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六章:六鷹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52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那人話音一落,胡家大門便被人撞破,兩扇紅漆門板飛了出去,砸中最近的酒桌,那桌上的賓客不及躲閃,被砸傷數人。幾名傷者滾在地上,菜湯血跡混在一起,哎喲連連。

  門口紅影一閃,闖進一騎,那駿馬渾身棗紅,一身上下無一處雜色,只在前額有一縷白毛。它膘肥體鍵,四蹄修長,強韌有力,鬃毛齊整,極是神駿。

  馬上騎手長得高高大大,身披一件黃色帶帽大氅,他帶著兜帽,將半張臉都隱在兜帽之下,只能看到鼻子以下,他抿著嘴,嘴唇之下的下巴線條剛毅,如刀削斧鑿,透出一股彪悍之氣來。

  那一人一馬也不停留,徑直竄上酒桌,如風般朝主桌奔去。那駿馬在酒桌上急急而奔如履平地,不時有賓客被馬蹄踢傷,一時間連聲慘叫。

  駿馬幾個起落就到了主桌近前,騎手一勒韁繩,那馬兒前蹄揚起,足有兩人多高,它長嘶一聲,再一個轉身,穩穩地停在胡錦面前。

  就在此時,門口蹄聲響起,又闖進三騎來。那三人與那第一騎一般做法,在酒桌之上直往前沖。賓客們學乖了,紛紛避讓,在地上滾做一團。

  三騎停在第一騎身後,眾人定眼一瞧,那三人座下馬兒便不如第一騎那般神駿,卻也是千里挑一的上等好馬。

  三騎中一人道:“六爺,您這匹千里追果然名不虛傳,咱哥三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也還差您好遠。”

  那六爺道:“那是當然,當年為了這匹千里追,我可是下了好大功夫。”

  又聽門外喊聲四起,齊聲震天,猶如千軍萬馬一般。接著便是打鬥呼喝之聲,不多時便是幾聲慘叫,莊內與胡家來往密切的幾人臉色一變,這幾聲慘叫再熟悉不過,全是守在胡家莊外的護院所發。眾人心中一凜,胡家莊這是在片刻之間便被人包圍了。

  胡錦臉色非常難看,但眼前之人並不是他胡家能惹的起的,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拱手道:“不知飛鷹幫駕到,有何貴幹啊?”

  那六爺不理,朗聲又將之前的話重複一遍:“飛鷹幫辦事,余者回避!”

  立時就有人連滾帶爬朝胡家大門奔去,有不知道情況的拉住他問:“這飛鷹幫什麼來頭?”

  被拉住的人一臉慘白,他面色焦急驚惶,回過頭來正要罵一句哪條不長眼的攔路狗敢擋老子逃命,卻見拉住他的那人修為比他高,只得老老實實回答道:“這飛鷹幫是樊城三大勢力之一,他們隨便一個堂口就能把咱陳家鎮整個挑了,趁現在還有機會,咱們還是快走吧,別等會走不掉了。”

  拉他那人頓時嚇了一跳,胡家什麼時候惹上這麼一尊大神,也不看熱鬧了,還是小命要緊,當即與被拉住那人一起急急忙忙頭也不回地飛奔出去。

  賓客們畏懼飛鷹幫名頭,連滾帶爬地朝大門口逃去,大多數人連個招呼都沒打一聲,就只有鄭家家主鄭文懷來說了一句告辭。

  衛家卻是沒走,因為陳嚴還在胡錦身邊。陳嚴本想趁這機會一走了之,但胡錦卻又將手搭在了他肩上,那意思,就很是明顯了。

  陳嚴無可奈何,對衛深道:“衛叔,你先走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衛深卻搖搖頭道:“嚴少爺,我不能丟下你。”

  陳嚴歎口氣,道:“衛叔,你自己看看你身後那些衛家人吧,你要為他們想想,你走吧,我不會有事的。”

  衛深看看衛家眾人,那些人都是衛家未來的希望,絕不可斷送在這裡。他深吸一口氣,艱難道:“嚴少爺,我衛深對不住你,我走了!你要是有什麼不測,我衛深就來陪你!”

  陳嚴點點頭,道:“快走吧。”衛深低著頭不敢看陳嚴,一拱手,道一聲保重,帶著衛家人走了。

  那六爺道:“閒人已清,封門!諸位嚴加戒備,若有人靠近,格殺勿論!”他中氣十足,話音嘹亮,聲音清晰地遠遠傳了開去。

  只聽遠處有人應道:“是!六爺!”便有鐸鐸鐸的腳步聲接連響起,胡家大門口轉進來三個鐵塔般的大漢,都是精赤上身,手握巨錘。三人互相挨著一字排開,面向門外,恰好將胡家大門堵了個嚴嚴實實。

  胡錦面皮煞白,再也笑不出來了,他抖抖嘴唇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來。

  那六爺一揚手扔出一物來,道:“你可認得這人?”那東西砸在酒桌上滴溜溜轉了好幾圈,將周圍的酒菜碗碟蕩了開去,空出好大一片來。那東西一停下來,胡錦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只聽身後一人驚呼道:“胡貴?!”陳嚴回頭一看,原來是胡飛聽到動靜跑了出來,他一臉驚恐,大張個嘴目瞪口呆,他從未經歷過這種情形,已經被完全嚇呆,腦子一片空白。

  胡錦定了定神,陪笑道:

“這人是我胡家一個小廝,不知這小廝何處得罪了六爺,胡錦在此代表胡家給您賠罪了。”

  六爺道:“就憑他也能得罪我,你也太看得起他了,我今天來,是來取一樣東西的。”他從懷裡摸出一張獸皮,說道:“你胡家有這樣一件東西,交出來!”

  胡錦看了看,小心翼翼地說道:“我胡家上下從未見過這樣的獸皮,六爺您是不是有些誤會。”

  六爺道:“誤會?哼,你那個小廝可是說的清清楚楚,那東西就在你胡家,還找我要好處費才肯說出到底在哪。區區一個小廝,居然也敢威脅我。”

  胡錦苦著臉道:“六爺冤枉啊,我是真沒見過這樣的東西呀!這……這……這小廝在我胡家經常撒謊,他定然是騙了六爺。”

  六爺道:“騙我?你當我是白癡?是不是騙我我自能分清。你不肯交出來,是不是想要我動武。”他一句話說完,一股凜冽的殺氣騰騰而出。

  胡錦嚇了一跳,說道:“六爺有話好說!”

  這時,旁邊一人道:“六爺手上那件東西,我要是沒看錯的話,是一幅地圖吧?”

  六爺聞聲看去,只見一個白衣青年好整以暇地坐在那兒,神色如常地端著一杯酒慢慢品著。他似乎有些詫異,說道:“這位公子好定力,不知公子如何稱呼。”

  那人正是藥師岳先生,他回道:“在下姓嶽,名字嘛,我不大想說。”

  六爺身後一人大聲喝道:“大膽,你是什麼東西,六爺問你姓名你就老老實實地說!”

  岳先生面色一沉,左手一翻亮出一張鐵牌,冷冷道:“就憑你剛才那句話,自己掌嘴,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眾人一看,那張鐵牌普普通通,正中雕著一個大大的“磊”字,只是三個“石”字分得有些開而已。

  那人大怒,高聲道:“小……”哪知六爺沉喝道:“老錢,住嘴!”那人聽了,當即住嘴不說,只是怒衝衝盯著岳先生。

  六爺拱手道:“原來是三石先生的高徒,這麼說,閣下是一位藥師嘍?”

  岳先生收回鐵牌,道:“還算有點見識,那個姓錢的,你還不掌嘴嗎?”

  錢姓漢子火冒三丈,正要說話,卻聽六爺道:“不知者不罪,岳大師給個面子如何?”

  岳先生道:“面子?落了我的面子,我不殺他已經是給你面子了。還不快打,再拖一會,我就要了他的舌頭!”

  六爺沉吟片刻,道:“老錢,你自己掌嘴吧!”

  錢姓漢子當即揚手,啪啪啪打起自己耳光來,他怒瞪著雙眼,手上出了狠勁,不一會兒,便臉頰腫起,嘴角流出血來。

  岳先生喝了一杯酒,取了酒壺滿上,說道:“行了,給你個教訓,以後不要得罪你得罪不起的人。”

  那人停了手,冷冷地坐在馬上,一聲不吭。

  胡錦眼見飛鷹幫都給岳先生面子,心想這岳先生來頭這麼大,這回有救了。快步走到岳先生面前行了個大禮,懇求道:“求岳先生救救胡家,胡家定有重謝。”

  岳先生不理他,又喝了一杯酒,問六爺道:“六爺,你還沒說呢,你手上那件東西是地圖吧。”

  六爺道:“正是如此,先生有何見教?”

  岳先生笑道:“見你們這麼大陣仗,這圖裡的東西只怕是不一般?”

  六爺道:“先生說笑了,一張普通的藏寶圖而已,要是不一般的東西,可輪不到咱飛鷹幫。”

  岳先生道:“那可不一定,寶藏這東西講的是緣分而不是實力,你看這小小的胡家不也得了一張麼。”

  胡錦急道:“岳先生可不要亂說啊,胡家真沒這東西,就算是有,咱胡家也不敢吞沒呀?”

  岳先生問道:“你們真沒有?”胡錦見岳先生問自己了,暗道事有轉機,當即賭咒發誓:“我胡家要是有這件東西,叫我胡家斷子絕孫永世不得翻身!”

  岳先生對六爺道:“六爺聽到了沒,他說他們沒有。”六爺不知道他究竟是何用意,也不搭話,岳先生又喝了一杯酒道:“我說六爺呀,我看你們這做派,只怕即便是胡家把東西交出來,也不會留胡家一個活口吧?”

  六爺並不否認,道:“怎麼,岳先生可是要管這件閒事?”

  胡錦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再也定不住了,跪在地上給岳先生一個勁磕頭,哀求道:“求岳先生救救胡家!求岳先生救救胡家!”岳先生不睬他,只是自顧自地拿著酒壺倒酒。

  陳嚴見胡錦如此,心裡莫名有些悲涼,他突然想起他父親來,要是父親碰上了這種情況,只怕也會如此下跪求人吧

  岳先生道:“我是要管這閒事。”胡錦停住,滿臉驚喜地看著岳先生,卻見那岳先生喝了一口酒,慢悠悠地說道:“不過,並不是你認為的那種方式。”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