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遊戲競技 > 鬼網三之我們江湖再見

正文 第十五章 唐門五毒舊事多

書名:鬼網三之我們江湖再見 作者:玄小音 本章字數:3268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22:41


“怎麼回事?這苗疆好好的怎麼會就出事了呢?你在開玩笑吧!”陸明清還沒來得及說話,曲殤先忍不住把話頭插了進去。

“這位是……苗疆的人?”唐玲皺著眉頭看著面前紫衣銀飾的人,有些不悅的說。

“那可不,這位是苗疆大名鼎鼎的五毒教右護法,厲害的很,如今來中原辦私事,剛好碰見了就一起喝個茶。”陸明清笑的一臉欠揍,賤兮兮的說道。

“作為護法現在你還能在這站住了而沒有飛奔回家,我倒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唐玲冷笑著說。

“所以師兄師姐既然知道人家著急為何不趕緊說出來呢,恐怕不止他一個人,現在在這茶樓裡的每一個人都在等你們的話。”唐九拽了拽唐玲的袖子,緊皺著眉頭。

“對我們來講,倒也不是什麼大事情,畢竟這種好似正義之道的事情輪不到我們,只不過現下如果不解決這事,恐怕我們苗疆這一趟多半是要白去了。”唐玲歎了口氣,伸手從桌子上扣了個茶杯過來給自幾倒了杯水。

"話是這麼說的,可是誰人不知你們唐家堡雖然算不得什麼正義之師,可是涉及到大業的問題都會上去湊個熱鬧。"柳疏瞥了唐玲一眼,飲了口茶。

"你什麼意思?"唐玲的眼睛一眯,手中的千機駑被擺弄的哢哢響,"別以為你穿著一聲藏劍山莊的衣服我就不敢動你,名門子弟怎麼了?只要是我想殺的人,哪怕你是天王老子,我一樣殺的動,夠得著。"

"師姐你快別再折騰了,快點說吧,你再不說,曲殤怕是要哭出來了。"唐九尷尬的打著圓場,開玩笑,這茶樓裡這麼多人,人人都說刀劍無眼,但是說句實在話,就他自己的體驗來講,這千機才真正的稱得上無眼。

更何況了,就算沒傷到人,這萬一搞壞了店家的東西,誰賠就是個問題了,若是讓唐門知道了,他們三以後都不用在唐家堡混了,為了一句話和一個普通人置氣,萬一沒打贏還輸了怎麼辦?

"哼!"唐玲冷哼一聲。

"我倒是不知道那位老道人竟然那麼閑,"唐玲朝著地上吐了口唾沫星子,"一開始當他是個好人,不曾想竟是個信口開河的人,他勸我師弟放棄那個女嬰不成,便著身去了那皇宮,告訴狗皇帝苗疆有位動搖根基的妖女即將誕生,務必要在圓月之前剿滅了她,不然大唐的江山將會因為她一人毀掉整個根基的之類的云云。"

"怎麼……瞧你這態度,莫不是皇帝相信了。"陸明清挑了挑眉頭。

"你不都聽出來了嗎?那麼一大堆的馬蹄聲,混亂又急匆匆的,你肯定聽出來了吧。"唐玲看了他一眼,默默的翻了個白眼。

"話是這麼說的。"陸明清搖了搖頭,"前因後果我猜不到。"

"皇帝也是糊塗,那老道看起來仙風道骨的,騙起人來順手的很,三言兩語,再加上那個仙人的氣質,他的話沒幾句就被皇帝相信了,直接擬了道旨意派十五萬大軍前往苗疆剿滅妖女。"唐玲憤憤不平的說道。

"呵,"曲殤冷笑一聲,"他也太看得起我們苗疆了,太看得起我們五毒教了,不說教眾了,就算是整個苗疆道人口加起來怕是連這只軍隊的三成都不到,十五萬大軍,這是何等壯觀的場面啊?怕是密密麻麻的都擠滿了人頭吧。"

"確實是比我想像的派去的多了,本來以為十萬基本上是極限了吧,去不曾想他如此糊塗,如若是這樣,他這樣的君主我是覺得……"陸明清的聲音極小,控制在他們這一桌子能聽見的聲音,他沒有說出接下來話,誰會知道有沒有隔著牆的耳朵,把他剛剛說的話報告給那在宮裡坐的端端正正的熱門,所以在此亂世,比起批判還是明哲保身的好。

"你說的不管在不在理,只是這個世道怕是又要亂了,我們倒還好,江湖兒女本就是以四海為家,可憐了百姓們了……"末了感歎完了的唐玲看見坐在自己旁邊喝茶的柳疏,突然又補上了一句,"當然還有您這樣的大少爺,也是要流離失所這以後可怎麼過啊!"

"師姐……"唐九埋怨的看了一眼唐玲。

"好了好了,我不惹事了,你呀,小小年紀,殺人的本領沒怎麼見長,就是這脾氣和你師兄一模一樣,簡直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教育人這方面真是

學了個十成十,這以後可怎麼是好?真為你倆以後的媳婦操心。"唐玲搖了搖頭。

"行了,操心也輪不到你操心,你還是過來一起商量個對策。"陸明清到是看的很透徹,瞧了一眼一直在唐玲身後當透明人抱著孩子的唐肆,笑了笑。

"那麼,我再重申一次,關於五毒這次的內亂,確確實實與咱們是沒有關係的,"唐玲說完摸了摸假裝存在的鬍子,"當然他們和你有關,這我們沒法否認,但是一會我們問多少,還是希望你能幫忙,畢竟我們可應付不來你們和朝廷的雙層夾擊,我們幫你只是因為我們有求於你門,如若不是如此,我們也不會冒著得罪朝廷的風險去幫你們。"

"定當如此,各位的恩情,我五毒無以為報。"曲殤點了點頭。

"五毒教此次內亂因何而起?"陸明清率先發問。

"我覺得肯定也不是什麼大事。"唐肆歎了口氣。

"這位兄台說的極是,我們一開始的那點爭執其實也無什麼要緊,無非就是煉蠱的時候大家都意見不合,右護法的想法與我以及教主的想法不一樣,我們五毒一向只圖安逸,也不求獨霸天下,但右護法的想法是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煉一些可以控制人心或者可以增強功力的蠱,直接推了他,畢竟他們每一位看不慣我們已有良久了,但是我和教主到是不怎麼在乎,我們認為只要他們不動手,我們如何都是能可以安逸的長久存在下去。"

"所以啊,五毒和唐門如此近,我們卻是沒什麼交集的。"唐玲推開了柳疏坐在曲殤的旁白,引得柳疏狠狠地瞪著她。

"師姐你的意思是……"唐九好似明白了什麼。

"當年五毒和唐門從屬一派,由蠱王和第一代唐家堡堡主建立,蠱王負責的是研究毒與蠱,而唐家堡負責的是暗器,後來苗疆內亂波及了蜀地,而兩位領導人的意見不合,便分而居之,直到當年蠱後以身祭了萬蠱池,蠱王隻身一人擊退了朝廷的二十萬大軍,苗疆恢復了正常,至此兩人才正式分道揚鑣了,唐堡主看不慣蠱王因為一個一個女子而傷心落淚,也不願意再幫著他,至此唐家堡遷移蜀地,把毒從蠱裡拔了出來,放在了暗器上,便是現在的唐家堡的暗度箭了,而唐堡主對於藍蠱王遵守著當年蠱後留下來的以和為貴,不警告朝廷之事很是不屑,於是將唐家堡改成了現在的刺客之門……"

"目的嘛……那不就是為了警告警告他,只要唐門想,他絕對活不過三天,讓世人得以對唐門保持敬仰,而不敢動手。"

他,到底是個什麼人,所有人都清楚,包括在喝茶的一些江湖和百姓也是,都很清楚,但是就現在的那位而言,被推翻是遲早的,只不過需要的時間,茶樓裡靜的很,現在富的人,吃著珍饈,住著豪宅,而窮的人無處可去,連書皮都吃不上,這大唐的盛世早就褪去了,所有人的很清楚,現在的一起看起來還很強大的存在不過是一場鏡花水月,只要有外在的東西一觸碰便會消失的無影無蹤,誰……都很清楚,這大唐,已經是強弓末弩了,就如同失去了毒牙的蛇,更何況若是唐家堡與五毒聯手。

若是聯手了,哪怕是有精兵強將,或是得道高人,怕是都無法抗衡於他們,而現下兩門再和是不太可能了,但如果是因為什麼重要的事情,或者要一同達到的目的,那究竟會不會一起聯手一起攻打長安,這誰都說不準,五毒和唐門都在山高水遠的巴蜀苗疆之地,那地場可大可小,到底養了多少弟子和鑄了多少武器,沒有人能夠猜的出來。

"所以我們當年和這小子是一家的?"唐玲皺了皺眉頭。

"別這麼說,小子小子的這麼沒禮貌,人家可是比你大的,你得叫哥哥。"陸明清朝曲殤敬了一杯茶。

"什麼!"唐玲簡直不敢相信,面前這個看起來年輕的不行的竟然比自己大。

"他少說大了你十歲,你這樣沒有禮貌,以後讓別人怎麼看你們唐門。"陸明清朝著她揚了揚頭。

"不是,陸教主知道的恐怕是比我多,根本不需要我詳細的說道說道吧,陸教主知道的那些事,我瞭解的都不是很多,當年唐門和五毒一派此事我確實不知,教內對此閉口不說,所以我們並不知道詳細的事情。"曲殤朝他們搖了搖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