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八章:密道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25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陳嚴緊緊墜在胡錦後頭,在胡家屋舍之間穿行。那胡錦走得甚是惶急,全然沒能察覺背後有人跟隨。

  四周充斥著喊殺聲、慘叫聲、哭嚎聲、求饒聲,陳嚴鎮定心神,跟著胡錦穿過一道道門廊,轉過一堵堵高牆。

  飛鷹幫眾人也許是想著只要包圍了胡家莊,那胡家人就一個也不能跑掉,因此莊內並未見到飛鷹幫爪牙。胡錦夾帶著胡飛來到後院廚房前,那兒的空地上有一口枯井,井邊站著一人,見胡錦來了,招呼道:“大老爺,快過來。”

  陳嚴躲在暗處一瞧,那人正是塗二疤。胡錦跑了過去,跳下枯井,塗二疤四下看看,也轉身跳了下去。

  陳嚴暗道,這井下定有出路,他等了片刻,想著那三人應該走遠了,便跑到井邊。他趴在井口運足目力向下張望,這枯井並不太深,井底全是淤泥。井下無人,淤泥中還留著先前二人的痕跡。

  陳嚴跳下枯井,在井壁中仔細摸索,一塊長磚鬆動一下。他用力一按,長磚陷落進去,轟轟隆隆聲在背後響起,他回頭一看,井壁上移開了一個半人高的窟窿。

  他趕緊鑽進窟窿裡,走了幾步,窟窿變成了一道六尺來高三尺來寬的地道,地道前方還不時有腳步聲傳來,他生怕自己被前面那兩人發覺了,因此輕手輕腳地在地道中慢慢穿行。

  這地道甚是冗長,眼下正是逃命之時,陳嚴小心翼翼提防前方,因此並無時間之念。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腳步聲終於消失了,陳嚴小心翼翼地繼續前行。又走了幾步,便有一道微弱的亮光現了出來,他走到地道盡頭,亮光正在頭頂。

  他在地道中等了一會,確定出口不會有人,便慢慢從出口爬了出去。

  陳嚴爬出洞來,仔細打量四周。出口在一片密林之中,周遭全是密密麻麻的參天大樹,地上鋪滿落葉,腳踩上去柔軟非常,不知有多厚。洞口隱在落葉之間,乍看之下不易發覺,想來這就是塗二疤平時去胡家所用的秘密通道了。

  月光從密林之上勉強擠落下來,陳嚴抬頭望天,透過密密麻麻的枯葉,只見天上黑雲被風吹動,開始翻滾蔓延,不一會便將殘月遮蓋得嚴嚴實實。黑雲一層一層鋪上,變得越來越厚實,似乎整個天穹都要壓了下來。

  月黑風高殺人夜啊,陳嚴暗自感慨。

  這密林不辨東西,在他的記憶中,也找不到與之相符的地方,看來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所在。他不敢亂闖,就怕好死不死又跑回胡家莊去。

  看來只有跟著胡錦他們才能找到出路了,陳嚴仔細觀察地面,看能不能找出些兩人經過的蛛絲馬跡。但落葉堆得太厚,地上根本看不出任何腳印。他運使真氣,功聚雙耳,閉上眼細細聆聽這周圍的動靜。

  風聲變得更大了,在他左前方傳來了一陣細微的窸窸窣窣聲,他睜開眼來,看來他們去了那邊。

  他腳步輕輕落在枯葉堆上,同時極為小心地儘量不去觸碰身邊的亂枝,靜靜地朝著左前方走去。

  走了一會兒,前邊的地面凹陷下去,現出了一個小小的地洞,洞口垂著一些粗大樹根,甚是隱蔽。地洞之中,那三人正躲在裡邊。陳嚴一矮身,閃進旁邊一簇高草叢間,大氣不出地靜靜觀察。

  洞內三人還處在驚魂未定之中,完全沒察覺到陳嚴的到來。塗二疤咽了咽口水,問道:“大老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胡錦面色茫然,歎口氣說道:“唉,要是有個人能讓我也問他這個問題該多好啊。”他想了一會,說道:“這樣吧,你先回山寨,以後的事,等我想到了我就去找你。”

  塗二疤道:“是,大老爺,您自己保重啊,我先走了。”說著走出地洞,辨明方向,頭也不回地去了。

  陳嚴把身子伏得更低,以免被他發現。

  胡飛大張個嘴,仍是一臉癡呆模樣,胡錦叫了他幾聲:“飛兒……飛兒……”他也毫無反應。胡錦無法,揚手狠狠扇了他一耳光,低聲吼道:“你醒醒。”

  這一巴掌還真有效,胡飛突然大口大口地喘氣,接著伏在地上不住地幹嘔。胡錦輕輕地拍打著他的後背,過來一會兒,他停止嘔吐,坐起身來,帶著哭腔道:“爹,我們胡家,究竟是怎麼啦?”

  胡錦頹然道:“咱們運氣不好,莫名其妙就被飛鷹幫盯上了。”

  胡飛道:“他們究竟是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胡家也沒得罪他們呀

!”他被胡貴的人頭嚇得呆住,期間發生何事,只有模模糊糊的一些念頭。

  胡錦摸摸他的頭,說道:“飛兒,這就是岳先生所說的弱肉強食吧。飛兒呀,咱胡家的老祖為了給胡家留下血脈,拼了命才讓我們逃出來,你絕不能有事呀,我們胡家,只怕就剩你一枝獨苗了。”

  胡飛哽咽道:“我知道,爹,我要好好修煉,將來一定要滅了飛鷹幫,為我胡家報仇!”

  胡錦搖頭道:“不!不!不!飛兒,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要保住咱胡家的香火不滅,這才是老祖宗的意思。至於報仇之事,不可急在一時。”

  胡飛道:“我知道了,爹,要是沒有絕對把握,我是不會去報仇的。飛鷹幫欠咱們胡家的,咱們胡家一定會還!”

  兩人沉默下來,他二人遭逢大難,本就無心說話,只是瞪著雙眼,不知在想些什麼。

  胡錦突然站了起來,說道:“我去看看,飛兒,你就好好躲在這裡,不要亂跑,我很快就回來。”

  胡飛叫道:“爹,你別去,他們會殺了你的。”

  胡錦搖搖頭,道:“飛兒放心,我只是遠遠地看上一眼,我……我……我放心不下老祖宗。”陳嚴暗想,你胡家老祖都爆星了,仔細一算,現在應該是經脈寸斷死了,你去看什麼。

  胡飛道:“爹,我們一起去。”

  胡錦道:“不可,你就乖乖待在這裡。”又安慰了胡飛幾句,便從地洞裡爬出來,急衝衝走了。

  陳嚴淡淡地瞧著胡錦的身影沒入黑暗中,再也不見。他等了一會兒,站起身來,朝著那地洞走去。

  只聽胡飛叫道:“爹!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啦!”就見他從地洞中沖出。陳嚴站在不遠處,胡飛腳步慢下來,呆呆地看了陳嚴一眼,停在原地,突然憤怒地大叫起來。

  “怎麼是你,你這廢物竟然還沒有死?”他頓了一下,又叫道:“我知道了,你是跟著我爹才逃出來的,你來幹什麼!”

  陳嚴冷冷道:“我是來報仇的。”

  “報仇?”胡飛更加憤怒了,他歇斯底里地叫道:“就憑你這個廢物,也想找我報仇?!你看我胡家破了,你這小狗也來欺負我是不?操你媽的!老子當初不殺你,就是為了留著找樂子,你他媽還要造反了,老子現在就殺了你。”

  陳嚴道:“殺我?曾經有兩個人要殺我,都被我殺掉了,他們一個叫劉大屁股,一個叫胡萬。”

  胡飛叫道:“你這條狗也能殺了胡萬?我呸!你吹牛也不打打草稿,胡萬這個一星武者,你拿什麼殺他?!”

  陳嚴道:“你不信?不信就來試試看。”

  胡飛大罵一聲:“我操你大爺!老子不用真氣都能殺了你!”他嗷嗷叫著沖上來,抬腿胡亂踢向陳嚴。他當真不用真氣,陳嚴輕輕鬆松躲開攻擊,嘴裡說道:“你不用真氣,那我殺你就沒什麼意思了。”說著瞧准空當,還了胡飛一腳。

  這一腳踢在胡飛小腿上,雖然只是用了肉身之力,但胡萬卻感到一陣鑽心劇痛。他後退幾步,揉了揉小腿,完全不敢相信。

  胡飛大喝一聲,終於認真起來,真氣聚於雙手,使出家傳掌法來。他抬手一掌,襲向陳嚴面門,掌未到,風先至,掌風吹動陳嚴額前長髮,陳嚴不閃不避,面無表情地出拳打向對方臉龐。

  這一拳極是迅捷,後發先至,胡飛一驚,不得不撤招回防,他回掌擊切對方手腕,另一隻手卻並掌從臂下穿出,打向對方胸口。陳嚴收拳,又是一拳打出,同樣是對方胸口,同樣也是後發先至,胡飛無法,又只得回防。

  二人拳來掌去,腳下在三尺之內騰挪翻轉。胡飛越打越憋屈,因為他每出一掌,對方必會回擊一拳,打向他身上同樣的部位,偏偏對方總是後發先至,令他必須回防。

  他胸口漸漸堵了一口氣,那口氣越堵越多越堵越多,不出一會兒,他開始有些喘不過氣了。他憋悶無比,猛地後退跳出戰圈,大喘了一口氣,胸口終於舒坦了。

  陳嚴也不追擊,淡淡道:“怎麼,不打了?”

  胡飛聽在耳中,頓時覺得對方在嘲諷自己,剛才對方的出招方式更是在蔑視自己。這個廢物居然敢嘲諷我,蔑視我?他感到了一陣強烈的屈辱,心頭一股烈火騰地升起,再也抑制不住。他大叫一聲,眼中瞳星慢慢亮起,丹田內真核極速吞吐,真氣狂湧而出,他腳步一錯,身形急轉開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