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鳶的到來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2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1:45


“阿痕,你有沒有覺得信的弟控太嚴重了,兩兄弟整天黏一起。”顏愛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淵痕騰出一隻手遞了張紙巾給顏愛。

“嗯?幹嘛?”

“你嘴邊的麵包渣……擦擦乾淨……”

“哦……”

“其實很正常。”淵痕忽然說。“什麼正常?”“兩個相依為命過的人關係緊密很正常。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你與之相處三年的情誼可以比得上的。何況信戒心太重,性子又淡,自然對自己的弟弟會更偏愛些。”淵痕向來如此,對什麼事都極其冷靜,分析透徹,一副旁觀者清的樣子。顏愛撇了撇嘴,和這樣的人相處起來真是壓力山大。“也是哦,看你和亞伯特平時也是形影不離的樣子。”“習慣使然罷了,相處久了,他比別人瞭解我的思路,處理問題會更順手些。”淵痕淡淡道,仿佛說的不是他自個兒似的。

真像個沒有感情的機器,天知道亞伯特怎麼受得了他的。這兩個傢伙一個溫柔一個冷酷,倒也還……挺配?顏愛扭過頭去,肩膀止不住地顫動。氣氛稍微有些尷尬。

遠在中央神殿的紅木椅上感知亡靈消息的亞伯特先生忽然打了個噴嚏。

“到前面就讓我下車吧,別讓同學看到你。”身為俊美的禁欲系高富帥,淵魂在人界可是賺足了眼球。記得有一回被當成明星,他的車被學生們裡三層外三層圍了起來,校門口擠得水泄不通。為了不露臉,可憐的大小姐躲在後車座下面挺屍了許久,最終還是華麗麗地遲到了……顏愛下了車,想起這段慘痛經歷還是默默扶額,完全沒有留意到呼嘯著駛來的大貨車。

特麼一神遊居然走到馬路中央去了……

淵痕甩了車門沖出來,卻發現自己殿下好端端的,額,被一個少女橫抱著,站在馬路對面。少女一頭及腰藍發,一閃變成了黑色。如果沒猜錯,她剛剛使用了靈力——不是人類。沒錯,這股熟悉的靈力,她是……算了,既然顏愛沒事,也就沒有再留下去的必要。

“我剛剛好像看到,你的耳朵是尖尖的……”顏愛小聲道。少女一愣,看了眼懷中平淡無奇的女孩,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你一定是太緊張看錯了啦。話說你還想被我抱多久?我的手有點酸。”大小姐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自己還沒回歸地面,連忙跳下來,打量了下她的救命恩人。淡淡的遠山眉,粉唇如櫻,留著碎碎的劉海兒,可愛的像童話裡的小姑娘。藍色的小禮服襯著她白皙的皮膚,尤為好看。“那個,請問你也是Z中的?”顏愛看到了她胸前別的校徽。“對啊,我剛從東京轉學到這裡,請多多指教呢。”少女嘴角揚起來,笑容乾淨清爽,一臉明媚。“你是日本人?”“嗯,算是吧。”千羽一族世代隱居在日本,所以也算是人界的“日本人”吧。

“你好,我叫千羽鳶。”少女伸出手。

“我叫顏愛。”握住對方的手,卻感到猛然被握緊。抬頭,看到千羽鳶驚詫的表情。

“您是,琥珀川的殿下?”

“什麼殿下,是新出的動漫嗎?”顏愛抽回手,笑道。

這個女孩不像壞人,但畢竟來路不明。

“沒什麼,我開玩笑呢。”千羽鳶搖搖頭,是自己大驚小怪了。人界叫顏愛不止一個,何況琥珀川小姐還是個傳說中的美人。也怪顏氏一族,為了隱秘,將姓氏由“炎”改成了“顏”字。

“鳶。鳶?”

千羽鳶回過神來,看到顏愛的笑靨,不知為什麼一瞬間忽然覺得這女孩很美。“我可以叫你鳶嗎?”“當然可以。那我叫你……小愛?”“好啊。我們一起去學校吧。”

兩人並肩走著,為了不冷場,鳶一直在說東京的趣事,這讓顏愛隱隱有一絲落寞。

叫自己“小愛”的人,自從顏姬去世以後,就只剩晨明和神樂了。她不想欺騙千羽鳶,但沒有查清楚她的來歷之前,別無他法。

報名處,所有人的眼睛都瞄著那個藍裙的甜美女孩,指指點點,不少男生已經躍躍欲試。千羽鳶習慣了這種目光的注視,也就隨他們去,畢竟是在學校。想當年在東京的酒吧裡,哪個惡意搭訕的男人不是被她揍得鼻青臉腫七竅生煙!眼角的餘光打量到一些女生傲慢地把行李丟給顏愛,讓她搬到宿舍去。顏愛一言不發地彎下腰,將箱子什麼的整理好,準備搬走,一個單薄的女孩子在大包小包的轟炸中身影顯得更加瘦小單薄。“幹什麼呢你們幾個?!”鳶的火氣持續上升,終究還是忍不住了,撥開人群走向丟行李的女生:“有行李自己不會搬嗎?幹嘛推給她?”“她?”女生斜眼瞥了一眼顏愛,“你說這個?我們又不是不給錢。顏愛是貧困生,沒爸沒媽,這大家都知道。她應該謝謝我才對。”

顏愛抓著箱子的手有些顫抖,因為用力可以看見白色的骨節。千羽鳶把顏愛手上的箱子奪下來,狠狠摜在地上:“你怎麼可以隨便把人家的家事說出來?太過分了!”“就是就是!”周圍的男生連聲附和。那個女生有些膽怯,又看見這麼多人在場,拉了女伴灰溜溜地跑了。人群漸漸散去,千羽鳶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拍了拍顏愛的肩:“別往心裡去。”顏愛笑了笑:“習慣了。”千羽鳶忽然覺得很難過。很熟悉的話……

“別告訴我哥哥,我習慣了。”當年童在千羽族被其他孩子欺負時也是這麼笑著說。

她握緊顏愛的手:“以後我就是你朋友,不會再有人欺負你了!”“朋友?”顏愛心裡變得暖暖的,眼睛一熱。“鳶,其實我……”

“說起來,報名也結束了,你知道一個叫午夜時分的酒吧嗎?我們去玩玩。”千羽鳶問。探子日前彙報說顏氏的締結者有一族藏匿在這附近,靠近琥珀川的地域結界,不得不防,得先找出來告訴端木信。 “納尼?”顏愛木,東京的女孩子都這麼開放的嗎?

“知道是知道,可是,我還沒滿十八歲呢……”大小姐表示自己是個根正苗紅的社會主義好青年。“沒事,姐護著你!論幹架姐還沒怕過誰!”千羽鳶拍拍胸脯大義凜然。

顏愛哭笑不得。重點不在這裡好嗎大姐,我不想被年級主任抓住記過啊。

然後……然後還是答應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