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鳶尾祭 隱忍的憂傷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4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顏姬回到顏氏冰冷的神殿裡,神情漠然。她席地而坐,白裙散開如一朵純潔的蓮花。“哐啷。”幾聲金屬沉悶的撞擊聲過後,顏姬被鎖在黃金的囚籠裡。厚重的黑色天鵝絨窗簾緊裹著落地窗,偌大的神殿一片黑暗,看不清她的眼神是悲傷還是不屑。“顏姬,你還是無法下手嗎?”低沉的男聲從王座下傳出,悅耳可是嚴厲。顏姬絕美的臉龐露出一絲含恨的笑意:“你只要知道,我在按命令列事就好。”風掀起窗簾的一角,陽光映亮顏姬眼角晶瑩的淚。

小愛,對不起。媽媽沒有辦法保護你。為了不讓你痛苦,就算你把我當成敵人也無所謂。小愛,對不起……

顏愛掃了眼空蕩蕩的中央大廳,露出一絲苦笑。她按神君教的方法掐指算了算,知道端木兄弟正在照護千羽鳶,淵痕和流年在趕回的途中,而亞伯特被自己甩在身後,神樂留在天空之城。也好。顏愛推開臥室的門,站在巨大的穿衣鏡前。窗口的風浮動她流雲般的白裙。不該是這樣。她脫下白裙,換上黑色的風衣,將黑髮散開,然後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閉上雙眼。巨大的颶風環繞顏愛的周身,一縷縷金色的靈力魚鱗般密集。鏡中的女孩頭髮雪般灑滿肩頭,白得耀眼,特別是那雙憂傷的晶紅色眼眸,仿佛可以將人心蠱惑。

“沒時間了……”顏愛對自己說。

很快,自己將失去琥珀川純淨的血統。很快,自己將失去所有的一切。很快,就又剩下獨自孤零零的一個人。

這就是身為混血兒的悲哀嗎?

晶紅色的眼眸一點點暗淡下去,恢復成原本的黑色。顏愛對鏡子裡的自己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沒有人可以看出來,她眼底深深的、隱忍的憂傷。

“顏愛顏愛顏愛!”流年徑直撞到門沖進來,“你沒事吧!神樂那個色狼哥哥有沒有把你怎麼樣?!”他托起顏愛的手號脈,待確認大小姐平安無事後才放下來,抬起頭。時間一瞬間靜止了。

“為什麼哭?”流年輕輕地問。那語氣,好像面前的女孩脆弱地隨時都會倒下去,更像在安慰一個委屈的孩子。“我沒有流淚。”顏愛強作鎮定。“我感受到了,你的心在哭泣。”流年指指自己的胸口:“這裡能感受得到。”“因為有契約嗎?所以你知道。”顏愛驚訝地問,不由得緊張起來。流年沒有回答。他轉頭看向窗外那天國煙霞般燦爛的三千藍色櫻花,忽然又牽起顏愛的手,緊貼在自己的臉龐上。“還記得嗎?那是你剛來琥珀川不久,我們六個陪你種下了這三千株藍櫻。”顏愛的心撲通一下,臉便紅了,支吾著說記得。

“藍櫻落盡之時,你還會在這裡嗎?”

花瓣紛落一地。顏愛的心停止了跳動。藍櫻落盡之時,我是否還在這裡?我身邊是否還有你?

流年一字一頓,說得決絕。

“如果必須離開,帶我走。”

“你到底在說什麼!不要以為你懂我!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顏愛抽回手,發出自己都無法想像的尖叫。“這樣嗎……我確實不懂。”流年深深地垂下頭,“我們幾個最想看見的不過是你能夠一直無憂無慮地歡笑,為此我們可以為你處理一切棘手的問題。真可惜,無論付出多少,在內心還是陌生人一樣的存在嗎?”這狐狸太敏感了吧!我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就在顏愛想解釋一下的時候,傳令使出現在門外。“

年先生,西方極域傳來急報,請您指示。”“我知道了。”流年應了聲,拉開門頭也不回地走出去。“死狐狸,臭狐狸,爛狐狸……”話雖如此,顏愛還是湊到門前偷偷挪開了一條縫兒往外看。

不知什麼時候信他們回來了,除了神樂,五位少年都在。只是他們坐在桌旁都一副愁眉深鎖的樣子,能讓他們這樣為難的事一定不是一般的棘手。氣氛很壓抑,沒有一個人說話,傳令使很有耐心地等待著。“所以,沒有其他辦法了嗎?”童嘗試著問。端木信緩緩地說:“畢竟是九界三十年一度的盛宴,還是女皇送來的請柬,我們不是皇室的人,明顯的名不正言不順。而雪皇已死,晨明大人還在閉關,能出面的只有顏愛。”流年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你小心神樂回來殺了你,還是想想其他辦法吧。”“呵,那個人我們都惹不起。”端木信毫不客氣地反擊道。流年抬了下眼皮。

“現任女皇薇安還是克裡佩里斯家族的女主人。雖然西方極功能變數名稱義上是琥珀川的邊境領土,但實際上已被克裡佩里斯家族控制。”“那家族不是早跟琥珀川鬧翻了嗎?“所以顏愛此行凶多吉少。想讓那個家族和琥珀川重歸於好,只有一個人能做到。我準備讓他替顏愛去。”

流年終於坐正了身子,用詢問的目光打量著端木信。“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端木信看著淵痕微微一笑。“信,別說了。”淵痕冷冷道。端木信完全無視了這句話,繼續緩緩地說:“亞伯特·讓·克裡佩里斯——西方極域的皇子殿下。”流年噌的一下站起來,不敢置信地看著亞伯特。亞伯特不為所動,依然是溫柔而悲傷的眼神。顏愛的心痛了一下,她忽然想起亞伯特的那句話:“不是很簡單嘛……”

面對至親至愛的背叛。離開家園去流浪的亞伯特。因此來到琥珀川守護自己的亞伯特。

“亞伯特,你知道我為了顏愛什麼都做得出來。所以……”流年的聲音愈說愈低。 “住口!”

一記清脆的耳光甩在流年的臉上。

“退下!”顏愛垂下手喝道。所有人都愣住了。顏愛,第一次使用主人的身份。“除了端木信,所有人都退下。”顏愛再次命令道。流年倚在桌旁看著顏愛,用那種受傷的眼神,一絲也沒有動。其他人見陷入了僵局,也只得站在原地。“流年,我命令你退下!”顏愛的臉上沒有一絲笑容。流年胸口的十字架項鍊頓時幽幽地泛起光,他的身體自動地向門外移動。“琥珀川·顏愛!你到底想怎樣!”流年歇斯裡底地對顏愛喊著,但他無法控制身體,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走出了門。顏愛掃了一眼眾人:“你們呢?”淵痕他們彼此看了一眼,鞠了一躬退出門外。傳令使將門輕輕地關上,只剩下顏愛和端木信。“顏小姐,我不會讓你去西方極域。現在琥珀川的一切事務還是歸我管理,你不可以命令我。”端木信單膝跪下,保持著平日裡一貫的謙卑,口氣卻是十分強硬。“信啊,你為什麼還是這樣?”顏愛歎息著,俯下身去。

流年坐在藍棠樹高高的枝幹上,伸出手撫摩著自己的項鍊,流雲散在他的眼瞳裡映出一片哀傷的淺灰。

顏愛,我真的放不下了。你眼神中隱忍的憂傷究竟是什麼?讓我如此不安。可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陪著你。

我發過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