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甜妻臥倒,大叔乖乖就擒

第476章 孩子沒有父親嗎

書名:甜妻臥倒,大叔乖乖就擒 作者:靈兮 本章字數:37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9:01


至從餘生知道蘇瑾然和小傢伙站在一條陣線上後,他就開始設計一定得搞個破壞什麼的。

  那可是他從手術室接出來的光屁股小子,怎麼就難這樣容易的拱手讓給別人。

  而且這個人還是當初想要拋棄他們母子的不地道的壞男人。

  只是喬唯一這兩天是讓他幫著找學校,所以這事兒也被他自己給拋到了腦後。

  在找學校的期間,喬春風來找過餘生幾次。

  他想見喬唯一,可礙於不知道她在哪裡,更不敢輕易的去查她。

  只能將希望都寄託在餘生的身上。

  可餘生同樣不待見姓喬的人,不管誰來助理統統都擋在了門外。

  見了一次後便再也沒見著他本人。

  他們不知道的是蘇雲天也想要通過蘇瑾然的關係見見喬唯一。

  更是在知道了劉念對周若意所做的事情之後,他就更覺得自己當年對不起喬唯一。

  這麼大年紀的人了,連個孫子都還沒抱上,當初還使壞把自己的兒媳婦給擠兌走,他真的是後悔莫及。

  本來還有蘇文浩和海歌這對,可也是一直沒有消息,他和吳美嬌也已經有些急了。

  蘇瑾然自己都還沒有把當年的污水給清洗乾淨,怎麼敢讓那些不相干的人來攪局,所以每次回去都是之字不提。

  這到是憋壞了蘇雲天那個老傢伙。

  眼看開學就在眼前,喬唯一每天面對餘意然都只用英語和她交流,更是讓她傷透了腦筋。

  她怕餘意然進了學校後也仍然如此,甚至害怕被老師請去學校。

  想當年如果不是老師知道她像個孤兒的話,很可能就直接讓家長也住校了。

  好不容易餘生聯繫到了人,給餘意然安排學校,也就是盛大的附屬小學。

  老師是餘生聯繫的人給介紹的,他和喬唯一一起過去時,特意把餘意然給叮囑了一遍。

  去學校不管和誰說話都不許再用英語,餘意然很配合的問了為什麼。

  喬唯一只能解釋說,小朋友們不一定都會聽得懂。

  話還沒說話,餘意然就一臉鄙夷,說什麼中國的小孩子真可憐……

  最終,喬唯一沒再理他,直接拽著他就和餘生進了學校。

  盛大的附屬小學那就是A市的重點小學。

  能進這裡的小孩子不富則貴,也可以說是一所貴族學校。

  雖然這裡是出名的貴族學校,但每個孩子的成績都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喬唯一並不在意貴族這兩個字甚至還有幾分嫌棄,她看重的也只是學習成績與管理。

  諾大的辦公室裡很整潔,到處都是老師們批改的作業還有些綠色植物。

  裝修也並不太奢華。

  進來後給人的感覺也還算不錯,喬唯一也相當的滿意。

  她和餘生領著餘意然進來時,那位安排來接待他們的老師已經在等候了。

  老師姓陳,二十四歲,在重點小學任教有兩年多了,今天是第一次帶一年級新生。

  校長安排她來接待學生家長時,她還有些不太願意。

  要知道重點小學都是家長擠破頭把孩子送進來,關係都是鐵得不能再鐵。

  從來沒有讓老師候著學生的,今天這也是第一次。

  不過,她在看到餘生那張讓眾多女人流口水的絕世美顏時,便覺得今天她來的值。

  三人一進辦公室,陳老師的目光便一直在餘生的身上,其餘兩人完全就是陪襯。

  “你是餘生吧,我一直很喜歡你,你退出歌壇我還一直為你惋惜。今天能看到真人,我,我太激動了……”

  喬唯一斜倚了餘生一眼,心裡一陣腹誹,原來是這傢伙的粉絲怪不得那眼神都像長在他身上似的。

  “謝謝你的喜歡,你就是我家意哥的老師?”

  餘生到是不太在意什麼粉絲。

  他早在六年前就從娛樂圈退了下來,偶爾見著自己的粉絲也沒太多的激動心情,而且今天還是來辦正事的。

  “哦,我啊,我是啊,我是老師……”

  “請問你貴姓?”

  面對這個發花癡的年輕老師,就算不怎麼喜歡,餘生也一直對她微笑著,畢竟以後餘意然那小傢伙得在人家手底下,他得先幫他打好關係。

  “我姓陳,你可以叫我陳老師。她們是……”

  陳老師好像在這時才發現了餘生身邊的兩個人。

  一個穿了一身輕薄運動裝的喬唯一,還有一個可愛得好想捏兩下小臉的帥氣小傢伙。

  “這是我妹妹,那小傢伙是我外甥。他以後可就得由你罩著了,真是麻煩你啊!”

  餘生的一句話令陳老師瞬間眉開眼笑了起來。

  這種不經意的話語著實可以令一個年輕的女人心花怒放。

  喬唯一白了餘生一眼,再瞧瞧面前這位老師的花癡臉,瞬間想給自己的兒子換

個老師。

  因為她的腦海裡已經開始YY著以後的日子裡,她是怎麼變著花樣想從自己兒子身上套取餘生的消息。

  這種感覺就像她從前上學時,被老師叫進辦公室想從她身上得到蘇瑾然的消息是一樣的。

  想想就是一陣惡寒。

  自己曾經被利用,自己的兒子還要走和自己一樣的路。

  尼瑪還真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在她各種聯想的同時,餘生貌似已經和陳老師談好了細節上的事情。

  只見陳老師向余意然招了招手,甜甜的朝他笑著說道:“那陳老師現在就先問你幾個簡單的問題,也算是讓我對你有所認識好嗎?”

  餘意然到是對這個老師有些好感,只因為她長得漂亮!

  “好啊!”

  本以為自己的兒子也和自己一樣不待見這種發花癡的女人,誰知她才一走神,連餘意然都屁顛顛的撲進了陳老師的懷裡。

  撲進去後只見他在香噴噴的懷裡各種蹭,小短手還意圖往人家的腰上抱。

  無比的汗顏……

  喬唯一只想那小傢伙不要出口就冒英語就好,以他那小腦袋裡的想法,要是被這花癡老師給知道了,一定像看怪物一樣看他們吧。

  “老師我喜歡穿超人的小內內,還喜歡和阿生洗香噴噴的泡泡浴,還有很多只要你想知道的事情,我都會告訴你哦!”

  陳老師臉上的笑明顯的僵了一下,目光不自然的往餘生的身上瞄了過去,小臉也瞬間紅了起來。

  那小眼神還有那表情,完全令喬唯一心裡有種別樣的想法。

  那就是這位陳老師該不會已經在腦海裡YY著,把和餘生一起洗泡泡浴的餘意然給換掉了吧!

  “咳咳……”餘生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咽死,他忙尷尬的笑了笑,朝餘意然眨了眨眼睛,提醒道:“你小子在老師面前要說人話懂嗎?真是找抽!”

  被餘生吼了一聲,陳老師的臉色從紅潤變得蒼白,然後各種變幻,可那甜甜的笑一直沒換過。

  可見這老師的心理承受能力也是極強的,喬唯一不禁佩服起她來。

  “意哥,陳老師是想問你一起學習上的問題,你認真回答,明白嗎?而且你得說中文!”

  喬唯一臉色深了深,好好的一場面試竟被這兩個活寶給弄得一團糟。

  不知道面前這位陳老師對他們的印象會不會大打折扣,以後這關係不知道要怎麼處。

  “沒事啦,以前我大學時英語還不錯,孩子就應該從小抓起,他既然英語說得這麼好,真的很厲害哦!”

  “我從小就在國外長大,那裡的人都說英語,所以我就會了。”

  “那你先用中文給老師來個自我介紹吧!”

  陳老師轉掉話題也是極快,在喬唯一還沒來得及把前面的消化掉,小傢伙已經在自我介紹了,只是他仍然用的是英語。

  幾個人都面面相覷,以至於陳老師在心裡已經給餘意然確定成了不會說國語的小孩。

  “要不你先給孩子填報名表吧,證件你們都帶齊了吧!”

  陳老師說著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報名表交給了喬唯一。

  “都帶了。”喬唯一坐在旁邊開始填表,餘意然便和餘生在一旁和陳老師說話,好像挺融洽。

  她填好後將報名表交了過去,時間也差不多了,她還想著等會辦完了報名就去給小傢伙買些學習用品。

  “余小姐,你這裡還沒填。”陳老師把報名表遞了過來,指著父親那欄。

  剛才她就在猶豫要不要填無,可想想還是空在那裡什麼也沒填。

  這時被指出來她到是覺得有些尷尬,便淡淡的回道:“孩子沒有父親。”

  單親家庭?

  陳老師眉頭微微蹙了一下,只瞬間的表情變化喬唯一還是盡收眼底。

  她知道這位老師一定在心底對餘意然進行了各種鄙夷,不過從前她並不在意這些,畢竟自己獨自帶著他也有五年多了。

  在國外她從來沒有覺得沒有父親是一種多麼不光彩的事情,可在國內,她好像此時才意識到了什麼。

  “陳老師,這孩子從生出來就是我們自己帶的,我就跟他爸一樣,如果硬要填一個,要不填我的名字吧。”

  餘生上前就把報名表奪了過去,瞧了眼上面那欄父親還空著,又從桌上拿了筆坐到了一旁準備填上。

  “等等!余先生,這個父親填你好像有些不妥吧,畢竟你是孩子的舅舅……”

  陳老師為難的看著他,表情怪怪的。

  “這有什麼,反正我們都是一家人,填這個也就是一個形式,我都沒在意誰還會抓著這個事兒叫真兒啊!”

  余生冷眸瞥了陳老師一眼,埋頭就繼續往下填。

  “誰說沒人叫真兒,我第一個就不同意你把自己的名字往我兒子的報名表上填!”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