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破曉(下)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327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細長的黃金騎士刺矛洞穿了神樂的手臂,湛藍的血液順著指尖滴下去。神音把刺矛拔出來,看著神樂痛苦地跪倒在自己面前。神樂卻吃力地露出釋然的笑容:“我……不再欠你的了……哥哥。”“樂,回來吧。你不再欠我的了。”神音扶起神樂,無聲的眼神說明了一切。他們靈力的光輝彼此交相映射,繽紛耀眼,數不清的銀色蝴蝶幽然翩飛,恍若墜落的星辰。這樣純潔無暇的冷白色的靈力才是神氏血統最純正的標誌!

“神之子之誓嗎?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神之子,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就讓我結束這可笑的鬧劇”!神之子之誓,將自己的靈力全無保留地交托給另一方,另一方將獲得的靈力與自身的靈力結合,產生幾何數倍的瞬間增長。可笑!居然這麼信任彼此!為什麼!神息的蛇鞭忽然暴長,隨著幾聲空氣被劃破的尖銳的嘶鳴,空中錯雜著無數條血色的鞭影。神樂把神音護在自己的身後,他的後背生出一對銀色的寬大的羽翼,羽翼一展,鋒利的羽毛便流星般射向鞭影。每一根羽毛又幻化成三根,靈力同時增長數倍,不出片刻,鞭影便如破碎的紙片紛紛飄落。

霎時一根羽毛徑直洞穿了神息的心臟,速度之快、動作之流暢令人無法想像。神音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胸口濕了一片。在靈力大量匯給神樂的情況下,用僅余的一丁點靈力突破神息的防守並殺了他,簡直是在賭命。“可惜,偏了半分,否則我就死在你們兩個小子手裡了。”神息一掌將神音震了出去,他自己也猛地吐出一大口鮮血。神音的肋骨似乎斷了,他掙扎了一下,沒能站起來。“阿音!”神琴重新現於手中,神樂撩撥出精妙的旋律。一圈青色的火焰環住神息燃世結界!神息再沒有多餘的靈力來防備了,可他並沒有打算還手。火焰驟然反彈回來,神樂閃身躲開,訝異地望去:“聖靈盾!”

顏姬收起聖靈盾,目光淺淺地落在神樂身上。“夫人,原來是您。”神樂猝不及防地被一道靈力傷到,一根尖銳的冰棱從他的小腹刺出來。顏姬冷酷的目光又轉向神音。白色的身影一閃,數十把風刃斬斷了冰棱,細小的冰晶碎落一地。

“小顏子你讓開!”神音焦急地喊道。顏愛的眼神顫抖著:“媽媽,你如果傷害了他們,我會恨你的。”“顏愛!”神樂吼道:“她已經是你的敵人了!”“叫什麼?你的對手是我。”神息的傷已經復原,他重新握住蛇鞭,一步一步地走到神樂面前。

“顏愛,你讓開。”顏姬冷冷地說。“媽媽,我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您如果要殺神音,就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顏愛說這些話的時候充滿了希望。顏姬放下手,又立即抬起來,指尖一劃便是巫術的絕殺式。“你瘋了麼?”亞伯特把顏愛撲倒在地,同時神音的身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六芒星陣,擋住了絕殺式。顏愛絕望地看著顏姬,她連一絲一毫的溫柔都沒有了。“媽媽……”亞伯特站起來,他雙手合十,默念了一句咒語,整條街出現了無數已故巫術師的亡靈。“真不愧是冰海第一魂術師,靈力能讓這麼多前輩的亡靈都聽命於你。”顏姬轉向神息:“探子說琥珀川駐守在城外的自衛軍很快就到,看來今天是殺不了他們了。我們走。”神息將蛇鞭收起來:“遵命,神選者。”他看了眼神樂,那是對獵物意猶未盡的眼神。

“等等,媽媽——”

朝陽衝破了黑夜的最後一道防線,金光從玫瑰色的天空灑向大地,風信子的叫聲在整個天空之城回蕩。破曉。黑夜落下了帷幕。

“小顏子……”神音有一絲悲憫,他和神樂對視了一眼,顏愛現在幾乎是在重演他們的過去。“我沒事的哥哥,你和城主才剛剛和好,就留在天空之城吧。神契的事勞城主您費心了。”“沒有。”神音輕聲應道。顏愛垂下眼簾,遮掩著什麼似的:“亞伯特,送我回去。”“是。”“小愛,你這樣,哥哥不放心。”“這是命令,”顏愛微微的笑意在跳躍的金色陽光中渙散開去:“珍惜愛你的人。”

“陽光出現了。”櫻祭的葬月劍消失在掌心,銀狼鼻子裡冷哼了一聲,收起鐵爪。同為血族,終究躲不過這共同的敵人。流年的嘴角有一絲戲虐,他轉身逐漸消失在陽光中。雪生雁氣喘吁吁地收回結界:“真不賴啊,玄之……火。”千羽鳶驀地跪倒在地,一縷藍色的血液沿著手臂流下來,朱雀的身形在空中漸漸地消逝。淵痕的掌中現出一道純紫色的雷電,他身邊騰

起一股駭人的寒冷殺氣,直逼雪生雁。“淵痕,住手!”千羽鳶用最後一絲力氣喊了出來,緊接著踉蹌一下暈倒在地。雪生雁乘著這短短的間隙,輕盈地在牆壁間彈跳了幾下,悄無聲息地消失在屋後。“真夠麻煩。”淵痕正準備走過去,端木信忽然出現在千羽鳶身邊:“所以就不勞尊駕了。”“顏愛呢?”“在亞伯特身邊。”“那我先走了。”淵痕身影一閃,鬼魅般遠去了。端木信低頭看了懷中昏睡的千羽鳶好一會兒,不由得歎了口氣。“你真是挺沒用的。”眉眼間卻含著微微的笑意。“顏小姐,不直接回去嗎?”亞伯特喊住顏愛:“你的靈力似乎透支了。”瀑布飛流的聲音震耳欲聾,顏愛似乎沒有聽見亞伯特的話。他們正走在一條橫在陡峭山崖之間的苔痕斑斑的獨木橋上,橋下寒煙籠罩,四周綠林似海,風聲淒寒,不時傳來幾聲不知名的魂獸的哀鳴。這是琥珀川後山的邊界,幾乎沒有人跡。顏愛忽然停住了,拉住亞伯特的袖子:“你看,那邊的結界。”亞伯特的神色凝重了幾分:“那麼,上次敵人的入侵就是從這裡……”“因為結界的力量在這裡最為薄弱。還好,即使是最薄弱的結界,也只有長老級別的人才能突破。也只有他們,才敢冒著生命危險把靈力隱蔽到不被魂獸發現的地步,從而穿越這片我都不能隨意進入的禁忌之地。”“禁忌之地?”“是的,後山是琥珀川純血貴族的住所。雖說是因為‘那件事’他們才被遣送到這裡來,但在這片土地上,他們是絕對的主人,爸爸也不過是個後輩的身份。嗯……怎麼說呢……畢竟是純血,撇開個人恩怨,他們也算是危急時刻能夠保護琥珀川的比較恐怖的力量了。以後真的出了什麼事,你就找他們……”

顏愛不再說下去,亞伯特地奇怪地看著她:“你在害怕自己不能留在琥珀川嗎?”“不可能!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沒有辦法和媽媽成為敵人!亞伯特,你懂得背叛自己至親至愛的感受麼?”顏愛揪住亞伯特的長袍低聲道。“不是很簡單嘛……”一貫的,冷漠而溫柔的眼神。顏愛一怔。亞伯特面無表情地湊近她的臉龐:“我可以教你,怎麼做……”顏愛充滿恐懼地注視著亞伯特:“你到底——”她跌跌撞撞地後退兩步,差點從橋上滑下去,然後飛快地跑開了。

還是這樣。與三年前一點都沒變。無法面對他心中的黑暗。冷漠的、軟弱的自己。

“呵,有了這麼漂亮的主人,再兇猛的獅子都會變得溫順。那麼,我可愛的孩子,為了琥珀川小姐,你是否會認回我這個母親呢?”系著白色對襟上衣的女人倚在古老的城牆上,尾端翻卷如浪花的黑色長髮在風中纏繞。她的長裙在朝陽映襯下是耀眼的紅,如同薔薇盛放。不遠處細小的銀沙紛紛揚揚地飄落,遼闊的大漠之上氤氳著模糊而不真實的水霧,水霧中浮現出亞伯特憂傷而美好的面容。一片霞光,絢爛奪目如幻境。這便是九界之一的西方極域最著名的海市蜃樓。

“顏小姐。”顏愛身子一顫,循聲望去,舒了口氣:“櫻祭,是你。”淺川櫻祭優雅地行了個禮,玉般雕琢的臉龐卻難掩疲憊。他笑道:“還是女孩子的打扮適合你。”顏愛彆扭地提了提裙子,岔開話題:“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出什麼事了?”櫻祭還未回答,一行巫師已經護送著醫療結界裡幾個負傷的淺川族人向這邊走來。“昨夜顏氏突襲,幾個族人受了傷,我正準備送他們回皇霧林靜養。”“顏氏?”顏愛的心陡然涼了一半。這麼說,昨晚受到攻擊的不止神音。媽媽,最終還是出手了嗎?“殿下,信先生為了找您都快把琥珀川翻遍了,誰知道您在這裡!”巫師們俯身行禮,為首的那個含笑說。顏愛示意他們起身:“我知道了,麻煩你告訴信先生,我稍後回去。”“是。”

待巫師們走遠,顏愛擔憂地問:“櫻祭,你的傷重嗎?”“靜養幾天就好了。”櫻祭簡單的答道,儘管身體的疼痛已經快讓他崩潰了。顏愛手掌翻轉了一下,兩指夾住一個小小的水晶瓶,如同紅寶石般晶瑩剔透。“這是……”“我的血。如果有需要,還可以向我要。”顏愛的聲音很低,充滿了歉疚。櫻祭嘴唇動了動,沒說什麼,伸手接了過去。“顏愛,”他走了幾步,又回過頭:“我會變的更強,強到不再需要你的血。”

顏愛攥緊了衣角。

又是這樣!他們都這樣!我沒有資格讓他們對我這麼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