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第一卷 第二十章相視一笑解怨結

書名:相公難養:喂喂包子種種田 作者:西冷紅茶 本章字數:214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3日 01:55


  李鳳凜跟著惜芙他們到了山下,只是謝惜芙怨氣還未消,一路上把李鳳凜當成透明人,三人尷尬同行。

  李長懷見狀也失了分寸,不知該如何調節兩人,看的出李鳳凜對他這個義妹是有著愛慕之情的,不然憑他李鳳凜的秉性,豈會真的對一個女兒家死乞白賴,百依百順。他想著找個機會讓兩人和好,再從中燒把火,乾脆讓他們走到一塊算了。

  到了鑄鐵坊,謝惜芙把圖紙拿與李長懷,讓李長懷進去找匠人鑄鐵。自己則待在作坊外,李鳳凜見她沒有進去的意思,躊躇著要不要跟她說點什麼,是要道歉還是要寒暄幾句。不然這樣下去,謝惜芙不理自己了怎麼辦。

  他征戰沙場多年,對敵人從來沒有這麼束手無策過。

  謝惜芙昨晚睡下的時候也在想,是自己太過衝動,本來答應的事情是要做到,可是這李鳳凜惦念著他的餓疾,可能確實疏忽了自己的任務,做下的承諾。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得饒人處且饒人呢。可轉念一想,他做錯了卻沒有表示,自己生氣不是很正常的嗎?

  “那個那個……”謝惜芙聽見李鳳凜的聲音抬起頭來,看見李鳳凜兩手交叉放在嘴邊,似乎有些局促甚至慌亂,這一幕讓她覺得有些可愛,就像是傲嬌的男主在女主面前俯首稱臣一樣,李鳳凜也是拿出了勇氣。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會認真的仔細聽著。”她對他淡淡的笑了笑

  “是我不對,我的錯,答應了謝姑娘的事情我自己卻沒有做到,差點耽誤了姑娘的事情,你……”

  李鳳凜說到這,謝惜芙插了一嘴:“沒關係,也怪我,是應該早點提醒你,不能讓你沉迷我的食色不是?呵呵。”

  看見謝惜芙笑了,他也跟著笑了,惜芙今天穿的素色衣衫,頭上沒有華麗的頭簪發飾,只別著一隻精緻的竹簪子。像是和她的氣質相得益彰似的。

  李鳳凜想著,她就像是一朵沁人心脾的野花,卻又不夠豔麗,甚至是塵僕的。淡淡的雅致的。他想要讓她一直這麼淡淡的笑下去。要保護她……

  李長懷出來了,看見兩人在坊外笑得正開心,也在心裡替兩人歡喜。看來不用他加火,兩人的火苗就足以自燃。

  “惜芙,你的那個鐵器等鑄好了,匠人這邊會差人送到南山寺的玉香閣。”

  “好的,勞煩兄長了。”

  李長懷看天還早,正想著要不要三人一起去哪裡遊玩下。

  “現在天色尚早,不如為兄帶你去個地方瞧瞧。”李長懷提議。

  謝惜芙看了看,確實現在還不到午時,自己到了這個莫名的世界以來,都沒有機會去往更美好的地方看看。便同意讓李長懷帶自己去看看。

  李鳳凜還沉浸在剛剛謝惜芙的笑意裡,聽見李長懷要帶兩人去個地方,心裡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你該不會要帶惜芙去霞峰穀晃悠吧?”他看著眼前的

人,試探著問了一句。

  “是啊,怎麼,不行麼?”李長懷挑眉看了一眼問話的男人,淡淡的笑了笑。

  “那走啊,快馬加鞭……”李鳳凜說罷,便拉著人飛快的走了出去。

  三人駕著馬來到了長懷所說的霞峰穀,這裡卻是好風光,橙黃色的天映射著整個峽谷,峽谷的流水甚至變成了猩紅色。綠油油的草地在橙紅色的天空下對比更為鮮明。

  一切是那麼的祥和美好……

  三人坐在河流邊的石頭上,望著天邊的彩霞,和暢的旭風,享受著這安逸的有如世外桃源的地方。

  待天邊的雲霞逐漸散去,他們才騎著馬悻悻而歸。

  回到玉香閣,因為燒烤架已經有了准信,現在只需開始招募人手,採購食材就能開張了。於是謝惜芙開始準備。

  “紫玉,那個生肉要細不要肥,等等,可以分成兩批,就是五花肉你知道吧?。”謝惜芙細細的回憶著自己在燒烤店所見過的食材,邊讓紫玉記下來去採購。生怕遺漏了什麼,一旁的謝羨也在認真的看著姐姐和紫玉在忙活。

  哎呀,要是這裡有金針菇就好了,烤金針菇多美味啊。謝惜芙咬了咬嘴唇,想起在燒烤店裡和同學聚餐吃的那幾頓有些回味。可是在長安開店,自己是不是需要個靠山啊,會不會有人來收保護費,砸地盤什麼的。不知道是不是謝惜芙想太多,對自己的燒烤鋪子有些擔憂。

  李鳳凜和李長懷又來到了玉香閣,看著謝惜芙忙前忙後認真核對的樣子。李鳳凜有些感歎,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女孩子可柔亦剛呢,忙活起來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初出茅廬的小丫頭,倒像是個精明的掌櫃。自己能為謝惜芙做些什麼呢?

  回到自己的臥房,李長懷開始查看死士營的新兵員名單。南山寺作為死士營據點,現在卻危機重重,不知道三皇子李長峰接下來會有什麼行動,這次新兵員會不會有間諜混入。他打算進一步盤查。

  可是又怕打草驚蛇,他在房裡來回踱步,卻想不出有何對策。想著尋求李鳳凜額意見,畢竟三個臭皮匠賽過一個諸葛亮,而他覺得,他和李鳳凜兩個也就能夠組成一個諸葛亮了。

  此時的李鳳凜從玉香閣回房,也顯得有些憂心忡忡。在南山寺耽擱數日本是為了籠絡兵權為自己所用,現在李長懷又來到了南山寺,倘若此事被他知曉,定會引發信任危機,自幼兩人一起長大,如果因為此事二人心生縫隙,定不划算。

  二人各自懷揣著心事,不知如何是好。

  李鳳凜並不知李長懷已是繼承死士營者,還想著如若因為皇位,因為兵權而導致兩人分道揚鑣,毀了兩人之間的關係,倘若真的走到那一步,免不了都身不由己。

  而李長懷想著借助死士營的力量戰勝李長德,輔佐李鳳凜登上皇位,至始至終他想著的都是怎麼能夠跟李鳳凜一起打贏這場權利爭奪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