使壞,我念及昔日盟友之情,不與你計較。但你在這麼多人面前說我不知忠誠,就是敗我名聲,你敢不敢與我打上一場,咱們之間做個了斷如何。”

  衛家一個年輕人大聲道:“你要臉不要,你明知我爹有傷在身,這時找他決鬥就是落井下石,還說什麼念及昔日盟友之情,我呸!”

  吳遠冷冷道:“衛老頭,你就是這麼教小輩的嗎?”

  衛深呵斥道:“峰兒,大人說話小輩別插嘴。”又對吳遠道:“吳老頭,打就打,我怕你不成。”

  胡錦仍是微笑看著兩人,此時突然說道:“兩位消消氣,今日是我大喜之日,兩位給個面子,就此為止如何。”

  吳遠冷哼一聲,道:“既然胡家主開口,那就先放你一馬。衛老頭,咱們後會有期。”

  衛深冷冷道:“隨時恭候。”又轉身對著胡錦道:“哼!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胡錦笑道:“衛家主既然看到我就吃不下飯,那我給諸位單獨開間雅室如何,保證讓您看不到不想看到的人。”

  眼見胡錦都如此了,衛深也不好再說什麼,又哼一聲,別過頭不再理他。

  胡錦面向眾人道:“今日請大家來,不僅僅是為在下慶祝,還有一事,須得聽聽大家的意見。”

  眾人嗡嗡嗡議論起來,馮莫站起身來,拱手問道:“不知胡家主所講何事。”

  胡錦笑道:“一年一期的虎林試煉時間就要到了,去年的試煉因為陳家之事取消,今年的試煉咱們可不能再錯過。”

  眾人當即說道:“是呀是呀!”“今年再取消就太不像話了!”“陳家鎮的傳統節日不能就這麼斷了。”有人問道:“今年的試煉還要遵循舊曆嗎?”

  胡錦笑道:“是不是照舊正需要大家商量。”

  一人問道:“不知胡家主是何想法?”

  胡錦道:“我的想法是一切照舊,各家拿出一份產業來作為獎勵,用來褒獎優秀試煉者。”

  又有人問道:“那裁判者呢,前幾年都是由岳先生、胡家、陳家三方做裁判,現今陳家不在了,那將由哪三方做裁判呢?”

  胡錦道:“今年仍是如此。”

  眾人又是一陣嗡嗡議論,皆是大惑不解,問道:“敢問胡家主此話怎講?難道陳家二少爺回來了嗎?”

  胡錦道:“並非如此,陳家並未全部死光,陳家六少爺陳嚴仍在人世,而且,此時就在我胡家。”

  眾人頓時大嘩,一人高聲叫道:“這怎麼可能。”

  胡錦道:“並非不可能,嚴少爺,請上前來吧!”

  陳嚴此時終於知曉自己有何用處了,他從樹下陰影中走出,緩緩走到胡錦邊上停住。眾人頓時鴉雀無聲,呆呆地看著陳嚴,岳先生轉頭看了陳嚴一眼,突然面色轉冷,冷哼一聲。

  安靜之中,衛深突然說道:“不可能,不可能,這人是假的,這人定然不是嚴少爺。胡錦,你想吞沒陳家的精鐵礦就直說,你劃下道來,我衛家接著就是,不要耍這種花樣。”

  胡錦突然冷下臉來,寒聲道:“衛家主,話不可亂說。”他一雙橙瞳中兩顆瞳星亮了起來,一股威壓蔓延開去。

  陳嚴見胡錦似乎動了殺心,若他們真打起來,衛家絕對討不了好去。他歎了一口氣,說道:“衛叔,是我,咱們埋在我家後院槐樹下的那顆凝神花種肯定沒長起來吧!”

  衛深身軀一震,這事情只有他與陳嚴知曉,他雙目含淚,帶著哭腔道:“嚴少爺,嚴少爺,你真的沒死。你,你,你怎麼這樣了。胡錦,你給嚴少爺穿的什麼,下人的衣服,你把他當下人嗎?你最好給我說清楚!”

  陳嚴此時穿著山賊給他的童僕衣服,腰間掛著一把破柴刀,十足一個下模樣。

  胡錦又恢復了笑容,說道:“我怎麼可能會如此對待嚴少爺,實不相瞞,我胡家也是今日才找到的嚴少爺,我們找到他時,他便是這副打扮,我們還沒來得及給嚴少爺換上衣服呢。是吧,嚴少爺?”

  他左手打上陳嚴肩膀,一副很親切的模樣,但陳嚴知道,只要他說錯一句話,肩上這只手就會要了他的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