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九章調查她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37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了塵領著她們轉向一條偏僻幽靜的小路,不一會兒便到了那專門開闢出來供女香客食宿的玉香閣。

  了塵只將她們領到了玉香殿門口,便避嫌地讓殿中的女知客領著她們進去,自己則順著原路回去,到了幽靜無人的地方,便喊了一聲:“不知李將軍蒞臨有何指教?”

  頓了頓,又喊了道:“十八銅人上次都差點被你打成十八殘人,現在各個還躺在床上起不來呢,將軍若是要切磋武藝,勞煩三個月後再來!”

  說起這個了塵就一肚子火。

  這個李將軍,自從接管了京畿防務,三不五時就到城郊校場操練監督士兵,一開始還相安無事,後來不知道從哪裡聽來他們寺裡十八銅仁羅漢陣厲害無比,非要上門討教,結果這李將軍生就力壯無比,一身內裡更是浩瀚如海,將十八銅人一個個打趴在地,如今個個臥床不起,真是氣煞他也!

  此時了塵話音一落,虛無空中便傳來一聲冷哼:“什麼十八銅人,分明是皇家走狗,別當我不知十八銅人是皇家秘密豢養的死士,你們的頂頭上司還是我爹呢!”

  這說來也是從太祖開朝以來立下的傳統。

  因著前朝對地方節度使的管轄不當,以至於這些擁有重兵的地方節度使擁兵自立,自成一國,互相廝殺和吞併,造成長達近百年的政權動盪。

  是以太祖皇帝開國以來,一直重文輕武,不止削弱地方兵力加強京畿防務,還秘密豢養了一批死士,完成保護皇位繼承人或者刺探暗殺之類見不得光的任務。

  而這南山寺明面上雖是廟宇,暗地裡卻是皇家培養死士的大本營,除了出師的死士可以出任務外,剩下的精英備用死士便是十八銅人。而死士營的掌管者是從每一代皇子中挑選一位出來掌管,除了皇帝以及這位掌管者,不會再有第三人知道死士的存在。

  李鳳凜的爹威遠王是當今皇上的同母弟弟,理所當然地就成了這些死士的頭頭,而他會知道這件事,也並不是他父親告訴他的,只不過是因為他內力過人敏銳非常,偶然間得知家中有死士出沒,再順藤摸瓜,也就發現了這件事情。

  了塵沒想到他會知道這件事,頓時臉色一變,正要說話,就聽李鳳凜又道:“你也不必慌張,我曉知死士營一事聖上和我爹都知道。”

  他這句是實話,威遠王察覺自家兒子發現死士營的時候,就把這事兒呈報給了皇帝,皇帝素來疼愛這個侄子,倒也沒責備什麼,只是粗略說了一些內部情況與他知曉,李鳳凜才知道十八銅人是備用的死士精英,接著才有後來踢館切磋武藝一事。

  李鳳凜頓了頓,清咳一聲壓下心裡的尷尬,說道:“我是為了方才那個女子來的,你去查一查這女子姓誰名甚,到底是什麼來路。”

  了塵蹙起眉,斷然地拒絕道:“李將軍,請恕老衲無法從命,死士營一貫只聽從王爺與聖上的命令,這是從太祖時期就傳下來的規矩!”

  李鳳凜修長的身軀躺在粗壯的樹幹上,一手枕在腦後,一手不耐煩地揮了揮:“我讓你去你就去,我爹那邊我自會去解釋。”頓了頓,又道,“你放心,本將軍讓你查她,絕非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

  

查人一事李鳳凜不是不能自己派人,只是死士營專門管這類事,比他派人查來得更快更透徹。

  了塵遲疑幾下,到底還是不敢得罪這位將軍,又聽他說會自己向威遠王稟報,最後只得答應下來。

  且不說李鳳凜到底打了什麼主意,這邊廂謝惜芙已經被那女知客領到了自己所住的院子。

  玉香閣占地面積卻極為寬敞,走廊迂回著穿過假山流水、花草扶疏,極為幽靜雅致,並且三兩間房屋便自成一院,極好得保護了個人隱私,又不怕不相識的人見了尷尬。

  謝惜芙因為沾了淮安王府的光,謝老爹便掏銀子為她置下了一整間院子,院子裡一共兩間房,正好她與紫玉一間,謝羨獨自一間。

  幾人各自進了屋,收拾好自己帶來的行李,謝羨東西少,收拾好後便自發自動地拿起書看了起來,紫玉這邊則收拾了兩個人的東西,謝惜芙查看了一下屋子的佈局,見屋裡東西齊全,四處乾淨不染纖塵,顯然是細心整理好的,不由滿意地點點頭。

  “紫玉。”她喚了正在整理被褥的丫鬟,“取出一百兩銀子出來,小姐我去添些香油錢,再上炷香。”

  “小姐難道是要給那個王府的千金添香油錢?”紫玉嬌嗔了一句,有些不樂意,“小姐別忘了就是她害得小姐受了這一遭罪,我們能來幫她祈福已經頂頂好了,哪裡還有給人家添香油錢的道理?而且一出手就是整整一百兩!”

  她一邊說,一邊死死地捂著包袱,生怕被搶了一樣。

  謝惜芙不由失笑,這丫頭,之前還真沒看出竟然是個守財奴。

  “這不是給王府千金添的。”她笑了笑,想起那個被打死的小惜芙,笑容又隱了幾分,低聲道,“小姐我大難一遭,這是給自己添的,散財保平安。”

  紫玉聞言,這才放下心來,這才從背包裡取出錢交到自家小姐手裡。

  謝惜芙拿了錢出門,招了個女知客領著自己到供著佛祖的大雄寶殿,先是讓僧人為原身小惜芙點了一盞長明燈,又以原身的名義添了香油錢,最後跪坐在佛前的蒲團上,低聲頌了整整一百遍的往生咒。

  逝者長已矣,生者如斯夫。

  謝惜芙心中默念道:但願你重入輪回,下輩子能投個好胎,一生一世安樂無憂。至於此間掛念,我既然繼承了你的身體,自然會完成;你的弟弟我會為你照顧,你的死仇會為你討回公道,必不會讓你死不瞑目。

  整整一百遍往生咒,謝惜芙念完睜開眼,外面已經時值傍晚。

  透過殿門桎梏的框架向外看去,外頭暮靄沉沉,雲霞漫天,天地萬物好似都被上蒼提著筆揮灑下厚重金色,壯麗非常。

  謝惜芙了卻一樁心事,緊接著便看到這場美景,只覺得神清氣爽,不由眯起眼,勾唇微微一笑。

  她本就是長得極細緻極耐看的一人,眼下任由夕陽灑在她周身籠罩上一層光暈,勾唇一笑的樣子,輕輕淺淺得如同一縷煙華隨時會隨風而去,又好似一株白玉海棠乍然間盛開,美得撼人心扉。

  一直隱身於暗中觀察她的李鳳凜見到這一幕,不知為何心跳驀然快了幾拍,心口灼熱起來,呼吸卻不由自主地放緩起來,似是生怕驚擾到她一般。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