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玄瞳記

正文 第三十章:黃瞳

書名:玄瞳記 作者:北冥一粒豆 本章字數:340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7:55


  鄭馮兩家人反應各異,有面面相覷的,有交頭接耳的,有啞然發笑的,還有怒目而視的。吳家則大氣不敢出,畢竟自家家主被人一照面給打殘廢了,他們現在可沒什麼發言權。

  馮莫乾笑兩聲,道:“嚴少爺是在說笑嗎?”

  陳嚴搖搖頭道:“你看我是像說笑的人嗎?”

  鄭文懷氣哼哼道:“嚴少爺,過分了!”

  陳嚴笑了,說道:“我過分?你們三家放任我陳家暴屍一年,還有臉說我過分?”

  鄭文懷臉色一紅,歎一口氣道:“這件事上,我確實對不住你。”馮莫道:“嚴少爺,我們也是被胡家所逼,這不能怪我們吧?”

  陳嚴道:“他胡家再厲害,你們三家若是鐵了心要與衛家一起葬我陳家,胡家能說什麼?他能把你們全殺了?再說了,這陳家鎮還有一人能與胡家抗衡,你們怎麼不去找她幫忙,說來說去,只是不肯而已。我陳家眾人受了這一年暴屍之苦,我只要你們來做孝子孝孫,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鄭文懷道:“唉,嚴少爺說得也有些道理,只是這件事上辱及我鄭家上下,咱們能不能想個兩全其美的法子?”

  陳嚴道:“這已經是我的底線了。”

  馮莫心裡權衡片刻,瞬間又有了計較,現在陳嚴勢頭太盛,若是讓他繼續如此,只怕我馮家以後的日子都不好過,何不趁現在這個大好機會聯合三家滅了陳嚴與衛家,若是事成,吳家家主已經成了殘廢,鄭家規矩原則太多,這兩家都不足為懼,日後這陳家鎮,可要改姓馮了。

  他思索完畢,覺得這計畫乃是天衣無縫,當即清了清嗓子,朗聲道:“如此說來,嚴少爺定要辱我三家嘍?”

  陳嚴道:“不是你三家,是兩家,吳家這群人,是不配進我陳家祖墳的。”

  吳家那方頓時聒噪起來,但也不敢高聲叫駡,畢竟自家家主可是前車之鑒,誰都不想接陳嚴那招能打出極真一擊的雷動八方。

  馮莫心裡歡喜,面上卻現出怒色來:“哼!嚴少爺好大的口氣,你雖然厲害,但我三家人為了武者尊嚴,也就只能與你一戰了!”

  陳嚴對鄭文懷道:“鄭家主,馮家不惜與我一戰,也要保全面子,你鄭家呢?”

  鄭文懷思索片刻,面色一正,道:“請嚴少爺三思。”

  衛深頓時一個頭兩個大,眼看又要打起來了,他的心又提了起來,這嚴少爺怎麼老是這樣玩。若是真要打起來,局面可不好收拾。他正要勸勸陳嚴,衛家眾人中一個後輩突然走到陳嚴身後,悄聲說道:“嚴少爺,你就變成黃瞳,嚇嚇他們。”

  陳嚴雖然不懼這些人,惹急了本眼爆發把他們全殺了就是,但衛家不免要受波及。此時聽了身後這人的建議,心裡豁然開朗,他冷哼一聲,越眾而出,瞳術催動下,他一隻左眼瞬間變色,同時神念潮汐展開,釋放出道道威壓,他傲然道:“你們真要寧死不屈,那我接著就是。”

  鄭文懷馮莫嚇得呆立當場,其餘眾人亦是鴉雀無聲,眾人心裡現在只剩下一個念頭:“怪不得吳遠一個照面就被人打成了殘廢,還是人家手下留情了的,一星黃瞳對三星赤瞳,只能說他輸得不冤啊。”

  一星黃瞳與二星橙瞳與三星赤瞳理論上來說戰力應該是相當的,但事實上一星黃瞳戰力最強,三星赤瞳最次,後者對上前者也只有被秒殺的份。

  只有衛家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他們也要做做樣子,以免被人看出破綻來了。他們也先是呆住,然後佯裝反應過來,開始歡呼起來,那個出主意的青年大叫起來:“嚴少爺你太牛了,你就是我的偶像!”這聲音聽在陳嚴耳中頗有些熟悉,正是之前提醒自己瞳術用處的那人。嶽銀屏轉眼一瞧,這傢伙不就是之前無視他只用崇拜眼光看著陳嚴那人嗎?她又開始生氣了,一板臉側過頭去。

  陳嚴道:“武者的尊嚴需要用生命來維護,就像胡家老祖那樣,你們爆星吧!我一人戰你兩人。”

  鄭文懷臉色陰晴不定,馮莫則諂笑起來,說道:“嚴少爺,你這……我跟你開玩笑呢。陳家作為咱陳家鎮當仁不讓的第一,陳家老祖修為到了四星橙瞳,陳家家主亦是兩星橙瞳,差一步就可以到三星了,陳家上下,高手更是數不勝數,我馮家給陳家做一回孝子孝孫,可是我馮家的榮幸啊。”

  陳嚴點點頭,道:“那就好,鄭家主,你呢?”

  鄭文懷面色一厲,下定了決心,他深吸一口氣,道:“鄭某斗膽,請嚴少爺賜教。”他拔出兵刃,就要爆星。

  陳嚴道:“鄭家主不必如此,你既有

對我陳家的悔意,我就不為難你了,你可以不執晚輩禮,可與我父親同輩,如何?”

  鄭文懷一愣,如果這樣的話,只對陳家老祖做孝子孝孫,那也沒關係,他本來也對這位老人頗為佩服。陳家如此下場,他也頗為後悔,況且此事胡家乃罪魁禍首,陳嚴也不阻止他為胡家下葬,就當自己鄭家為了胡家贖罪吧。他歎一口氣,道:“多謝嚴公子了,鄭家明日必到。”

  馮莫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明天那葬禮,他馮家可是被所有人壓在頭上了。但對方強勢,又怎能不低頭。

  陳嚴道:“這樣最好不過。我還有一件事,要告知諸位。今年的虎林試煉繼續,並且一切都按照昨晚所定,各家所出的賭注不變,至於胡家,他們的全部家產就作為這次的賭注吧,順便也解決了這件事。只是裁判之事嘛,正好吳家家主廢了,裁判就變成衛鄭馮三家家主。諸位怎麼說?”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這才想起還有這麼一檔子事,也許是今年同往年一樣,最強那家被滅了,搞不好今年的試煉也會如往年一般被取消掉,所以大家這才沒放在心上。況且從昨晚到現在出了如此巨大的變故,眼下各種大事層出不窮,誰還會管試煉這種小事。

  衛深這時也終於瞭解了陳嚴昨晚為何決定要親自代表陳家獨自參加試煉,以他的修為,虎林裡面不說敵手了,只怕想與他為敵的選手們一起上,也會被他殺個乾淨,也難怪他會如此自信。想到這裡,衛深心裡一個念頭冒了出來:要是胡家不出變故,到了試煉完結那天,那胡錦的臉上不知會有多難看。

  鄭文懷問道:“裁判之事我倒是沒什麼意見,只是,嚴公子你自己還要參加嗎?”

  陳嚴道:“當然,一切照昨晚商定的來嘛,怎麼,我難道不符合參加的條件嗎?”

  鄭文懷飛快地眨起了眼,道:“這……這……”虎林試煉對參加者的要求就只有年齡這一條,陳嚴再合適不過,只是他的修為太過於強大,所有參加者加起來只怕都不夠他打的,實力之懸殊,這在以往可是見所未見之事。

  各家的青年們也是臉色難看,這陳嚴真要參加,自己只怕是見了他就最好將戰利品乖乖奉上。馮莫笑道:“嚴少爺您就莫說笑了,您要是參加,只怕今年的試煉開不起來。”

  陳嚴道:“哦,這怎麼說。”

  馮莫道:“您的修為大家有目共睹,只怕各家的試煉適格者都不願參加今年的試煉。那到時候參加人數就您一人,不就是開不起來了嗎?”

  陳嚴笑道:“這麼說也有道理,這樣吧,我就不參加了,不過,我有個條件。”

  馮莫見他鬆口了,大喜過望,道:“嚴少爺有什麼條件,儘管說出來。”

  陳嚴道:“我先問個問題,是不是大家都認為,我是試煉適格者中絕對的第一。”

  鄭文懷道:“那是當然!”馮莫也道:“嚴少爺的修為比我們這幾個不成器的老傢伙都高,當然是第一。”

  陳嚴道:“既然這樣,那本次虎林試煉的第一名就定成是我,我就不參加了,其餘眾人就去爭奪第一名以下的名次,這樣如何?”

  鄭家與馮家各自討論片刻,也就同意了他的提議。這個世界裡強者為尊,作為強勢方的陳嚴沒有趕盡殺絕,已是仁至義盡了。再說了,除開第一名,後面幾個名次的獎勵也還是不錯的,陳嚴要是不參加,那咱們喝口肉湯也是不賴。

  由此事情便定了下來,眾人約好明日葬禮的時間與章程,各自散了開去。眾人想到昨晚上那胡家各種算計,最後卻為陳嚴做了嫁衣,不由得有些世事無常之感歎。

  衛家擁著陳嚴,走得最是興高采烈,其餘三家就有些垂頭喪氣,尤其是那吳家,抬著殘廢的家主吳遠,如同喪家之犬般夾著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陳嚴從打敗吳遠那一刻起,就有了一個想法。他意識到這小小的陳家鎮已經沒有人能做他的敵手,而武者若要變強,勢均力敵的戰鬥是少不了的。他做了一個決定,需要儘快離開陳家鎮,去往新的世界。

  而離開之前,陳家鎮的幾股勢力需要整合整合,吳家家主已廢,沒了這唯一的一個三星赤瞳,吳家已經不足掛齒,剩下的三家之中,衛家與我陳家最親,所以必須為主。而鄭家忠勇,沒那麼多花花腸子,也可忽略。只有馮家陰險狡詐,必須削弱了,但也不能消滅,衛家想要發展,必須留一個對手。因此虎林試煉的第一名獎勵必須拿到,再全交給衛家,那衛家就是當仁不讓的第一,剩下的獎勵,可有可無,讓他們三家去爭,就當磨礪新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