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破曉(上)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341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長夜漸漸接近盡頭,有人推動了神廟那口殘鐘的撞杆,突然響起的鐘聲驚起一群棲息在殿頂的風信子,它們開始在天空中寂寞地飛行。

“大小姐,你好像很傷感的樣子。”神音輕輕地說。顏愛躺在長木椅上歎了口氣:“城主大人,你有些遲鈍啊。如果神樂真想殺你,又為什麼在靠近你咽喉的地方停下來?”神音淡淡答道:“因為他想到我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下不了手。”“你知道?”顏愛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但錯誤是造成了。不管怎麼說,我受了九十九年的煎熬。神樂想做的不就是讓我恨他麼,我為什麼不同意?”顏愛一把按住神音的肩膀:“你忍心嗎?既然明白了他的一片苦心,還要傷害他,繼續做好朋友不行嗎?”

神音拿掉顏愛的手,苦笑:“真正一直在逃避,一直無法面對我的人是神樂!你讓他怎麼面對我?既是仇人,又是朋友嗎?如果我恨他能讓他的負罪感輕一些,我會一直恨下去。”顏愛睜大了眼睛:“難道說,神樂一直在憎恨著自己?!他沒有勇氣見你,所以希望用你對他的恨為藉口逃避現實……”神音別過頭去,沒有說話。

顏愛重重地拍了下神音的後背:“哎呦,我把他帶過來就好啦!兩個人說明白不是很好嘛!”神音被顏愛的力道拍的乾咳了幾聲,險些吐血。“輕,輕點……”

顏愛狂喜:“我的靈力恢復了!你等著,我這就把神樂帶過來。”“等等,琥珀川殿下,顏愛——”然而靈力的光環一閃,顏愛風一般消失在神音的視線裡。一地玻璃碎片的閃光折射出曾經的影子,神音一片一片地撿起來:“已經碎了,要修補還是靠自己。”

顏愛飛掠過寂靜的街道,耳畔拂過夜晚黑色的風,潮汐的歎息遙遙地傳過來,宛如夢囈。

暗夜裡的戰鬥也拉開了序幕。

神樂的身體猛地一顫,這種感覺顏氏……貴族……神息!同時,宮殿裡的神音也像感覺到了什麼,指尖的琴弦泛出金光。

“信先生!櫻祭大人受襲!”“信先生!千羽公主受襲!”傳令使接連飛快地傳來急報。信用三秒鐘理清思緒:“戰況如何?”“兩位族長正在率領族人激戰,傷亡不大,但敵人眾多,琥珀川已經加派人手支援。可是,對方的統領似乎也是締結者。”亞伯特緩緩睜開眼:“吸血鬼銀狼,精靈界雪生家的家主雪生雁。”信的心一沉:“這兩個都是元老級別。淵痕,流年,你們去照應一下。記住,不要貿然出手。我們必須要知道琥珀川締結者和顏氏締結者孰強孰弱!”兩位少年立刻畫下空間結界趕往人界。“哥,我呢?”童十分擔心千羽鳶的安危。“你留下。琥珀川也有可能隨時受到攻擊,在晨明大人出關前我們一定要保護琥珀川!亞伯特,請你留意天空之城的情況。”“知道了。”亞伯特又闔上眼。

“傳令下去,再分別調一百白銀騎士支援,並派十個幻術師布下與人類世界隔絕的結界,留三個處理現場。弓箭手留在琥珀川全體戒備,其他戰士原地待命。”

“是。”數十位傳令使匆匆退下。

信舒了口氣,掌中出現一個慢慢顯出影像的水晶球:“童,你負責注意他們的情況。一有不測立刻派兵援助。”暫時穩定住局面之後,端木信在心裡冷笑一聲,居然只派出締結者,顏氏的純血貴族是不把琥珀川放在眼裡嗎?雖然,自己也不指望琥珀川的那幫純血貴族能幫得上忙。

亞伯特忽然睜開眼,失去了往日的鎮靜:“信,我得趕去天空之城。顏姬夫人,在顏愛身邊。”“什麼……”

“很久不見了,親愛的侄子,你長大了。”神樂厭惡地瞥了眼身前的紅發男子,他血紅色的戰袍妖豔的讓人想吐。“看在你是我侄子的份上,悄悄告訴你,這戰袍,使用血染紅的呢!你的血染上去會更漂亮吧?哈哈哈……”“你的笑聲,還跟以前一樣討厭!”神樂盤腿而坐,將上古神琴放在膝上,一覆手,兩個人中間一片飛沙走石。神息腳尖輕輕一點地面,跳出二十米以外:“呵呵,我說你長大了嘛!”他掃了眼抵到腳邊的高大岩刺,笑容依舊詭異:“讓舅舅瞧瞧,你到底長進了多少!”神息的腰部忽然爬出一條通體透明的血紅色火蛇,他握住蛇頭,不,那是一個蛇頭狀的鞭柄。

“竟然把活生生的火蛇王做成長鞭,真符合你噁心的審美觀。”神樂一撥琴弦,無數與琴身相連的弦刃洞穿岩刺直逼神息。神息用力將蛇鞭往地上一甩,鞭身竟無限延長,隨著仿佛重獲生命的蛇頭遁入地底。神樂忽然感到一股迅雷般的靈力從地下襲來,他還未作出判斷,轟然一聲爆響,蛇鞭從一片碎石中竄出,咬住他的左腿

,一陣劇痛襲上心頭。蛇牙分泌出黏黏的液體,是毒液麼?神息拔出插進腹部三寸的幾根弦刃,露出一個森然的冷笑。“就算捨棄防守也要殺了我嗎?乖侄子!”一個來不及看清的瞬間,蛇鞭完全纏住神樂的下身,神樂的腿骨發出駭人的斷裂聲。“都說我長大了,”神樂一笑,捧著神琴輕鬆的站起身:“所以,神族驚人的癒合力我也具備。就跟你好好玩玩。”神息腹部的傷已經癒合,像是受了什麼刺激,他的臉頰因為興奮而漲的發紫:“好!來啊!你們兩個好兄弟!”

神樂一驚,不知何時神息身後已多了個熟悉的身影。簡單的純黑禮服,代表神族皇室血統的純淨棕發……“阿音!”神音靜靜地站在那頭,指尖的琴弦金光一閃,變成了把細長的黃金騎士刺矛。“聽說淺川一族是吃素的?”“呵,你們吃葷的也不比我們好!”淺川櫻祭握著沾滿鮮血的葬月劍,劍身斜指向地面,朦朧的月光緩緩聚合,如同透明的絲綢將劍身包裹起來。銀狼磨了磨手腕上的玄鐵爪,躍躍欲試。“一哥,你別出手,這是吸血鬼家族的對決!”櫻祭對流年說。流年擺擺手:“你們請便哈。”這兩個吸血鬼,明明遍體鱗傷,還要逞強到什麼時候?平手就平手,真愛計較。流年打了個呵欠,靠在一邊觀戰。他動了動身後的一尾,身邊圍攏過來的吸血鬼頃刻灰飛煙滅。

“你別管,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同是精靈界的三大家族,雪生雁的盛氣淩人讓千羽鳶不爽了十幾年。淵痕沒什麼表情,意思是你們女人之間的糾紛我懶得參與。雪生雁的背後旋轉著一輪黑色圓月,她的笑嫵媚迷人:“我成為雪生家家主的時候,你還在哭鼻子呢,玄之火。”“這只能說明你是個老女人,玄之雪。”千羽鳶毫不退讓。亮如白晝的夜空中,火紅的朱雀正在和黑紋的白虎拼殺,主人的靈力源源不斷地湧進它們的身體。無數伴有細小魂力的雪花楊花般亂舞,點點白光被豔麗的玄之火吞噬。淵痕瞳孔一緊,身邊虎視眈眈的魂獸便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牆壁上,牆體嘩地一聲碎裂開來。

“對於你來說,我究竟是什麼呢?媽媽。”顏愛帶著哀傷而無力的微笑,牽住顏姬的手,“回到我身邊好嗎?和爸爸在一起,放棄戰爭,回到以前,好嗎?”黑色的風拂起她們的裙角,蒼白的星光,兩張絕世的臉龐,兩顆遙遠而破碎的心。“小愛,如果我回來的代價,是讓你做顏氏的繼承者,你願意嗎?”顏姬沉寂的眼神忽然飄過一縷希望的光亮。顏愛的微笑凝結在臉上,這讓她看起來帶著微微的痛苦。她慢慢地把手縮回去,退後一兩步:“對不起,媽媽,我不能。”顏姬轉過身,顏愛沒有看見她的眼眸泛出一層模糊的淚光。“你會後悔的,我的孩子,”顏姬猛地轉回去,一條靈力瞬間凝成的繩索捆住了顏愛,“就算你恨我,我也不想讓你後悔。”“別這樣,媽媽。我是琥珀川的大小姐,永遠都是!”顏愛周身散出淡藍色的光芒,她一用力,繩索斷成了幾截。

“小愛,媽媽和你十五年的感情敵不過這短短的三年嗎?告訴我為什麼?”“是啊,為什麼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能離開。”

顏姬看了顏愛許久,喃喃道:“我還是晚了一步,你還是逃離不了宿命的安排。”

“她本就是屬於這宿命的。”空氣的氣流尖銳地顫動了一下,亞伯特出現在顏愛的面前,他伸出一隻手,把顏愛護在身後。顏姬恢復了漠然的神情:“你是想阻攔我嗎?”“我很榮幸能當夫人的對手,”亞伯特依舊是溫柔的聲音,“如果夫人足夠強的話。”“亞伯特,不要!”亞伯特回首,對顏愛遞去一個安慰的眼神:“我可以只防守不進攻,只要你想。”只防守不進攻?面對靈力是顏愛五倍以上的顏姬,那得有多麼恐怖的防禦靈力才能免於受傷!顏姬愣了一下,淡淡道:“亞伯特,我知道你很強,這場戰鬥可以停止了。”

顏愛松了口氣。

“但是,我們那邊的戰鬥見。”顏愛的心一提,顏姬卻已經消失了。“亞伯特,什麼意思?”亞伯特平靜地回道:“夫人指的是,神樂他們的戰鬥。”“媽媽要插手麼?”“應該是。殿下……”亞伯特向顏愛伸出手。顏愛知道亞伯特和流年不一樣,不喜歡和人碰觸,她遲疑了好久,才握住亞伯特的手。

他的指尖還是這麼冷。

空間結界飛快地在二人腳下運轉,在這短短的間隙,亞伯特小聲說了一句話,明明不想讓顏愛聽到,但顏愛還是聽到了。她的心一顫,隨即一股愧意湧上心頭。可惜你離我真的太遙遠。

他說:“顏愛,你這樣讓我很寂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