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十九章:一星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53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胡飛轉成一道旋風,腳下枯葉被帶動起來,翻卷著朝陳嚴攻去。胡飛每轉一圈,便打出一掌,掌風相疊,浩浩蕩蕩向陳嚴襲來。

  陳嚴大叫一聲來得好,當即沉腰坐馬,體內真氣湧動,左右開弓,一式連環八擊猛地崩出。

  拳掌相交,氣浪爆裂開來,枯葉四散紛飛。陳嚴後退三步,便即站定,胡飛則倒滾出去,在地上足足滾開一丈來遠,這才停住。他支起身體,喉頭一甜,噴出一口血來。

  胡飛喃喃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三個月修成一星的天才,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他歇斯底里地高聲狂叫,一口氣上不來,咳嗽幾聲,又噴出一口鮮血。

  陳嚴冷笑道:“天才?你是天才,那我是什麼?”

  胡飛大聲叫道:“你就是個廢材,你連一星都沒有,就算能修煉,也是個廢材!”

  陳嚴道:“我一星都沒有,就能打敗你,而且我告訴你,我還沒出全力!”

  胡飛叫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使詐了!一定是!”

  陳嚴搖搖頭道:“也罷,我現在就讓你死心,你給我睜大眼睛看著,什麼才是天才!”

  陳嚴閉上眼睛,丹田內的真氣傾巢而出,在他體內奇經八脈之中瘋狂湧動。他神念全開,在身體四周旋轉遊走,整個天地似乎都轉了起來,周圍的靈氣被他神念帶動,在他三尺方圓內攪成一道靈氣漩渦。

  他身體竅穴大開,靈氣漩渦極速湧動,被他竅穴漸漸吸收,他收回一半神念,運使真氣將納入體內的靈氣裹挾包容,真氣與靈氣混合,漸漸壯大起來,也變得越來越暴烈。它們衝擊撕咬著他的經脈,似乎不甘被陳嚴所縛,狂暴怒吼著想要破體而出。

  留在體外的神念繼續擭取著四周的天地靈氣,將它們併入靈氣漩渦中,再吸納入體,體內的神念則全力混合真氣靈氣,約束著它們在經脈中翻滾壯大。

  他腳下的枯葉漂浮起來,在離地面三尺之處隨著靈氣漩渦旋轉舞動,如靈蝶翩飛。他的頭髮,他的衣服亦是無風自動,上下翻騰不休。

  胡飛大張著嘴,他完全被這瘋狂的舉動震驚了。陳嚴所做的,正是他一年之前的那個夜晚,在他爹胡錦的護持之下所做的事情:衝擊一星,而且是以最為原始,最為暴烈,最為危險的那種方式。

  武者衝擊一星,須將丹田內的真氣壓縮成真核,但即便是真氣溢滿丹田,仍舊與壓縮成核所需的真氣總量相距甚遠,因此必須要借助外力,在一定時間內壯大真氣,以達到壓縮成核的所需之量。

  壯大真氣之法多種多樣,其中最為安全的,就是有外人護持,護持之人將自身真氣度入武者體內,武者運功融合這道真氣,再將之壓縮成核。這種方法有個限制,因為真氣需要融合,所以護持之人的真氣屬性與武者的真氣屬性要能相容,因此這個方法多是用於血親之間。

  若是沒有外來真氣,則武者需吸納靈氣,用真氣將靈氣束縛,最後在壓縮成核之時,要麼修為高深,能將靈氣強行壓成真氣,要麼修為不足,只得將靈氣釋放出去。不過前者風險極大,但有風險就有回報,前者成就的真核比後者要凝實壯大。

  吸納靈氣之法也會有所不同,最安全的就是服食丹藥,丹藥中的靈氣經過馴化,遠不如天地靈氣那般暴烈難馴。次一等的,就是吸取瞳晶石中的靈氣,這靈氣相比丹藥,自然會多了許多野性,但比之天地靈氣,也是好掌控得多。

  最後的一種方式,就是陳嚴現在所用的,直接吸納天地靈氣。這種方式多是沒背景、沒財力、沒關係的窮人所用,也是最為原始,最為危險的方式,稍有不慎,就會爆體而亡,灰飛煙滅。

  胡飛暴怒了,武者沖星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不少人在沖星之時想方設法尋找能給自己護法之人,即便是沒有護法之人,也會找一處清淨之地,以免被他人乘人之危。陳嚴這個做法,簡直就是視他胡飛為無物。

  胡飛狂怒之下,起身就向陳嚴沖去。但陳嚴既然敢在他面前衝擊一星,就只有他的手段。陳嚴反手抓住腰間的刀柄,手臂一揚,向前豎斬而出。此時他全身真氣靈氣鼓蕩,這一斬之下,一道刀氣劃破空間,向前擴散而出。

  胡飛大驚失色,急忙側身閃避,刀氣擦身而過,斬在地上,將枯葉堆斬出一道長溝。枯葉被激得飛起,又飄飄灑灑在二人之間散落下來。

  陳嚴持刀而立,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威勢來。胡飛被方才那一刀嚇得不敢輕舉妄動,舔舔發幹的嘴唇,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陳嚴體內的真氣靈氣越來越濃厚,他只覺得渾身上下幾乎快要裂開了,無一處不痛。但這種痛感他每日都在經歷,已是早就習慣。他淡淡地運轉真氣,直到神念到

達了極限。

  真氣猛地回縮,自奇經八脈處朝著丹田回灌而去。陳嚴神念全開,控制住那幾道真氣在丹田中形成一道漩渦。漩渦中心,陳嚴竭盡全力將真氣壓成一點。

  丹田內的真氣愈來愈多,隱隱將要把他的丹田撐爆,武者沖星,其中一個階段就是丹田擴容。陳嚴分出一部分神念,借著真氣撐脹的時機生生撕扯著他的丹田。丹田慢慢擴大,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自小腹蔓延開來,丹田之處,似乎將要承受不住,竟發出了淡淡的哢哢之聲。

  陳嚴皺起眉頭,這疼痛終於是令他有些收不住了。胡飛瞧在眼裡,知道對方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他心一橫,絕不能讓他成功,雙掌舞開,對著陳嚴急攻過去。

  內憂外患之際,陳嚴心中升起一股豪氣,他將手中短刀運使開來,擋住胡飛雙掌。他丹田內漩渦越轉越急,漩渦中心處壓力猛然加大,真核隱隱成型,竟然自行生出一股吸力,將真氣漩渦自動吸入其中,真核雛形中,壓力越來越大,吸力也是愈來愈強,真氣包裹的靈氣在這道壓力之下被擠出雜質,變得純淨溫和,最後化作真氣,納入真核之中。自那真核雛形之中,一股力量逆流而上,直沖他的雙眼。真核與雙瞳開始建立連接了。

  那股力量自靈關進入雙眼,陳嚴只覺得神念暴漲,他運使新生的神念全開,配合真核吸力,丹田內的真氣漩渦愈加稀薄。此消彼長之下,真核吸收轉化真氣的速度愈來愈快,終於,最後一絲真氣被真核吸收,丹田內空空如也。此時,他擴大了近乎一倍的丹田之內,一顆真核靜靜地定在中心,一股強大的力量從真核中激射而出,經過周身經脈,這力量滋養著經脈之壁,使得它們愈加粗壯厚實,最後,這股力量直往雙眼沖去。

  在這股力量的衝擊之下,他的神念接連暴漲,他的右眼被這力量硬撼,似乎什麼東西鬆動了,湧出一股莫名的感覺,隨著這股力量向著左眼奔流而去。左眼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生長成型,那生長的力量頂著他的眼皮,將要破殼而出,使他不由得要睜開眼來。

  眼見陳嚴的神色變得自若,他手中的刀也是越使越快,胡飛心中生出一股絕望,對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快要衝星成功了。

  天地之間,猛地刮起了一道狂風,嘯聲蓋天,林中大樹被刮得東倒西歪。天上的黑雲滾滾而動,不時亮起一團電光,轟轟隆隆的雷聲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陳嚴身邊的枯葉落了下去,猛地一道閃電炸裂開來,照亮了這方天地。陳嚴左眼睜開,就在這電光一閃的一刹那,只見他瞳中的紅色迅速退去,橙色隨即鋪散而開,一顆瞳星在這一片橙色之中慢慢亮起。

  喀喇一聲巨響,霹靂之聲這才落下。胡飛陷入瘋狂之中,他後退幾步,高聲吼道:“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陳嚴居然從無星赤瞳直接升級成了一星橙瞳!

  是呀,這怎麼可能,尋常武者沖星,能夠成功就已是萬幸,從未聽說過誰在沖星之時還能升階瞳色的,更何況,升階瞳色會降低瞳星數量,這天下從古到今,就從未有人在衝擊瞳星之時還能升階瞳色,更不說二者雙雙成功。

  陳嚴調動真核,真核噴出一道的真氣,真氣濃郁至極,幾乎將要液化了。那道真氣在體內遊走一圈,磅礴的力量自體內生出,陳嚴仔細地感受著這股力量,百感交集。

  一年了,他苦苦修行一年,今日終於修成了一星,他心裡湧出一股喜悅來,這是他這一年,頭一次感到開心。不過他現在還不知自己不僅修成了一星,而且還升階了瞳色,若是知道了,他只怕也不知道用何種心情來面對這天大的喜訊。

  胡飛徹底癲狂了,他完全不能相信這個廢材又成了聞所未聞的天才。他心裡翻來覆去的只有一個念頭:殺了他!他狂吼一聲,調動全身真氣聚於右掌,一掌拍向陳嚴胸口。

  陳嚴一抬眼,任由胡飛打在自己身上。胡飛掌中真氣轟出,盡數打入陳嚴體內。陳嚴動也不動,搖了搖頭,說道:“你這也叫真氣?!”他身體一震,胸前一道磅礴的真氣回擊,喀喇啦響聲連連,胡飛右臂臂骨盡碎,他倒飛出去,倒在地上捂著右臂大聲慘叫。

  一年前的屈辱原封不動地盡數還了回去,陳嚴心裡驀地生出一股怒氣,他踏步上前,抓住胡飛的頭髮將他提得站了起來,胡飛狀若瘋魔,揮動完好的左臂砸向陳嚴。陳嚴冷哼一聲,一拳打出,擊在胡飛右肩處。

  這一拳力道之大,胡飛的左臂齊肩而斷,斷臂帶著碎骨肉渣飛了出去,創口處血肉模糊,鮮血飆射而出。

  鮮血濺在陳嚴臉上,溫溫熱熱的,陳嚴愣了一下,抓住胡飛的手松了開來。胡飛站立不住,軟倒在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