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午夜時分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300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1:45


這條位於市中心的步行街出奇的冷清,一個鬼影都沒有,有點詭異。離午夜時分的大門越近,千羽鳶的心越跳越快,這還是自己成為千羽家家主以來第一次單獨面對敵人……顏愛的心也越跳越快,這還是她第一次進酒吧……當顏愛透過櫥窗看見幽暗的燈光下一男一女在角落裡舌吻時,她拔腿就跑,無奈被鳶死死地拽住了衣角。與此同時,千羽鳶一腳踹開大門,強勢地將顏愛硬拖了進去。

纏綿華麗的音樂幽幽響著,光線打的特別暗,四處花架上的藍色妖姬香氣迷人,果然有種午夜時分的詭異感。許多情侶在舞池裡翩翩起舞,跳著優雅輕盈的華爾滋。吧台後的調酒師抬眼看了下來人,漫不經心地問喝點什麼。顏愛一驚,這個人很帥氣,皮膚卻蒼白的不像話,就像……那晚月光下的淺川櫻祭,魅惑人心。“我找你們老闆,”千羽鳶對上那人的視線。那人打量了會兒千羽鳶,微點下頭,離開吧台,腳步飄忽如鬼。“抱歉,小愛,我其實是有事。你想走的話就先走吧。”鳶抱歉地笑笑,卻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

不一會兒,千羽鳶跟著剛才那個服務生走了,顏愛隱約感到一絲不安。她環視了一圈這個詭異的酒吧,一切平常無異,只是二樓只有第三個包廂的燈亮著,透過薄而透明的無色水晶隔窗,顏愛看清了那個人的面容。那張臉在燈光下完美的沒有一絲瑕疵,猶如冰雪雕刻,英俊的五官透露著是神祗才有的清冷氣息。他以儒雅的姿態輕捏著一隻晶瑩的酒杯,那雙向來似乎在微笑的雙眼竟像雪後曠野般寂寞、寒冷、無邊深邃。一行清淚從他的臉龐緩緩地流下。顏愛從不知道這樣悲傷的信,會讓人如此心疼。琥珀川在端木信的努力下而繁榮,卻沒有誰去留意過他的所想。他的心門時時敞開又時時關閉。每個人都相信他是神一樣的存在,卻不知神也有無法言說的傷。

“為什麼你什麼都不願意說呢,信……”顏愛喃喃道,忽然堅定了眼神,飛快地跑上了樓。

走廊昏暗曲折,原木板的牆壁鑲著滾著銀邊的鏡子,鏡子裡一個少女周身泛出靈力微藍的光亮,她的面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改變,直至變成這世間罕見的絕美容顏。房間到了,顏愛憂心忡忡地掃了一眼沿牆角堆放的一排空酒瓶,一把拉開了房門:“信!”少年回過頭淡淡地看了顏愛一眼,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他拿起一個酒瓶,又斟滿了酒。顏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以前的端木信從來不會這麼冷淡地對待自己。“信……”端木信又飲下一杯酒,仿佛沒有聽見。顏愛一個箭步上前,奪過酒瓶狠狠地摔在地上,隨著清脆尖銳的聲音,玻璃碎片濺在顏愛的手上、腳上,每一片映出她悲痛的神情,那麼無力地墜在地上裂成更小的碎片,鮮血很快滲出來。端木信還是冷淡的神情,但無法無動於衷了:“殿下,請原諒我不想告訴你煩惱的原因。這不是你呆的地方……”“我能做點什麼?”顏愛打斷信,抓緊信的手臂懇切地請求他,“讓我幫幫你,我不能總是欠你!求你……”“獨自背負了很多年,”信的眼神從未有過的迷茫與無助,“我很累。方便的話,肩膀能借我一下嗎?”顏愛輕輕抱住信,他像個孩子般將頭枕在顏愛的肩上,悄悄扣住了左手的拇指與食指。一瞬間,顏愛看清了信這麼多年的辛苦與疲憊。以及,那個雷區一般的過往。

“謝謝你,顏愛。”

當一個精靈願意用幻術讓對方走進自己的內心,他便已將性命託付給了這個人類,生死追隨。

“你們是肉食吸血鬼,顏氏的締結者,對麼?”千羽鳶悠閒地晃著腿,似乎沒把眼前的一群吸血鬼當回事。坐在桌旁的男人臉部的線條剛毅,隱隱透出一股野心家的氣質,皮笑肉不笑,中世紀的黑色長袍領口鑲嵌著一隻金色的雲蝠紐扣。他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微微顯出了殺意:“你是什麼?居然知道我們的身份。”“千羽族十九代家主千羽鳶,琥珀川家族的神契締結者!”男人一笑:“還是端木家未過門的新娘子。”“你!”鳶一掌把桌子拍成兩半,“欠

揍!”“既然你送上門來了,還想活嗎?”“就怕你們沒命殺我!”

午夜時分的內部忽然人聲嘈雜,杯盤碎裂聲、桌椅翻倒聲響成一片。無數客人驚慌失措地逃出來,哭聲與尖叫聲混成一片。“救命啊!殺人了!”“來人!有怪物!”

數十個黑衣侍者包圍住千羽鳶,露出雪白的獠牙,他們的身體鋼鐵般堅硬,普通的毆打對其根本無效。“小愛!小愛你走了沒?”連喚幾聲沒有顏愛的回應,千羽鳶放下心,搓了搓手掌:“好,姐來陪你們玩一玩!”她閉上眼低聲吟誦古老的咒語,藍裙在風中飄舞如欲飛的鳥,一頭黑髮轉瞬間變成紫藍。睜開眼時,手中已多了一本羊皮卷書,她的背後漸漸浮現出一輪紅色圓月:“吾乃千轉空之羽的持有者,虛冥幻界沉睡之魂獸,吾命汝等覺醒,以千羽鳶之名,啟虛冥地獄之業火,將此不淨之物灼為灰燼,玄之火,破!”紅月中飛出兩隻身體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朱雀,午夜時分瞬間淹沒在一片火海裡,火焰燒到的東西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化為黑色煙末。吸血鬼爭先恐後地向外逃命,火焰卻如活了的曼陀羅花,先是怒放,截住了他們的退路,緊接著花瓣合攏成含羞的花苞,裡面淒厲的嚎叫不絕於耳。“千羽鳶,我記住你了。”男人無聲地消失在地消失在地下室裡。隱約只見兩隻朱雀上下翻飛,舞姿曼妙,護住了圓月之前的千羽公主。

千羽,千轉空之羽。魂獸所生九界,無論在何界都能受千羽族號令,瞬間穿越至召喚師身邊,宛若身有羽翼飛掠九界而不受空間約束,千次不誤,故曰千轉空之羽。至於喚醒虛冥幻界所沉睡的Boss級魂獸及其使獸,只有歷代首領才能做到。無奈千羽鳶剛剛繼位,靈力不夠完全駕馭魂獸,所以在靈力耗盡朱雀回歸之時,便是她被業火吞噬之時。“想我還沒締結神契哪,竟然把自己的小命給搭上了!”千羽鳶跪在地上,艱難地用手撐著地面,嘴角有一抹自嘲的笑意,她的臉已無一絲血色,靈力幾乎殆盡。“沒用,怎麼才出場就掛了!這樣怎麼配得上他?”模糊中一個人影漸行漸近。“你是挺沒用的。”少年淡淡地說。他的身後是一輪紫藍圓月,掌管玄之雨的青龍長吟一聲,乘雲沖了出來。“信……”鳶的靈力到了極限,眼前一黑,暈倒在端木信懷裡。端木信輕輕理了理鳶淩亂的劉海,抱起她回到二樓的包廂,卻發現他之前劃下的結界裡空無一人。

殿下……不見了?

“信先生傳來消息說他和千羽公主很安全,派幾個人去收拾殘局,找相關的政府人員把這件事壓下去。另外去皇霧林告訴淺川族長,午夜時分修好後請他主管,以便保護殿下的安全。”神樂對一旁待命的傳令使吩咐道。“是。”“退下吧。”童待傳令使退下後才長長地松了口氣:“還好。”神樂打趣道:“你是為了端木信高興呢,還是為了你的未婚妻?”童睜大眼睛:“都說了她是來退婚的!退婚懂不懂!亞伯特不是說了麼!退婚啊!誰要娶那個暴力狂!”神樂險些笑出聲來。

“有什麼好笑的?”流年倚在門邊冷冷道。神樂斂起笑容:“有何不妥?”流年一步步走向神樂,猛地抓住他的衣領拼命搖晃:“亞伯特說顏愛不見了!信救了千羽鳶,卻沒有救出顏愛!他沒有救出她,沒有……”他無力地鬆開手,眼睛裡佈滿了血絲,似乎一瞬間老了幾百歲。“咳咳,咳——”流年痛苦地咳嗽著。神樂忙扶起流年:“我相信信有他的理由,你不要太在意。對於你,千年一次的雷霆劫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挺過去就可以駕馭六尾,如果挺不過去……你不想顏愛看見你被打回原形吧?就剩了幾個小時,你也該出發了。”流年握緊神樂的手:“答應我,找到她!咳咳,咳咳。”流年甩開神樂,強撐著衰弱的身體出了房門。

山頂冷得刺入筋骨,似乎刮過一陣黑色的風。顏愛凝視著顏姬墓前凋零的鳶尾:“媽媽,我恨你,我真的,真的好恨你……”

杜鵑的啼血,比不上我心中一絲一毫的痛。

你若不愛我,又何必讓我遍體鱗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