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絕世的時間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96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小愛還沒有回來嗎?”神樂問亞伯特。亞伯特閉上眼,通過魂靈尋找顏愛的下落。“追蹤不到,好像被一股強大的靈力隔絕了,不過很安全。”端木信思索了會兒:“回去吧,神樂留下照應。殿下玩夠了會回家的。”流年沉著張臉,沒吱聲。淵痕拍了拍手,獨角天馬就拉著馬車奔了過來。少年們上了車,誰也沒說話。任性的殿下似乎從來沒有考慮過他們的感受。一群風信子展翅而去,頃刻只剩神樂一人。

“城主大人,你要我做什麼?”

“我的貼身侍從。至於你的名字……算了,就叫小顏子。”

“這個名字!我該謝謝您嗎?”顏愛咬牙切齒。

“不滿意?難道你想叫小三子之類的?”語氣明顯強硬起來。

顏愛想到這是神音的地盤,為了保著小命只得作罷。“小顏子,愣著幹什麼?跟我來。”顏愛趕緊跟上去。過橋的時候顏愛看見一座金碧輝煌的神廟,香火不絕,迴響著神族祭祀的鐘樂。“城主大人,這座廟裡供的是誰?”“我的師傅,音皇。”神音的聲音冰冷,更多的是揮之不去的傷感。這麼說,他是神樂的師兄?顏愛偷偷看了一下神音冷酷的側臉,碰巧神音回過頭,嚇得顏愛忙把目光收了回去。

“你好像很喜歡窺探別人的心事。如果再讓我發現,請小心你的眼睛。”禮貌的警告。神音殺傷性的目光使顏愛脊樑生出一股寒意。“走吧。”下一刻,神音的笑又如春水般柔軟清美,使顏愛幾乎懷疑剛才發生的事是幻覺。

走進宮門的時候,顏愛看見前面的路上鋪滿了落花。她才發現宮門兩旁各有一棵年代久遠的樹,桃花似血,櫻花勝雪,陽光斑駁破碎地掉下來。神音停住腳步,他仰起頭,眼睛裡映出流雲灰色的影子。花瓣飄零,薄薄地落滿他的肩,給這個過於成熟的少年抹上了一層柔和的色彩。“小顏子,花落似乎永遠沒有盡頭,真像時間。”顏愛撇嘴:“說的你好像過了幾輩子一樣。”神音一笑:“你怎麼知道我沒有過過幾輩子?”“別把我當小孩子!”顏愛不屑地答道,然後又小聲補了一句:“你真的過了幾輩子?”

“哈哈哈,小顏子,你真的好可愛!哈哈哈……”

“……”

整個宮殿靜悄悄的,只剩下顏愛和神音清晰的腳步聲。宮殿的牆上懸掛著許多古老華麗的樂器,還有用精緻相框裱起來的各個花神的肖像,她們或微笑或憂鬱,但都傾國傾城。“小顏子,仔細一看,你比這些花神還要漂亮。”神音貼近顏愛的臉龐,他的呼吸冰冷而平緩,不知什麼時候把面具取了下來,那張臉真是渾然天成的美,猶如清溪上浮沉的落花。顏愛凝視著這張過於精緻的臉龐,一時間有點悲傷,她想知道當年神樂和神音一同仰望風信子時,神音是否笑得陽光般明亮。“小顏子,你怎麼不說話?再發呆就把你扔這兒!”神音懷疑自己撿了個傻子。顏愛忽然叫出聲:“我的天!”神音疑惑地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幅精緻的女子畫像:“那是雪皇,我師母。”

“師母?她是,音皇的夫人?”

“你不知道嗎?也是,那麼久遠的事情,可惜了,他們死於冰海一戰。顏氏,還真是討厭……”神音自言自語,說到顏氏時,眼神中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顏愛默默垂了頭。

“小顏子,別一驚一乍的,天快黑了吧?幫我準備一下換洗的衣服,就在前面房間的櫃子裡。”“換洗的衣服?!”顏愛哭喪著一張臉:“我不會還要伺候您沐浴吧?”“小顏子真聰明。”神音又摸了摸顏愛的頭以示愛撫。

“我要回家……”

溫泉的水汽氤氳在整個房間,周圍的石壁上盛放著纖柔的蘺草,淡藍色的小花散出淡淡清香。神音躺在清澈的泉水中,裸露著上身,似乎睡著了。顏愛紅著臉把衣服放在一塊石頭上,正要溜——“哎呀!這什麼?”腦袋上起了一個大包。“這是我的結界。過來,替我捏捏肩。”神音閉著眼睛懶懶地說。顏愛終於忍不住了:“我很鄭重地告訴你我是女的!”神音翻了個身

看著顏愛:“怎麼證明?”

顏愛設想了一千種神音的死法,難不成要脫光衣服給你看嗎,變態大叔!神音沉默了會兒,說:“你回頭。”顏愛聽話地轉過去,接著聽見水浪的聲音,腳走在光滑的石板上的聲音,以及,神音穿上衣服時悉悉索索的聲音。轉過來。顏愛轉過去,神音穿著寬鬆的睡袍,仍顯得挺拔俊逸,他的身體飄出蘺草清淡的香。他忽然湊過來,伸出手。“你,你幹什麼!”神音飛快地摘掉顏愛的發帶,顏愛的秀髮徐徐散開,漆黑如墨。神音拉住顏愛的手,把她帶到大廳,敲了下門上的鈴鐺。不久,一個小女僕推門進來:“城主大人,有何吩咐?”“把她帶下去,換一身女孩子的衣服。你看清楚,她是男是女。”“是。”

神音端坐在大廳的長木椅上,神色凝重。真的是琥珀川的大小姐神樂那傢伙離開神族去服侍的主人嗎?

一個人如果美到極限,那是男女通吃的。小女僕張大了嘴巴癡癡地看著顏愛,這是畫裡走出來的美人麼?不,畫裡都沒有這麼美的美人!“那個,我一定要穿成這樣嗎?”小女僕擦擦口水,恭敬地回答:“是的,城主大人還在等你呢。請跟我來。”門吱呀一聲開了,神音漫不經心地看去,頓時愣住了,目光久久不能移開。顏愛穿著綴著銀鈴的白色齊地長裙,系著黑色的藤編腰帶,使身體的弧線顯得恰到好處。蓮步輕移,裙角搖曳如飛花,齊腰的黑色長髮輕盈搖晃,更襯的絕世的容顏美豔絕倫。無可否認,她就是九界都想親眼目睹其人的琥珀川·顏愛!顏愛頓時有了底氣,大大咧咧地挨著神音坐下:“現在你信我是女孩沒?”神音在心裡暗笑一聲:“何止是信!琥珀川的小殿下來天空之城有何貴幹?”顏愛扭過頭用怪怪的語氣回應:“你還是叫我小顏子吧!”“冒犯之處多有得罪。”“沒事沒事啦,我沒那麼小心眼。”顏愛最後一個字說的很重,同時狠狠地捅了神音的左臂一拳。“你,力氣過了。”神音猛地抱住左臂,臉色頓時變得慘白,額頭上汗如雨下。

“神音!”顏愛連忙把他左邊的袖子捋起來。這……怎麼會?原本光潔的左臂,一下子冒出一條見骨的黑色傷痕,從手腕,一直蔓延到肩部,只要再往上一點……

“只要再往上一點,就會劃破喉嚨,我的命就丟了。”神音面無表情地說。“那,這黑色…… ”“黑色是因為傷口上有劇毒,得花近百年才能癒合。”痛楚似乎過去了,神音直起身子,伸手去拿茶几上的酒杯。“幫我倒些酒好嗎?”“不,你還有傷怎麼能喝酒?”神音站起身,自己打開酒瓶:“這只是後遺症。過了九十九年,傷口早就癒合了。”顏愛徹底懵了:“九十九年?你這麼年輕?開玩笑!”神音將一滿杯酒一飲而盡,他的神色很平靜,但這平靜後是無盡的傷痛。

“顏愛,你知道神氏的人擅長結界吧?你知不知道,有一種時間結界叫絕世?”

“絕世?”

“是的。這種結界可以將一定範圍內的時間無限延緩,與外界相隔絕。也只有這樣才可以在現實較短的時間裡複合我的傷口。”

“不是很好嗎?”

“在外界的人看來是的,但結界內的人卻要獨自熬過甚於外界幾十倍的時光。他知道外界發生的事,知道人們正在將他逐漸遺忘,但他不能沖出結界。近百年,他要一個人生活;近百年,他不可以和任何人說話;近百年,最愛的人死去他要忍多長時間的悲痛才能去弔唁。等他出了結界,世界只過了短短幾年,其他人無法理解他九十九年的寂寞與不甘!”神音說著說著,最終無法掩飾自己的悲憤,他直接抓起酒瓶摜在地上!

支離破碎的聲音。心裡的嗎?

和信一樣,甚至比信更悲傷更無助。顏愛一直祈禱時間能夠停留,但這一刻她見證了時間的殘忍與冷漠。絕世的時間啊……

“神音,告訴我一切。把你的痛苦都分給我吧!”

遠處,神樂守望著宮殿的方向。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原諒我?

神音。

神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