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三國筆記

第1卷穿越三國 第十八章【黃鶯兒】

書名:三國筆記 作者:鬼手星君 本章字數:308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36


  玉陽子見馬超勝了潘鳳,卻稱二人戰為平手,年紀輕輕就有容人之量,真是難得,起初他還擔心二人會因為這一戰之後,無論誰勝誰負,都會心生隔閡,想不到竟然被馬超三言兩語化解了。如今真是讓仁刮目相看!

  此時的他心中不由的讚歎,馬超果然是一塊璞玉,短短兩個月時間,初出茅廬的他竟然勝了潘鳳,前途不可限量!

  而馬超呢,本有機會一舉將潘鳳擊敗,狠狠的將他踩到腳下,而他並沒有為了一時的痛快將他擊倒在地,此時的馬超審時度勢之後,最終還是為潘鳳留下顏面,畢竟是玉陽子的得意門徒,而自己初來乍到,正如那句古語:強龍不壓地頭蛇,為以後謀大事,就要不拘小節!

  玉陽子走上前,笑著拍了拍馬超的肩膀,說道:“孟起,你這次表現的非常好,以後將槍法與劍法練好,到了沙場之上,你將會成為一個文武雙全的將才!”

  馬超恭謙說道:“全靠師父栽培。”

  玉陽子哈哈一笑,說道:“拳腳小功夫,容人大丈夫,不錯,全身都濕透了,去換件衣服吧,休息一下。”

  馬超點了點頭,從地下抽出青龍劍回屋了。

  玉陽子環視了一圈眾弟子,眾弟子都面帶詫異,黃鶯兒蹦蹦跳跳的來到玉陽子身旁,撇著櫻桃小嘴說道:“師傅,沒想到四師兄那麼厲害啊,當初真是小瞧他了。”

  看著黃鶯兒天真無邪的樣子,玉陽子笑眯眯的一勾黃鶯兒的小鼻子,說道:“鶯兒,這下知道人不可貌相了吧?!”

  黃鶯兒晃動著小腦袋點了點頭。

  玉陽子面色一正,環視眾徒弟,悠悠說道:“你們眾師兄弟也是一樣,孟起初來,不可為難孟起,知道嗎?”

  馬超如此厲害,誰敢為難他啊!眾師兄弟心裡都暗暗想著,嘴上連連稱是。

  玉陽子對馬超的喜愛溢於言表,滿意的點了點頭,向潘鳳屋內走去。

  庭院內,曹仁不可思議的說道:“沒想到四師弟竟然將老三打敗了,這馬超也太厲害了吧。”

  武安國一陣大笑,慢慢的走上兩步,看著曹仁,兩人之前曾有賭約,如果馬超打敗潘鳳,則曹洪離開青牛宮,如果潘鳳戰勝馬超,武安國離開青牛宮。

  面對武安國在自己面前大笑,曹洪也嘿嘿一笑。

  武安國臉複正色道:“二師弟,還記得咱們之前的擊掌盟約嗎?”

  曹仁眼睛提溜直轉,不緊不慢的說道:“呵呵,我怎會忘記。”

  武安國說道:“好,現在勝負已分,我想是不是該二師弟下山之時了?”

  曹仁臉色故做迷茫道:“勝負已分,我怎麼沒看出來,以我看來,三師弟最後雙刀震落四師弟的寶劍,四師弟才不敢在比武了呢!”

  曹仁睜眼說瞎話,強詞奪理,氣得武安國臉色鐵青,說道:“曹洪,你……”

  周瑜與黃鶯兒見兩人說話之間動了氣,忙分頭勸解。

  武安國一把推開勸解自己的周瑜,惱怒道:“好個不知羞恥的曹洪,你可敢和我一戰?”

  曹仁冷冷一笑,輕蔑的說道:“如果換成眾位師兄弟的任何一個,我還考慮考慮,對你,我連想也不想,來啊!”

  武安國原本無意為難曹仁,只是想讓曹仁服軟認輸,自己在師兄弟面前確立威信,沒想到這曹洪敬酒不吃吃罰酒,尤其最後那句話,分明是說自己在同門之中,武藝是最差的,武安國身為大師兄,哪裡受過這般氣,氣的哇哇的大叫。

  武安國與曹洪兩人劍拔弩張,黃鶯兒在院門口悄悄的說道:“大師兄,二師兄,不好了,師傅聽到你們的爭吵聲,尋著聲音過來了。”說著不時向外張望。

  兩人聽聞同時一驚,武安國不想惹師傅生氣,曹洪亦也一樣,兩人互瞧一眼,冷哼一聲,各自向別處竄去。

  黃鶯兒探出身來,哪裡有玉陽子的身影啊,黃鶯兒拍著小手掌,笑嘻嘻的看著院中獨站的周瑜。

  周瑜一拍腦袋,無奈的搖了搖頭,哈哈大笑起來。

  又過一月,青牛宮內相安無事,黃鶯兒似乎很仰慕馬超的武功,整天纏著馬超教他練武,馬超感到頭痛不已。

  這日,馬超走在林

間散步,恰好與玉陽子不期而遇。

  玉陽子見馬超愁眉不展,問道:“孟起,有心事?”

  馬超剛要開口,欲言又止。

  玉陽子哈哈大笑道:“可是因為黃鶯兒?”

  馬超輕輕的點了點頭。

  玉陽子故作疑惑狀:“黃鶯兒乖巧可人,冰雪聰明,師兄都捧如掌上明珠,怎麼你卻……”

  馬超為難道:“師父,我怕她影響我的修行。”

  看著馬超為難的表情,玉陽子撫手大笑,說道:“孟起,你知道什麼是修行嗎?”

  馬超聳聳肩,說道:“修行就是練武、悟道、修身養性。”

  玉陽子搖了搖頭,說道:“你說的只是表面修行,你做的也只是表面修行。”

  馬超一怔,道:“請師父告訴我更深一面的修行。”

  玉陽子背負雙手,口中說道:“其實修行只有兩個字,生活。”

  “生活?”

  “不錯,修行來至生活,只有你感悟到芸芸眾生,你這才能算是修行。”

  馬超沉默片刻,說道:“弟子仍然不懂。”

  玉陽子微微笑道:“你試著瞭解過黃鶯兒嗎?”

  馬超一愣,搖了搖頭。

  玉陽子撫須而說道:“孟起你有所不知,黃鶯兒乃我好友的小女兒,我的好友奇門遁甲、五行八卦、陰陽五行無一不通,黃鶯兒隨他父親也頗得真傳,如果你與黃鶯兒多多交流,你們倆取長補短,我相信你的武藝會更上一層樓。”

  聽完玉陽子的一番話,馬超似有感悟,喃喃道:“這就是來自生活的修?這就是來自生活的修行……”

  玉陽子見馬超頓悟,繼續道:“不錯,這就是來至生活的修行,只要你善於發現,每個人都可能是你的師父。”

  馬超‘哦’了一聲,原本還以為師傅要將黃鶯兒許配自己呢,原來是讓他們之間相互學習,可是轉念一想,師傅這話明明是另有深意,連忙問道:“敢問師父,黃鶯兒父親的名諱是?”

  玉陽子淡淡說道:“黃鶯兒的父親叫黃承彥。”

  對於這個名字,馬超覺得十分耳熟,可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出來了,沉思半晌,腦海裡忽然一道靈光劃過,詫異著說道:“莫非黃鶯兒有個姐姐叫黃月英,現在已經嫁給南陽臥龍崗上的諸葛亮?”

  玉陽子疑惑的向他看了過去,詫異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馬超淡淡笑道:“弟子也是聽說的。”

  玉陽子面色一疑,口中說道:“據我所知,無論是黃承彥與諸葛亮,雖有驚世之才,為人處世並不張揚,你有是從何處得知的?”

  馬超唯恐自己說漏了嘴,便含糊其辭的說道:“是我的一個朋友說說。”

  玉陽子‘哦’了一聲,說道:“想必此人也是一個世外高人,能不能說一下姓名?”

  馬超支支吾吾的說道:“……我的這位朋友,他叫……他叫……羅貫中!”

  玉陽子聞聽之後,眉毛都擰到一塊去了,腦海裡苦思冥想此人,都想不到這人,口中喃喃說道:“並未聽說過此人名號,看來果然是個世外高人,有朝一日見了必當拜訪一下!”

  馬超心中暗笑,羅貫中是一千多年之後的人了,自己的師傅肯定不認識,可是在他心中,卻並無嘲笑諷刺師傅的意思,只是被玉陽子緊鑼密鼓的話問住了,所以信口說出羅貫中的名字,此時的他,正心中虔誠的向師傅認錯。

  熟悉三國這本書的看官都知道,三國演義的作者正是羅貫中,而馬超的剛剛的那句話也並沒有說假話,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羅貫中的那本書告訴他的,不過二人並不是朋友……

  書回正文,玉陽子對馬超的話深信不疑,繼續道:“黃月英這丫頭為師也認識,深的其父真傳,而諸葛亮一表人才,天資聰穎,深的黃承彥歡喜,已從其岳父身上學到不少東西。”

  馬超陷入沉思,如果通過黃鶯兒與自己師姐弟的關係,將諸葛亮招至麾下,那以後自己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打天下了。

  玉陽子道:“如果孟起你做了黃承彥的乘龍快婿,那將來……”

  馬超尷尬笑道:“師父拿我說笑了。”

  兩人心照不宣,相視一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