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一章:落雷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2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極真一擊?這又是什麼,陳嚴不解。那岳先生又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明明只有橙階以上武學才能打出極真一擊,區區一個連環八擊,怎麼可能!”

  此時不是深究這極真一擊的時候,陳嚴乘勝追擊,右手握刀,真氣暴湧而入,短刀刃口現出一道薄薄的透明鋒刃。陳嚴揚手一刀斬出,黑光閃過,一道宛若實質的刀氣破空綻放,氣勢如虹,對著岳先生飛速掠出,刀氣過處,枯葉席捲紛飛。

  眼見刀勢兇險,岳先生大驚失色,雙瞳猛地亮起,千鈞一髮之際,他的身體輕飄飄地朝著一旁蕩開,如同輕葉隨風,飄飄如羽。

  陳嚴一刀不中,短刀上的真氣鋒刃消失,這把短刀使用起來極耗真氣,在此之前,陳嚴耗盡全身真氣,也只能維持那鋒刃一個彈指。現在修為雖有提升,卻也不能隨時保持。

  眼見岳先生躲開攻擊,陳嚴瞳孔微縮:“瞳術!”武者在升階瞳色之時,有極小的幾率覺醒一樣瞳術,瞳色越是高階,這幾率越大。不過武者一生之中大多只會覺醒一種瞳術,能覺醒兩種瞳術的武者鳳毛麟角,覺醒三種瞳術的那更是不足十指之數,覺醒四種瞳術的就是萬古未聞了。

  瞳術多種多樣,有對戰鬥提升極大的,也有雞肋一般的,還有毫無用處的。覺醒何種瞳術,就是全憑運氣。

  瞳術激發之時,武者雙瞳會亮如明星,剛才那岳先生的表現,很明顯就是使用了瞳術的特徵。依岳先生的身法來看,那應當是借風一類的瞳術。

  這下難纏了,陳嚴當機立斷,他一把扯下右眼眼罩,收在懷裡,本眼瞬間爆發。黑色火焰紋路在眼角騰起扭動,一股力量湧遍全身,真氣滿溢之下,向著短刀急沖而去,短刀鋒刃再度亮起,他嘶吼一聲,身形一閃,爆射而出。

  他短刀疾舞,奔雷刀法全力使出,刀刀指向岳先生要害。雷聲震震,刀聲隆隆,在這自然雷霆天氣的加持下,他的刀招更添威勢。刀氣四射,枯葉被刀氣所激,爆成一團團枯葉之雨,四周樹幹被刀氣所斬,粗一點樹幹的被斬開一半,搖搖欲墜,細一些的直接被生生斬斷,嘩啦啦傾倒下來。

  陳嚴攻得急切,岳先生躲得也是極為迅捷。他腳下不動,身體卻輕飄飄地左飄右蕩,好似輕若無物一般,陳嚴的刀刃刀氣始終不能近他身體一尺範圍。

  岳先生一邊躲閃,還一邊開口說道:“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能逼我使出瞳術禦風,哼!怪不得你如此自信。不過你小子的秘密還真多,你那本眼如此奇怪,現出紋路後你的實力居然還能提升。也好,今日我就殺你取眼,拿你的本眼煉藥,應該是個極好的藥材。你手中那把刀也是件寶貝呀!能承載真氣不說,居然還能將真氣凝聚成刀刃,而且經久不散,這等寶物,以我的見識,也要大為心動。好!好!好!”他興奮起來,陰笑著舔著嘴唇道:“今日我真是撞了大運了,一下子撈到這麼多的寶物!”

  陳嚴默然不理,只是全力施展刀法,窮追猛打,同時仔細摸清對方的身法,找準時機施展殺招雷動八方。

  岳先生雖然躲得輕巧,但他畢竟之前被陳嚴打傷,胸口一陣陣劇痛傳來,再不醫治,如此拖下去只怕要壞事。不過陳嚴攻得實在太急,刀光刀氣在他身邊呼嘯怒吼,他也只能全力應對,不得分心來治傷。

  他的身法雖說是禦風而行,此時天地間大風四起,對他極為有利,但他的身體總是會有些輕微動作。如此一來,胸口的傷情惡化,越來越痛,他一咬牙,分心聯繫左手上的儲物戒,左手一翻,多出一隻白色的小瓷瓶來。他運功將瓶塞頂飛,彈出一粒白色藥丸,一時間清香四溢。他一揚手,將那藥丸吞入腹中。

  就在這岳先生取藥吃藥的當口,他的動作不免有了些遲滯。陳嚴眼光一閃,當即欺身而上,腳下步法展開,持刀狠狠劈下,刀氣伸展,一式雷動八方轟然而出。陳嚴砍下一刀,也不看結果,便即變換方位,接著再斬下一刀。

  岳先生吃了丹藥,那丹藥效力極為不俗,轉瞬之間便有一股涼意聚在胸口患處,斷骨開始癒合起來。眼見陳嚴短刀斬過,岳先生反應也是極為迅捷,他輕喝一聲,右手一動,便有一把一尺短刀持在手上。那短刀渾身雪亮,薄如蟬翼,刀身與刀柄連接處刻有數道繁複的花紋,花紋如風之紋路,頗有些玄奧。

  岳先生默運真氣灌入短刀之中,刀身表面花紋亮起,原來這短刀也是一件真器。

  見陳嚴短刀笨重奇特,岳先生摸不透那刀的材質,因此並不敢拿自己的寶刀與對方硬碰。他迎著對方的刀身斜上撩出,與之一觸即退,再揮動刀身,以玄妙刀法化去對方刀勁,將對方刀氣分散開去,使之繞過己身,空斬在地。

  陳嚴不管不顧,只將這一式雷動八方施展開來,一刀一刀狠狠斬出。岳先生連續出刀,將陳嚴的斬擊一一化解。但一來這化解之招太過於繁複巧妙,頗為耗神耗力,二來陳嚴一刀猛似一刀,刀勁刀氣越來越烈,完全超出了岳先生想像,他見過陳家人施展過這式刀法,但威力卻不及眼前的十之一二。一眨眼六刀化完,岳先生已是強弩之末。

  陳嚴第七刀斬下,岳先生無法,咬牙揮刀,卸去陳嚴刀勁,但刀氣卻不能完全散開,幾道刀氣碎片割在他身上。嘶啦幾聲,他的衣服被劃開好幾道口子,鮮血綻放而開,濺在他一身白衣之上,再迅速暈開,幾朵血色紅花在他身上怒放。

  陳嚴刀勢不停,第八刀如雷斬出,混著天間雷聲,轟隆隆怒吼而來。岳先生面色慘變,不計後果地將丹田內的兩顆真核運轉到極致,手中短刀再次揮動起來。

  兩刀相交,一股浩然巨力順著刀身傳來。岳先生心道不好,手腕一震,短刀差點脫手而出。他勉力控住刀身,盡力化解刀勁,但那股幾乎凝為實質的刀氣卻再也無力去化。間不容髮之際,他瞳術發動到極致,全力借風扭身一閃,在極小空間中移開要害,刀氣落在他左腿外側,無聲無息地將他的左大腿生生削去了一片肉來,頓時鮮血如泉湧出。

  岳先生面色一白,又長出一口氣,心裡暗道僥倖,終於在這式八方雷動之下活了下來。隨即他憤怒起來,對方用兩式赤階武技連傷自己,若是傳了出去,他這輩子的面子都要丟光。

  然而就在此時,陳嚴只覺得他的右眼再次湧出一道感覺,這感覺與之前驅動他打出第九拳的感覺極為相似。這道感覺在他身體一轉,陳嚴不由得騰空跳起,自上而下揮刀狠狠斬出,直取岳先生頭顱。

  第九刀!

  岳先生面色巨變,他目眥盡裂,這怎麼可能,這式赤階武學又被打出了極真一擊!這一刀真如九天落雷,轟然劈下,岳先生驚怒之下,身為藥師的磅礴神念驟然全開,丹田內兩顆真核瘋狂吞吐,就在這一瞬,他覺得自己的真核似乎開始出現裂痕。

  但此時保命要緊,也顧不得這許多了。真氣狂湧之下,在這彈指之間,他偏開頭顱,避開要害,雙手握刀,橫過刀身擋在對方落刀之處。

  轟的一聲巨響,陳嚴的短刀擊在岳先生刀上,岳先生拿捏不住,刀身徑直下降,狠狠砸在他左肩之上。骨碎聲隨之而起,岳先生肩骨盡碎,他的身體被這道巨力壓下,雙腳猛地陷入枯葉堆中,巨力經他身體傳入地下,枯葉爆散,四下紛飛。

  隨之而下的那股刀氣被岳先生刀身一阻,在他肩上炸裂開來,刀氣肆虐,眼見就要將他的頭顱割碎。岳先生體內真氣尚未用盡,在這餘力之下,岳先生不顧左肩劇痛,身形化作一道疾風,朝一旁閃掠開去,但刀氣還是劃過他的頭顱,削下他一塊頭皮,半隻耳朵,一時間鮮血淋漓。

  岳先生趁勢借著風力幾個閃動,在他的一張頭皮半隻耳朵落地之時,身體已經掠開數丈,已在陳嚴追擊範圍之外了。他一開始被陳嚴搶了先機,在陳嚴連番搶攻之下,幾次都差點命喪敵手,搞得渾身是傷,此時終於避開了陳嚴的鋒芒。他萬分後悔,就不該給他機會,一開始就該全力以赴搶佔先機,但誰又能想到這個一星橙瞳的小子如此變態。

  他左手連連翻動,取出數顆丹藥,一顆一顆接連丟進嘴裡,他身上的外傷不再流血,反而開始癒合再生起來。岳先生一臉痛苦,腦門上豆大的冷汗一顆顆冒出,他惡狠狠說道:“好好好!小子,你能把本藥師逼到這種地步,足以自傲了。小子,現在該我了!”

  一瞬間,他眼中瞳色開始慢慢變黃,第三顆瞳星的位置慢慢出現了一道星印。他全身氣勢高漲,一股暴虐之氣席捲開來。

  陳嚴一愣,他突然想起了父親給自己開眼時的樣子,與這岳先生一模一樣。就在這一愣之下,岳先生一揮短刀,無聲無息朝著他飄掠而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