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遊戲競技 > 鬼網三之我們江湖再見

正文 第五章 尾聲(二)

書名:鬼網三之我們江湖再見 作者:玄小音 本章字數:3521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2日 20:17


"嗯……都是多多少少做過一些壞事,不過不是很多,我和小鬼打了聲招呼,在地府當遊魂打雜個一兩年就可以去投胎了,都不是什麼要命的大事。"唐顏無奈的開口解釋。

"那……那個一開始在隊裡和我們一起打團的丐不酒呢?"花九的眼睛開始閃爍。

"他把惡鬼送到地獄的門口,交給判官算罪行而已,回來之後還去我那吃了碗面,他算是裡世界的交接官吧,我負責抓,他和另一個小姐姐負責送,不過這種情況僅限於我們不忙的時期了,現在這種陰涼的時期基本大家都是身兼多職,根本沒有誰能避身世外,只能做多少算多少了。"

"那……這樣的話,陸蘿那句你我本是同道中人這句話,唐顏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吧?"

花九嘴上的微笑越來越苦澀,眼中的光芒閃了又暗,暗了又閃。

唐九低下了頭,兩個人都沒有在說話,花九玩著手中的筆,唐顏收拾著地圖。

"你真的想知道?"唐九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不是真的想知道,難不成是假的想知道?唐顏,我沒有工夫陪你打啞迷,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哪怕一點也好,你不願意告訴我所有都行,告訴我一點點,我可以知道,但是又不會讓你為難的消息,可以嗎?"

"哪怕有頭無尾?"唐九的眼睛開始閃避。

"對,哪怕是有頭無尾的小片段,我不想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唯獨我,活在你的庇護下。"花九的眼神裡充滿了對於真相的渴求,和對唐顏的信任。

"你這樣,讓我怎麼對你撒謊啊。"唐顏將最後一張地圖收進了他從外面帶進去的包裡,又掏了半天,拿出了一顆珠子。

“這是……”

"沒錯,就是九方用來出任務之時必須攜帶的護魂珠,九方的存在,你是一直知道的,尤其是近幾年鬼劍聊出事愈來愈頻繁,偶爾遇上我們的人都是和家常便飯一樣,官方沒有辦法告訴所有玩家真相,也只能是謊稱我們有內測代碼兌換了即將上線的江湖職業在測試,但是我們究竟在做什麼,沒有人能猜的出來,但是你應該知道。"

"我知道,但和她說的有什麼關係呢?"花九抱著疑慮看他。

"我能夠成為九方的領頭人我很幸運,但不是巧合,我之所以能夠攜領整個伺服器的九方,是因為我身上的陰氣很重,而我的生日,是中元節的第二天,淩晨一刻,你……能明白這個概念麼?"唐顏的話中有話,卻是不願再點出來。

"傳說中的大不詳之人?"花九的聲音有一絲顫抖。

"說是不祥之人也算是抬舉我了,如果按照正常的說法不如說我是大煞之人來得更痛快些。"唐顏的話中帶著一些自嘲,甚至有些喪氣。

"可是,那又有什麼關係?"花九一直以唯物主義者自居,即使遇見了鬼劍聊,她還是不怎麼肯相信這些鬼啊怪啊的東西。

"大煞之人的陰氣很重,尤其像我這種非常靠近鬼節出生的,卻並非鬼崽的,我雖不如鬼崽,但是身上的陰氣,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比的。"唐顏看著杯中悠哉悠哉漂浮的茶葉,娓娓道來。

"鬼崽……"花九的眉頭皺了皺。

"鬼崽是什麼,應該不用我給你解釋吧?你的媽媽怎麼死的,你比我清楚,連……"唐顏本來想說什麼,卻又是住嘴了,敢忙捂住自己的嘴,看了看自己對面的花九。

花九聽他這麼一說,突然就僵住了,而後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苦澀中帶著一些無奈的笑容

"我媽出事的那天是中元節,本來在醫院已經差不多的好了,醫生的准許出院通知也都已經批下來了,但是我媽就是提前走了並且昏在了大馬路上,還出現了一個小孩,力大無窮,旁邊的人怎麼拉都拉不動,幾十個人勸都勸不住,硬是沒攔住,由著他拖拉著我媽混到在地的軀體走了,再後來三天后,我們在N城著名的鬼宅'百回風'裡找到了我媽,我不相信,可是那個孩子無父無母,醫院告訴我,那個孩子是鬼節當天出生的,是個鬼崽,出生那天硬生生的熬了三天三宿到鬼節那天才願意爬出來,肚子也和邪了門一樣根本刨不開,雖所有人都告訴我那東西我惹不得,即使是醫生們也不願意相信這邪門的東西,但接生的醫生們告訴我那些奇怪的事情確實是發生了,接生時一不小心掉了一個剪子的女護士已經消失了了很久了,所以他們都勸我別淌這渾水,可那是我媽啊……"

花九仿佛在訴說與自己無關的事情,就像一個沒有感情的說書人,說了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

"你

不願意信,後來就搬出了你爸那裡,去了你媽生前買的一棟房子了是嗎?但其實我是不太明白,你媽為什麼選在中元節那天出去看房子。"唐顏搖了搖頭。

"說起來不可思議,有人打電話告訴我媽媽,他們一直忘了通知我媽去售樓處拿鑰匙,並且說如果她不去,鑰匙和房子可能無法為我們保留,我媽也是想都沒想就出門了,可是我和我爸都沒去,他認為這一定是惡作劇,我們都交錢了,那有不給房子的道理,出事後我們打電話,果然,電話是空號,我們打給售樓處,他們告訴我並沒有這樣的規定。"花九的身體開始出現一絲絲的顫抖。

"一點線索也沒有?"唐顏也開始皺眉頭了。

"沒有,我媽昏倒的路段,那個監控被人動過,無法修復,而當時那條街上也沒有什麼證人,也對,誰會在中元節去看房子呢?"花九的眼睛中出現了一絲陰狠。

唐顏放下手中的茶:"所以你認為這一切都是有人計畫好的,包括你母親的死,還有那個小孩?"

"對,"花九咬牙切齒的說,"我不相信什麼鬼崽,中元節怎麼了?也有在中元節不巧或者有什麼事情促使出生的孩子,難道他們就要因為自己出生的日子自行了斷嗎?"

"話不是這麼……"唐顏的話沒說完,花九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嗯……行,我一會就回去。"說完就摁上了,花九朝著唐顏無奈的笑笑,"不好意思,我室友那有點問題,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回頭我要是上線就去'叮'你。"

唐顏還沒答應,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有什麼事趕緊說,"說完唐顏皺眉頓了一下,"對,就在我旁邊……我知道了。"

花九看著唐顏的臉黑的能滴下水來。

"怎麼了,誰打來的?"花九有點不解。

唐顏揉了揉自己的眉頭,從一堆的地圖中抽出了一張標著N城字樣的地圖,用非常沉重的語氣說道:"我恐怕是回不去了,丐不酒告訴我你們社區出事了,花花,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剛剛齊湘末打電話給你,說了什麼事情?"

花九一臉的不敢置信:"你怎麼知道湘末的事情?我並沒有告訴你我的室友是湘末!"

"這你就別管了,現在特殊時期,如果沒有不必要,我不能給你解釋太多,我只能告訴你,丐不酒和齊湘末是從小長大的關係,其他的有時間我會告訴你的。"

花九覺得自己世界觀要崩潰了,想起了昨晚的那個吊兒郎當的那個大叔音,不敢置信的搖搖頭,小聲的低估著:"湘末姐那麼好一個人……怎麼會和那個看起來流裡流氣做著那麼危險的工作認識啊……"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們的父母是相親認識的,所以她倆算是遠方的親戚。"唐顏看完地圖說了這麼些話,撒謊都不帶草稿的,便扯著她的手往外跑去。

兩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花九摸了摸鼻子,最後還是決定問出來自己心中多出來的新疑問:"你怎麼知道我媽那事的,按照時間推算,你那時候應該也只是一個高中生,比我大不了多少,最多是大學生,咱倆那會又不認識,你別告訴我,你那會就是閑的沒事看到報紙了,你不愛讀東西我是知道的,別想著蒙我,還有我們社區到底怎麼了?"花九說完縮了縮脖子看了他一眼

唐顏臉上沉重表情並沒有緩和多少:"你母親那個事,等我願意將我所有的事情告訴你的時候,我會告訴你,關於你們社區,你現在快到你們社區門口了,你有什麼感覺?"

花九這才注意,發現自己已經到了自家社區的正大門,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媽耶,怎麼這麼冷?明明現在還是夏天啊……唉,不過我們社區的正門怎麼建的這麼奇怪,看起來也沒法進車啊?而且你怎麼走正門啊?正門離我們家那棟樓有點遠。"

唐顏看著滑稽有些滑稽的表情,隨手指了指那個門:"你仔細看看這個門奇怪,它奇怪在哪?你看你能不能感覺到。"

"唉,你不說我都沒看到,"花九將用手機拍好的照片發到了微博,再點開看看照片,發現兩層樓梯下的那個奇怪的雕塑上有一攤紅到發黑的東西,前面裡雕塑不遠的地面上也有一些同樣的,將手機遞給唐顏,"你瞧,這裡有些不知道是什麼色的顏料好像是潑上去的也不知道是倒上去的。"

花九看著那些看起來像血的顏料,感覺溫度又降了幾度。

"咱們去問問看門的老大爺吧。"唐顏看完照片,將自己的運動服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瑟瑟發抖花九的身上,拉著她向看門老大爺那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