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四章三件事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46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謝羨卻好似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兀自埋頭苦吃著,隔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家姐姐根本沒動筷子,不由問道:“姐姐怎地不吃,可是不合胃口?”

  謝惜芙垂眼斂去冷意,搖了搖頭:“你吃吧,我沒什麼胃口。”

  謝羨眨了眨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把碗挪了過來,一勺一勺舀了白粥添到她碗裡,小聲道:“我知這些不合姐姐胃口,但是生病了就要多吃,身體要緊。”頓了頓,又鄭重說道,“姐姐放心,羨兒一定好好讀書,等來日金榜題名,一定接姐姐出去享福。”

  謝惜芙有些欣慰,又覺得心塞塞的。

  自家孩子太早熟、太乖了,這才七八歲就會安慰人了,也不知是受了多少白眼和辛苦才學會這麼懂事的。

  小包子仍舊眨巴著靈動的眸子期許地看著她,她吸吸鼻子,到底沒把冒尖的白粥舀回去,只摸了摸他的腦袋,笑道:“好,姐姐等羨兒。”

  一頓早膳用完,謝羨便去了學堂。

  眼看著他小小身影邁過角門,遠遠離去,謝惜芙唇角的笑意也緩緩收了起來,眼底意味不明。

  紫玉將碗筷撤了下去,又端了藥湯和金瘡藥上來,“小姐,該服藥換藥了。”

  苦澀藥味直沖鼻端,她微微皺眉,卻只是捧起藥碗,淡淡道:“放下吧,日後敷藥一時我自己來,不必你動手。”她身上的傷都好了大半兒了,可不想被人瞧見誤當成妖怪。

  藥湯黑乎乎的,她也不著急喝,只不著痕跡地打量身邊的丫鬟。

  ——約莫十二三歲的丫頭,梳著雙丫髻,一身衣裳略顯破舊,相貌平平,手腳粗糙,整體看來有幾分木訥,擱到下人堆裡估計也是最底層被人欺壓還不敢還嘴的那一個。

  大概也是因此,這沒前途的庶子女跟前伺候的差事,才會落到她身上。

  謝惜芙心裡很滿意,這姑娘一看就是傻愣愣好糊弄,而且忠心耿耿,在現階段看來,比之那些精怪刁鑽的下人,她簡直是好太多了!

  她一邊就著蜜餞不緊不慢地喝藥,一邊似漫不經心地與這丫鬟談說起來,沒一會兒自己想要的資訊就全部到手。

  謝老爹名喚謝長平,官職不詳,不過就她的觀察看來,怕也不是什麼地位顯赫之流。

  他除了原配劉夫人外,另外還有兩房妾室,膝下育有兩兒四女。其中劉夫人原是官家女,操持中饋的手段十分了得,府裡上下都被她治的服服帖帖。

  至於六個兒女,按年紀排是這樣的。

  大兒子謝昴十七歲,蒙蔭入國子監成監生,最得謝老爹喜愛,每月僅休沐兩日才會回家;二女兒謝惜芙,十四歲,待字閨中;三女兒謝雲錦,十四歲,只比謝惜芙小兩個月,亦是待字閨中;四兒子謝羨八歲、五女兒謝雲琴五歲、小女兒謝玉華三歲,俱是總角之年。

  其中謝昴、謝雲錦、謝雲琴是劉夫人所出,謝惜芙、謝羨是已故芸姨娘所出,謝玉華是柳姨娘所出。

  至於原身娘,紫玉所述倒是與她想像中的差不離,平凡無奇。

  普普通通的商家女,家道中落後憑著姿色被謝老爹收做妾室,後來生下謝羨時難產而死。非要說有什麼驚人之處,大抵就是操持生意很有一手,以至於謝老爹一度曾想將產業交由她打理,讓劉夫人的地位岌岌可危。

  也許是宅鬥文看

太多,謝惜芙忍不住猜測原身娘死得突然,該不會是劉夫人背後陰了一把,畢竟動機手段她都有。不過這個猜測無憑無據,也只是一閃而過。

  但可以確定的是,原身娘實打實拉了劉夫人的仇恨,死後報應在了孩子身上。

  否則原身姐弟二人會混得這麼慘。

  她本還想刺探一下原身有沒有私房錢,結果卻是失望了。照紫玉的說法,因著原身二人年齡尚小,是以每月份例不發錢,只是有需要就知會管事讓其準備。

  換句話說,原身的十四年裡,別說藏私房了,恐怕連銀子都沒摸過幾回。

  謝惜芙揉著額頭,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痛了。

  昨天就知道穿越配置低,結果今天一摸底,又刷新了下線。

  她沉悶地吐了口濁氣,默默安慰自己,罷了罷了,總歸不會再差。

  一時窮則思變,開始思索對策。

  紫玉咄咄不安地站在一旁,她方才說了長長一段,嘴巴也幹了,但見自家小姐蹙眉沉吟的樣子,愣是不敢發出一絲聲響,哪怕是咽一口唾沫。

  也許是錯覺,但她總覺得自家小姐大病一場後,好似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不知過了幾許,只聽自家小姐忽然問一句:“爹爹幾時上朝?可出門了?”

  紫玉躊躇一下,說:“回小姐,老爺官職是不必上朝的,此時應是與夫人一道用膳,快要出門了”

  她彎起唇角,漂亮的杏眼染上狡黠笑意,像一隻打著小九九的貓。她朝丫鬟勾了勾手指:“過來,給小姐我辦幾件差事兒。”

  紫玉眼巴巴看著她:“什麼差事?”

  “你去正院,先代小姐我向老爺和夫人問安,接著同老爺請示三件事。”

  “第一,說小姐我病體沉屙,實在不便走動,向老爺夫人求一個恩典,免去晨間請安。”

  這兩口子都是殺死原身的兇手,她懶得虛與委蛇,索性眼不見為淨。

  “第二,說本小姐這幾日深思己過,深覺當初不該為玉蟬衝撞了王府千金,既愧對王妃厚愛又連累老爺,因此打算十日後前往尼庵長居,為王府一家祈福百日,請老爺成全。”

  發家致富是必須的,留在府裡多有不便,不如搬出府外來的放開手腳。

  “第三,說本小姐如今病重,既要煎藥又要忌口,東廚那邊料理起來頗有不便,是以打算在院子裡砌起廚灶,以後份例食材直接送院子。”

  她是個美食主義者,而且院裡三人都在長身體,可不想吃個飯都要被人掌握在手裡。

  “記住,這三件事要按著順序來,並且只能與老爺說,不必過問夫人,聽懂了沒?”

  紫玉連忙點頭,隨即又似想起什麼,遲疑著說:“可是小姐,即便是砌了廚灶,咱們院裡也沒人會下廚……”

  她咽下最後一口苦藥,淡淡道:“你只管去,這事我自會解決。”

  紫玉便不再說什麼,領命下去。

  待她走遠,謝惜芙慢悠悠地起身,將一小段繃帶連著小半瓶金瘡藥,埋進窗臺的花草景盆裡,做出換了藥的樣子。

  隨後,她又躺回床上,手腕一翻,取出畫板和畫筆,開始塗塗畫畫起來。

  她前世是學服裝設計專業的,要畫出幾張草稿圖紙,倒也不難。

  唉,沒辦法,太窮了,為了過上好日子,她只能操起老本行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