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七章:拜師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46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山賊們肝膽俱裂,好幾個膽子小的更是屎尿齊流,他們慘叫著連滾帶爬想要逃跑,但腿都嚇軟了能跑多塊。陳嚴輕輕鬆松追上,一刀一個將他們殺個乾淨。

  陳嚴戴上眼罩,爆發力量消失,現在修為高了就有這點好處,一段爆發的力量完全可以控制,而且隨時可以撤銷,也不會有脫力的後遺症。

  他清點地上的山賊屍體,這些山賊死狀慘烈,大多沒個全屍,不是斷了胳膊就是斷了腿。他們身上應該有幾個儲物袋的,現在卻一個也找不到,不知被扔到哪裡去了。嶽銀屏別過頭去一臉噁心,暗想這小鬼是不是有什麼毛病,殺人非要弄得這麼血腥,噁心死了。

  陳嚴點了一遍,山寨裡的山賊都在這裡,不過還差了一人,就是背叛了孫家村的野狗兒。陳嚴記得他平時都在馬廄看馬,就朝著馬廄走去。

  到了馬廄一看,那野狗兒果真躲在這裡,他藏在馬槽後邊,身體篩糠一般瑟瑟發抖。陳嚴一把將他揪住,拖了出來。

  野狗兒瞧見陳嚴一身浴血的模樣,膽都嚇破了,他下體一陣抖動,褲襠處一片濕潤暈開,一股尿騷味升起,卻是嚇尿了。他抖落著雙腿慢慢跪了下去,哭求道:“嚴少爺,嚴少爺,您饒了我吧,我可沒幹什麼壞事呀,都是他們逼我的。”

  陳嚴冷冷一笑,說道:“饒你?你那天出賣孫家村也是他們逼你的嗎?你那天侮辱你孫家村的姑娘也是他們逼你的嗎?”

  野狗兒嚎哭起來,他搗蒜似的不住磕頭,哭喊道:“嚴少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您大人有大量,饒了小的吧!”

  陳嚴見他這樣,倒真不想殺他了,這人連武者都不是,活著也做不了什麼惡事。他冷冷道:“饒你可以,但活罪難饒!”他一把揪住野狗兒掀翻在地,再扯開他的褲頭,嶽銀屏尖叫一聲捂著臉轉過身去。

  野狗兒慘叫聲中,陳嚴手起刀落,一刀切了他下身那話兒,再一腳將他蹬開。野狗兒淒厲尖叫起來,不一會就痛暈在地,人事不知。

  陳嚴不再看他,轉身就走,這次過來,除了帶走父親的屍骨之外,還要將盛一鳴帶下山去,好生醫治,他的病已經不能再拖了。

  來到後廚,卻不見盛一鳴的身影,只聽見盛一鳴屋內傳來陣陣咳嗽聲。陳嚴心裡焦急,叫了一聲:“盛老爹,我回來啦!”他沖進屋內,只見盛一鳴躺在床上,身體隨著咳嗽聲陣陣顫動。

  他走到床邊跪下,抓住盛一鳴的胳膊說道:“盛老爹,我帶你下山,給你找大夫。”

  盛一鳴擺擺手,搖搖頭說道:“不用了。”他掙扎著想要坐起來,陳嚴連忙扶著他,幫他起身靠在床頭,他看了一眼陳嚴,詫異道:“小嚴子,你這眼睛……”

  陳嚴點點頭,說道:“我昨晚上沖星成功了,還莫名其妙升階了瞳色。”

  盛一鳴咳嗽幾聲,道:“成功就好,成功就好。我看你一身是血,你又殺人了?”

  陳嚴道:“是的,寨子裡的山賊被我殺光了。盛老爹,你也不用待在這兒了,跟我下山吧!”

  盛一鳴不接話,卻說:“殺了也好,也好,這群山賊作惡太多,殺了就殺了吧!”他又咳嗽幾聲,繼續說道:“小嚴子,你答應我一件事好嗎?你的殺性越來越重,這樣下去,我實在是擔心你啊!我見過很多殺性重的人,他們都很少有開心的時候,你答應我,以後能不殺的人,就不要殺,好嗎?”

  陳嚴點點頭,知道盛一鳴也是為自己好,說道:“好的,盛老爹,我答應你。”

  盛一鳴仰頭靠在床沿上,說道:“那就好,小嚴子,我問你個問題,你覺得我的味之道如何?”

  陳嚴道:“老爹的味之道算是開創了先河,足可以開宗立派了。”

  盛一鳴一笑,說道:“那麼,我把這味之道傳你怎樣。”

  陳嚴道:“小子求之不得,就怕盛老爹不肯教啊!咱們先別說這些了,老爹,咱們還是先下山去吧,您這病真不能再拖了。”

  盛一鳴卻不接話,他又咳嗽幾聲,陳嚴趕忙給他在胸前順氣。咳完了,盛一鳴說道:“唉,我就怕你不肯學哩!我這一輩子就弄了這麼一個東西出來,我怕失傳啊,那我這輩子的功夫就白費了。”

  陳嚴道:“老爹您說笑了,您這東西失傳了不是暴殄天物嗎!”

  盛一鳴道:“小嚴子呀!我之前怕你覺得跟我學廚藝輕賤了,也怕你因為要報仇所以不想耽誤修煉而不跟我學這個浪費時間。小嚴子,你能給我保證,絕對不會讓我的心血失傳嗎?”

  陳嚴笑道:“盛老爹,您就放一百個心,我就算不修煉也不會讓您的心血失傳的。話說回來哈,您一開始給我

說讓我放棄報仇,只怕就是想著讓我專心跟您學習味之道吧?”

  盛一鳴轉頭看著陳嚴,微笑道:“你小子越來越聰明了,這都能被你看出來。怎麼,你怪我當時算計你?”

  陳嚴道:“其實仔細一想啊,老爹您讓我不要報仇對也是一片好心,我怎麼會怪您呢?老爹,咱真的別說了,該下山了。”說著就去扶盛一鳴,想把他扶下床。

  盛一鳴拍拍他手道:“小嚴子,你就別費心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今天就是我的大限之日。”

  陳嚴大急,道:“老爹你千萬別這麼說。”他突然想到自己搶了嶽銀屏的一些丹藥,便從儲物戒裡一股腦取出來,急急說道:“老爹你看,我這裡有好多丹藥,就是後面這個藥師煉的。”他轉過頭去,招呼嶽銀屏:“喂,你過來,來告訴我哪種藥能治好我老爹的病。”

  嶽銀屏大為不悅,道:“我不叫喂,我有名字的。”但還是不情不願地過來了。她瞧了一眼盛一鳴,說道:“這人不僅身體的生機盡失,連意念都差不多死絕了,除非這世上有仙藥,不然就算我師父三石老人來了,也救不了他的。”她故意提及三石老人,就想嚇嚇陳嚴,讓他別對自己太凶了。

  陳嚴卻只聽出她說盛一鳴沒救了,頓時大怒,正要大罵,盛一鳴卻拉住他道:“這姑娘說得對,我這病其實老早就有了,我不服老,就給自己配了一味湯,用意識來強行壓制病情,我意識消耗得太多,已經沒救了。”他又對嶽銀屏道:“姑娘,你真是藥師?”

  嶽銀屏一挺胸,頗為自豪地說道:“正是,如假包換。”

  盛一鳴仔細看了看嶽銀屏,說道:“我這輩子還沒見過幾次藥師呢,我最佩服的就是藥師了,唉,姑娘你這眼睛怎麼回事,怎麼是無星橙瞳?”

  嶽銀屏面色一沉,道:“哼,你問這個小鬼,就是他把我害成這樣的!”

  盛一鳴奇道:“小嚴子,這怎麼回事?”

  陳嚴聽了盛一鳴的病情,正自傷神,聞言說道:“這事一言難盡,盛老爹,您的病真沒辦法了嗎?”

  盛一鳴道:“小嚴子,人總是要死的,就算是這天下頂級的九星紫瞳武者,也沒聽說過有長生不老的,你不要太為我傷心了。”

  陳嚴道:“老爹,我捨不得你……”便哽咽到說不出話來。

  盛一鳴道:“你要是真捨不得我,跪下來給我磕幾個頭,拜我為師吧。”

  陳嚴果斷跪倒,大聲道:“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他咚咚咚連磕三個響頭,盛一鳴喜上眉梢,連聲說好。陳嚴磕完頭,又問道:“師父,既然我拜你為師了,那咱們總該有個門派名啊!”

  盛一鳴道:“這我沒想過,你以後自己看著辦吧!”

  陳嚴道:“我看,就叫盛味門吧。”

  盛一鳴沉吟片刻,念叨幾回“盛味門”,說道:“也行,不算太壞。”他從枕頭下摸出一個布包,交給陳嚴,說道:“我的畢生心血就在這本味經裡面,你要好好研讀。”

  陳嚴恭恭敬敬接過,說道:“師父,弟子定然不負所托,必將我盛味門發揚光大。”他又靈光一閃,對嶽銀屏道:“你也拜入我盛味門門下吧!”

  嶽銀屏又驚又氣,不由得笑出聲來,說道:“我堂堂一個藥師,會拜入你們這麼一個才成立的小門派之下?笑話!”

  陳嚴道:“我師父天縱奇才,這味經裡面的東西可謂是曠古絕今,只怕能與你們煉藥一道一較高下,能拜入我門,是你的榮幸。”盛一鳴說最佩服藥師,就想著讓嶽銀屏這位藥師拜他為師,讓他高興高興。

  盛一鳴聽了陳嚴的大話,不由哈哈大笑,他擺擺手,嘴裡卻說道:“言過其實,言過其實。”

  嶽銀屏道:“我寧死也不拜在你們門下。”

  陳嚴臉一黑,冷冷道:“當真?”

  嶽銀屏脖子一梗,道:“當真。”

  陳嚴眼珠一轉,道:“好,我問你,今天早上那頓豬腿好吃不?”

  嶽銀屏食指大動,眼睛一瞪,說道:“好吃,那又怎樣。”

  陳嚴淡淡說道:“不怎麼樣,只想告訴你,我的廚藝是跟我師父學的,但只學了一年,還不及他老人家萬一,他老人家的一身本事全在這本味經裡面了,你要是拜他為師,我保證叫你能吃到比早上那頓野豬腿還要好吃萬倍的東西。”

  嶽銀屏口水流了出來,又被她吸了回去,說道:“怎麼可能,你騙人。”

  陳嚴道:“實話跟你說,香烤野豬腿在我師父的菜譜裡可是最不入流的,我師父的菜譜裡,有……”他一連串菜名直報下去,嶽銀屏口水再也止不住,她居然聽餓了,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