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六章:滅賊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32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衛深歎了一口氣,說道:“唉,嚴少爺,你知道吧!胡家也沒了!”

  陳嚴聽得奇怪,胡家沒了衛深不是應該高興嗎?怎麼一副很惋惜的樣子。

  衛深道:“你也覺得奇怪吧,我為什麼會不高興?唉!一開始我還真是挺高興的,後來一想,咱陳家鎮兩大家族,在一年之內相繼沒了,還都是一夜之間沒的,就有些世事無常的感慨罷了。”

  陳嚴恍然道:“哦,原來如此,所以今天沒有胡家人來搗亂。”

  衛深道:“是呀。今天一早,我著急您的安危,早早地去了胡家。到那兒一看,其他三家人早就到了,在那裡大吵著怎麼瓜分胡家的財產。嘿,這三家人跟胡家結盟,現在胡家老祖的屍體還掛在門上呢,也沒人去放下來。”

  “我沒心思跟他們廢話,趕緊進了胡家看看情況。哎喲,胡家真是慘呀,到處都是屍體,到處都是血,那血腥味熏得人難受的很,尤其是胡錦,全身上下被割得沒一塊好肉了都。我一看遭了,就想嚴少爺你不會也遭難了吧,趕緊吩咐家人搜尋胡家。搜了幾遍,都說沒找到嚴少爺,我心裡有了底,既然沒找到說明還有希望,果然啊,現在就見著你了。”

  “當時我還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著你,就去找人問問昨晚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說不定會有你的線索呢。我就找到週三炮,這人住的離胡家最近,耳朵也靈得很。週三炮說,昨晚上大夥兒被趕出胡家不久,他就聽到了胡家老祖的慘叫聲,據他所說,那胡家老祖足足叫了一個多時辰,聽著就瘮得慌。”

  陳嚴心想,這就是嶽銀屏幹的好事了,下意識瞟了她一眼。嶽銀屏正生著悶氣呢,也沒發現陳嚴看她。

  “我就問後來呢,他說後來又聽到胡錦開始慘叫,胡錦更慘,叫了兩個多時辰。週三炮怕得一夜沒睡,他說再後來就沒聲了,他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陳嚴暗道,多半是那胡錦偷偷溜回來看到了他家老祖的慘狀,或許是實在忍不住發出了聲響被飛鷹幫發覺了,就被他們嚴刑逼供,聽衛深說的,應該是遭了淩遲。他想起胡錦發的那道毒誓,想不到真的一語成讖。

  “後來我就想,嚴少爺福大命大,應該不會有事。既然現在胡家沒了,那最重要的事就是讓陳家人入土為安,所以我就帶著我家的小崽子們急衝衝過來了。真沒想到一進門就見到了完好無損的嚴少爺,我真是太開心啦!”

  他拍了拍陳嚴的肩膀,開懷大笑起來。陳嚴明白了原委,有些難為情地說道:“衛叔,我求您個事,為陳家人入土的事您就別管了,就讓我一個人來吧。”

  衛深臉上一僵,止住笑問道:“嚴少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嚴道:“我這一年都沒回陳家來,讓他們死了還不得安寧,我罪孽深重啊!我只是想借這個機會來為自己贖罪。”

  衛深道:“嚴少爺,你說你罪孽深重,我的罪孽就不深重了?你沒回陳家,我想應該是自有苦衷,我可是每天都能進到這裡的,他們不得安寧,我也有責任呀!你要贖罪,我衛深也更要贖罪的呀!”

  他聲音悲切,說到後來還落下淚來。看著他老淚縱橫的臉,陳嚴又是心酸又是感動,他也沒理由堅持己見了,說道:“好吧,衛叔,這樣吧,這裡就先拜託您了,我還有一件事,是一定要去辦的。我父親的屍骨,也該帶回來了。”

  衛深疑惑道:“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陳嚴道:“這事說來話長,我們回頭再說,衛叔,事不宜遲,我先走了。”

  他對著自家人又磕了幾個響頭,便帶著嶽銀屏出了陳家莊。陳家莊外,蘭婆婆已經燒完了錢紙,陳嚴就扶著她,慢慢朝孫家村走去。

  孫家村一片破敗之相,幾個老弱病殘坐在自家破舊的屋門口,面色木然地發著呆,一片死氣沉沉,哪裡還是陳嚴記憶中雞犬相聞鮮活生動的寧靜小村模樣。

  將蘭婆婆送入昏暗破舊空曠的屋內,陳嚴柔聲叮囑她幾句注意身體。出了屋子,陳嚴的臉色冰冷下來,他一眼不發,快步向盤葫山走去。嶽銀屏一臉興奮地跟在後頭,心想著有熱鬧看嘍。

  兩人來到山寨門前,塗二疤應該是嚇怕了,寨門口站了兩個山賊在守門。兩人遠遠瞧見陳嚴二人,大喝道:“幹什麼的?”

  陳嚴不理,只是埋頭走路,那兩山賊緊張起來,連聲喝道:“不要過來!”其中一人吹響口哨,嘹亮的哨聲在山中響起回蕩。

  過了

一會,聽得嘩啦啦腳步聲響起,山寨門口聚起一眾山賊,山賊們緊緊握著手中的朴刀,塗二疤大聲問道:“他媽的,敵人在哪?敵人在哪?”

  待他看清來的是陳嚴後,反手就抽了守門山賊一耳光,大罵道:“瞎了嗎,咱們的後備廚子回來了。”挨巴掌的山賊一臉委屈,又不是我吹的哨子,吹哨子的山賊則在一旁偷笑。

  塗二疤對著陳嚴笑道:“喲,看不出你小子對山寨還蠻有感情的嘛,竟然自己找回來了。”這時陳嚴二人走得近了,塗二疤一眼瞧見陳嚴身後的嶽銀屏,眼睛一亮,色眯眯地說道:“哎喲,不光自己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漂亮妞兒。不錯不錯,有孝心!”再細細一看嶽銀屏,總覺得有些眼熟,而且怎麼這妞兒是個橙瞳,奇怪的是居然沒有瞳星。按理說橙瞳無星該是十二三歲才開眼成功才對,怎麼這妞兒看上去二十多歲了還沒有瞳星,不過也好,要是這妞兒有瞳星了,那咱們山寨就危險嘍。

  嶽銀屏一聽大怒,這群臭山賊居然敢打我的主意,又看了看陳嚴一眼,突然笑了,嘿嘿,你們惹了這個兇狠的小鬼,今天一個也別想活。

  陳嚴依然不理人,埋頭走路。眾山賊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小子的樣子好凶的感覺,不像是回家,倒像是來殺人的。

  塗二疤面色一肅,喝道:“小子,你站住。”

  陳嚴抬頭與他對視,仍是不說話,他為了全殲山賊,因此用瞳術把自己的眼瞳變成了紅色,示之以弱,免得山賊們嚇到了不戰而逃。

  塗二疤一愣,罵道:“臭小子,你他媽的能修煉?小的們,上!給老子殺了他!”

  一個好殺的山賊按捺不住,舉著樸刀大叫著沖了上去。到了近前,便要一刀狠狠劈下。

  陳嚴不閃不避,也不停步,他右手取刀,真氣湧入,鋒刃亮起,再斜上揮刀。弧形刀氣迸現,直直切過山賊的脖子,山賊後頸飆出一扇血霧。

  一刀斬出,陳嚴垂刀而行,那山賊再往前幾步,與陳嚴擦身而過,他向前撲倒,頭顱在空中與身體分離。他屍體倒在地上,頭顱咚咚咚滾出好遠。

  山賊們嚇了一跳,對方明明是一個廢了本眼的一星赤瞳,怎麼一個照面就殺了己方一個一星赤瞳的武者。他們再看陳嚴的眼神有些異樣起來。

  塗二疤到底是個二星赤瞳武者,剛才那一瞬他看得清清楚楚,他興奮起來,叫道:“他媽的,他手裡那把刀是件真器!大夥兒並肩子上啊!殺了這小鬼,咱們就有真器啦!他後面那個漂亮小妞兒也是我們的啦!”

  財帛動人心,美色亦是如此,現在是兩樣齊占,頓時讓山賊們興奮起來。這小鬼再厲害,也就是一個廢了本眼的一星赤瞳,咱們這麼多人,怕他作甚。

  眾山賊嗷嗷叫著舉刀蜂擁而上,陳嚴突然笑了,他一把拉下眼罩,本眼一段爆發,黑焰紋路爬上眼角,狂野力量行遍全身。他短刀疾舞,刀光在周身繚繞,對著山賊們直沖而去。

  只見一道人影頂著一團刀光猛然滾入人群,頓時慘叫聲大起,血肉殘肢四處亂飛。刀光過處,山賊們紛紛倒下,一息之後,刀光穿過人群,此時人群中還站著的只剩下外圈的寥寥幾人了,其餘山賊死的死傷的傷,地上躺了一片,鮮血長流,彙聚成泊,還活著的傷者在血泊中滾來滾去,淒聲長嚎。

  陳嚴逼向塗二疤,塗二疤瞪大了眼還沒反應過來,他持刀的右手開始顫抖。陳嚴不容他有反應時間,欺身而上,刀光在塗二疤身邊綻放,使出了一式雷動八方。塗二疤終於有了反應,他想要全力抵擋,但二人此時實力差距極大,他只勉強擋住了兩刀,後續刀招盡數落在身上。

  陳嚴下手不容情,刀刀砍向對方要害,塗二疤身中七刀,四肢被卸,上半身被斬成兩節,還有一刀砍在脖子上,將他的頭顱分離,而他的身體還沒垮下去的時候,第九刀劈在腦門,他的頭顱被破成了兩瓣。

  這招一過,塗二疤被生生分屍,他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裂成八塊嘩啦啦落了下來堆成一堆。嶽銀屏面色慘白,她伏在一旁劇烈嘔吐起來,吐完了就大聲叫道:“臭小鬼!你殺人就殺人,弄得這麼噁心幹什麼!”

  活著的山賊嚇的屁滾尿流,他們雖然經常殺人,但還從來沒見過這麼暴烈的殺法。此時陳嚴站在塗二疤的碎塊旁邊,塗二疤噴出的鮮血濺了他一身,火紅的鮮血襯得他臉色慘白,他眼神冰冷,右眼角處黑炎扭動,活脫脫一個冷血殺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