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薔薇祭 西方極域·啟程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53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對於你們來說,我還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嗎?一味地保護我,不讓我插手任何事,我將來怎麼繼承琥珀川!西方極域,我去定了!”顏愛斬釘截鐵。端木信站起身,一掃往日的溫文儒雅,俊秀的臉龐上是掩不住的慍意:“我說了不行!你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嗎?你又考慮過琥珀川其他人的感受嗎?我們最看重並為之犧牲生命來保護的殿下總是隨隨便便地消失。身為琥珀川最應該注重自身安全的下任族長,這樣沒有責任感的你難道不該反思一下自己嗎!”顏愛一時語塞,滿腹的委屈卻無從說起。“根據家法,禁閉一個月不許出門!”信的語氣不容回絕,離開時重重地把門關上了。

顏愛默然立了一會兒,緩緩開口:“師父,和那傢伙說不通怎麼辦?”

神君悠長的聲音響徹整個中央大廳:“那咱就偷偷地走。”

端木信走了幾步,看見童和淵痕在不遠處等著,便加快腳步走過去。“如何?”淵痕問。“勉強讓她同意了吧。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亞伯特那邊呢?”淵痕搖搖頭:“他要一個人靜一靜。信,你這次有點過了,你明知道亞伯特是多麼恨自己的姓氏是克裡佩里斯……”童忽然身子一顫,他天生擁有比誰都敏銳的靈力感知能力。

“哥,不好了——”

話音未落,一股強大的靈力已包裹著言愛沖出中央大廳,直往千轉司(千轉司,和千轉空之羽一樣,是琥珀川設立的擁有空間傳送能力的軍事用地。)端木信在心裡扶了下額,他很清楚自己無法與這種靈力抗衡,不知道大小姐這次又要闖出什麼禍來。

偷偷地走?這叫偷偷地走啊!顏愛的身體靈力已經透支,這種高強度的靈力運轉速度讓她產生一種劇烈的嘔吐感,真是苦不堪言。

“殿下,殿下,您……”一旁守衛的巫師怔怔地看著扶著門大吐特吐的顏愛。臉色蒼白的殿下擺擺手:“沒事,你去把通往西方極域的靈力傳送陣打開。”巫師偷偷地往裡瞟了一眼,沒動。“怎麼了?”顏愛問。巫師抱歉地笑了笑:“殿下,亞伯特大人正要去西方極域,暫時可能無法送您去。”“亞伯特?”顏愛一愣,猛然醒悟過來,立即沖進千轉司。一片幽深的藍色星海,中央一彎銀色的月牙散出朦朧的靈力的光芒。亞伯特的右手放在月牙上,口中喃喃念動咒語,一股金色的細流從他的腳邊出現,漸漸環卷他的周身。“亞伯特,不要!”顏愛飛快地撲過去,在月牙的光芒完全把亞伯特淹沒之前抓住了亞伯特的衣袂——兩個人重重地摔進了傳送陣。

“顏小姐!”亞伯特迅速接住顏愛,一個完美的360°翻轉平穩地落在西方極域的沙漠上。“您不知道隨便闖進傳送陣會導致空間錯亂嗎?”亞伯特小心地把顏愛放到地上,語氣是和端木信一樣的慍意。“知道知道,可是我不想讓你來,你可以走了。”顏愛一臉天真爛漫,仰起頭,剛好看見月牙傳送陣消失在西方極域的上空。

“這……”

亞伯特的聲音在身後陰幽幽地響起:“因為太久沒有使用,現在西方極域的傳送陣只具備傳送一個人的靈力,您已經把回去的靈力消耗了。”“意思是……”“意思是,在信輸入新的靈力之前,我們回不去了。而且,”亞伯特的聲音更低了:“您私自外出的罪會落到我頭上。”顏愛躲開亞伯特陰慘慘的視線,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端木信冷著臉坐在餐桌旁,手中

金制的勺子已經被壓彎。千轉司的巫師和一排傳令使跪在地上,因為當家的壓迫性氣場而脊骨發冷。流年低下頭微微一笑:“當家的難得生氣。”端木信瞪了流年一眼:“你也有責任。”然後轉向巫師:“輸入新的靈力需要多長時間?”巫師戰戰兢兢地答道:“五天。”“哐當”一聲,頭上的水晶吊燈頃刻碎了一地。巫師一陣戰慄。“調動所有相關人員,最多兩天。”巫師連連點頭。端木信收起靈力,命令傳令使:“發佈九界通告,誰要是敢碰琥珀川的殿下一根頭髮,就是與琥珀川為敵。還有,把神樂先生召回來。退下。”

“哥,有亞伯特在,沒事哪!”童強撐著笑。“有件事我沒有告訴你們,”信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據密報,最近顏氏和克裡佩里斯家族來往頻繁。所出面的,全是純血貴族。”中央大廳的氣氛一下子凍結了。

“薔薇垂下笑靨,天空留下飛鳥翅膀的聲響。流落遠方的王子讓啊,願神明寬恕你的罪過。銀沙紛紛啊四海為家……”顏愛循聲望去,只見幾個男人穿著各種顏色碎布縫起來的長袍站在黑色岩石上高聲吟唱。“那些是吟游詩人,你別在意。”亞伯特一邊說著,一邊給顏愛披上一件白色斗篷,他自己也早就披上了黑色斗篷以掩人耳目。“可是,那個王子讓不就是……”“我們儘量不要暴露身份,至於女皇的宴會要不要參加,最好等信的指示。”亞伯特把話支開了。“亞伯特,女皇是你的媽媽嗎?”顏愛不知死活地窮追爛打。“不是。”出乎意料的,亞伯特回答得很快,同時他一直垂著的眼簾抬起來。顏愛對上他的眼神,發現他的眼中有碎了一片的星光。“你哭了嗎,亞伯特?”“沒有。天黑之前要趕到城鎮,我們快點走。”說罷就抓起顏愛的手臂。

顏愛紋絲不動。

“我都這麼說了,亞伯特,你為什麼不生氣!你是不是沒有心!”顏愛的聲音很大,驚動了正在吟唱的幾位吟游詩人。他們彼此對望了幾眼,連忙跳下岩石向南方奔跑。“真麻煩。”亞伯特周身忽然散出一種冰冷的殺氣,瞳孔一緊,幾根冰棱便洞穿了那幾個人的心臟。“亞伯特!不要殺人!”可是已經晚了,顏愛看著那幾個人倒在沙漠上,身體縮成一團痛苦地顫抖著,黑色的血液在風中頃刻被吹幹。一切的一切就像慢鏡頭呈現在顏愛面前——亞伯特殺了人,沒有絲毫猶豫,他殺了人!“我大意了,原來是派來監視的間諜。”亞伯特自言自語道。“因為是間諜,因為威脅到你,他們就必須死嗎?亞伯特,你的心為什麼這麼冷?”“我只負責保護你的安全,其他的,我不在乎。”顏愛甩開亞伯特的手:“沒有怨憤也沒有同情心,你這個怪物!”亞伯特冷笑:“有感情的是你們這些人類。你根本不懂,在這片土地上不該有感情存在。”

顏愛的心臟疼得皺縮起來,亞伯特,為什麼,為什麼你是這樣?“我不要再見到你!”顏愛倒退了幾步,聲音顫抖,說不清是憤怒還是恐懼。亞伯特向前跨出一步企圖拉住她:“顏小姐!”

“跟我來吧,跟我來吧,有感情的人類。”一個細小的孩子的聲音響起來,在廣袤的大漠裡飄忽如鬼魅,顏愛還未回過神便被捲入一片黑色風沙。亞伯特剛判斷出來者,沒來得及念動咒語就看見顏愛被掠走。“這可是個大麻煩。”亞伯特淡淡地對自己說,他的眼眸溫柔而哀傷:“對不起,愛,你要受委屈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