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失落的神之子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31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有位詩人說,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但對於他來說,面朝大海,只有與孤帆遠影相對,竹葉凋零,潮起潮落無語。

神音,另一位不為世人所知的失落的神之子。

他早已淡出神族的視線。

顏愛聽神君說起神契的第三位締結者時,心中不由得想像那是一位怎樣孤傲決絕的男子。明明和神樂年紀相仿,卻有一番暮年的心境。“別花癡,好好聽著!”神君不滿地喊道。“是是是!”“神音雖然隱居在天空之城,但他也是神族神氏的族長,而神氏對結界的控制登峰造極,將來對琥珀川的軍事防禦會有很大影響。你無論如何也得讓神音出山!”顏愛小聲地嘀咕:“不是隱居了麼?族人會聽他的嗎?”神君瞪了顏愛一眼:“人家日理萬機,雖然很隱蔽,但還是把神氏打理得很好,比你把琥珀川打理的好多了。天空之城是九界的海上航運中心,消息自然靈通,所以神音對九界的動態瞭若指掌。別把人家老虎不發威當病貓,得罪他後果很嚴重!非常非常嚴重!”顏愛嚇了一跳:“你居然用非常這個詞?”

雪皇默然。顏愛搖搖她的手臂:“姑姑,怎麼了?”雪皇輕聲叮囑道:“小愛,千萬別跟他提起神樂。”“為什麼?他們不是好朋友嗎?我還想讓哥哥幫我的……”雪皇輕歎一聲:“現在不是了。”

“顏愛,醒醒!你睡太久了!”耳邊傳來流年催命似的叫喚。顏愛只得把話咽了下去:“送我出去吧,姑姑。”雪皇慈愛地笑笑:“辛苦你了,身體才康復就要來訓練。沒關係,我也是順便來打聽神音的消息。”神君在鼻子裡哼了聲,看著她們走遠。

“你急著投胎啊!”顏愛一骨碌翻起來,怒視流年。狐狸一哥白了大小姐一眼:“你再睡就別想玩了!不夜坊可是有了神樂的手諭才能難得來一次。”“我在不夜坊?”顏愛這才發現自己躺在白紗帳的梨木床上。“是啊,你在不夜坊的貴賓室。還有,你幹嗎穿我的襯衫,自己櫃子裡沒有嗎?”“大家這麼熟有什麼關係。話說我這個髮型帥不帥?日本的經典武士髮型呢!”秉承琥珀川家風,顏愛總是打扮成一個美豔的少年,很合女人的口味。但是……望著與女性絕緣混亂自己性別更不知自己是九界第一美人的顏愛,流年不禁有些心酸。

顏愛,她懂愛,卻不懂愛情。

口氣不由得軟下來:“走吧,大家都在等你。”殿下大步流星地出了門。

樓下萬千女性尖叫,驚羨的眼神無比灼熱。

原來花癡不只是人類的專利。

由於佔據海上商道中樞的獨特優勢,不夜坊是九界最大的貿易中心,囊括各界奇珍異寶,店鋪風格白樣千變。一共十六條主街,條條金碧輝煌,裝飾考究,奢華的連人界的凡爾賽宮都相形見絀。顏愛走得腳軟,滿腹委屈地看著那死狐狸在前面蹦躂,手裡一串雪藻糖,戴著剛買的狐狸面具,一身紅白相間的妖族皇家便裝愈發襯托出他挺拔優美的身姿,吸引了街上所有女孩子的目光。

顏愛實在累的走不動了,遠遠地喊:“狐狸,還有多遠?”

流年停在一家占了半條街的布莊門口:“到嘍。”

大小姐一臉日了狗:“你別告訴我他們在買衣服!”

顏愛看著流年在門上畫了個符咒,才發現居然布了一層結界。“啊喂,你們這樣不會影響人家做生意嗎?”流年嗤之以鼻。走進去的時候,偌大的商鋪裡竟然沒有什麼人,老闆和夥計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喔,醒了。”亞伯特慢條斯理地扣著上衣的扣子,他穿著銀色的祭司袍,一條金絲線的腰帶熠熠生光,不知不覺他的黑髮也長了些,用一根玉簪隨意地別住,妖孽的很。顏愛心噗通一跳,低下頭微微紅了臉。“很奇怪嗎?果然頭髮還是剪掉比較好。”“不不,很好看!”其他幾個也毫不避諱地試著衣服,流年忙遮住顏愛的眼睛:“她好歹是個女的,你們注意點!”淵痕淡淡地抬了下眉毛:“抱歉,忘了。”

“……”

空氣中氤氳的水汽凝成厚厚的雲包裹了幾個少年,這就是所謂的試衣間。流年解釋道:“就是嫌麻煩才把這兒包下來,要不你也選一件衣服試試?”包下來?這一望無際的衣服!“放心,殿下,晨明大人交給我保管的

生活費很多。”端木信的聲音從雲堆裡悠悠傳來。顏愛頓時感到來自世界深深的惡意——這群敗家的非人類!

沒有經濟實權的殿下強壓下一腔怨憤:“你們隨意,我出去走走。”

穿過若干錯雜的街道後,顏愛走著走著發現有點不對勁,不夜坊不應該這麼冷清。離街道不遠處是一條彎彎的護城河,竹林後有一座宮殿若隱若現,想必是神音的住所了,他果然是一個愛清靜的人。這就是街上人跡罕至的原因嗎?忽然宮殿深處傳來淒婉憂愴的琴聲,聲聲催人心碎,就像冰海寂寞千年的人魚唱月。顏愛不由自主的過了橋,向宮殿走去。

沒有一個人在。僕人做完事都立即退下,生怕打擾城主的清靜,侍衛不經允許亦不得過橋,所以偌大的宮殿只有神音孤寂決絕地彈著琴。風過,竹葉紛落。一片翠色中,他是最耀眼的存在。他戴著半張幽藍的水晶面具,令人浮想聯翩。簡單的純黑禮服綴著璀璨的銀飾,黑如他的沉默,銀如他的高貴,露出來的肌膚是健康的象牙白。他的手指靈活而有力,音樂如潺潺流水在指間流淌,與生俱來的王者氣勢又使他區別於一般文弱的琴師。不知竹枝有沒有被故意修剪,只有他所坐的地方流瀉一地燦爛陽光,一如他眸子流轉的安詳。顏愛服了,徹底服了。不愧是失落的神之子……

“誰在哪兒?”神音回過頭,眼神頓時淩厲勝過蒼穹的鷹。顏愛對神君之前的警告心有餘悸,磨磨蹭蹭從竹子後挪出來。她聽見神音輕輕的笑聲:“原來是個小鬼。”“你也大不了我幾歲。”靈力全失,只剩下一張嘴厲害。“呵,從來沒見過這麼可愛的小鬼。你知道自己闖進了誰的住所嗎?”“你又沒做自我介紹,我怎麼知道你是誰?”話一出口顏愛就後悔了,和流年那死狐狸鬥嘴留下的後遺症真是害死人!

天知道神音今天心情怎麼這麼好,他不怒反笑,像摸小狗一樣撫摸著顏愛的頭髮,和神樂一樣一臉寵溺。“我叫神音,這裡的城主。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覺著很親切。”顏愛:“……”

神音敲了下一個竹子上的鈴鐺,幾個侍從恭敬地跑過來。“備張桌子擺茶點。”侍從應了聲,急急退下。神音盤腿而坐,臉上掛著難得的微笑:“你是哪兒的小鬼,我怎麼沒見過?”顏愛白了他一眼:“別小鬼小鬼的叫我,我有名字的,我叫琥珀川·顏愛。”神音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小鬼,你是這個月第九個騙我的了,其他八個都是美女,就你一個是男人,撒謊也得有些技術,九界第一美人能是隨便冒充的嗎哈哈哈……”看見遠處趕來的侍從,神音瞬間換上冷峻的神情,變臉之快連顏愛都沒看清楚。難道是認為自己騙了他所以生氣了?回過神,侍從已經擺好了茶點退下。

正好有點渴,顏愛端起一個裝著疑似檸檬汁的玻璃碗就要喝。“那是洗手的香露。”神音一把奪下來。顏愛窘:“我家不在餐桌上洗手的。”“鄉下的小鬼嗎?仗著自己漂亮來騙點錢維持家用,真辛苦啊!嗯,應該是這樣。”神音自言自語,絲毫不給顏愛辯解的餘地,“我就勉為其難讓你留下當差吧,放心,薪水不低。因為我沒有夫人,你也不用自宮。”懵逼幾秒後,顏愛幾乎是吼出來:“認不得香露就是鄉下的嗎?你看我的衣服像是一般人買得起的嗎?用腦袋想想啊!還自宮!都說了我是顏愛啊!”城主大人鎮定自若:“騙我不就是要穿的漂亮些嗎?你的衣服有兩個人的味道,偷的吧?”“這你也能聞出來!”顏愛徹底無語了,這種強悍的邏輯不是我等凡人能夠理解的。

“其實我……”

“我不管你原來是什麼人,我說你是誰,你就是。這是強者對弱者的權利。”神音轉過身,留給顏愛一個背影。孤獨如黑暗裡獨自舔舐傷口的野獸。

說出這種話的人,一定曾經身為弱者,而且一定被傷得很深。從姑姑的話看來,這種傷害極有可能和神樂有關,既然如此,我有必要留下來弄清真相。顏愛默默地打好算盤,便跟了上去。

琥珀川·顏愛的眼睛,美若星子,燦若琉璃,任何人都不會懷疑擁有這雙眼睛的人有一顆這世上至真至善的心。

神音,小愛能治癒你的傷嗎?

雪皇如此默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