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二十八章:禦風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31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嶽銀屏咽咽口水,終於敗下陣來,她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陳嚴點點頭,道:“你要是拜了師,這些東西遲早都會教給你,你以後想吃什麼都能自己做。”

  岳銀屏心裡幾個念頭戰了幾個回合,終於被口腹之欲占了上風。她一咬牙說道:“好,拜師就拜師,反正我原來的師父也不要我了。”她跪了下去,磕了三個響頭,道:“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

  盛一鳴大喜過望,喜笑顏開,連聲說好,陳嚴看了也為他高興。盛一鳴道:“銀屏呀,你年紀比小嚴子大,以後要代我多多照顧他啊。”

  嶽銀屏道:“師父,你沒看出來嗎?我是被他挾持了的,他是不能殺我呀,要是能的話早就殺了我啦,師父,他不欺負我,我就很開心啦。”

  盛一鳴大笑起來,說道:“小嚴子,我要你以後開開心心的活著,你能答應我嗎?銀屏,我就你們兩個徒弟,你們一定要相親相愛的啊!”他又咳嗽幾聲,便沒了生息。陳嚴搶上前一看,盛一鳴雙目無神,已是死了。他大叫一聲:“師父!”鼻子一酸,就要落下淚來。

  嶽銀屏叫道:“哎哎哎,你又要哭呀!”

  陳嚴不理她,他仰起頭來,道:“我不哭,我要答應師父,開開心心地活著,我不會哭的。”他竭力忍住眼淚,淚水在他眼中轉了幾轉,縮回了他的眼中。陳嚴笑了起來,說道:“有什麼可哭的,師父他老人家笑著過世,我該為他高興才是。”

  他含淚笑著,將盛一鳴扶起來背在背上,出了小屋,又進廚房找了一隻麻袋,背著盛一鳴向山寨外走去。到山寨門口,他用麻袋收了父親的屍身,頭也不回地下山去了。

  走在路上,他回憶起這一年裡與盛一鳴的點點滴滴,心裡又是傷感又是感激,這一年中,要是沒有盛一鳴,只怕他早就死在山寨了。

  他們回到陳家莊,莊外密密麻麻擺滿了棺材,衛家人正進進出出地將陳家眾人的屍骨搬出,安放進棺材裡面。衛深見陳嚴回來了,趕忙迎上去,他看見陳嚴背上的盛一鳴,疑惑道:“這位是……”

  陳嚴道:“這是我師父,衛叔,您給我師父再備一副棺材吧,我要用我陳家高級客卿的身份來厚葬他。”

  衛深乾巴巴一笑,說道:“棺材是夠了,以前我以為嚴少爺你也不在人世了,就給你也準備了一副。”

  陳嚴道:“那就好。”幾人將盛一鳴和陳嚴父親的屍骨收進棺材,陳嚴最後看了幾眼盛一鳴,一狠心,將棺材蓋合上。

  過不多時,陳家眾人的屍骨終於收好了,衛家人根據散落在屍骨旁的衣服碎片大致確定了屍骨的身份,在棺材上做了些記號。衛深對陳嚴道:“嚴少爺,屍骨全部入棺了,請你帶我們去陳家祖墳,咱們開始辦這遲了一年的葬禮吧。”

  陳嚴搖搖頭,道:“不急,衛叔,我想把葬禮辦得風風光光的,陳家鎮另外那三家,咱們之間的帳也該算算了,衛叔,咱們去胡家。”

  衛深面露難色,道:“嚴少爺,就我們衛家和你,只怕不是他們三家的對手,這事要從長計議才行!”

  陳嚴道:“衛叔,我自有把握,再說,他們三家並不齊心,不足為懼。”

  衛深仔細一想,道:“嚴少爺說得也有道理,他們三家不齊心,咱們就算不敵他們,也不會吃什麼大虧。好吧,嚴少爺,咱們走!”

  衛深留了幾人在這裡看管棺材,便帶著其餘衛家人同陳嚴嶽銀屏一起去往胡家莊。

  眾人到了胡家莊,莊內三家分成三堆站在三處,彼此之間劍拔弩張,頗有一言不合就血流成河的架勢。

  那三家見衛家與陳嚴來了,鄭文懷冷哼一聲,道:“又來了一群貪婪的餓狼。”

  吳遠臉色本就不好看,聽了這句話頓時大怒,說道:“鄭老頭,你罵我們是餓狼?那你算什麼,胡家都沒了,還護著胡家的產業,忠狗嗎?”

  鄭文懷冷冷道:“我可沒罵你是餓狼,我是忠狗又如何,你就是個連狗都不如的東西,呸!”

  吳遠臉色鐵青,正要發作,卻聽一人叫道:“鄭家主,罵得好!”聲音正從衛家那方傳來,吳遠聞聲一瞧,說話的人不是衛深,卻是陳嚴。

  吳遠怒道:“陳家小狗,你別以為有衛家撐腰我就不敢殺你。”衛深道:“吳遠,你這狗都不如的東西,咱們好歹以前跟陳家是盟友,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吳遠道:“盟友?我操他陳家十八代祖宗!他陳

家幾時當過我是盟友,他們一直當我是狗!”衛深大怒,叫道:“吳遠,你狗嘴裡吐屎呢,天地良心,陳家宅心仁厚,咱們三家可是平等相交的。”

  陳嚴冷冷道:“吳遠,你罵我不要緊,你罵我陳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他這一句話說出,頓時殺機畢現。

  吳遠心裡一慌,這才正視起陳嚴來,他終於發現,陳嚴此時已是一星橙瞳武者了。那陳嚴就冷冷地站在那裡,他渾身血跡斑斑,左眼更是凶光畢露,氣勢不凡。

  “這小子,怎麼才一晚不見,就變成一星橙瞳了,難道他以前故意隱藏實力了?”他心念電轉,轉瞬間就想了許多:“肯定是這樣,這小狗,還真是陰險啊,哼,那又這樣,他只不過是一星橙瞳,而我是三星赤瞳,修為也算高於他了,我沒理由怕他。”他冷冷道:“陳家小狗,你不客氣又能怎樣。”

  陳嚴淡淡說道:“殺了你!”殺機更濃,吳遠心頭揪緊,衛深倒嚇了一跳,他悄聲對陳嚴說道:“嚴少爺,你不是他對手。”鄭文懷則有些奇怪,陳嚴這樣子不像是來搶佔胡家財產的,倒像是尋仇來了。只是這陳嚴怎麼就變成一星橙瞳了。馮莫則一臉看好戲的樣子,他一開始就發現陳嚴是一星橙瞳,著實震驚了一會,現在陳嚴與吳遠說僵了,正合他意,他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吳家主,嚴少爺看不起你呀!”

  吳遠冷笑一聲,道:“小狗,你好大的口氣,也罷,我就替你死去的長輩們教訓教訓你。”

  衛深萬分後悔,怎麼就鬼迷心竅帶陳嚴來這裡了,這才剛來,這嚴少爺就跟人說僵了要動手,年少氣盛啊年少氣盛。

  但此時也絕不能退縮,他大吼一聲,道:“吳遠,你還要臉不要,你多大歲數了,欺負一個十三歲的孩子,你要打,好,我來陪你,咱們的恩恩怨怨也該做個了結了。”他拔出刀來,正要迎上去,陳嚴卻搶在前頭跳了出來,他一擺手,對衛深道:“衛叔,我來吧,你放心。”

  衛深一跺腳,正要說話,陳嚴卻不等他開口,握住腰間短刀,向前沖去。

  陳嚴只覺得右眼一跳,一股奇怪的感覺行遍全身,這時一陣風吹起,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與那陣風兒融為一體。他輕飄飄地向前射出,眨眼就到了吳遠面前。

  吳遠駭了一跳,這小鬼怎麼如此之快,拔刀向前斬出,陳嚴一扭身,化作清風飄飄蕩開。吳遠終究是個老牌三星橙瞳武者,戰鬥經驗豐富,要想贏他,最好能打他個措手不及。

  陳嚴主意一定,一揚短刀,腳下步法隨風,全力使出一式雷動八方。

  在這道風兒的催動之下,他的速度頓時快了一倍有餘,雷動八方一是重于步法,一是重於短刀重斬,在此速度加成之下,再加上陳嚴手持那柄真器短刀,威力大增。

  吳遠頓時慌了神,這式雷動八方他看過無數次,但如此快異絕倫又力沉無比的一式卻是見所未見,他心知今日是遇上強敵了,當即大喝一聲,全身真氣調動起來,全力抵擋。

  陳嚴下手不容情,短刀鋒刃亮起,一刀刀狠狠斬出。吳遠揮刀迎上,雙刀第一次相交,一股巨力傳來,吳遠臉色一變,這力量太大,手中短刀差點被震得脫手。刀刀相交,吳遠的刀雖不是凡品,但在這真氣鋒刃之下,也就撐了四刀便被生生擊碎。

  陳嚴想起盛一鳴的囑咐,不想殺人,短刀鋒刃消散,後續四刀砰砰砰砰砸在吳遠四肢之上,他的臂骨腿骨被盡數砸碎。第九刀自他頭頂落下,卻輕輕一偏,砸在他右肩之上,他的肩骨立碎。

  一式雷動八方,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陳嚴站在吳遠身邊,收刀在腰間,靜靜地瞧著吳遠。吳遠這時才感到了疼痛,他雙腿腿骨全碎,支撐不住,倒在了地上,高聲慘叫起來。

  陳嚴淡淡說道:“我今日殺了太多人,不想再開殺戒,就饒你一命。”

  滿場皆驚,只剩吳遠淒厲哀嚎。眾人兀自不信,這就結束戰鬥了?一個三星赤瞳武者在一招之下敗給了一個一星橙瞳的少年?

  衛深張大了嘴,呆愣愣站在那裡,鄭文懷瞪大了眼睛,嘴裡念叨著:“這……這……這……”,馮莫則冷汗直冒,心想:“此子恐怖如斯!”三人都是三星赤瞳,回想起剛才的戰鬥,仍是心有餘悸,都想著,要是我接這一招,只怕也是如此下場吧。

  這時,只聽一人尖聲叫道:“臭小鬼,你偷了我的瞳術,我跟你拼了。”就見一道白影一閃,直直朝著陳嚴撲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