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五章:歸家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42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陳嚴徑直朝一個方向走去,不一會出了樹林,他左右看看,辨明位置,朝著陳家莊方向行去。嶽銀屏跟在後面,豬腿早已吃完了,她意猶未盡地砸吧著嘴,細細回憶剛才的美味。

  仔細算來,陳嚴這一年從沒下過盤葫山,因此也是整整一年沒什麼見過陳家莊了,雖然陳家莊早已是一片廢墟。他就像一個近鄉情怯的遊子,離家越近,他心裡越緊張,也越急迫,腳下的步子便邁得越來越快。他著急著想去看看親人們的墳墓,他還沒在親人墳前上過香。

  陳家莊廢墟遙遙在望,陳嚴極目忘去,看到莊門破敗不堪,門外原本可以跑馬的空地上已是雜草叢生。他心裡淒涼難受,加快腳步朝莊門奔去。

  雜草從中,突地嫋嫋升起一股青煙,陳嚴一看,只見一道佝僂的人影正在莊門前燒著什麼。他快步上前,那人花白頭髮,看上去像是一個年邁的老婆婆。

  他說道:“老婆婆,你在幹什麼呢?”

  那老婆婆嚇了一跳,身體一顫,慢慢轉過身來,佈滿皺紋的臉上寫滿恐懼。陳嚴倒認得這人,她是一年前遭遇山賊們肆虐的孫家村人,別人都叫她蘭婆婆。

  那老婦眯眼一瞧,緊張的神情放了下來,慢慢道:“還好,你們不是胡家那些壞蛋。”她又轉過身去,拿起地上的東西投入火堆中,說道:“唉,今天是陳家人的周年,我來給他們燒點香。”

  陳嚴這才看清蘭婆婆手裡拿著一疊錢紙正往火堆裡丟放,火堆燒得正旺,全是還沒燒完的錢紙,火堆之前,還插著幾束線香,嫋嫋升起幾道青煙。

  陳嚴問道:“蘭婆婆,你怎麼在這裡燒香,怎麼不去陳家祖墳那邊?”

  蘭婆婆轉過頭來,眯著眼看了陳嚴一會,疑惑道:“怎麼你認識我嗎?可我不認識你呀。”

  陳嚴蹲下身去,道:“蘭婆婆,我是陳嚴呀,陳家的小六子陳嚴呀!”

  蘭婆婆又端詳片刻:“陳嚴……”她身體一顫,突然激動起來:“哎呀,六少爺呀,你還活著,真好,真好!”她伸手抓住陳嚴,陳嚴連忙扶住她,兩人慢慢地站了起來。

  這一站起來,陳嚴才發現蘭婆婆瘦弱不堪,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兩肉,骨瘦如柴,她一雙手更是如雞爪一般。陳嚴驚道:“蘭婆婆,你這是怎麼啦,你以前不是胖胖的嗎?”

  蘭婆婆一聽,歎了一口氣,絮絮叨叨地說道:“還不是那群山賊害的,一年前,他們趁著陳家莊大災,搶劫了咱們村,咱們村呀,年輕的男人死的死,傷的傷,都沒能力幹活了,有能力幹活的又一個接一個地失蹤,就在前一天,小樂子也失蹤啦,哎!村裡的女人更慘呀!她們被山賊們侮辱,好多人過不了那個坎,當夜就上吊了,有些沒死的,也都瘋瘋癲癲的,哎呀,慘呀!現在咱孫家村就剩下一些老弱病殘,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唉!咱孫家村還算好的,沒了陳家莊庇佑,那群山賊後來把周圍的村子全搶了個遍,做的事呀,一個比一個還惡。有個村子性子太烈,被他們全部殺光,村子也被一把火燒得沒了。”她激動起來,詛咒道:“那群天殺的山賊,做了這麼多的惡事,遲早是要遭報應的!”

  陳亞怒火翻騰,他十分喜歡孫樂這個小子,甚至還想著與他結拜成異姓兄弟。他心裡卻冷硬如鐵,他冷冷道:“放心,他們的報應就在今天。”殺意凜冽,嶽銀屏心裡一突,暗道,這小鬼發起狠來好可怕。

  蘭婆婆頹然道:“還是陳家莊在的時候好啊!”

  陳嚴問道:“蘭婆婆,你怎麼在門口燒香,不去陳家祖墳。”

  蘭婆婆正要回答,嶽銀屏卻開口了,她冷笑一聲:“陳家祖墳?你陳家死的那些人還在原地躺著呢?”陳嚴一驚,急忙道:“怎麼回事?!”

  嶽銀屏道:“就胡家幹的好事嘍,那天大家知道陳家出了事,就有人來收屍,但是胡家人跳出來說什麼死因未查明,還是不要亂動屍體的好。他胡家什麼意思大家都清楚的很,但那時整個陳家鎮除了我,誰還有能耐對胡家說不,沒人求我我也不想管這閒事,於是那些人都退縮了。也只有衛家硬氣,與那胡家為這事打了幾場,衛家死了幾個人後也不敢再怎麼樣了,衛深倒不放棄,但只他一人又能做什麼事,所以你們陳家這麼多人就一直原地曝屍,無人收殮直到現在了。”

  蘭婆婆接道:“是呀,也是那胡家看我一個老婆子鬧不出什麼事來,偶爾我來燒個香他們也不怎麼管。”

  陳嚴目眥盡裂,也沒聽清蘭婆婆說了什麼,拔腿就往莊內沖去,嶽銀屏叫道:“哎呀呀!等等我!”連忙跟了上去。

  兩人徑直來到陳家練武場,一股劇烈屍臭撲鼻而來,嶽銀屏趕忙捂住鼻子,陳嚴不為所覺。只見練武場內荒草叢生,也許是得了屍體的養分,荒草足有半人來高。雜草之間,散落著一地枯骨。

  陳嚴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他低垂著頭,十指抓在堅硬的石板地面上,將地面摳出十道淺印來。他張著嘴想要大哭,但發不出任何聲音,眼睛裡幹幹的,也許是昨晚把眼淚流盡了,此時一滴也落不出來。

  陳嚴跪了一會,鎮靜下來,他連連磕頭,砸在地上砰砰連聲,嘴裡喊道:“嚴小子不孝!讓各位受苦了!”他站了起來,額頭腫得老高,他走向家人屍骨,想要將他們收殮。

  這時聽得外邊有人哭喊道:“陳家的兄弟姐妹們呀,我老衛來晚了!”接著便有一群人呼啦啦闖了進來,陳嚴轉頭看去,正是一臉悲痛的衛深帶著衛家人來了。

  衛深一見陳嚴便即愣住,又一臉驚喜地沖上來抱住陳嚴喊道:“嚴少爺!嚴少爺你逃出來了!真是老天有眼啊!”

  陳嚴被他摟入懷中,腦袋頂著他的胸口,感受著他真誠的心跳聲,心裡也有些感動。他拍拍衛深的後背,說道:“衛叔,我說過沒事的,你這下能放心了吧!”

  衛深放開懷抱,雙手搭在陳嚴肩上,仔細地看著陳嚴,突然驚道:“嚴少爺,你修成一星了。”

  陳嚴點點頭,說道:“不止一星,我現在還是橙瞳了呢。”

  衛深一臉疑惑,說道:“橙瞳,明明還是赤瞳啊!”

  陳嚴一驚,嶽銀屏突然伸過頭來一瞧,驚叫道:“咦,還真是,居然變成赤瞳了。”

  衛深這才注意到嶽銀屏,他瞧了一會,覺得這姑娘有些眼熟,但不知道在哪見過,他問道:“這姑娘是誰。”

  嶽銀屏說道:“我叫嶽銀屏。”衛深哦了一聲,說了一句:“岳姑娘好。”

  陳嚴有些懵了,他察看了一下自己的修為,發現並沒有不妥,他心裡突然湧起一個感覺,好像自己有一個能力,他本能之下運使那個能力,只聽衛深突然驚道:“嚴少爺,你……你……你的眼睛怎麼變成橙色了。”

  陳嚴仔細想了想,他歎一口氣,說道:“這應該是我的瞳術吧。”想不到自己居然覺醒了瞳術,但這瞳術,也實在是太沒用了吧,改變眼睛顏色,又有什麼用。他又歎一口氣,說道:“想不到我的瞳術居然……”

  衛深莫名有些尷尬,這瞳術,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只得安慰陳嚴道:“嚴少爺,瞳術這東西嘛,可遇不可求的。”

  陳嚴無法,點點頭道:“我運氣如此,也沒辦法。”他又細細感受了這道能力,心裡一動,運使起來,衛深驚叫道:“嚴少爺,你的眼睛變成黃色了!”

  眾人聽了,都倍感驚奇,都擠上來看,這一星黃瞳的奇景可是很少見的。

  陳嚴道:“這應該是瞳術的能力了,能夠讓我的眼瞳變成紅色和黃色。”

  衛家一個年輕人道:“嚴少爺這個瞳術可是很有用呀,變成紅色可以麻痹敵人,變成黃色就可以嚇唬敵人了。”

  陳嚴一聽,覺得有些道理,他低頭想了一會。突然聽到衛深“哎喲”叫了一聲。他抬眼一看,只見衛深捂著下巴,對嶽銀屏說道:“岳姑娘為何要拔我的鬍子。”

  嶽銀屏手裡撚著三縷長須,正得意洋洋。原來衛深因為心思全放在陳嚴身上,所以跟她打招呼有些心不在焉的,她當即就覺得沒面子了。趁著眾人都在看陳嚴的眼瞳,就以極快的手法拔下了衛深的三縷鬍子,她修為雖然沒了,但武技的底子還在,衛深全無防備,就著了道兒。

  陳嚴臉色一沉,喝道:“胡鬧什麼?給衛叔道歉!”

  嶽銀屏被他一喝,頓感老大沒趣,又不敢違逆陳嚴,只得含含糊糊說了一聲對不起。衛深笑呵呵說道:“沒事沒事,岳姑娘要是喜歡我的鬍子,給我說一聲就成,只是不要突然就拔,嚇老頭一跳。”

  嶽銀屏又覺得失了面子,但不敢去找回來,自己生著悶氣,卻一眼瞥見衛家的一眾年輕人雖然規規矩矩地站著,但時不時地偷瞄自己。她頓時得意起來,看來我的美貌讓這些小子們著迷了。她朝衛家年輕人那邊看了一眼,正要擺出一張自認為迷死人的笑臉,就見到其中一人正一臉崇拜地看著陳嚴,她又不開心了,悶著臉心裡想著:“這傢伙肯定是看陳嚴能夠對自己這麼漂亮的一個美人兒呼來喝去,就對陳嚴那小鬼崇拜得不得了。哼!陳小鬼,你最好不要落到我手裡。”

  陳嚴自然不知嶽銀屏怎麼想,他對衛深說道:“衛叔,您今天怎麼來這裡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