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章:黃雀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35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雙臂一廢一斷,劇烈的疼痛蔓延到他的全身,胡飛從未受過如此痛苦。他跪在地上,這痛感折磨著他,卻也使得他的意識清晰起來。此時此刻,他感到了自己的生命已經不在自己掌控之中,他還不想死啊,他終於開始害怕,開始恐懼了。

  胡飛的眼淚落了下來,他忍著劇痛,哀哭著抖索著嘴唇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我!”

  陳嚴一愣,放聲大笑起來,只不過這笑聲中卻始終有一些悲涼的意味在裡面,他大笑著問道:“你說什麼?!”

  胡飛仍舊哭喊著回答:“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吧,嚴少爺,我現在是廢人一個了,您是天才,您放過我吧!”

  陳嚴看著胡飛,這昔日的貴少爺,此時正像條狗一樣跪在自己面前。他的右手垂在身邊,左肩上那道參差不齊的傷口處,鮮血不斷的滴落下去。他臉上溢滿了恐懼,涕淚齊流,面色也是越來越蒼白,不知是嚇的,還是流血過多所致。

  陳嚴本就不是一個心硬之人,心裡開始憐憫起胡飛來,他殺意驟減,就想轉身走了。但隨即一個惡狠狠的念頭冒了上來:你怎可如此軟弱,日後若是你的仇人這樣跪著求你,你是不是也要放了他。

  他心裡冷硬起來,漸漸變成了一坨鐵塊。他冷笑一聲,道:“放了你?咱們倆可是仇人呀!”他俯身揪起胡飛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胡飛仍在哭泣著苦苦哀求。陳嚴心裡又是一軟,隨即面色變得猙獰,他大吼一聲,一拳狠狠打在胡飛胸口。

  胡飛胸口凹陷下去,他面色一僵,哭泣聲哀求聲戛然而止,嘴裡咕嘟咕嘟開始湧出鮮血。陳嚴鬆開手來,胡飛像一攤爛泥般癱軟在地,他雙腳蹬動幾下,眼中恐懼哀傷的神光逐漸暗了下去,不一會兒就黯淡無光。

  他腰間一道輕微的亮光爆開,幾件物事從那微光中跳了出來。陳嚴蹲下身去,將那些東西一一撿起來,仔細一瞧。

  那裡面有幾錠金元寶,幾塊碎銀,十數顆赤瞳晶石,還有一塊獸皮。這獸皮巴掌大小,看不出是何材質所制,獸皮四角幾片雲霧繚繞,中心處畫著幾道淩亂的線條。陳嚴心中一動,這莫非是飛鷹幫要找的藏寶圖?

  陳嚴又去摸了摸胡飛腰間,胡飛的屍體已經開始僵硬發涼了,他心裡莫名湧出一股悔意,又搖了搖頭,按下這股想法。他在胡飛腰間摸出一個褐色的小袋,果然是件儲物袋,看來胡家對這位公子還真是看重,小小年紀就給了他一隻儲物袋,在陳家鎮這個小地方,儲物袋可是件稀罕物。

  陳嚴度入一道真氣,與那儲物袋的內空間建立了聯繫,這儲物袋空間不大,只有三升左右。他正要將胡飛的東西納入袋裡,卻聽一人道:“哈哈哈,地圖果然在這裡,不枉我一通好找。”

  陳嚴轉頭一看,一個白衣青年慢慢地朝著這邊走了過來,正是藥師岳先生。岳先生一臉得意笑容,邊走邊道:“好!好!好!”他走得近了,一眼瞧見陳嚴的左眼,頓時眼睛一亮,驚奇道:“咦?你這小子剛才不還是無星赤瞳嗎,現在居然是一星橙瞳了,哈哈哈,有意思,今日讓我撿到兩件寶物。”

  他走上前來,笑道:“小子,我說過要收你為徒,現在還能作數,你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再把你手中的地圖獻上來,就當做拜師禮了。”

  陳嚴聽他說自己已是一星橙瞳,心裡一呆,又湧上一股喜意。但此時不是開心的時候,這岳先生在胡家莊的所作所為,十足一個陰險無情的小人,他說要收自己為徒,多半也是不安好心,不得不好生提防。他將東西收入儲物袋內,再將儲物袋收好,打定主意先拖拖時間,便站起來說道:“岳前輩果然好手段,都能找到這裡。”

  岳先生聞言一喜,滿面紅光地說道:“這可就說來話長了。”

  陳嚴一瞧他神情,心裡頓時明白了,這岳先生說自己極好面子,還真是如此,稍稍恭維他一下他就眉飛色舞了,當即說道:“小子願意聽聽岳先生的英雄事蹟。”

  岳先生雙目一挑,笑容自心而發,在臉上慢慢浮現,道:“也罷,現在也不算急,我就跟你好好說說。”陳嚴暗暗冷笑,看來這人真把自己當成了砧板上的肉,以為能隨意宰割。

  岳先生先了飛鷹幫眾人一步找到地圖,本就想找個人好好炫耀炫耀,陳嚴願意聽,他正是求之不得,便開口滔滔不絕說道:“那雷老六身具閃電瞳術,還是個三星黃瞳武者,也還收拾不下一個爆了星的四星橙瞳武者,簡直可笑。他們足足

打了一刻鐘,直到胡家老頭沒力氣了才算完。”

  “嘿嘿,胡家那老不死的當眾罵我,還讓我出醜,本藥師的面子都讓他給敗光了。哼,他想好好死,我偏就不讓,哼,本藥師手段通天,將他爆星的後遺症生生拉長了十倍,只怕現在還在慘叫呢!”

  “哈哈,不說這個,雷老六打完了才記起正事,殺光了胡家人後叫他那群廢物手下在胡家搜來搜去。唉,這人武也不行謀也不行,也不曉得留幾個人來審問審問。”

  “他們搜了半天,自然什麼都沒找到,哈哈,關鍵時刻還得靠我,我在胡家轉了一圈,就找到了蹊蹺。廚房門口那個枯井明明沒水卻有繩架水桶,很明顯有鬼,我跳下去一看,果然有個地道。胡錦那小子也不咋地,逃走也不曉得把地道堵了,嘖嘖嘖,這些人呐,沒一個聰明的。”

  陳嚴暗想,我還是涉世不深,考慮得不周全,應該把那地道堵住的。他心裡靈光一閃,突然想起這岳先生在胡家看到自己時的那個表情,說道:“岳先生,我有個問題?”

  岳先生道:“哦?你問。”

  陳嚴道:“你早前說過要收我為徒,後來我開眼失敗,你是不是認為我讓你失了眼光,讓你丟了面子?”

  岳先生一愣,冷笑一聲,道:“我就是這麼想的。”

  陳嚴道:“那依照你的性子,讓你丟面子的人,都該死,對吧。要是我剛才聽你的話給你磕頭,只怕在我低頭的時候,你就要動手了吧。”

  岳先生陰森森道:“小子很聰明嘛,但是呀,人太聰明了不好。我本想收你做徒弟,把你無星赤瞳變成一星橙瞳的秘密研究透了再殺你的,既然你這麼想死,我現在就成全你。這樣,我給你個機會,你自殺吧,這樣你死的舒服點,我也省事,不然,落到我手裡了,嘿嘿!”

  陳嚴舒展幾下筋骨,雙手握拳,道:“我還沒活夠,不想死,聽說藥師的戰力都不怎麼樣,我想試試。”

  這句話可說到了岳先生的痛處,他面色一沉,頓時火冒三丈,怒道:“小子,就憑你一個一星橙瞳,你哪來的自信。你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得太快。”

  陳嚴一笑,說道:“如此多謝岳先生了。”他腳下卻突然發力,將地上枯葉掃向岳先生。他心知面對比自己強的人,最要緊就是打對方個措手不及。枯葉嘩啦啦散起,遮住了岳先生的視線。

  趁此機會,陳嚴丹田中真核急轉,吐出好大一團真氣,隨即氣勢如虎,猛地撲出。他下手不容情,直接便是一式殺招,連環八擊。

  岳先生雖然被擋了視線,反應卻是不慢,他輕蔑地說道:“區區一招連環八擊,不過是赤階武學,也敢在我面前獻醜。”他雙臂在面前連畫三圈,布下了三道真氣屏障。

  也就在這一刻,陳嚴拳頭已經到了,一星橙瞳之下,這招連環八擊的威力大增,與以往不可同日而語。連環八擊雖說是幾乎同時打出,但也是有先有後。第一拳打出,這拳的力道只怕比往日八拳合一還要霸道。

  拳頭轟在第一道真氣屏障之上,屏障表面泛起一圈波紋,第二拳第三拳依次擊中屏障,波紋抖得更急,中拳之處則向內凹去。

  第四拳打出,啵的一聲輕響,第一道屏障終於破碎。第五拳隨後而到,擊在第二道屏障之上,屏障嗡嗡作響,表面如微風過水,波紋連連。第六拳呼嘯而出,第二道屏障擊破,拳勢不停,朝第三道屏障擊去。

  這過程說起來複雜,但也只是眨眼間事,也就是岳大師剛剛布好屏障,便被破兩道,他輕咦一聲,對這招的威力有些驚訝了,他張嘴吐出一道真氣,真氣在第三道屏障之上散開,原本透明的屏障居然變得有些凝實。

  第六拳餘威擊在第三道屏障之上,只是微微建功,第七拳第八拳幾乎同時轟出,那道屏障閃動幾下,便即碎裂開來。

  岳大師咧嘴一笑,正要說話。陳嚴突然覺得右眼中湧出一股奇異的感覺,在他體內遊走一圈,驅使著他不由自主地再次打出了一拳。

  連環八擊的第九拳!陳嚴的拳頭似乎劃破了空間,轉瞬之間出現在岳先生胸口,岳先生大吃一驚,但此時已是電光火石之事,根本無從躲閃,他倉促之下,只得盡力運起真氣,聚在胸口,來防守這一拳。

  拳頭重重擊在岳先生胸口,摧枯拉朽般擊破岳先生聚起的護身真氣,骨碎聲連連響起,岳先生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滾倒在地。

  他爬起身來,張嘴吐出一口鮮血,大聲叫道:“極真一擊!怎麼可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