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五章:陽謀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6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陳嚴無法,只得點點頭道:“就是這樣。”

  胡錦說道:“看到了吧,咱們可沒虧待嚴少爺。”

  衛深走下酒桌,踉蹌著奔了過來,一把抱住陳嚴,哭道:“嚴少爺,你沒死真是太好了,老天有眼,不肯絕了陳家的後啊!”

  胡錦的手仍是放在陳嚴肩上,陳嚴不敢亂動,只得淡淡地安慰著衛深,衛深抬起頭來,看著陳嚴,一臉心痛地說道:“嚴少爺,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麼回事?”

  陳嚴道:“衛叔,此事說來話長,咱們以後再說。”

  衛深道:“好好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嚴少爺,你可有落腳之處,要是不嫌棄,去我衛家如何。”

  陳嚴正要說話,胡錦說道:“這就不勞衛家主費心了,嚴少爺能否賞臉,在我胡家會小住一段時日?”

  衛深道:“少爺千萬別答應,他不安好心!”

  陳嚴歎了口氣,說道:“我就住胡家吧。”

  胡錦微微笑道:“看,嚴少爺都答應了,衛家主放心,嚴少爺在我胡家做客,我胡家定會好好招待他的。”

  衛深面色一沉,說道:“哼,若是嚴少爺在這裡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衛深就是拼了一把老命,也要你們胡家好看。”

  胡錦笑道:“衛家主倒是忠心耿耿。”

  陳嚴只怕衛深繼續說下去兩人要說僵,便對衛深道:“衛叔,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先回去,我明天在去衛家拜訪,咱們好好說說話。”

  衛深點點頭,哽咽道:“好,好,嚴少爺,我明天在家等你。你這一年不在,我有好多話要告訴你,也有好多話要問問你呀!”他濕了眼眶,轉身回衛家那桌去了。

  胡錦對著眾人道:“好了好了,嚴少爺與衛家相認,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呀!咱們繼續說正事。”他清清嗓子,又道:“虎林試煉,依照舊例,咱們仍然是每家推舉出五名年輕參賽者,這五名參賽者須在十六歲以下,修為不論。在九月十五那天,六家三十名參賽者進入陳家鎮以西的猛虎林中,進行為期半個月的試煉,試煉期間,參賽者各憑實力,爭奪我們事先埋在林中的三十枚虎符,生死不論。”

  有人問道:“陳家只有一人,這次試煉只怕人數不夠吧!”

  胡錦面向陳嚴問道:“嚴少爺,你怎麼看?”

  陳嚴淡淡說道:“這個不勞大家費心,我自有主張,至於人數,到時再給大家一個交代。”

  衛深叫道:“嚴少爺放心,你若是開口,我衛家少年任憑你差遣!”

  陳嚴拱手道:“多謝衛叔!”

  胡錦笑道:“衛家能參賽的人只怕也不多,嚴少爺要是少人了,可以到我胡家來借人。”

  陳嚴淡淡地道:“不敢有勞胡家。”

  胡錦笑了笑,又對眾人道:“各家人選定好後,須在九月十二之前上報,之後不得更改。至於裁判,岳先生,有勞您再次援手了。”

  岳先生點點頭,道:“義不容辭。”

  胡錦道:“好,岳先生夠仗義,胡某敬您一杯。”說罷與那岳先生共飲了一杯酒,他放下酒杯,道:“我胡家自然是胡某來做裁判,大家沒有異議吧?”

  眾人表示贊成,胡錦又道:“至於陳家,嚴少爺,陳家現下只有你一人,陳二少爺陳坤遠在他鄉,你來做這個裁判如何。”

  眾人見此,看那岳先生與胡家關係不淺,心知胡錦如此作為,定是打定主意,裁判之時,欺這陳嚴年紀幼小且無人相助。到時這場試煉的結果,還不是他胡家隨意指定。眾人不願得罪胡家,屏氣吞聲看那陳嚴如何應對。

  衛深卻大喊道:“嚴少爺小心,他們算計你呢,不要答應他們。”

  胡錦說道:“衛家主,對咱陳家鎮的人來說,虎林試煉裁判,可是光宗耀祖的好差事,有些人想做還做不了呢。”

  衛深怒道:“胡錦,說來說去,你還是想著陳家那塊礦產,你若真想要,與我打一場,你若是贏了,陳家那塊礦產,我們衛家就不管了,你敢不敢接?”

  吳鄭馮衛四家家主都是三星赤瞳,他此時挑戰胡錦,已是存了爆星同歸的心思。胡錦何嘗不明白,笑道:“衛家主也說了,那是陳家的礦產,你衛家還無權做主吧,能做主的人,是這位陳嚴陳少爺。嚴少爺,你說呢?”

  陳嚴絕對不願看到衛深為此喪命,他淡淡說道:“衛叔,沒事的,這事您就看著,我不會做沒把握的事。”

  衛深見陳嚴不慌不忙,也不知他底氣何在,但陳嚴已經發話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道:“你自己小心。”

  陳嚴點點頭,道:“謝謝衛叔關心,我自己省得。”他淡淡說道:“陳家裁判,就由我來擔任吧。”

  胡錦說道:“好,嚴少爺少年英雄,我敬你一杯。”陳嚴卻道:“胡家主好意我心領了,我不會喝酒,就不奉陪了。”

  胡錦笑道:“無妨無妨,等嚴少爺學會喝酒了咱們再喝。好了,現在裁判人選

已定,那就只剩下試煉獎勵了,由於去年試煉沒有舉行,咱們今年就把去年的獎勵補上如何,我胡家願拿出一座金礦作為獎勵,而且,我個人會拿出十枚赤瞳晶石單獨獎勵前十名試煉者。”

  他話音一落,會場頓時沸騰了,這次胡家拿出的獎勵之豐厚,已經是往年的兩倍還多,鎮上產業能與此相當的,也只有陳家那座精鐵礦。如此一來,胡家這次的目的已是昭然若揭。

  當下吳家鄭家馮家紛紛報出了自己的獎勵,價值與胡家所給的也是相當,衛深臉色鐵青,右手抓住一隻酒杯狠狠一捏,將那酒杯捏成了粉末。

  陳嚴淡淡道:“衛叔,不知我陳家還剩多少產業?”

  衛深長吸一口氣,道:“嚴少爺,自從去年出事,陳家偌大的家業被這群惡狼搶的搶,占的占,只剩下那座精鐵礦和幾個沒油水的小鋪子了。哼,那座礦產要不是我衛家眾人拼死守衛,早就被胡家占了,他胡家忌憚我這個老頭子,不敢花死代價來強搶,就想出了這麼一個陰險法子來暗奪,嚴少爺,咱們不跟他們玩了,我們回衛家,只要有我衛深在一天,他們胡家休想踏進那座礦產一步!”

  陳嚴搖搖頭,淡淡道:“衛叔,胡家既然劃下道來了,我陳家豈有不接之理。胡家主,既然你想玩,那我陳嚴就陪陪你,那座精鐵礦,就是我陳家本次的獎勵!”

  話音一路,滿室皆驚,眾人皆想道,這小子口氣這麼大,是不是有什麼倚仗。

  胡錦也有些拿不定,暗自將塗二疤報告給自己關於陳嚴這一年的生活在腦中過了一遍,這小子在山寨一年,沒聽說過他有什麼異常之處,唯一多次接觸的人就是廚房裡的那個廚子,他哪裡來的倚仗。

  這麼一想,胡錦便有了結論,也許是這一年在山上腦子待到生銹了,又或者是年少輕狂也說不定。他微微一笑,說道:“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有魄力,胡某佩服。”

  衛深愣了半晌,大叫道:“嚴少爺,你,你是認真的嗎?”

  陳嚴道:“衛叔,我是認真的,沒鬧著玩,我自有把握。”衛深茫然無措,也不知說什麼好。

  陳嚴問道:“請問胡家主,有沒有規定裁判不可以參加試煉的。”

  胡錦一愣,道:“這倒沒有。”他心裡瞬間想到,這小子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裁判參加試煉,莫不是,莫不是他要請岳先生相助?聽說岳先生曾經有意收他為徒,他不會是想攀上這層關係吧?但是岳先生已經年過二十,也不能參加啊。

  正在胡錦胡思亂想之時,陳嚴說道:“那就好,這次試煉,我陳家就由我一人參加!”

  一語既出,眾人頓時驚得呆了,胡錦也是回不過神來,他大張著眼睛問道:“嚴少爺,你、你、你、你說什麼?”

  陳嚴淡淡說道:“我說,這次試煉,陳家就由我陳嚴一人參加。”

  胡錦頓時大笑起來,他這次是真的開心了,他大聲說道:“好!好!好!好小子!我胡某人對你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啦。”

  眾人終於也反應過來,立時轟得一聲炸開了鍋,各種反應不一而足。有嘲諷的,有不解的,有還搞不清楚狀況的,還有大聲取笑的。

  “我不是聽說這小子開眼的時候本眼是廢眼嗎?難道我記錯了?”

  “沒錯沒錯,我也聽說了,這小子的本眼就是廢眼。”

  “也有可能是弄錯了吧,你看他本眼上蒙著眼罩,說不定他的本眼沒問題呢?”

  “沒問題為什麼蒙個眼罩。”

  “也不一定啊,你看他子眼是正常的赤瞳,說不定他本眼廢了也還可以修煉呢?”

  “就算是能修煉又怎麼樣,一顆瞳星都沒有,就來參加試煉?”

  “是呀是呀,我聽說這一次符合試煉人選的好多人都是一星武者了呢,尤其是飛少爺,成為一星武者已經有一年了,再修煉一年,說不定可以衝擊兩星了。”

  “這小子腦子傻了吧!”

  “肯定是傻了,不然拿自家產業這麼折騰。”

  陳嚴面無表情地站著不動,心裡冷笑連連,以他現在的實力,二星赤瞳以下的完全不用放在眼裡。他要是進了試煉,殺光這些參賽者都不是問題。

  衛深腦子裡一片空白,他也不敢相信陳嚴會做出這種事,他突然憤怒起來,一定是胡家脅迫陳嚴,他大聲喊道:“胡錦,你這個陰險小人,一定是你逼嚴少爺的,我……我……”

  陳嚴生怕衛深說出什麼話來激怒了胡錦,急忙道:“衛叔,沒這回事,等會兒我去衛家找你,跟你說清楚。”

  衛深道:“可是……”

  這時,胡家大門外突然有人大聲叫起來:“你們是什麼人,為何擅闖胡家莊,你們……啊!!!”那人慘叫一聲,聲音衝破夜幕,直上雲霄。眾人被這慘叫聲嚇了一大跳,均不知發生何事。

  胡錦聞聲大怒,道:“何人在我胡家莊撒野,報上名來。”

  只聽門外一人朗聲說道:“飛鷹幫辦事,余者回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