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神之喪歌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7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世界滅亡的盡頭,神流下絕望的淚,無數飛翔的風信子從你髮際擦過,遠遠的,我聽見你唱起黑色的喪歌。

因為上古就存在的時間結界休世,神族的孩子出生後三年就會擁有少年的容貌,他們的三年相當於人界的十三年。在神樂的成人禮上,音皇微笑著預言:“神樂,你將和神音一起成為失落的神之子,成為我神族至高無上的驕傲。”音皇的身邊侍立著一位英俊的少年,他冰雪般高貴的氣質讓神樂無法移開視線。少年伸出手:“我是神音,你的師兄。”神樂握住他的手,兩個人的心都怦然一動。這種奇怪的感覺,似乎很久以前就見過?不知緊握了多久,雪皇優雅地支起下巴看著他們笑道:“男人總是能迅速建立起自己的世界,你們的感情真好呢,神樂,神音。”兩個人不好意思地鬆開手,在以後修煉的日子裡,他們幾乎形影不離。那真是快樂的日子,白天練習靈力和樂藝,黃昏看風信子在碧海落日之下自由飛翔,夜晚喝酒劃拳、歡笑怒駡。

由於身份過於高貴少與同齡人接觸,他們成了神族最寂寞的孩子,彼此相依為命,發誓永不背叛。

神氏乾年四十九月,聖戰終於波及到安寧絕世的神族,音皇攜雪皇赴戰,一場浩劫在所難免。神樂和神音目送著師傅和族中最強的戰士消失在大海的邊緣,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安。

神氏乾年五十一月。“阿音!”神樂跑向佇立在碼頭的少年,他身邊飛翔著無數的風信子,白色的凰羽衣翩然浮動。神音的神情淡漠,歌聲淒婉悲涼勝過風沙彌漫的大漠。“這是……喪歌!不!不會的!師傅他……”“樂,除雪皇和師傅生死未卜外,其他戰士都已戰死。我們必須在顏氏的人攻入前撤退。”“阿音,我做不到!這是師傅臨走前的命令!”神音強行抓起神樂的手。這時,遠處的海平線駛來一輛黑色的帆船,桅杆上高掛著神族將士的屍體,伴隨著死亡之神步步逼近。帆船上的人不多,但每一個的氣場都強大到無法想像的地步,尤其是中間紅色頭髮的那個笑容陰森的男子,最為恐怖。獵神者麼?“神樂,走!”神樂還沒有反應過來,周圍的景物已在以極快的速度變換,神音拉著他步伐如飛,臉上寫滿了深深的恐懼。“混蛋!阿音,讓我殺了他!”神音的聲音冷漠得讓人絕望:“你不是他的對手,我的父親,神族最強的神之子就是死在他的手上!樂,先活下去!活下去!樂!”神樂一瞬間領會了神音心中比自己幾倍甚至幾十倍更深的痛與仇恨,他運起靈力,二人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阿音,總有一天,我會和你一起殺了那個男人。神樂默念道。

但在那個紅發男人出現的時候,他們由最初的不離不棄,變得形同陌路。

在天空之城的密道裡,族人淒厲的哭號衝擊著神樂和神音的耳膜,業火燒毀樓閣的聲音,風信子尖銳的鳴叫。“神之子!救救我們!失落的神之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無助、絕望。神樂和神音的手緊緊握在一起,指甲割破了彼此的皮肉卻渾然不覺。神之子……真是莫大的諷刺呀!面對奪去族人生命的魔鬼,如此渺小無力,身不由己。

“息大人,這裡好像有條秘道。”神樂心中一緊。當光線瘋狂地湧入,神樂感覺有溫熱的液體滴在自己的手背上。“阿音!” 神音白色的凰羽衣染遍鮮血,他的身體劇烈地掙扎卻無法動彈分毫。燃世!燃世結界,神界驅逐的叛逆分子所使用的邪惡結界,置身其中的人會感到烈火焚身生不如死。紅衣男子站在秘道的入口居高臨下地俯視兩位少年,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你跟你父親還真像,一樣的,像狗一樣弱!”“住口!”神音怒吼一聲,結界頓時支離破碎,但他的嘴角同時也溢出黑色的血

液。“看吧,還嘴硬。你不知道強行突破燃世會劇毒攻心麼?”男子一臉戲謔。“我不許你……辱駡我的父親神涯!”神音的指尖剛出現幾道金色的琴弦,他就軟軟地倒在神樂的懷裡。神樂木然地扶著神音,仿佛失去了靈魂的木偶。好像有誰把無數的玻璃碎片揉進了心臟。

神音的父親是神涯。他的父親是神涯!

“樂,別管我,你快走!”神音猛地推開神樂,勉強直起身子擋在神樂身前。神樂靜靜地看著神音的背影,心裡湧上奇怪的滋味。幽綠的火焰從神音腳邊騰起,宛若無數隻小小的螢火蟲將他淹沒,燃世結界重新困住了神音。男子僅是微微彎了下右手的食指。神樂本能地喚出上古神琴,十指輕輕一撫,音波便如鋒利的劍氣穿過了男子的身體。男子的臉扭曲了一下,繼而狂妄地笑起來:“你是在給我撓癢癢嗎?”明明,明明他的腹部已經被整個劃破了!神樂睜大了眼睛,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恢復了……”忽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神樂回頭,男子一把扼住他的脖子:“小子,我比你多活了幾十年!你父親神涯都是我的手下敗將,就憑你這個私生子想殺我?哈哈哈……”神音在痛苦中驚愕地看向神樂:“樂,你的父親,是神涯?”

神樂默不作聲,心臟最黑暗的地方汩汩流出血來。男子饒有興趣地看著神樂和神音:“怎麼?彼此不知道麼?你們是被詛咒的神之子。神樂,神音是你母親做夢都想殺的人吧!神音,神樂是影響你繼位的最大威脅吧!呵呵,好一對好朋友!”男子笑得彎下了腰,眼淚模糊了視線:“實不相瞞,我和神涯也是這種關係呢。不同的是,他狠下心把我趕出了神族罷了。我改變主意了,我要看著你們自相殘殺!”男子右手一揮,結界支離破碎,神音踉蹌了幾步,扶住牆,聲音軟弱無力:“樂,別聽他挑撥離間!我們是兄弟不是更好嗎?”神樂點點頭。神音一笑,現出指尖琴弦沖向紅發男子。男子鬆開扼住神樂的手,恢復了詭異的笑容,並沒有出手自衛。

“啊——”琴弦離男子的脖頸只有幾寸的距離。消失了。神音的左臂鮮血淋漓,一條鋒利劍氣劃出的刻骨傷痕飛快而無情地延伸!就在快靠近咽喉的時候,神樂猶豫了一下,收起神琴。“樂兒,為什麼不殺了他?”男子撫摸著神樂跳躍著火紅色的棕色長髮。“這已經夠了,舅舅。”

神音怔怔地凝視著神樂,似乎忘記了身體上的疼痛,憎惡、悲傷、仇恨、絕望……人世間最黑暗的情感啃食著他的心臟:“神樂,為什麼!”他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意識開始模糊。“你是真不懂還是裝傻?也對,像你們這樣的皇室純血統,根本不瞭解身為私生子的感受。就讓我送你最後一程!”男子冷冷地說,同時揚起了右手。神樂把一根冰冷的琴弦架在男子脖子上:“不管怎樣,你殺了我父親,死去的母親也不能原諒你!”男子依舊張狂:“你以為我會重視那個同母異父的妹妹生下的你嗎?你也是我仇人的兒子!”神樂的腹部忽然一陣劇痛,他的後背竄出一截慘白的刀刃。一聲悶響,神樂倒在血泊中。眼前的景物渙散開來,他幽幽地看了一眼已經昏倒的神音,露出一抹歉意而無奈的苦笑。

“對,對不起……”

你的後半輩子再也無法彈琴了吧。請原諒我奪去了你熱愛音樂的資格,阿音。如果我們真的能活下來,如果恨我能讓你心裡好受一點,你就這麼恨著我好了,就如我母親恨著你一樣。對不起,母親,我不忍心殺他,儘管他給你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痛苦,不然您也不會鬱鬱而終。我不在乎能否成為神族的王,作為私生子總被人辱駡、疏遠的我能有人愛就夠了。不,我能愛別人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