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雷霆劫·守護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99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你到底在做什麼!琥珀川·顏愛!”隨著憤怒的呼喊,少年一把將顏愛撲倒在地:“你怎麼能想死!”就在這時,一道紫色的雷電筆直地劈向流年的後背。流年顏愛從痛苦中清醒,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驀然清醒過來,她捧著流年的臉泣不成聲。又是一道雷電,迅猛、狠毒、不留一絲餘地。“不要!不要,你讓開啊!死狐狸,我命令你——”嘴被捂住了。流年吃力地抬起頭,溫柔地笑道:“這是我命中註定的劫數。其實,我的身體離雷霆劫越近越虛弱,以現在這麼爛的狀況是挺不過去的。可是,”流年低頭注視著顏愛的雙眼,極力掩飾自己痛苦的神色,“為了你,我跟它拼了!”

他緊緊抱住顏愛,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所有雷擊。七道雷電一閃如銀蛇,又毫不留情地劈下來。“啊——”流年的身體抽搐了一下,雨水夾雜著鮮血流了一地,他後背的衣服已全部被燒壞,一道又一道極深的血痕觸目驚心。

身下的芊草被染紅了,苦澀的草香混合著血腥味。

“沒事的,傻丫頭。”流年忍著劇痛抱緊顏愛,溫柔地勾起嘴角。

顏愛望著少年,眼神一片空洞的迷茫:“為什麼?你不是我的親人,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流年的聲音宛若遊絲,卻無比堅定:“我發過誓的,生死追隨……”他湊近顏愛的耳邊,輕輕地說:“我第一次見到你時,就愛上你了,我會守護你……”十八道雷電的光芒映亮了流年的臉,他伸出手,想理一理顏愛繚亂的髮絲,手卻在半空中無力地落下了。風雨聲逐漸淹沒了一切,世界變成一片灰白色。顏愛的淚已經流幹,她伸出手,五指與流年的緊緊交叉在一起。

我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麼了。

“走了。”藍色的勞斯萊斯裡,顏愛對永遠冷著一張臉的淵痕說。燦爛如天國煙霞的藍棠樹下,信微笑著站在一邊:“路上小心。”童撒嬌地環著哥哥的脖子,向顏愛招招手。亞伯特坐在開滿薔薇花的庭院裡的紅木椅上微閉著眼曬日光浴,忽然睜開眼對顏愛溫柔地笑了一下。不遠處哥特式的城堡頂閣上傳來神樂六弦琴清越的琴聲。此外很安靜,仿佛能聽見花落的聲音。寧靜而美好的生活。但好像少了什麼。

少了什麼?顏愛覺得心裡某個地方痛了一下。

“顏愛。”“顏愛。”一聲又一聲急促的呼喚將顏愛從沉睡的夢中喊回了現實。頭好痛,這是哪裡……“太好了,你終於醒了!”神樂興奮地抱住顏愛,“你把哥哥嚇死了!”顏愛這才發現自己躺在流年藥房的床上,已經換上了白色睡袍,琥珀山的一切遭遇宛如一場噩夢。可是,除了流年,所有人都在。顏愛好不容易掙脫神樂的懷抱:“哥哥,狐狸死哪兒去了?”“因為你為了救他幾乎耗盡靈力而暈倒,那傢伙把自己鎖在屋裡忙著配藥呢。”神樂頓了頓,又添了一句:“是他帶你回來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不會讓你死的。”顏愛的周身發出柔和的白色螢光,她將所有的靈力逼出體外,白光形成一股巨大的龍捲風,每一道雷電都無法遁入。汗水從顏愛的額頭上滾下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傳遍全身。“顏愛,快停下!否則你會靈力衰竭的!”神君按住顏愛源源不斷地輸出靈力的右手,“他註定是為你死的。”顏愛堅決地搖頭,移開右手:“他沒有理由為我死,我不願欠他的。您幫幫我!”神君長歎一聲,消失了身影:“這是妖命中的劫數,我不能違背天意。”顏愛感到身體像被抽空一般,白風驀然消失,這麼快……就到極限了嗎?流年,你醒醒!

就在顏愛準備將靈力即將耗盡的那一刻,流年的手指稍稍動了一下,他慢慢地撐起身體,狼狽地爬起來。完全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人明顯地踉蹌了一下。“流年,你要幹什麼!”流年緩慢可是鎮靜地回過頭:“我還沒落魄到要女人保護的地步。”他張開雙臂擋在顏愛身前吼道:“都沖著我來!來啊——”堅定的身影,宛如暴風雨中高貴的天神。數百道雷電匯合,隨著震耳欲聾的雷

聲怒吼,最後的一道如同一條光芒四射的瀑布沖下來,將天空劃為兩半。

“流年!”顏愛強撐著站起來,卻暈倒在地。意識消失的最後一刻,她看見那一道瀑布般的雷電閃爍著炫目的紫光,化為最壯觀的靈力之河,迅猛地注入了流年的身體。

九尾妖狐最為畏懼的雷霆劫,終究是渡過去了。

顏愛記起一切後,原本不安的心終於平靜下來。“信,我知道媽媽的事了。你們不必擔心,我會擔負起身為琥珀川繼承人的責任。”眾人微微一愣。顏愛別過頭:“我真的沒事,你們退下吧。”信轉向亞伯特,亞伯特向他點點頭。“我叫流年來。”信鞠了一躬,領眾人退下。明亮的陽光從木窗泄入,暖暖地照在顏愛的身上,空氣中氤氳著安神辟邪的伽羅香,跟想像中那個佈滿蜘蛛網的詭異房間完全不同。“看來好得差不多了,早安,我的主人。”流年嬉皮笑臉地提著藥箱走進來,一點事都沒有的樣子。“你背上的傷……”“早癒合了!倒是你,短期內不能使用靈力。”流年握住顏愛的手替她診脈,忽然想起昨天在山頂風雨中的告白,老臉一紅,又倉促地鬆開了。“其實我很想問你,”顏愛倒沒有太在意,“昨天你在我發過誓的,生死相隨後面說了什麼?雷聲太大,我沒有聽清誒。”流年的小臉立刻變得慘白慘白的:“沒,沒什麼。”顏愛盯緊他:“不會那時候你還說我壞話吧?”流年狡猾地一笑:“真想知道?”顏愛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死狐狸居然不要臉地把臉湊過來……

這時鳶推開門,正好聽見一聲慘叫。顏愛賞了流年一記清亮的耳光:“敢調戲主人?出息了你!”流年狼狽地抓起藥箱奪門而逃。再看顏愛,仍是怒氣難消的表情。鳶不禁笑出聲來。顏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你怎麼來了?快坐。”鳶坐在床邊,有些驚訝:“琥珀川殿下,看樣子您認識我?”顏愛眨了眨眼睛,連忙搪塞:“我家裡全是男人,現在來了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想必就是信跟我說過的千羽家的家主了。”鳶被誇的臉微微一紅,立刻轉入正題:“我已經通知族人,神契短期內會送到。千羽族從此聽命於琥珀川,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顏愛笑道:“我們才見面,你為什麼相信我?如果是信要你這樣做,大可不必。”“不不,不是的,”千羽鳶擺擺手,要撇清什麼似的,“我只是聽說您捨身救流年的事情後很感動。”顏愛有點失望:“比起神契,我還是更在意你和童的婚事。”“您別在意,我早就休了他!真的!婚約已經沒用了!”鳶緊張得站起來,白皙的臉完全漲成了粉紅色。

顏愛見狀,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那你覺得端木信如何?坊間八卦說你們可是青梅竹馬!”“不,這,我……”鳶結結巴巴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此時嬌羞的她越看越可愛,沒有一點街頭一姐的霸氣。“殿下,您別拿我開玩笑了。”鳶輕輕地說。顏愛見玩笑開過了頭,心中也過意不去:“抱歉,只是我看到信為了那個婚約很煩心,他不想童娶不喜歡的人,又怕退婚傷害到你。”鳶垂了眼簾:“我知道的,殿下,一直都知道。”

“叫我顏愛就好。”顏愛笑道。

“顏愛?”千羽鳶隨即想到那個白襯衫的平凡女孩,再看看眼前傾國傾城的大小姐,不由得在心裡感慨同名不同命。“是的,顏是我的附姓,也是我母親的姓。”顏愛心中一痛,眼前又出現顏姬冷漠的身影,冷漠的,沒有一絲溫暖的身影。鳶或多或少的也聽說了顏姬的事,不由得同情起面前這個女孩:“想哭就哭,別憋在心裡,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我就大聲哭的,哭出來就沒有那麼痛。”顏愛勉強地笑笑:“我哭過了。”鳶握了握顏愛的手,但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得說了句好好休息便出門了。顏愛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嘴角的微笑滿是苦澀。抱歉啊鳶,沒有告訴你我就是那個顏愛。我只是希望,當我失去琥珀川的時候還能有其他的陪伴,比如你。

原諒我的自私,我真的,太害怕孤獨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