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二章把門給我關上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24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眾人側頭看去,只見一個身形微胖做下人打扮的嬤嬤手中提著食盒正站在門邊,面帶鄙夷地嘲弄道:“二小姐醒來便好。二小姐此番做了錯事連累闔府上下不甯,連老爺都欲治罪,幸好夫人菩薩心腸不止求得老爺網開一面,還讓我等時常來探聽小姐病情,又送了吃食過來,只盼小姐能感恩,將夫人的好記在心裡才是。”

  她這一番話似是在撫慰謝惜芙,然而面上的輕視藏也藏不住,小包子和丫鬟臉上浮起幾分惱怒難堪,正要說話,就聽大夫搶在前面呵斥道:“病人重病在身聽不得喧嘩,既是來送吃食的放下便好,多說廢話作甚!”

  那大夫性格剛直,見不得惡僕欺幼主,是以說話毫不留情。

  那嬤嬤臉上一變,心裡登時有些不快,罵罵咧咧道:“你曉得什麼!二小姐推了王府千金,差點連累夫人也跟著遭殃,要不是我們老爺心疼夫人,不予追究,她……”

  她話沒說完,卻聽一道柔潤卻極具穿透性的聲音響起,打斷她的話,“把門關了。”

  那嬤嬤噎了一下,停下說話側頭看過去,就見從剛才開始一直不發一語的謝二小姐忽然抬頭眼神冰冷地看著自己,不知為何這眼睛竟然讓她心裡泛起寒氣。

  只見謝惜芙似笑非笑地勾起唇,緩緩道:“古人有雲,鳥獸不可與同群。不知哪裡來的鳥獸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吵得小姐頭痛,去把門關了,好落個清靜。”

  眾人俱愣了一下,還是丫鬟最先反應過來,臉上揚起一抹笑,清脆脆地一聲,沖上去關上了門。

  大門‘啪嗒’一聲在那嬤嬤的面前合上,期間還差點夾到她的手。那嬤嬤也算劉夫人跟前的老人,何時受過這種待遇,登時鼻子都氣歪了。

  站在門前又高聲叫駡了一陣,然而心裡仍忘不了那雙讓人膽寒的眼神,語調很快就弱了下來,最後色厲內荏地唾沫了一口,悻悻然回去了。

  聽著腳步聲逐漸遠去,那大夫撫著鬍鬚歎了口氣:“世風日下啊……”

  謝惜芙笑道:“讓大夫見笑了。”

  那大夫雖不知這家人情況,但見謝惜芙一個小姐竟被打成重傷,且還被下人欺負到頭上,多少也能猜到幾分。此時又見她被人欺辱了還能波瀾不驚,反將一軍,不由又有些高看幾分。

  只不過他畢竟只是個大夫,不好置喙他人家事,只對謝惜芙寬慰了幾句,寫了方子留了傷藥,便要告辭離去。

  謝惜芙謝過大夫,指了丫鬟前去相送;屋裡一時只剩下她和小包子兩人。

  小包子跑到桌邊為她倒了一杯溫水給她喝,謝惜芙灌了杯水緩了口氣:“我昏睡幾日了?”

  小包子小聲道:“姐姐已經昏迷兩日了。那嬤嬤說假話,不是夫人求情爹爹才放過姐姐的,是那日恰好留在王府待命的下人回來說那千金已清醒過來,只是受了驚嚇,傷口並不深,休養兩天便好。爹爹聽了才說饒姐姐一命。”

  謝惜芙想起自己昏迷前聽到的話,心道應該就是那下人出現得及時才讓她逃過

一命,同時也敏銳地察覺到小包子用了‘夫人’兩字。

  在古代,對於親生母親一般直呼‘娘親’,只有庶子女對正房夫人才稱呼‘夫人’。

  她眯了眯眼,有心想證實一下,便說道:“可是娘當時確實護著我,若非有她拖延,只怕我早被爹打死了。”

  小包子撇了撇嘴,說道:“她沒安好心,紫玉說她帶著姐姐去王府賞花,根本就是拿姐姐當下人使喚。後來爹爹打你,她是眼睜睜看著你快打死了,才撲上來做好人。”他嘟囔了一句,“我們是庶子,她巴不得我們死了才好。”

  謝惜芙心中暗道果然如此,難怪連那嬤嬤下人都敢爬到她頭上。

  小包子又人小鬼大地歎了口氣,“姐姐太傻了,不過是一枚玉蟬,她要給她就是了,即便是娘親所贈,也不比性命來得重要。”

  她微微皺眉,忽然感覺到胸口一陣冰涼,順著脖間紅繩把東西扯出來,一塊雕刻得栩栩如生,觸手生涼的玉蟬躺在手心,邊角處刻著幾個蠅頭楷——‘謝惜芙庚午年九月初九’。

  她忍不住問了一句:“如今是什麼年份?”

  小包子愣了一下,答道:“癸巳年,四月初六。”

  一瞬間,所有資訊在腦海裡歸納成形。

  這具身體也叫謝惜芙,今年十四歲,庶女,從受了傷卻只有一個弟弟圍繞床邊的情況看來,親娘恐怕已經不在了,而且原身在府裡的地位很不受寵。

  事情的起因大概是這樣的。

  王府王妃請了一群官家太太賞花喝下午茶,原身也被捎帶了去,卻因著一枚玉蟬與王府小姐起了衝突。人家想要,原身因著是亡母所贈,死活不給,於是發生了肢體衝突,王府小姐摔倒磕了腦袋,受到驚嚇昏了過去。

  王府不是一介小小官員之家找惹得起的,攀附權貴不成反蝕把米,謝老爹氣急攻心,待女兒回來後便狠狠地教訓,於是便有了開頭一幕。

  至於原身……謝惜芙猜大概是讓她老爹活生生打死了,否則不會讓她鑽了空子。

  她有些頭痛地按了按額頭。

  這個穿越配置,好像有些太低了。

  不過再抱怨也無用,既來之則安之吧。

  丫鬟紫玉煎了藥,連著粥一起送進來,謝惜芙服下後沒一會兒,似乎是藥勁上來了,揉著眼問道:“什麼時辰了?”

  小包子忙道:“已經是酉時,快入夜了。姐姐若是困了便歇下,我讓紫玉在外間守著。”

  謝惜芙擺了擺手:“你們都出去罷,我睡了兩日,覺淺,她若是在反而容易吵到我。”

  兩人聽了,也不再說什麼,忙扶著她躺下,輕手輕腳地出了門。

  門一合上,謝惜芙就馬上睜開了眼。她先是抬起右手手腕仔細查看,在看到一道半指長的淺色傷疤時眼裡閃過一抹喜色,閉上眼沉下心神默念一聲,只覺得身體一清,眼前突然一亮,再睜開眼時就是一片熟悉的青山綠水。

  謝惜芙眼中驟然迸發出喜色。

  幸好這空間還在,一起打包好跟著她穿過來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