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三章空間還在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4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得到這空間其實也是偶然。

  謝惜芙的爸爸癡迷修道,車禍亡故後留下一大堆銅錢、桃木劍、羅盤之類雜七雜八的東西。當初她在整理父親遺物時,不小心被一枚古銅錢割到手腕,昏迷後再醒過來,銅錢就變成空間綁定在了身上。

  空間並不存在於她的識海中,而是存在於另一個獨立的位面,只是借由她手腕上的疤痕為牽引,才能為她所用。

  這片空間是由高山包圍著的峽谷,四周山峰林木蔥蘢,濃郁的靈氣凝成薄霧充斥其間,身至其中直讓人身心舒暢;峽谷內還有一泊清澈碧湖,湖的左邊是一舍高腳木屋,右邊則立著一座石碑,遒勁有力地雕刻著‘龍脈山谷’四個大字。

  這片山谷看似雖大,但能給謝惜芙使用的不過是以靈泉為中心的方圓百步,超過百步之外那些濃霧仿佛會凝成結界阻止她的腳步,將她震開。

  不過雖然只有百步的活動之地,但也讓謝惜芙受益匪淺。先不說她在空間裡開墾出田地,種什麼東西都能養活,而且都能種的又多又好,光是憑那一湖萬能的靈泉就夠她驚喜不已。

  靈泉不止能治外傷內傷、強身健體、祛毒解毒,甚至用來澆田灌溉都能種出極品的食物,簡直稱得上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謝惜芙從穿越過來時一直鬱悶的心情總算得到了安慰。

  此時她直直站在空間中的靈湖邊,清澈的湖水倒映著她的面容,從一開始得而復失的雀躍到後面逐漸平靜下來,接著轉了個身,咬著牙一瘸一拐地往木屋走去。

  她急需泡一泡靈泉水,之前躺在床上還不明顯,此時一站直一走動,渾身便是深入骨髓的疼痛,簡直能活生生痛死個人!而她當初為了方便直接在木屋里弄了水龍頭和浴室,這會兒倒是省了許多功夫。

  在浴缸裡接滿了水,慢慢解開衣裳和之前裹著傷處的繃帶,低頭就是一具瘦弱嬌小,遍體鱗傷的身體展現眼前,饒是謝惜芙一個死過一回的成年人,見了這傷勢也忍不住一句畜生!

  全身上下淤血斑駁,皮開肉綻,恐怕是筋骨,內臟全都傷到了。

  一個十四歲的姑娘家,怎麼下得去手啊!

  謝惜芙氣得手抖起來,但仍是強自忍耐住,解了衣裳繃帶,緩緩將全身浸進了水裡。一瞬間清涼的水流包裹全身,渾身鈍痛終於緩解了許多,身上的傷口也以緩慢的,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結痂,癒合。

  若是有別的人在此看見這清醒,定是會驚歎不已,但是著空間裡唯一的人已經見怪不怪了,對她來說還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確認。

  牆壁上鑲著一面長鏡,她微微側過頭,鏡面上清晰地倒映出一張稚嫩的臉龐。

  五官與她前世有幾分相似,卻比之前世多了幾分古韻。鵝蛋小臉,膚白無瑕,長睫猶如蝶翼輕攬一雙剪水秋眸,鼻如玉塑唇若粉櫻。

  整張小臉隔著鏡子遠遠看去,猶如一株含苞待放的白玉海棠,雖稍顯稚嫩,卻仍掩不住姿容卓絕。

  她滿意的點點頭,老天還是公平的,家庭條件不夠外貌來湊,如果真的穿成一個沒娘疼爹不愛的醜八怪,恐怕真的要鬱悶死。

  約莫是頓飯的功夫過去,她才從浴缸裡爬了出來,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與此同時她的肚子也開

始咕嘟嘟地響了起來——她昏迷了兩天,才吃了一碗煮粥,都吃不飽呢!

  於是,謝惜芙把之前拆下來沾滿血污和藥膏的繃帶焚燒了,拿出新繃帶纏了一圈掩人耳目,再穿上衣服走出門,到田地裡摘了幾把青菜和一顆番茄,又往木屋走去。

  木屋裡煤氣設施、鍋碗瓢盆、油鹽醬醋一應俱全,她燒了水,煮了一大碗蔬菜面,出鍋時再切了熏肉撒了把蔥,雖然沒有高湯,但空間裡養出來的東西樣樣鮮美,她也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後把鍋碗洗乾淨,終於心滿意足地出了空間。

  此時已是月上當空,淡淡銀輝越過窗戶灑進昏暗的屋內,整個院子寂靜無聲。

  謝惜芙躺在床上,之前未曾感覺如何,此時夜深人靜,穿越的彷徨無措感不禁油然而生,隨即又如輕煙般轉瞬即逝,她暗笑自己多愁善感。

  不願多想,閉上眼催著自己快些入夢。

  一夜無話。

  翌日,謝惜芙一大早便睜開了眼。

  她睜著一雙浮著血絲的眸子,直愣愣地盯著床頂,好半晌才抻著手臂坐起身,有些頭痛地揉了揉額角,一副精神不濟的樣子。

  恰好紫玉端著洗漱用具推開門,見狀嚇了一大跳,沖上來急急問道:“小姐還病著呢,怎地自己坐起來了,可是牽扯到哪裡痛了?!”

  謝惜芙搖了搖頭,“我沒事。”只不過昨晚睡得晚,這具身體的生理鐘又起得早罷了。

  她眼角餘光往角落的更漏掃了一眼,默默流淚。五點,五點!她自從上了初中的這十一年裡,就從沒這麼早起床過!

  紫玉上下打量,見她只是精神差點,其他並無大礙,一顆心也放了下來,伺候著她漱口洗臉畢,又端著銅盆物什撤下去,說是到廚間提早膳去了。

  她前腳剛走,後腳小包子就來串門。他穿著一身青衫,頭戴同色衫帽,斜斜背著個小布袋,身子雖細細瘦瘦的,但仍是端的唇紅齒白,粉雕玉琢,可愛的緊!

  謝惜芙眼前一亮,將人招到床前,忍不住誇道:“你穿著這身,果然如年畫般的童子般可愛討喜……”

  說話間湊巧瞥見小布袋上繡的字,不動聲色地打量辨別,又收穫了一個資訊——她的弟弟,名喚謝羨。

  謝羨被她誇得不好意思,紅著臉拘謹地扯了扯袖子,小聲道:“這一身是學堂發的,每個學子都有的。”

  謝惜芙輕輕捏了捏他粉嫩的臉頰,莞爾道:“就算每個學子都有,我家羨哥兒定是最好看的一個!”

  她上輩子親緣薄弱,爸媽還好些,哥哥卻是和自己不親的,此時突然多了個弟弟,心裡竟是驚喜大過其他,忍不住將他摟在懷裡說笑了許多。

  直到紫玉端了早膳進來,兩人才停下。

  因著她有傷在身不能挪動,紫玉便挪了張圓凳來床邊充當桌子,眼看著不大的面積被一碟碟塞滿,謝惜芙忍不住蹙起眉來。

  一人一碗白粥,配上兩三碟醬菜,連個雞蛋都沒有。

  ——別說其他官員家庶子女的膳食未必有這麼差,就憑這兒一個病號一個學子,橫看豎看根本就是不夠的。難怪這姐弟倆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她冷笑一聲。

  就不知道這裡頭是有人授意,還是那群不長眼的僕人看碟下菜,亦或者兩者都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