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番外·流年其人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181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顏愛一直覺得流年很特別。

剛回到琥珀川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幾位少年不同于常人的怪異性格。聽晨明說過,他們的過去都有著不願觸及的雷區,給內心留下了一生都難以抹去的傷痕。端木信表面溫文爾雅,實則城府極深,走一步能各方位再想一百步,謹慎之至,不會輕易相信他人。端木童大大咧咧,一副陽光男孩的樣子,卻非常敏感。淵痕討厭與人接觸,不苟言笑,氣質冷漠如冰。亞伯特雖然溫柔,但總有一種若有若無的憂鬱氣質,拒人於千里之外。神樂成熟穩重,親和力極強,可過於忍讓,似乎一直對誰心懷歉疚。

只有流年,說說笑笑如常人一般,還經常偷偷跑到妖界花天酒地,偶爾騙騙琥珀川的同事們當小白鼠給他試藥。他活得放蕩不羈卻不會逾越規矩,風流瀟灑卻頗為低調內斂。在他身上,顏愛看不到那段所謂悲慘的過去留下的痕跡。她不問,他也不答,其他五個少年也是如此。

有一次,大概是唯一一次,顏愛看到了不一樣的流年。

那時顏愛剛回琥珀川三個月,對一切才漸漸熟悉。流年私下帶她去妖界看燈會,只有他們兩個人。因為逃了舞蹈課不敢讓端木信發現,二人租了輛馬車扮成平民的樣子從後山溜走。那只花狐狸一邊駕著車一邊哼著自編的小調:“我有一隻獨角獸我從來都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帶著殿下去趕集,我手裡拿著小皮鞭啊我心裡真得意……”那叫一個魔音貫耳繞梁三日餘音不息。顏愛怒:“你能不能找到調?”流年波瀾不驚:“大小姐,你要學會欣賞妖界的音樂美。”

顏愛一臉懵逼:“妖界唱歌都這麼,嗯……有特色?”

流年斬釘截鐵:“對!”爺是妖界的一哥,爺就是潮流的前線,看誰說個“不”字……

山路崎嶇不平,顏愛很快就在顛簸中沉沉睡去了,借此來逃避某狐狸的“天籟之音”。好像是短短的一瞬,又好像過了很久,顏愛迷迷糊糊地聽到車外有打鬥的聲音。她猛然驚醒:“流年!”車外忽然一靜,隨即一個人叫喊道:“長老,那個私生女在車裡,殺了她!”顏愛的心如墜冰窟,早就知道琥珀川的貴族因為晨明娶了身為外族的母親心懷不滿,可是,居然都到了痛下殺手的地步嗎?我就這麼讓人討厭……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琥珀川·顏愛,你給我聽著,無論發生什麼千萬別出來!”流年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不知何時他已貼到了視窗。

“沒事吧死狐狸?”顏愛的心裡漾過一陣暖意。“我沒事。你放心,不管那些人怎麼看待你,你永遠是我認定的殿下!我不會離開你。”少年的聲音低沉悅耳,卻讓顏愛鼻子一酸。“流年,謝謝。”可是他們的目標是我,與你無關。何況是第一家族琥珀川的貴族,你一隻臭狐狸怎麼應付得了?

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對不起。

“我出去,你們放了流年。”顏愛冷冷道。

“琥珀川·顏愛,你敢下來試試看!”流年憤怒的嘶吼撞擊著顏愛的耳膜。

顏愛不管他,拉開車簾縱身下馬,卻被攔腰抱住,捂住了眼睛。“不要看。”他說。

眼前似乎一道白光閃過,頓時耳邊是一片淒厲的哀嚎,刺鼻的血腥味濃郁得讓人想吐,如同身處人間煉獄。“流年……流年你……”顏愛的身體控制不住地顫抖著,這是她第一次感到殺戮的可怕。“沒事,不過發動了四尾。”少年在她耳邊淡淡地說。“為什麼……要殺人……”顏愛的嘴唇哆嗦著,臉色慘白如紙。她顫抖著扳開流年的雙手,卻被流年強勢地捏著下巴把臉轉向了他自己:“都說了不要看。”

妖瞳裡的血紅殺意還沒有消散,卻滿蓄著溫柔。妖異又絕美,殘忍又奪目。

“不殺他們,你會死,我也會。你以為他們會放我回去告密嗎?”語氣不容置疑,聲音卻很輕,好像害怕驚擾了懷裡的女孩子。顏愛一怔,沉默不語。“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不用愧疚。罪孽的事我們來做,不必弄髒你的手。你只要做那個無憂無慮的小愛殿下就好。這不僅是晨明大人的心願,也是我們的。”流年微微笑起來,“殿下,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這個表情,兩條眉毛都快擰成一條麻花了,多難看啊。來,給爺笑一個。”

顏愛當然笑不出來。她站在周圍堆滿屍體的馬車上,望著遠方緩緩下沉的血色夕陽:“狐狸,你幹嘛對我這麼好?”暮風微涼,吹動一山殷紅如火的楓葉,發出颯颯聲響。流年脫下大衣替顏愛披上:“因為我們很像啊。殿下的孤獨、寂寞、不安、惶恐,我全都懂得。可是殿下依然笑得像個孩子呢,這樣的笑容,由我來守護。”

“狐狸。”

“嗯?”

“叫我顏愛吧。”

“好。”

“我不想看燈會了,一起回家吧。”

“好。我們回家。”

次日,琥珀川族長晨明下令:琥珀川貴族全員遷往後山,若非傳喚,不得進入內地參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