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關於我成為遊戲中NPC的這件事

第一卷: 我有著最普通的日常 第八章 在森林裡生活的人

書名:關於我成為遊戲中NPC的這件事 作者:聖武裝部 本章字數:311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49


村口,三個人站在“新手村”這幾個字底下。

三個人用憂鬱的眼神……呃,好吧,準確說是芙蘭和海因斯正在用憂鬱的眼神看著這個村子。 艾蕾婭在一旁無奈的扶住額頭,說道:“我說,兩位?”

海因斯猛地伸出手,阻止了艾蕾婭接下來的話語,用一種憂傷中帶著難過的語氣,沉重的說道:“讓我和芙蘭,在看一眼這個即將離去的村子,有可能一年,五年我們都不會再回來了……”

艾蕾婭沉默了,是啊,即將離開自己的家去進行冒險,這不是旅行,未知的領域有什麼樣的怪物,誰都不知道!誰也不知道,在未來,自己會不會突然的就喪命了,緬懷自己的家鄉,讓人不忍心去阻止。

“話,是這麼說的。”艾蕾婭歎了一口氣,說道:“但是啊,我要提醒兩位,剛才這一幕已經發生了四次了,我第五次提醒你們,你們已經在這裡站了三個小時了,能快點出發嗎?”

海因斯發出了非常假非常假,假到讓人幾乎可以一眼看出來的聲音咳嗽了一聲,然後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用一種“咱倆特別熟,好哥們”的語氣摟住艾蕾婭的肩膀,剛準備開口,一把閃爍著寒光的匕首就放在了他的鼻子上。

“第一,把你的手拿開。”艾蕾婭掃了一眼這只本來是摟住自己肩膀,但是摟住還沒有一秒就順著肩膀向下滑,然後穿過腋下準備摸自己胸部的鹹豬手。

“第二,如果你是準備說‘哎 呀小艾蕾婭,再等一下吧,芙蘭可是要真真正正的出一次遠門哦’這一句說了四次的話,請閉上你的嘴。”

海因斯縮了縮鼻子,一臉弱弱的把自己的左手收了回來,然後看著一臉堅決的艾蕾婭,說道:“我已經知道了,艾蕾婭,我知道,我是一個罪惡的男……噗哦!”

沒有等海因斯說完,艾蕾婭已經一腳飛起踹中他的腹部,然後半空中一個華麗的轉身,重新落到地上,看著翻白眼倒在地上的海因斯。

她冷笑一聲:“再裝死,就不是踹了,我覺得有必要讓我的匕首和你的襠部進行友好的交流!”

海因斯唰的一聲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然後對艾蕾婭說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現在就出發,現在就出發!” 芙蘭緩緩的轉過身來說道:“出發吧!”

“……”艾蕾婭掃了一眼海因斯,小聲說道:“原來她真的是在憂傷?”

海因斯迷茫的搖搖頭,說道:“那個……其實我也不知道。”

艾蕾婭氣的一個肘擊打中海因斯的腹部,惡狠狠的說道:“不知道你都為了她在這等三個多小時,你到底多喜歡她啊!”

下一秒,艾蕾婭被海因斯捂上了嘴,“噓噓噓!”海因斯滿臉恐懼的看著艾蕾婭。昨天晚上正準備道歉的海因斯買了一束玫瑰來到芙蘭家,準備好臺詞的他一推門,“芙蘭,我。。。”他還沒說完,發現卡爾大叔,村長,亞蘭老闆,還有同村的老老少少,正在宴會。

正式的裝扮,玫瑰,還有沒說完的臺詞。三點一線得結論。

所有人都認為他要給芙蘭告白。

最尷尬的是,在廚房的芙蘭聽見了聲音趕了過來,原來都在看著海因斯,現在都看著芙蘭。

後來的劇情喜聞樂見。在醉醺醺最有“權威”的村長的主持下,相互喝了交杯酒,成為未婚夫妻。

全程海因斯處在懵逼的狀態,而芙蘭低著頭沒說一句話。

為什麼沒有拒絕?

他是喜歡芙蘭的。

海因斯自己知道。

回到現在。他轉身對芙蘭說:“你的裝備準備齊全了嗎?”

“嗯。”芙蘭低頭檢查自己的裝束。束手甲,肩甲,裙甲,胸鎧,腿鎧等等,真是武裝到只差牙齒了。

海因斯點點頭,前幾天,他機智的讓芙蘭定為重甲士,一個以保護隊友為己任的職業。

也就是所說的肉盾。

“那個,”芙蘭指了指海因斯,想說什麼。

海因斯自認為深情而又風騷的看著芙蘭的眼睛,說:“怎麼了?”

“小艾好像要不行了。”

海因斯低頭看去,自己還捂著艾蕾婭的嘴。他立刻放下,艾蕾婭憋的滿臉通紅,她緩過氣後,一個飛踢,踹倒了海因斯。

“去死吧去死吧!

”艾蕾婭踩在海因斯的身上,上下不斷的跳著。

芙蘭原來在一旁看著,見海因斯有些抽搐,上前阻止了艾蕾婭繼續對海因斯的踐踏。

此時的海因斯嘴裡飄出了一個白色的東西,那應該叫魂魄。

快快!艾蕾婭和芙蘭急忙把那個白色物體塞回海因斯嘴裡。

“啊!”海因斯坐起,他一臉迷茫的對自己面前的兩人說:“我好像到了一條河旁邊,河裡有個小船,上面有個猥瑣老頭對自己的孫子說只要有胸部不管是不是人類都可以;還有一個後頸插滿針眼的坐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睡著的大叔,甚至一個小學生在罵著一個巨乳死神……”

艾蕾婭擦擦頭上的冷汗,“你夢見的都是些什麼啊。”

芙蘭沒有聽懂海因斯說的什麼,畢竟原來身為宅的海因斯才知道。只看到海因斯“我受到了打擊”的樣子,她鼓起勇氣,一把抱住海因斯。

“放心放心,有我在呢。”她說。

海因斯這時淚流滿面,他不是感動的。“芙蘭我出發前和你說過啦,不要穿著鎧甲抱人啊,很痛的啊。”

未知森林,某平地地區。

海因斯默默的打開系統,比對著艾蕾婭手中買來的地圖,默默的將地圖記錄下來。發現離最近的村子還有很長一段路時,艾蕾婭煩躁的在地上打起滾來。

“好煩好煩,今天要在森林裡過夜了啊!”隨著她來回滾動,停下時頭髮蓋上了臉,自己臉朝著地面。

海因斯看到艾蕾婭躺在地上,他一臉壞笑,蹲到她身邊,手撐著臉,說:“艾蕾婭~,你是在躺著還是趴著?”

艾蕾婭聽到他說的,抬起頭說:“我怎麼感覺我想先打你一頓再問你為什麼啊。”

“不會不會。”海因斯笑眯眯的擺擺手,自己怎麼會帶著濃濃的惡意呢?明明是無比的惡意呀!

“盯!”艾蕾婭眯著眼看著一臉笑眯眯的海因斯,冷哼一聲,“哼,但是我總覺得你心裡在想什麼不好的東西……”

“是是是,我只是在想,別人的是胸部,你的是胸咅!”海因斯說完就捂著嘴開始錘地。

“胸部和胸咅?”艾蕾婭一臉茫然的看著海因斯,什麼東西?

“嗯,順帶一提,普通人是胸部,你是胸咅,而芙蘭是胸咅阝!”海因斯忍著笑意說完之後,終於大笑了出來。

“誒?胸部?胸咅?胸咅阝?”艾蕾婭迷茫無比的看著自己的胸部,到底是什麼意思?

海因斯看著艾蕾婭的樣子,漸漸的笑不出來了,嘖,別人聽不懂只有自己可以懂的話那不是很無聊了嗎?

所以,海因斯決定打發慈悲的說道:“同理,別人是臉,但是某些人是月僉,有些人是腰,有些人是月要,有些人是腿,有些人是月退。”

突然,芙蘭一呆,然後說道:“因斯,你又在欺負艾蕾婭了。”

海因斯笑眯眯的說道:“啊哈哈,芙蘭都懂了啊!”

“嗚嗚!”艾蕾婭咬牙切齒的想著那些例子,到底是啥意思?

海因斯歎了一口氣,說道:“把月僉看成一個字,不就是一個臉嘛?但是為什麼有些人是臉,有些人是月僉呢?因為有些人的臉大,所以是月僉,而為什麼有些人是月要有些人是腰呢?因為有些人的腰粗,所以是月要,而芙蘭是胸咅阝,因為她的胸部比平常人要大,而你~~”

艾蕾婭一呆,自己是胸咅……誒?怎……怎麼……

“沒錯,哈哈哈,你的胸部和別人的比起來要少阝的那一部分上的兩個凸出來的部位哈哈哈哈!!”海因斯一邊狂笑著,一邊跪在地上捶著地面。

“呵……呵呵……呵呵呵……”艾蕾婭低著頭,發出了如同壞掉了一般的笑聲,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海因斯,“愚蠢的人類,你還真的是一天都不忘記嘲諷本精靈,你這是在作死知道嗎?知道嗎魂淡!難道沒有人告訴你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道理嗎?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似乎壞了一樣,艾蕾婭狂叫著朝著海因斯跑了過去,然後在海因斯驚慌失措伸出雙手準備擋住她的時候,狠狠的咬住了他的手臂。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個愚蠢的貧乳精靈,你要咬幾次啊!”

芙蘭在一旁看著這兩個逗逼,拿起了地圖,轉過身去,“今天真是和平的一天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