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六章賣畫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5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她勾起唇,不疾不徐道:“別人送的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你稀罕個什麼勁兒?跟了小姐我,就要把眼界放遠點,等小姐來日發達了,讓你要多少有多少。”

  語畢,笑意隱隱地轉向那些下人,揚聲喊道:“申時了,再不快些,晚膳就沒得吃了!”

  那些人臉色一變,也不敢偷奸耍滑,紛紛埋頭苦幹。

  一開始他們來偏院幹活都是極不樂意的,一是沒好處,二是二小姐給的廚灶圖紙太過複雜,是以能偷懶便偷懶。

  誰知這二小姐看著好欺負,實際是個狠角色,當日正午將他們的午飯拉到偏院,也不給他們吃,直接定了個任務,做到了才能吃飯。這麼一頓敲打,他們也不敢再犯懶了,餓著肚子幹活實在是太慘了!

  不過這種日子也快結束了。

  幾人心照不宣地互相使了個眼色,都加快動作,力求在太陽落山前完工。

  他們的小動作俱落在謝惜芙眼裡,不免覺得好笑,搖了搖頭,繼續專注手裡的事。

  只見她手腕一翻,水彩筆蘸著清水勾勒出最後一筆,一件桃粉色廣袖堆紗的新樣式曳地長裙於紙上栩栩如生。

  縹緲如仙,雍容雅致,絢麗奪目。

  紫玉頓時看癡了,饒是她看了好幾回,仍是覺得神乎其技。

  這兩日自家小姐總是拿著奇怪的筆塗塗畫畫,還道是能賺錢,一開始她眼瞅著那淩亂線條,心裡還道瞎折騰,哪有人拿著這麼細的筆作畫。

  結果等到圖紙一出來,才發現原來有眼無珠的是自己,誤將鳳凰看成山雞!

  才短短三日,自家小姐就靠著畫這些稿紙賣給京城的成衣鋪,就足足賺了有近幾百兩,這若是以前,紫玉是想都不敢想的!

  謝惜芙到沒察覺她的異常,隨手將幾卷稿紙卷一卷,拿過她手中手禮,將兩卷紙塞到她懷裡。

  “老規矩,圖紙賣給京城的鋪子,這樣式低於一百兩不賣。”

  紫玉暈暈乎乎地點了點頭,舉輕若重捧著價值百兩的薄紙,輕飄飄地出了府。

  太陽下山前,廚灶終於完工,下人紛紛離去,東廚那邊也將食材木柴送了過來。

  謝惜芙看了看天色,估摸著紫玉沒那麼快回來,便施施然起身進了廚間。

  她先是四處檢查一下,沒發現有哪裡粗糙爛制,不由滿意地點點頭,接著便挽起袖子,洗手作羹湯。

  因著幼時在姥姥家住過一陣,她對於燒柴做飯有些經驗。東廚送來的食材大多不新鮮,她隨手扔到一邊,直接用起了空間的食材,打算做個魚湯麵。

  洗鍋生火,從空間靈泉裡逮了兩條魚,剮鱗挖髒放血洗淨,一條魚先就著靈泉水下鍋煮,擱了薑蔥去腥提味,另一條剔骨取肉剁碎加入調料合著澱粉打成魚丸,一起加進去煮。

  相傳魚湯麵是乾隆年間,一個被逐出皇宮的禦廚所創,正宗的做法煮到八成熟,用油煎到起酥後加入魚骨與豬骨熬出稠湯。不過眼下沒那個條件和時間,只是把魚煎酥後加水微微熬出奶白色,下了面燙了青菜,加了調料就撈盛起來。

  吃魚本就對身體有所裨益,空間裡天地靈氣養就的魚兒新鮮肥美,稱得上溫和滋補的補品。

  她一撈盛上來,清甜的氣息瞬間溢滿整座院子。

  謝惜芙滿意地點點頭,正待出門,卻聽廚房門口響起腳步聲,卻是散學回府,被香味勾過來的謝羨。

  “姐姐?”他先是吃驚的睜大眼,隨即又變了臉色,急急進來

扶住她,“姐姐傷得這麼重,做飯之事便讓紫玉來就行,怎能你親自動手?!

  “紫玉呢?莫不是偷懶去了?紫玉!紫玉!”

  一連喊了好幾聲,才見紫玉的身影遠遠趕來。

  原本她辦完差事高高興興地回府,還沒進院門就聽少爺不停喊著自己,以為是出了大事,連忙快步走來一看,差點也驚得魂飛魄散。

  “哎喲!小姐,你怎麼起來了!”

  小傢伙臉上烏雲罩頂,問道:“我不是讓你照顧著姐姐?偷懶到哪去了!”

  紫玉委委屈屈:“我沒偷懶,小姐有事交代我出府去了……”一說起這個,她又振奮起精神,唧唧喳喳道,“少爺,你不知道,小姐今天又畫了幾張紙,賺了整整一百兩呢!”

  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張銀票交給謝惜芙,謝羨咬著唇瞪著那張紙,隨即垂下頭,不發一語。

  謝惜芙只道他還擔心自己,有些好笑地撫摸他的頭,安撫道:“確實是我吩咐她去了,正巧我躺了好幾日,也該松松筋骨,你與紫玉俱不會做飯,只得由我來了。”

  誰知落在他頭上的手卻被不輕不重地頂了頂,謝羨仍舊垂頭不語。

  謝惜芙目光一沉,此時她若還覺得正常那就是傻了,這孩子分明一副我在學校受到欺負我不開心的樣子嘛!

  自覺必須對孩子的身心教育兩手抓,謝惜芙指著紫玉領了自己的那份面回房吃,而後伸手便要拉著謝羨在一旁的和桌邊坐下。

  誰知剛拉到他的手,這孩子就吃痛一聲,謝惜芙擰著眉抬起他的手一看,呵!謝羨早晨還白玉粉嫩的手心腫成了豬蹄,油紫發亮。

  “誰幹的?”她的聲音冷得像含了冰渣,“是不是教書先生?”

  謝羨掙了掙手,沒掙動,只得小聲道:“羨沒背好書,先生罰是應該的。”

  謝惜芙氣得都樂了,好嘛!這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也不管謝羨會不會驚詫,一手伸進袖子裡做出拿東西的樣子,實際從空間裡拿出前世的傷藥,用棉簽消毒後一點點為他塗上。一邊塗,一邊淡淡道:“從明天開始,不用去上學了。”

  正好她之前還琢磨著,自己如果去祈福的話,謝羨的上學問題要怎麼辦,現在倒好,教書的一頓板子就給她解決了問題。

  自家的孩子是送去學習,不是送去被人打的,古代人這樣的教育她最反感!

  謝羨卻以為她是對自己失望了,不由慌張起來,“姐姐別生氣,我不是故意不背書的……”

  謝惜芙不語,只從灶台將面端了過來,才摟著他耐心地安慰:“姐姐沒生氣,氣的是教書的先生,我家羨兒是我的心頭肉,怎能隨便讓別說打就打?”又道,“更何況那種古板的只會照本宣科的先生,我們不要也罷。”

  謝羨窩在她懷裡,腦子裡想著那句‘我家羨兒是我的心頭肉’,不知怎的臉就紅了起來,結結巴巴地說:“可……可是,羨好沒用,姐姐這幾天做了那麼多,羨一點也沒幫上忙……”

  謝惜芙頓了頓,心裡覺得好笑,原來這孩子糾結的是這回事,思索了一會兒,才緩緩回答:“天生我材必有用,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用處’,羨哥兒年紀還小,不必勉強自己做什麼,找到自己要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謝羨眨巴一雙水靈靈的眼眸,小聲說:“那羨兒想考取功名,讓姐姐過上好日子。”

  謝惜芙莞爾一笑,忍不住‘吧唧’親了他一大口,笑道:“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