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遊戲競技 > 鬼網三之我們江湖再見

正文 第十六章 孩子歸誰?

書名:鬼網三之我們江湖再見 作者:玄小音 本章字數:3224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4日 23:44


"哎呀,管他呢,快走吧,我剛剛從客棧出來之前給門派裡遞了信件,這會子的功夫應該快到了。"唐玲有些不耐煩。

"是啊,有什麼事情的話還是路上聊的合適。"唐肆笑著說。

"什麼東西?"陸明清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你心心念念的唐門機關坐騎。"曲殤看了看門外,笑著搖了搖頭。

"門主批准了?"唐九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來,接過了唐肆手中的女娃娃就跑向了門外。

"天呐!我這輩子算是值得了,能坐機關坐騎出一次任務,"唐九一手攬著一個孩子,另一隻手好奇的在那連接精巧的機關上摸來摸去,頭也不回的朝著唐玲說道,"師姐,這門主也太寵你了點,這機關坐騎他輕易不批的。"

唐玲將手中的茶杯一扔,朝著唐九走了過去。

"得了吧你小子,這東西可是我用身家性命換來的,如若不是我身上的蠱毒,再加上五毒內亂,師傅擔心,你以為就單單一個我,用得著這機關坐騎麼?"唐玲太瘦拍了一下唐九的小腦袋,把他的髮髻打散了。

"你們還愣著做什麼?這機關坐騎能坐上的沒幾個人,我也就是小時候被師傅帶著出去做任務的時候做過,今個你們走大運了,不出半天我們便能到達苗疆。"唐玲朝著茶樓內的人招了招手。

"這唐家堡的這任唐門門主的性子還當真是和以往的差不了多少啊。"陸明清笑著搖了搖頭,將手中的茶一飲而盡,起身朝門外走去。

"那是。"

"我的意思是,你們都歷任門主個個都是些傲嬌,無非就是救個人,還非得搞得好像不是自己救的人,擔心就直說,幫個忙都要說是方便自己的人,真是的……"陸明清好似想起了什麼忍著自己的笑意上了坐騎。

"柳疏你就別跟來了,此去苗疆兇險的很,你柳家又與那陛下有著些關係,萬一有點什麼事情,我不想連累你們柳家……還有你,"曲殤一個定身蠱種在了他的手上,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若是此次事情順利解決,我會給你寫信的,若是不能,你我以後怕是再無來往了,這定身蠱你是知道的,對你沒有什麼大的害處,三個小時之後便會死亡,你就可以活動,答應我,一定要等我的消息,別擅自又跑出去。"

"若是捨不得,那便帶著,這機關坐騎上的位置大的很。"唐玲歪著頭,不解的看著他們。

"無事,我只是叮囑一下。"曲殤最後戀戀不捨的看了他一樣,飛一樣的跑上了坐騎,頭也不回的走了。

"用得著嗎?又不是生離死別。"唐九哄著懷裡的女娃娃,不屑的瞟了他一眼。

"我總感覺有大事要發生,我不敢保證這一次我還能完好無損的回到中原,這恩恩怨怨,也不知右護法是不是像我想的那樣有足夠的胸襟去放平心態。"曲殤迷茫的看了一眼一望無際的天空,又立即低下了頭。

"你的意思是,如果情況過於危機,我們都可能喪命麼?"唐玲皺了皺眉頭,隨機又舒展開了。

"確實有這層意思,但是沒有辦法,五毒當年的遺留問題確實很嚴重,也不太好解決,但是辦法不都是人想出來的嗎?放寬心,就算是有什麼事情,咱這麼多人在,還怕他們不成?"陸明清大口的嚼著剛剛從店裡打包的點心不在意的說。

"此次戰役我倒覺得有些詭異,莫不是你們五毒有人和外面朝廷勾結了?如不然就是你們禦下不嚴,這老道長去尋了陛下這麼大的事情你們都沒有聽說,這消息當真是有些閉塞了,尤其近幾年,這陛下多疑的很,你們也不怕引火上身啊,不派個人在朝廷打探著資訊,剛剛我就想說了,你這樣回去,是抱著回不來的心思回去的吧?"唐九看了看調笑著的陸明清,又看了看兩位一臉凝重的同門,抱著好不容易哄好的孩子坐的離他們近了一些。

"你這孩子,當真是聰明過頭了。"曲殤微笑著,逗了逗唐九懷裡的孩子。

"你當真沒有什麼想說的?"陸明清看著他的舉動,將臉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舉了舉手中的餅,不知在想什麼,沒頭沒尾的問了這麼一句。

"算了吧,你那拙劣的謊言也就騙騙柳疏那個不諳世事的大少爺還

行,我們幾個,就連唐九也是殺了至少有四五個人的小殺手了,更何況你身邊坐著的那位可是活了沒有一百年,一直少五十還保留著年輕的容顏的陸明教教主,陸明清啊,我們比你想像的要聰明很多,包括九,腦子也是靈活點很,其實帶上柳家大少爺對你百利無害,但是你拒絕了,你們兩個人處在一起了吧?就憑他與朝廷的那層關係,威逼利誘著朝廷退兵那是分分鐘的事情,而你卻沒有帶他,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你愛他,所以你想保護他,我說的可對?還是你也許更希望我能把所有的,我掌握的消息,都說出來,到時候你恐怕要交代的不只只是我們想知道的,那些我們不要的……你也得乖乖的交出來。"

唐玲的眼神如果用事物來比喻,曲殤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自己養了有年數的蛇了,那當真是犀利無比,不管是她的話語,她的氣質,她的容貌,都讓他想到了那條花色極其漂亮,但是毒性卻及其強大的蛇王。

"你不需要偽裝了,"唐肆撅了撅嘴,"師姐審問人的功夫那都是師傅訓練出來的,一等一的好,就連師傅那種老頑固連'青出於藍勝於藍'這樣的話都能賞給她,你還指望在她的舌頭下做個翻身的孫悟空?別想了,你若是不說,恐怕師姐的招數也會越來越多,傷不了你,但是我們可以傷到別人唐家堡的機關厲害到哦如何程度,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只要我們想,那機關鳥就能在一天只呢你跨大唐的半途,而長安我們留有兄弟們的暗號,看好柳疏,就是具體怎麼看,用什麼方法看,就得看曲護法您的配合了。"

唐肆見機關坐騎已經飛得足夠高了,已經不在乎自己的面皮了,開始打著唐門主和唐玲的風頭開始威脅諷刺人了。

"行了,你和一塊榆木頭說什麼說,倒不如我們直接沖了那五毒教主,用千機駑威脅他那教主,詢問事情的真相不就好了?"唐玲好似已經在腦子裡形成了一個絕妙的計畫,正在捂著嘴偷偷的笑。

"你們……罷了吧,從我上了你們的賊船,你們怕是就沒有想過放棄我嘴裡的那些秘密,但是作為交換,這個孩子得歸我,名字就用少俠來取,但是姓氏一定是要跟著我姓的。"曲殤好似已經不在乎自己如果說出了那些事情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他已經不在乎了,畢竟擺在自己面前只有兩個選擇,但是現在的問題就在於選哪個都是萬丈深淵。

"怎麼突然又扯到阿顏了,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這事不行,那苗疆一開始我當是個安全之地,卻不曾想這是非曲直不是我能夠想的。"唐九一臉的不情願,死死地抱著懷裡的孩子。

"哎……別這麼快下決定,小九阿,我覺得這孩子與五毒可能是有緣分,他今個已經和你討要了不止一次兩次,你給他吧那就,若是真的想念,平定了這場戰爭,無非就是平常多往五毒跑,若是閑著沒事,可以研究一下這機關坐騎的搞法,自己做一個方便來往于五毒和唐門。"陸明清不知何時站在了他的身後,滿臉的笑意。

"今日我懷裡這團子是必須交出去了?"唐九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看懷裡的團子,眼睛微微眯起。

"早晚都是要交出去的麼,何苦這麼抗拒?當時不是你哭著喊著唐門不能養,陸明教不能放,如今有人要替你養著了,你倒是不樂意起來了。"陸明清想起了剛剛那個在茶樓裡和自己拌嘴的人,捂著嘴偷偷的笑了幾下之後立馬又恢復了正常,看起來一臉的嚴肅。

"那不一樣,那之前答應他送給他五毒教養那不過是因為我還不知道他們五毒亂的很,而他又是個護法,若是她過於頑皮,他也有能力能保護她,但是現如今不一樣,這五毒著實亂,與其放在他那擔驚受怕,我不如自己帶回去自己養,也好過在五毒接受著爾虞我詐,無非是未來她的那份任務由我來做,她需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殺的那個人,我為她殺了,再不還會有什麼難題不成?"唐九是鐵了心,若是曲殤他們不能給個好的對策,這孩子他說什麼都是不會給的。

"你倒是護的緊。"陸明清推了一下曲殤,對著唐九說。

"其實……我倒是有一計,若是這位少俠不介意,可以先聽我說一下我的計謀。"曲殤低著頭好似沉思了一下,複又抬起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