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千羽殤·騙局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319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1:45


在端木信的肩頭上,顏愛進入了一個幻境。真實的幻境。

精靈界的第一世家端木家在三十年前爆發的聖戰尾聲中滅亡,只剩下皇子端木信和端木童逃往同樣站在精靈界巔峰的千羽族,由千羽鳶的父親撫養。千羽鳶的父親確實盡心盡力,給他們最好的衣食與最好的老師。無奈信和童靈力極高,族中長老擔憂這對兄弟將來會接任族長之位,於是處處針對他們,特別是才十二歲就足夠老於世故的端木信。信知道自己畢竟寄人籬下,於是舉止謹慎,處處小心;相反,坦誠直爽的端木童很容易被鑽了空子。長老們暗中派族中少年在端木童面前辱駡端木家,童常常不假思索地大打出手,每一次信都要為他低聲下氣地賠罪。

“哥!不要去,是他們的錯,哥!”童拖住信的衣袖,拼死拼活地拖住他。信的側臉埋沒在陰影裡,他拔出匕首割斷衣袖,一言不發地進了小泉長老的屋子。童躊躇了一會兒,悄悄伏在門邊。

“對不起長老,下次不會了。”信慢慢彎下了腰,低聲說。

“別,我老頭子受不起!這不是第一次了。你弟弟是不把千羽族放在眼裡嗎?我們千羽族地兒小,你們別處去吧!”得意而冷酷的聲音。

“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求您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還小。事情鬧大了,族長臉上也不好看。”

……

童的淚水噙在眼眶裡,哥哥,你身為端木家最尊貴的皇子,怎麼能向一個老頭子服軟?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我的錯……

童跑開,無法再聽下去。他在種滿紫藤花的園子裡悵然若失。“呦,這不是端木家的小雜種嗎?”幾個身著華麗甲胃的少年騎在馬上,居高臨下地嘲笑道。童想起端木信的身影,強忍著沒有發作。“咦?這次不動手了。哈哈哈,怕了吧,真是孬種,你們端木家的都是孬種!”“滾。”童冷哼了一聲。少年們跳下馬來:“不想你哥哥賠罪就動手啊,小孬種!”童別過頭去。少年們狂妄的笑聲又響起來,他們上前圍住端木童將他踢翻在地。童的手碰到腰間的長刀,卻又縮了回來。哥哥。不能連累哥哥。好像有一拳砸在胸口,聽見骨頭斷裂的聲音。疼痛瘋狂地吞噬著意識,童的嘴角溢出藍色的血液,他縮成一團劇烈地顫抖著,可少年們的拳打腳踢還沒有停止。“住手!”千羽鳶一道長鞭甩在少年們的屁股上,痛的他們嗷嗷直叫。“滾下去!”少年們一見是公主,只有罵罵咧咧地逃開了。

“你還好吧?”鳶問道。童明明痛的齜牙咧嘴,還逞強:“別告訴我哥哥,我習慣了。”鳶歎了口氣:“不能這樣下去啊,不然信會瘋掉的。”

當童被鳶扭送到醫苑司診治完回來時,信已提前到了屋裡。“到哪兒去了?”“呃,鳶那兒。”童慌慌張張地答道。信手一指:“那你右手怎麼打了石膏?”童悲痛萬分:“哥,我沒和別人打架。”“我知道。”信走近童,吻了吻他的眉毛:“我知道你一定會體諒哥哥的。對不起,我沒能保護好你。”童一把抱住端木信:“哥,我們走吧,離開這兒!”端木信輕輕拍著童的背:“會走的,等那個人來接我們就可以走了。”他撫摸著童的右臂,眼神流露出無聲的堅定。

“鳶兒,你真的喜歡端木童?”“父親,我……”我本以為你會喜歡信。“兒臣是喜歡端木信,但只有和童訂婚,族中長老才會甘休,也只有這樣,信,才會安心。”“你這個孩子啊,是有多愛他……”

訂婚的前一晚。童坐在院中的石板上畫圈圈,信走過來坐在他身邊:“不愛她就不必勉強。”童笑笑:“哥,鳶是為我好,也是為你好。”“我知道。信低下頭,默不作聲。”“哥你放一百個心哪,等晨明大人接走我們後我會讓鳶解除婚——”信迅速捂住了童的嘴:“小點聲!”童扒開信的手:“哥,你喜歡鳶嗎?”信盯著童打了石膏的右手:“哥只想你快樂長大。”童小貓似的在信肩膀上蹭蹭:“我知道哥對我最好了!”漫天的璀璨的星光都在信溫柔的眼眸邊黯淡下去,他看著肩頭熟睡的童,發出一聲深沉的歎息。

然而他從未料想,自己唯一的牽掛,竟然是一個可笑的謬誤。

顏愛也想笑,卻笑出了淚。信和童,真的為彼此付出了許多。自己能為信做點什麼?樓下忽然燃起沖天的大火。顏愛立刻推開端木信:“快去救鳶!”信給顏愛

畫出一個紫藍色的結界:“呆在裡面別離開,我會回來找你!”顏愛點點頭。望著信離去的身影,顏愛覺得壓抑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他真的會回來找你嗎?”譏諷的口吻。“誰?”顏愛飛快地轉過身,她看見一個穿著中世紀黑色長袍的男子,他在輕蔑地笑。“信一定會回來的。你是誰?”“我是誰不重要,你是琥珀川的顏愛?”顏愛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男子的口氣正經了些:“我是奉顏姬夫人之命轉告你,如果你堅持要締結神契,休怪她不念母女之情!”

顏愛怔在原地,世界上所有的聲音與動作都停止了,只有兩個字出現在她空白的腦海裡——顏姬。

男子似乎很滿意顏愛的反應:“沒錯,是顏姬。她呆在你身邊十五年,吸取了你十五年的靈力以破除晨明的封印。順便告訴你一下,顏姬大人就是我們顏氏的神選者!”

什麼?他究竟在說些什麼!不可能!“不可能!我媽媽早就死了!”顏愛後退一步,勉強保持住鎮靜。“她早就死了——”我親眼看到的……她臨死前痛苦的樣子,又是怎樣被葬在琥珀山的山頂。火愈燒愈烈,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女子出現在男子身旁:“走吧,銀狼。”不,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不會是……不可能!顏愛一把掀掉女子的斗篷,那張美麗陌生的臉龐安靜地出現在顏愛的眼前,那雙眼睛,即使瞳仁變成了晶瑩的酒紅色,顏愛還是一眼認了出來。腦子裡像是有一根弦崩斷了,明明對方什麼也沒說,顏愛卻感到全世界都在回蕩著一句話:“顏愛,你的母親沒有死,她背叛了你!顏愛,你的母親沒有死,她背叛了你!顏愛,你的母親沒有死,她背叛了你……”

“不要再說了——”

顏愛歇斯裡底地尖叫一聲,沖出了結界。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顏姬轉過身,神情淡漠:“還等什麼?銀狼。”銀狼的心中充滿了恐懼: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絕情的女人?對自己的孩子都冷漠至此。

在神君靈力的護佑下,顏愛輕而易舉地穿過火焰,急急趕往琥珀山。

“這樣好嗎?”雪皇擔憂地問道。神君的深色很平靜:“長痛不如短痛,絕望也是一種解脫。我們可以教給她最厲害的靈術、幻術和巫術,但我們無法教她如何面對背叛。何況,這種事還會有。”雪皇低下黛眉:“或許,你是對的。”

墓是空的。顏愛呆呆地看著,眼淚無聲地流下來。“師傅,我十五年的靈力真的沒有了嗎?”“嗯。”

是真的。

媽媽,騙了我。這是一個騙局。她只是在利用我。她什麼也沒說。

“呵。”顏愛苦笑了一下,癱坐在地上,眼前藍色的鳶尾花無可挽回地凋零,單薄的花瓣在風中遊蕩如殘翅枯蝶,藍得憔悴。親人?口口聲聲說愛我的親人!

“你父親瘋狂地愛上了你母親,他從來沒有想過最愛的女人會背叛自己,而且依琥珀川的家法自己給她加了封印。聖戰的最後決戰原本該是琥珀川取勝,但顏氏在緊要關頭得到了琥珀川的軍事情報,那一戰,琥珀川犧牲了所有締結者家族才扳回平局。是你母親做的。晨明找了她十五年,找到你時他才知道顏姬已經解除了封印,同時他也知道顏姬利用了你。晨明不希望你受打擊,命令所有人瞞著你。小愛,還記不記得晨明那天受傷的神情?那一刻,他比你更痛苦。小愛,”雪皇擁住顏愛:“想清楚你是為何而活。”魂靈的手,是一片虛無,沒有溫度。

顏愛把頭埋在膝蓋上,不知是憤怒還是悲傷:“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山風嗚咽,幽綠柔軟的芊草一浪一浪湧往山下,一陣心碎的哭聲在山頂傳向四面八方。天色陰暗,雲墨翻滾,冰冷的雨絲飄落在顏愛臉上,低渾的雷聲破空傳來。顏愛抬起頭,只見狂暴的颶風由遠至近,雲層彙聚成濃黑的一片,天空中旋轉著一個巨大的漩渦,仿佛人世間的一切東西都會被它吸空。轟隆一聲巨響,大雨傾盆而下,雨珠以難以想像的力度砸向地面,激起一片煙霧,原來就寒氣逼人的山頂溫度幾乎接近冰天雪地,空氣中卡擦卡擦地凍結出細小的冰棱。

千年一遇的雷霆劫嗎?

呵。無所謂,我本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顏愛緩緩地站起來,張開雙臂,仰視著充斥死亡氣息的天空,閉上了眼。

隨風飄舞的命運,折翼的飛鳥。

永別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