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二章:黑面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54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岳先生化作一道清風,在陳嚴身邊流轉。但這清風卻長有利爪尖牙,岳先生獰笑著,短刀從各個方向各個角度如鬼魅般倏忽斬出。

  他的身法實在太快,且飄忽詭譎,陳嚴凝神以待,卻難以摸清他的身法。不一會兒身上便中了數刀,好在他本能閃避之下,這幾刀並未落在要害之處。

  陳嚴舞開短刀竭力抵擋對方飄忽不定的刀法,且戰且退,退了幾步,他靠在一株大樹上,那樹幹奇粗,只怕有兩人合抱。陳嚴靠在上面,背後被那大樹牢牢擋住,這樣便不至於背後受敵,攻擊全來自正面也要好抵擋一些。

  岳先生獰笑道:“小子很聰明嘛!不過你要是認為少了背面你就能輕鬆了,那就愚蠢至極。”他的身形陡然加快,忽左忽右,短刀斬得更急,少了一面需要進攻,岳先生的刀法其實更加得心應手。

  陳嚴爆發了本眼,速度已是極快,但比之磕了藥還有瞳術禦風的岳先生來,仍是差距明顯。面對如此速度差距,陳嚴無法主動攻擊,且只能將防守集中在各個要害之處,其他地方完全無法顧及。也就幾息之間,陳嚴身上新添數道傷口。

  陳嚴傷口血肉翻轉,鮮血四濺,火辣辣的疼痛此起彼伏。陳嚴心裡著急,倒不是因為疼痛所致,如此下去,只怕自己要鮮血流盡而亡了。

  岳先生的獰笑聲從前左右三方傳來,陳嚴突然明白了岳先生的目的。他不出殺招,只是在自己身上增添傷口,他打的主意絕對是讓陳嚴因為流血過多而變得虛弱,到時候再慢慢折磨陳嚴致死。

  看來這人還真是恨自己入骨啊,而且又把自己當成砧板上的肉了。陳嚴決定放手一搏,他全身真氣傾力而出,注入短刀之中,短刀舞開籠罩周身,淩厲刀氣綻放,在他身邊散出。

  岳先生被這刀氣一激,收刀回防,陳嚴一見有機可乘,自己跑是跑不過的,只有全力進攻,他當機立斷,一式八方雷動再次斬出。

  但岳先生此時實力大增,只是一個錯步,就出了攻擊範圍,他冷喝一聲:“小子你想快點死,我成全你。”陳嚴快速變招,撲上去仍是搶攻,岳先生大喝一聲:“暴龍斬!”他揮刀斬擊,這招後發先至,陳嚴只得撤刀回防。

  兩刀相擊,想不到對方這柄薄薄的短刀居然還能斬出如此暴烈一刀,對方真氣如暴風般襲來,陳嚴全身如遭雷擊,喉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

  他退後幾步,心裡想到:“難道我今日真的逃不過這一劫嗎?力量,我要是有更多更強的力量,就好了。”

  我需要更多的,力量!

  陳嚴的右眼突然有了心跳,咚!咚!咚!擂鼓似的跳動起來。每次跳動,便有一股絕強的力量湧現。這股力量太強,強大到陳嚴都難以承受。他身體蜷縮,嘴裡發出野獸般的嘶吼,一股浩然磅礴的神念衝擊入腦,腦內一片混沌,就只剩下了野獸般的戰鬥本能。

  岳先生看見陳嚴右眼的黑色火焰紋路活了過來,它們在陳嚴右臉上扭曲爬動,眨眼間蔓延開來,在他臉上勾畫成覆蓋右臉的半張面具,面具上黑炎繚繞,宛如魔神。

  陳嚴渾身顫抖,他雙手緊緊握住刀柄,刀刃陡然亮起,刀芒四射,延展而開,一柄短刀變成了一把三尺大刀。四周的一切都變得慢了,一道閃電劈落,電光慢慢伸展,在天空畫出一道不規則的分叉裂縫。

  陳嚴大吼一聲,橫刀猛掃而出,刀氣如長鞭一般卷出。岳先生駭了一大跳,這一刀範圍太廣,他只得矮身就地一滾,刀氣掠過頭頂,斬在四周,三丈範圍內,樹幹如同豆腐一般被這道刀氣切開,嘩啦啦倒了一片。

  陳嚴眼中的岳先生也是慢如龜爬,但自己的身體似乎跟不上他的神念。他輕微下蹲,猛地蹬起,腳下枯葉爆開,枯葉堆下的泥土也飛濺起來。陳嚴撲向岳先生,雙手持刀狠狠下劈。

  岳先生這一滾還沒滾完,就見一道刀光迎頭劈了過來,他臉色大變,瞳術發動,斜飄開去。這刀光劈下,枯葉堆被爆斬而開,刀光所向,裂開一道丈許長尺許深的長溝。

  刀光瞬間轉向,跟著岳先生的身體橫斬過去,岳先生再次躲開,刀光又緊隨而上。刀光隨他身體而走,岳先生瞳術全開,身體隨風飄蕩,卻像是被那道刀光追趕得四處逃逸。

  陳嚴憑著本能揮刀,攻擊直來直往,極為簡單,也就是橫斬豎劈,上挑斜劃。但速度太快,且一刀緊隨一刀,毫無遲滯停頓,三尺刀芒吞吐之下,威勢實在駭人。岳先生全身被刀芒籠罩,只在極小的空隙之間遊來蕩去。刀氣刀芒四下狂飆,枯葉亂飛,泥土四濺,大樹小樹不斷被殃及斬斷,一棵棵倒了下來,一時間,滿目瘡痍。

  岳先生越來越吃力,他漸漸覺得自己身上的藥力開始減弱,他終於開始感到害怕。這時

又一道閃電亮起,岳先生一眼瞥見陳嚴那張猙獰的臉,在那半張黑炎面具掩映之下,真如擇人而噬的修羅惡鬼。

  他心驚膽戰,終於恐懼了。他大叫一聲,聲音淒厲,躲開這一刀直刺,也不知哪裡來的力量,他轉身用最大的力氣瘋狂逃去,轉眼間就逃開到數丈之外。

  陳嚴冷哼一聲,雙腿再次發力,猛地躍起,蹬開枯葉泥土無數。他斜斜躍起一丈來高,再如同炮彈一般直向岳先生砸去。狂風在他身邊咆哮,高速之下,黑炎面具在身後拖出一道長長的黑色煙塵。

  他高舉長刀,全力下劈,岳先生聽到身後動靜,轉過頭來一瞧,見一道匹練般的刀光如同墨河倒懸,席捲而下,當即滿臉驚俱,他大聲叫道:“你不能殺我!”聲音尖細高亢,如同女子尖叫一般。

  陳嚴一愣,突然想到了岳先生所說的師父三石老人,這人殺了只怕有更大的麻煩。他生生停住刀勢,停在岳先生腦門不過三寸,刀氣餘威下,岳先生的髮髻被斬開,一頭黑髮如瀑布般落了下去,在看他的精緻面容,眼前這人到像個女子一般。

  岳先生驚魂難定,喘了幾口大氣,尖聲說道:“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我師父定然不會放過你!我不是嚇你,我師父手段通天,你殺了我,他自然有辦法知道。我……我……我師父來歷驚人,輕輕鬆松就能滅掉飛鷹幫,你……你……你要是惹上了他,遲早大禍臨頭!”

  陳嚴不答,只是冷冷地盯著岳先生,岳先生舔舔嘴唇,道:“我……我……我不殺你了,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你放了我,我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

  陳嚴仍是不語,岳先生瞧著他那張駭人的黑炎面具,頭頂又懸著一把長刀,又道:“你怕我洩露你的秘密?你放心,我……我……我可以發誓。”他舉起手來,大聲道:“我發誓,若是我洩露了你的秘密,叫我,叫我,叫我終生不舉,這輩子都不能碰女人!行了吧!”

  陳嚴一動不動,還是冷冷地瞧著他,岳先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咬牙道:“這樣也不行!好!好!好!我放開心神,你在我神念上種下禁制,這樣總可以了吧!”

  陳嚴心中一動,呆呆地瞧著岳先生的眼睛,感覺到自己的本眼一跳,似乎對岳先生的眼睛感興趣起來。他慢慢地湊了上去,瞪著自己的本眼對著岳先生的本眼,兩眼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最後停在了半寸之地。

  岳先生驚恐萬分,他結結巴巴地說道:“你……你……你想幹什麼!”他看見陳嚴的本眼突然旋轉起來,很快形成了一片黑霧漩渦,那漩渦生出一股莫名的吸力來。岳先生眼前一黑,他的本眼開始有了反應,他的眼瞳越來越亮,一個眼球形的光球浮現,慢慢上升,又陡然加快速度,沖進陳嚴的本眼,陳嚴只覺得右眼多了什麼,又轉瞬即逝。

  岳先生雙腿一軟,癱倒在地,昏了過去。陳嚴臉上的黑炎面具化作一道黑煙,翻滾幾下,便即散去,他渾身無力,如同爛泥一般軟倒下去。

  四周頓時寂靜無聲。

  他先前與盛一鳴一同摸索控制本眼爆發的方法,期間試過幾次,每次都是難以自控,只能憑本能戰鬥,爆發過後,就會渾身無力,持續半個時辰方能動彈。今日的戰鬥中,最初爆發本眼時,這力量可以隨意操控了,他還以為是隨著修為增長爆發本眼會變得容易掌控,但沒想到,本眼卻是有了第二段的爆發,而且一樣難以控制,爆發後的後遺症也是絲毫未變。

  陳嚴在地上足足躺了大半個時辰,空蕩蕩的丹田內,真核終於開始轉動,真氣吞吐之下,他的力氣漸漸恢復。他慢慢爬了起來,摸出懷裡的眼罩戴上,他眨眨眼睛,回過神來,完全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何事。但他對自己本眼的種種奇怪早就習以為常了,因此並不在意。他又細細感受了片刻,發現自己身體並無任何變化。他放下心來,決定就這麼把剛才的事情忘掉。

  他低頭一看,只見岳先生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就在這時,岳先生眼皮開合幾下,便即睜開。陳嚴一愣,岳先生橙色雙瞳裡面空空如也,他的瞳星已然消失不見。

  岳先生掙扎著想要坐起來,卻只能動動頭顱,他尖叫起來:“小王八蛋,你對我做了什麼。”

  陳嚴靜靜地看著他,突然說道:“你是個女人吧!”

  岳先生面色一紅,高聲道:“是又怎樣,小王八蛋,你別以為我是女人你就能欺負我,我告訴你……”

  陳嚴打斷她說話,冷冷道:“你別一口小王八蛋小王八蛋的亂叫,你剛才那個毒誓還真是狡猾哈!”

  岳先生心中一凜,突然想到剛才陳嚴那駭人模樣,悻悻道:“哼,那又怎樣,你要是被我騙了,只能說你笨。”

  陳嚴道:“你叫什麼名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