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甜妻臥倒,大叔乖乖就擒

第475章 小傢伙發脾氣了

書名:甜妻臥倒,大叔乖乖就擒 作者:靈兮 本章字數:382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9:01


待喬唯一進到餐廳時,剛好看到餘生一臉憤怒的朝蘇瑾然狂吼。

  她則靠在門口看戲一樣的看著裡面兩個大男人大眼對小眼。

  不過,餘生的臉上全是生惱,而蘇瑾然則是一邊給余意然盛湯,一邊輕瞥他一眼,無奈的搖著頭。

  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餘生哪裡能讓蘇瑾然在自家這麼得瑟。

  見他對自己的話無動於哀,便氣呼呼的上前作勢就要把他身上的那條粉紅圍裙給扯下來。

  剛好蘇瑾然站直身體他就跑過去了。

  喬唯一只看到他一個大男人長臂圈住了蘇瑾然的腰身,那感覺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離我遠點,我老婆孩子在這裡,別讓她們誤會了。”

  蘇瑾然大掌按住了餘生瘦弱的肩膀,將他推離自己。

  原本就比蘇瑾然要小了一號,現在被推開更顯得很彆扭。

  餘生終於在被按在椅子上坐下時炸毛了。

  “姓蘇的,你能不能搞清楚一點,這裡可是我家,輪得到你囂張嗎?”

  他用力的拍了下桌子,目光嫌棄的瞪向蘇瑾然。

  “我沒有囂張啊,我不過來給我老婆兒子做頓飯,你看你還能撿個現成的吃,難道我錯了?”

  餘生眼珠子轉了轉,好像也沒錯。

  可這完全不是一回事好嗎?

  這六年時,他每個禮拜都到KS公司的辦公室去守著。

  就像是怕他跑出去偷吃一樣,弄得大家以為他倆有一腿。

  有一段時間不知哪個不知死活的媒體還曝料說他們倆有可能是一對。

  一對你姥姥。

  餘生當時差點沒動用所有關係把那個媒體給弄垮,還好柯新華說一動就是承認,他才按捺住了。

  可他總覺得不動,也就等於是默認……

  蘇瑾然到好,沒事兒人似的,出事後,照顧毫不避諱的來自己辦公室蹲點。

  而且越來越勤。

  他甚至有時連一句話也不和他說,他也能待一天。

  六年了,餘生覺得自己沒瘋已經是心理承受能力極強的人了。

  可現在,喬唯一回來了,他再也不去蹲辦公室了。

  他白天是清靜了,可晚上回家還要在家裡瞧見他。

  這事兒,放誰身上都覺得嗝應。

  一碗湯喝完了,兩人的爭吵也差不多了。

  餘意然瞧了瞧倆大人,把碗往前面一推,安慰著餘生,“阿生,拍桌子手不痛嗎?要不喝碗湯吧,他做的湯可好喝了。”

  餘生瞪了一眼餘意然,覺得他就是一個小叛徒。

  一點吃的就把他給搞定了。

  平時他給他買那麼多好吃的也沒見他在關鍵時刻向著自己。

  見他別開了臉,餘意然突然從椅子上跳了下去,走到他身邊有些艱難的爬到他懷裡。

  不管餘生的不待見,他用小短手抱著他的脖子不讓自己掉下去,湊在他耳畔小聲的說道:“他可是免費的廚師哦……你自己想想吧!”

  餘意然跳下去後,餘生才饒有興趣的挑了挑眉,目光微斂往蘇瑾然的身上瞥了過去。

  心裡似乎已經有了決定,然後扭頭看向一副看好戲的喬唯一,冷冷的說道:“站那兒幹嘛,看著我們就飽了?還不快過來吃飯!”

  蘇瑾然完全不理會餘生的想法,直接坐到了餘意然的身邊給他夾菜。

  他是來伺候老婆兒子的,外人有得吃已經不錯了。

  喬唯一癟癟嘴,對於餘生這種牆頭草,她也不怎麼待見。

  被他喊了一聲後,不太情願的走了進來。

  本以為有一場好戲可以瞧,沒想到被小傢伙的一個悄悄話給弄得收了場。

  喬唯一覺得沒意思,坐在餘意然身邊輕瞥了他一眼。

  有些埋怨他多管閒事的意思。

  可沒想到餘意然那小傢伙還就把喬唯一的這個眼神給收進了眼裡。

  他當然知道餘生和喬唯一都不太喜歡蘇瑾然在這個家裡出現。

  可他現在又和蘇瑾然站在了一條戰線上。

  他不想蘇瑾然被趕出去,就得自己想法子來讓他留下來。

  接收到喬唯一的目光之後,他想都沒想就把手裡的小勺子扔到了桌子上。

  有種生悶氣的意思。

  小傢伙生氣了?

  在這個家裡,這還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餘生與喬唯一都知道他的脾氣,對視一眼後都仔細的打量著他,想必接下來要說的話只會令他倆驚訝。

  “你,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回來,還是個寧願餓死也不做飯的人。你,廚房裡的事情你一點都不會,煮個速食麵都會煮焦掉。你們還有什麼資格嫌棄一個連工資都不要,任勞任怨來給你們做飯的人!”

  “……”

  “呃……”

  “反正我覺得傻老頭做的菜很好吃,如果你們換掉他,不管請什麼樣的廚師做什麼樣的菜我都不會吃的!哼……”

  餘意然說完後好

像心裡還有氣,面前裝了小排骨的碗也被他往外一推,抱著小短手坐在椅子上還真就一副不吃了的模樣。

  倆親人又對視一眼,最終還是只能喬唯一妥協。

  她把小勺子和碗都給小傢伙收拾到面前,然後一副慈愛媽咪的表情看著他,溫柔的揉了揉他的頭髮。

  “意哥啊,好好吃飯,等吃完了我想想再答覆你好嗎?”

  “不要,反正我就只吃他一個人做的飯,別人的我都不吃!”

  餘意然耍起了小脾氣。

  其實余意然不常生氣,雖然他是小孩子,但他有時候說的話比喬唯一還靠譜。

  大家也都疼他更不會讓他生氣,這會兒這事,喬唯一還真拿不准主意。

  “意哥,要不咱們先吃飯吧。你媽咪吃了我做的飯,覺得好吃的話就會留下我的,是吧!”

  蘇瑾然拍拍乖乖兒子的小腦袋,在沒人注意的時候給了他一個表揚。

  小傢伙接收到後又假意歎了口氣,抱著碗又拿起了小勺子。

  “靠!我說意哥,你到底是誰帶大的啊,連你媽的話都不聽了?聽一個外人的話!”

  餘生有些激動了,憑什麼他們的話餘意然就不聽了,而蘇瑾然就一句話便收買了他。

  “在我兒子面前,別外人外人的叫。在他倆面前你才是外人!”

  蘇瑾然瞪了他一眼,覺得這個屋裡就數餘生是個礙眼的電燈泡,早想把他給請出去了。

  “我說哥們兒,你得認清自己的身份再說這話!我可是那丫頭的親哥哥,意哥的親舅舅,你憑什麼說我是外人!”

  餘生不依了,氣得直接站起來摔碗和他就要理論。

  人家大總裁怎麼能和你一個小人物計較。

  根本就懶得理你!

  “親什麼啊,同父異母而已,又不是一奶同胞,有臉那麼大聲在我們面前叫喚得瑟嗎?”

  如果說這輩子受過最大的侮辱,那麼餘生覺得那就是同父異母這個詞從蘇瑾然的嘴裡說出來。

  平時喬唯一不管怎麼說餘生都可以覺得那是在開玩笑。

  可今天蘇瑾然突然提及到時,他就覺得是在嘲笑他,甚至嘲笑了他老子。

  完全受不了這種被歧視的感覺。

  餘生一腳踹開了身後的椅子,呯呯呯的雜音在餐廳裡頓時響了起來。

  喬唯一不禁皺起了眉,餘意然也氣呼呼的瞪向了已經發飆的餘生。

  “我特麼的就是同父異母你怎麼著吧,你和蘇文浩難道就是一奶同胞出來的?難道不是同父異母?我家老頭子那是被形勢所逼,你家那個呢?那叫始亂終棄……”

  現在不管誰再評論蘇雲天和周若意,蘇瑾然都只有無動於衷的表情。

  以往周若意就是他的死穴,任何人都觸碰不得。

  可至從喬唯一被她給逼走後,再到她去世。

  那種感覺也慢慢的隨著時間的關係而減少了溫度。

  他現在竟然能在這種心平氣合的感覺中聽完別人數落他母親。

  這到是讓喬唯一有些奇怪。

  以為他是在生悶氣,也見餘生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她也煩燥的推開椅子,狠狠地瞪著餐廳裡的人,“你們真是沒一個讓我省心!”

  說完連頭也不回就離開了餐廳。

  余意然見喬唯一走了,覺得這場戲也沒什麼好演的,便自顧自的開始吃飯,專撿自己愛吃的菜來吃。

  被他那副饞樣兒給驚了一跳,餘生立馬就又被氣得跳了起來。

  “你小子剛才不是說不吃嗎?不是還在生氣嗎?怎麼你媽剛走你就吃得這麼歡?”

  餘意然啃著手裡的小排骨,朝他揮了揮手,有些口齒不清的回答道:“傻不傻啊你,這麼多好吃的我還生什麼氣啊,有得吃不吃那叫傻子。就像你……”

  “我兒子說得對,要是氣完了就趕緊吃吧,涼了這些菜可就真的不好吃了!”

  蘇瑾然也很配合的把椅子拉得更靠近餘意然,然後兩人很有愛的討論哪個菜還需要再改進,哪裡些已經做得比五星級廚師做得還好吃了。

  餘生一個人站在原地,身邊斜倚著那把被他一腳給踹開的椅子,他此時的模樣有些可笑。

  看著兩人吃得歡,他竟有種被耍的錯覺。

  再往客廳裡瞧了眼窩在沙發裡看電視的喬唯一,他就更覺得自己在這個家裡是一種錯誤的存在。

  他突然撲向二人,半個身體都掛在了餐桌上,微眯著眼睛很認真的問道:“剛剛你倆是不是故意在那丫頭面前還戲?而且還很不仗意的把我也給扯了進去?”

  有種後知後覺的錯覺,總覺得自己被設計了,可他又沒把眼前這兩人放在一起的理由。

  蘇瑾然很殷勤的伺候著小傢伙吃飯,沒心情理睬他。

  餘意然看不過去,好不容易才輕瞥他一眼不耐煩的說道:“知道戲演完了就該幹嘛幹嘛去,你的好奇心已經嚴重影響到我吃飯的心情了……”

  “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