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十二章偷魚的賊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34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李鳳凜不知自己一番動作產生,竟然產生了這麼多連鎖反應。

  他派人通知了自己的父親後,就坐下來借著桌上鏤金盤龍燈盞的明亮火光,細細研讀著十七呈給他的情報。

  死士營不愧是皇家訓練的鷹犬,不過是一晌午的功夫,摺子上就密密麻麻地將謝惜芙上下三代交代得一清二楚,甚至連一些當事人都不知曉的諱莫如深的事情也都查了出來。

  他從頭看到尾,只覺得這女子確實有些奇特。

  這倒不是指她的身世有多坎坷,李鳳凜一個在戰場上見慣生死的,再慘烈的場面都見過,謝惜芙的經歷在他看來也只不過是曲折些罷了。

  他覺得奇異的是,這情報上說謝惜芙不過是個唯唯諾諾的不受寵的庶女,然而他傍晚隔著殿門遠遠看去,她的笑容是那麼恬然安怡,與情報上所說的相去甚遠。

  李鳳凜又讀到她因著玉蟬一事險些被她父親打死,只當她是生死走一遭頓悟,想到那樣柔弱的身軀經歷了怎樣的暴行,不知怎的一向冷硬的心就軟化了幾分。泛起一種柔軟的,微酸的,連他都不知道的,名為憐惜的情緒。

  他歎了一聲,心道這麼可憐的一女子,她若是能安撫好困擾自己多年的惡疾,憑著自己的本事,護她一生一世倒也無妨。

  抬手將摺子湊近燈火旁,引火燒了。他揚聲喚來下人,淡淡吩咐:“……通知西苑,讓白楚準備準備,今晚由她侍寢……”

  月落,日升,轉眼已是天明。

  曦光爬過窗柩灑進來,於室內投下光彩斑斕的顏色,窗外青翠欲滴的樹木枝頭停了幾隻鳥雀,正歡快地啼鳴。

  床上沉睡的人兒似乎是被這雀聲擾得難受,一雙蝶翼般的鴉睫微微顫動著,緩緩睜開雙眼。

  謝惜芙先是看著室內陌生的擺設愣怔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出了謝府,正身在南山寺內。

  紫玉早已起身勤快地收拾起來,昨天爬了一天的山,這丫頭還能雷打不動五點就起床,簡直就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

  謝惜芙賴在床上,用略帶敬畏的目光看了她一陣,接著才懶洋洋地從床上爬起來。

  紫玉快手快腳地收拾好屋子,半途送齋食的下人前來敲門,紫玉應聲去開門,不知人說了些什麼,紫玉在她走後提著食盒一臉鬱悶地回來:“小姐,這玉香閣的下人說將在院子裡辟個廚灶出來,待這兩天齋食送完,廚灶辟出來後,就再也不提供送食了。說是日後只提供食材,齋食還需我們自己動手。”

  謝惜芙一雙秀眉微微一蹙,隨即又舒緩開來,“算了,重新辟間廚灶倒也好,閣裡的齋菜總有不盡如人意的時候,倒不如自個兒拾掇來的好。”

  她空間裡濃郁靈氣養出來的食材,隨便哪一樣都比凡間俗物來得強,既美味又能強身健體。南山寺不再送食,反而是方便了她。

  紫玉聽到這兒,鬱悶之色一掃而空,喜笑顏開道:“可不是麼!小姐好一手易牙之術,尋常東西到了小姐手裡總能變成珍饈出來,宮裡的禦廚恐怕也不過如此!紫玉若能跟著小姐吃,那可是享福哩!”

  謝惜芙一下樂了,嗔了她一句:“嘴貧

!”

  洗漱完畢,謝羨也穿戴整齊地跑過來一起吃飯。

  謝惜芙自穿越過來後,就將她們平時吃喝都換成空間裡的,紫玉與謝羨早已沒了當初瘦弱磕磣的模樣,俱都變得白胖了許多,紫玉終於有了幾分嬌俏的模樣,而謝羨本就長得好看,如今更是像一隻雪白粉嫩的團子,隨時都勾著人上去親一口!

  謝惜芙滿意地捏捏小娃兒的臉頰,真的忍不住‘吧唧’一聲親了一大口!

  謝羨捂著小臉,眼睛睜得大大的,先是滿臉通紅,接著又糾結起來。

  姐姐、姐姐好壞!又親了羨了……書上說,男女授受不親,這是不對的!可是、可是羨不討厭怎麼辦?羨、羨還好喜歡姐姐親的!

  等等!羨怎麼能有這種想法!這樣是不對的!

  謝羨捧著紅彤彤的小臉蛋兒,十分嚴肅地反省自己。謝惜芙沒察覺,只當他是害羞了,莞爾笑著摸了摸他的頭:“羨兒今日無事便留在屋裡看書,姐姐今日出門一趟,有什麼事記得喊你紫玉姐姐,恩?”

  謝羨還沒從那個親吻裡回過神來,只是愣愣地應了一聲:“哦。”

  吃完早膳,謝惜芙便拿出了昨晚畫的烤架的圖紙出了門。

  下山到底是比昨日上山來得輕鬆,順著石階走了快半個時辰左右,終於遠遠地看見了山腳下昨日歇息的楓樹山溪。謝惜芙松了口氣,擦了擦額上密佈的細汗,決定現在石階上坐坐歇歇腳,再趕路。

  想起臨行前讓寺廟的長老寫下的城裡牙人行和鐵匠鋪的地址,謝惜芙正想著掏出來看看,然而那張薄紙方一拿出來,山林間忽然便刮起了一陣秋風,呼嘯將那張紙卷走,飄搖著在空中打了個旋兒,遠遠飛走……

  謝惜芙一驚,不由喊道:“誒!你飛什麼飛!快回來!”猛地站起身就想去追那張紙。

  只是她已經走了將近半個時辰,腿肚子正微微抽搐著,這一下站起來,還沒邁開步子,自己卻先打了個趔趄,身子一歪眼看著就要從石階上滾下來,不禁驚叫了一聲。

  千鈞一髮之際,斜刺裡忽然閃過一道殘影,下一秒她就埋進了一堵溫暖而厚實的肉牆裡,一隻鐵箍般的手臂牢牢攬住她的纖細腰肢,抱著她在半空中打了個轉,穩穩落在了往下兩階的石階上。

  “飛走的東西就莫要追,當你小命有多硬?!”一道低沉的聲音極近地在響在耳際,像是一壇塵封的美酒驟然開啟,即便是帶著斥責的味道,仍是醇厚動聽地叫人骨頭一酥。

  謝惜芙腦子裡忍不住冒出一句,原來不止女人說話能酥人,男人也不外乎如是。

  她愣愣地抬起頭,那出手相救的男人極為高大,從她的角度只能看見線條俐落堅毅的下頜,古銅色的肌膚,以及性感的喉結。

  像是察覺到她的視線,男人微微低首,陰影中一張淩厲如刀裁般俊美的臉龐頓時映入眼簾。劍眉斜飛入鬢,鼻若膽懸,目如朗星,薄唇下意識地抿著透出一股冷冽的味道,整個人散發著宛如出鞘利劍般淩厲的氣勢。

  謝惜芙怔怔的看著他,卻是莫名地覺得有些眼熟,腦海中靈光一閃,忍不住驚叫道:“你不是昨天偷魚的賊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