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歷史架空 > 三國筆記

第1卷穿越三國 第二十章【黑風寨】

書名:三國筆記 作者:鬼手星君 本章字數:335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8日 08:36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比如現在,一場突如其來的禍事就要臨頭!

  正談笑間,周瑜送來竹簡式的書信(三國時還沒有紙張,只能靠竹簡或布匹來傳遞書信),原來是西涼州郡內的黑風寨邀請青牛宮前去議事。

  玉陽子眉頭一皺,說道:“黑風寨惡名昭彰,怎會給我來信。”

  打開竹簡,只見上面寫著:“黑風寨寨主誠邀玉陽子真人前來黑風寨議事,本人身份低微,真人德高望重,希望真人賞臉一游黑風寨,如若月底之前真人不到,本寨主也不敢與真人為敵,可憐那些善男信女就要……”

  書信底署名黑風寨寨主石橫敬上。

  玉陽子將竹簡碾成一團,口中憤憤道:“這幫畜生。”

  見師父動怒,馬超問道:“師父,發生了什麼事?”

  玉陽子將竹簡交在馬超手中,轉身對周瑜道:“通知你的師哥,青牛大殿內集合。”

  “是”,周瑜見事態緊急,拔腿向青牛宮內而去。

  玉陽子面色陰沉的向青牛宮的方向走去。

  馬超攤開竹簡,看到到竹簡內容,心中大為惱火,心中暗道:“哪個不知死活的竟然敢向師父寫如此無禮。”再看一遍,不對,黑風寨的老巢竟然在西涼境內外。

  馬超惡狠狠道:“等我回到西涼,看我不將這幫畜生碎屍萬段。”

  青牛殿內,人聲鼎沸,眾人紛紛猜測師父忽然召集眾人的緣由,隨著玉陽子邁進青牛大殿,大殿之內頓時鴉雀無聲。

  玉陽子坐在椅上,師兄弟偷瞄師父神色,只見玉陽子臉色鐵青,怒容密佈,嚇的師兄弟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過了良久,玉陽子深吸一口氣,說道:“今日接到黑風寨寨主的強邀,並以我青牛宮信徒做威脅,你們說?怎麼辦?”

  曹仁朗聲說道:“這幫匪徒不知天高地厚,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武安國強硬的說道:“弟子願前去給他們點厲害看看。”

  玉陽子面無表情,問道:“無雙,你說該怎麼辦?”

  潘鳳道:“前去黑風寨探聽虛實,在做打算。”

  玉陽子輕輕的點了點頭,若有所思,沉思片刻後,目光投向周瑜,說道:“公瑾,平日你最機警,足智多謀,說說你的看法。”

  周瑜沉思片刻,口中時候道:“黑風寨以書簡強邀,對師傅前去看來勢在必得,平日青牛宮與黑風寨並無瓜葛,為何無故邀師傅前去”做客“,其間必有內情,恕弟子直言,以我看來,黑風寨是要拉師傅入夥……”

  眾人一片驚愕。

  周瑜微微抬頭看了看玉陽子的臉色,依舊面色鐵青,怒容密佈。

  玉陽子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公瑾,說下去。”

  周瑜道:“徒兒斗膽猜測黑風寨是看中了師傅的威望,想必黑風寨在籌辦大事,需要德高望重的人前去主持大局,這是其一。其二以黑風寨與青牛宮的地形來看,青牛宮在河東正中,而黑風寨在西涼邊角,兩處相隔五百多裡,可這五百里之內並無關隘,也許黑風寨正是看中了青牛宮的有利地圖,一旦爭取到我們青牛宮,那麼黑風寨無論是從威望還是從戰鬥力上來說都是可怕的。”

  玉陽子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分析的不錯。”

  曹洪不解道:“公瑾,剛剛你最後那句話如果黑風寨爭取到我們青牛宮那麼勢力會很可怕?有什麼可怕之處?”

  周瑜分析著道:“剛才小弟說過,青牛宮在河東正中,黑風寨在西涼邊角,兩處相隔五百多裡,可這五百里之內並無關隘,如果這此擁兵自重,自立為王,那麼青牛宮首當其衝,進可虎踞中原,退可穩守山寨。師父德高望重,一呼百應,門下信徒更是有數萬之多,師哥們個個都是大將之才,再加上黑風寨數千人的惡匪,會是什麼樣子呢?”

  周瑜一席話,驚的在場諸人一身冷汗,曹洪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眾人都想不到周瑜小小年紀遇事冷靜、心思慎密、眼光獨道,與平時的小師弟判若兩人,不禁讓眾師哥刮目相看。

  玉陽子含笑稱讚道:“一語道破天機,公瑾少年老成,日後不可限量。”

  看到師父面露笑容,眾人總算松了一口氣。

  黃鶯兒道:“師父,您要去哪,鶯兒也跟著您去哪。”

  玉陽子呵呵一笑,環視眾人,疑惑道:“孟起呢?”

  “徒兒在這裡”。尋聲看去,只見馬超背後背著包袱,眾人疑惑不解。

  “徒兒已經做好隨師父前去黑風寨的準備。”馬超說

道。

  玉陽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還是孟起知我心思,明日孟起、子廉、無雙隨我前去黑風寨,武安國、周瑜、黃鶯兒留守青牛宮。”

  原來馬超看過書簡之後,心中便知師父一定會帶領師兄弟們前去一探究竟,黑風寨盛情相邀,就算刀山火海,也要一闖,象玉陽子這樣的一派宗師,最看重的就是名節,如若不去,黑風寨勢必會以為青牛宮怕了自己,這樣也會遭天下人恥笑,更何況黑風寨在信中以青牛宮信徒相要脅,師父這次不論是為自己還是為信徒都要前去黑風寨走一趟。所以馬超早早的收拾包袱,準備隨師父出發。

  聽完玉陽子宣佈的三個人結果,武安國身子一晃,腦海一片空白,馬超與潘鳳兩人去也就罷了,曹洪比自己強嗎?怎麼自己沒有感覺出來,武安國心存疑慮。

  曹仁聽完也頗感意外,抬臉看了看玉陽子,玉陽子正笑容滿面的看著自己,曹洪心裡一陣暖流,原來師傅是挺看重自己的。

  在玉陽子看來,曹仁雖然帶藝上山不足三年(祖傳的槍法),可是槍法造詣極深,完全可以和潘鳳一較高下,然而曹仁這人性格乖張又透著內斂,並沒有潘鳳那般光芒必露,可是卻擋不住金子總會發光。

  武安國心裡雖然不服氣,可是平日裡最尊重玉陽子,既然師傅沒派自己去,那就有一定的道理,索性不再過問,專心練武。

  準備了三天,玉陽子攜曹洪、潘鳳、馬超三大徒弟踏上征途,武安國、周瑜、黃鶯兒依依不捨,十裡相送,大有風蕭兮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感覺,不過話說回來,此行確實危險十分。

  玉陽子向三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她)們停住腳步,回去吧。三人走出老遠,只聽背後黃鶯兒喊道:“馬超,你記住,一定要給我活著回來!我在青牛宮等你。”說完俏臉一紅。

  馬超玉面一紅,曹洪與潘鳳相視而笑。

  見到黃鶯兒情真意切,馬超心中甚是得意,面容確是十分凝重的說道:“靈兒,此時此刻,我想為你賦詩一首!”

  黃鶯兒本想轉身就走,可是又十分好奇,畢竟他所“創作”的詩都是那麼的富有詩情畫意,低頭說道:“好吧,你念吧,我在聽。”低頭應聲道。

  上一次在師兄師姐面前吟詩一首,惹得黃鶯兒心中不高興,也讓玉陽子十分懷疑,馬超竟然能作出如此已經已經的詩句,如今他又要次要賦詩一首,這一次他要好好聽一聽,從馬超口中,又會有什麼佳作出自他口。

  馬超看著嬌豔欲滴的黃鶯兒,不由得“啊”的一聲感歎,敞開雙手,口中說的:“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這一首情詩出自北宋秦觀《鵲橋仙·纖雲弄巧》,如有又被馬超拿來所用,不過此時此刻,用在此情此景也恰到合適。

  黃鶯兒羞澀的說道:“哼,小師弟,我不理你了。”說完拜別師傅之後,山上去了。

  馬超呆呆的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心中早已想入非非。

  師兄們都聽傻了,馬超隻言片語之間,又隨口說出一段如此佳作。

  就連玉陽子也忍不住在旁鼓掌說道:“孟起,這一次我是真的見識到了你的滿腹經綸,你小小年紀,竟然能有如此佳句,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馬超笑著擺了擺手,口中說道:“這些只是我隨口而出的,從黑雲寨回來,我給你們念上一大段!”

  諸位師兄們一聽,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紛紛責問道:“孟起,什麼叫念上一大段?”

  馬超聞聽,趕忙說道:“不,不,我說錯了,我的意思是說,等從黑雲寨回來,我創作出來一大段詩,念給你們聽!”

  諸人這才齊刷刷的“哦”了一聲,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馬超擦了擦鬢角上的汗,喃喃自語說道:“果然是言多必失,剛剛就差點說漏嘴!”

  玉陽子還在琢磨剛剛那首詩的意境,看到馬超又開口了,趕忙問道:“孟起剛剛又說什麼呢?”

  馬超心中暗想:“不好,自己如果再裝B下去,恐怕就要成眾矢之的了!”趕忙話鋒一轉,口中說的:“師傅,剛剛我在說,時候已經不早了,咱們是不是該走了,正所謂送君千里,終須一別!”

  不知不覺,自己無形之中又裝了一個,師兄們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馬超捂臉掩面道:“算了,我還是不說話了!”現在他情不自禁的裝起來,連他自己都感到害怕了。

  玉陽子默然一笑,看著三人,心中升起一片惆悵。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