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琥珀川的顏殿下

薔薇祭 蜃樓·夢非夢

書名:琥珀川的顏殿下 作者:芋頭弟弟 本章字數:254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3


在西方極域這片風沙彌漫的土地上,不知遊蕩著多少亡靈,克裡佩里斯家族的使命就是將這些亡靈引向重生。而這些亡靈中有一種特殊的存在,叫做沙魅,即為沙中枉死之鬼,喜愛玩弄九界生物的內心並吞噬其魂靈。它們死於克裡佩里斯視為神之旨意的流沙,要麼灰飛煙滅,要麼永世不得超生。克裡佩里斯家族為了維護西方極域的穩定,往往把它們送上前一條路。所以存活下來的沙魅,其實力之強,寧人髮指。

“人類的感情會很有趣吧。”一個穿著白色襯衫,套著米色西裝背心,系著黑色領結的小男孩冷冷地立在沉睡的顏愛身前如是說。

在西方極域古老城堡的尖頂,肅立著一位身著高貴海藍色長袍的男子,獵獵暮風吹拂著他飄逸的黑色長髮,夕陽金色的餘暉映亮他完美的側臉。顏愛疑惑地望著他,這個人明明很年輕,卻和爸爸那麼像。“晨,晨!”一陣急促的清甜女聲由遠至近。顏愛循聲望去,驚訝地發現那是一位和自己酷似的少女,所不同的只有那雪一般的白髮和晶紅的眼眸。她笑得很漂亮,雙頰有淺淺的梨渦,就這樣帶著明媚的笑容從遠處輕快地跑過來,雪白的裙角流雲般飄舞著。男子從尖頂上跳下來,溫柔地看著女孩。“鳶尾,什麼事這麼高興?”女孩低著頭笑道:“你猜。”男子微微一笑:“御醫已經告訴我,鳶尾,我要當父親了。”“你就不能裝一下傻啊!”女孩氣惱地抬起頭,卻被男子一把擁入懷裡,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鳶尾,為了孩子,你必須連夜回琥珀川!”“為什麼?”

男子沉默了。

“晨,為什麼?別賣關子!”女孩臉上還掛著笑容,但語氣明顯僵硬了。“因為,”男子下了決心似的閉上眼:“琥珀川將要攻打顏氏的最後一個據點克裡佩里斯,這場決戰,容不得半點差錯!”女孩推開男子,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答應過我,放我的族人一條生路!”男子的面容有一絲隱忍的痛苦:“鳶尾,為了琥珀川,我不能……”女孩的神情一下子變得很冷漠:“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把我當作一顆棋子?”

男子低頭看著女孩,他的黑色眼瞳如同無底的深淵,隱藏起所有的哀樂。

“對於琥珀川而言,你永遠是顏姬。”男子的答覆似乎在獵獵暮風中無限擴大,撞擊著顏愛的耳膜。

顏姬。那個叫鳶尾的女孩,是媽媽。

“真不愧是你……琥珀川·晨明……”顏姬咬緊了牙,試圖忍住淚,淚水卻還是從眼角溢了出來。她突然痛苦地跪倒在地上,捂住腹部,那裡傳來撕心的疼痛。沒有辦法用言語來表達的了……這種痛、這種恨、這種愛。此刻,已註定這個孩子悲哀的宿命。

“鳶尾!”晨明忙去扶她。顏姬抬起頭,一動不動,仿佛失去了知覺。顏愛慢慢地在顏姬身邊蹲下來,小聲道:“小愛在這裡呢,媽媽。”

顏姬沒有看見她。晨明沒有看見她。他們注視著彼此,那目光裡包含了常人難懂的千言萬語。戰爭。家族。愛與恨。無法逃離的宿命。剩了絕望。

“爸爸!媽媽!不要這樣!不要!”顏愛想握住他們的手,穿過的卻是一片虛無。是……幻境嗎?

“我和孩子,真的永遠無法代替你的家族?”

“你走吧。你背叛了顏氏,顏氏也不會容你。去一個遠離紛爭的地方把孩子撫養長大。我答應你,不會再讓孩子捲入琥珀川與顏氏的恩怨中。”

晨明所留下的,只有這些話。

顏姬一

步一步木然地向前挪動著身體,夕陽沉沒在銀色沙漠的盡頭,天地一下子慘澹無光。她驀然回首,看見城堡的尖頂仍有一個小小的藍色的身影。晨明一直在望著她,因為他知道自己可能今生今世都見不到最愛的女子了。

明明只是一顆棋子,又何必如此牽腸?晨,我恨你。

原本忍下去的淚水在此時無窮無盡地湧了出來,隨風消失在飄舞了千萬年的銀沙裡。

“媽媽。”顏愛忽然理解了顏姬這數十年來的寂寞與不甘,如果這一切是真的話。

兩輪紫藍色的圓月升到漆黑的夜空中,與漫天璀璨的繁星交相輝映,呈現出五顏六色的極光,一切美得那麼不真實。一位穿著紫色長袍的女子從那一片極光後走出來,她精緻的面容在潔白的面紗後若隱若現,黑色的長髮在風中翻卷如浪花。“鳶尾,我在這裡。”哀傷可是溫暖的聲音。顏姬緊緊地抱住那個女子輕聲哭泣:“薇安,我只有你了!我真的只剩你了!”女子歎息道:“我早已料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只是你不聽我的話。”“薇安,我想救救我的族人,我對不起他們。可是,我的靈力已經被封印了。求求你幫幫我,幫幫我……”“鳶尾,你一直都像個孩子。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會幫你。我已經拿到了琥珀川的軍事情報。”顏姬鬆開女子,臉色凝重起來:“薇安,你要為了我背叛琥珀川嗎?你的丈夫怎麼辦?”女子淡淡一笑:“那個男人,無所謂了。”“發生什麼事了?”“沒什麼。走吧,天亮前我們要抵達顏氏的城池。”

她背過身,一如十幾年後的顏姬那般堅強而鎮定。

她就是亞伯特的母親——西方極域的女皇薇安·克裡佩里斯。曙光乍現,站在城牆上的大夫人看清了來人時,她那疲倦的面容上頓時充滿了憤怒:“你還來幹什麼!父皇已經病倒在床上,顏氏岌岌可危,還有我身上的這些傷,都是拜你所賜!滾!”“不,姐姐!我不想這樣的!我是來救你們!”顏姬忍住喉中的哽咽喊道。三道火箭從城牆上射下來,一直逼到顏姬的腳邊。“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滾!”大夫人握緊了手中的炎弓。薇安一隻手護住顏姬,另一隻手向大夫人拋出一卷羊皮書:“信不信由你!”大夫人狐疑地望了顏姬一眼。顏姬忽然有了一絲希望:“姐姐,你相信我的對嗎?我想見見父皇,他病得——”話未說完,大夫人手一招,漫天的火箭從城牆上射下,熊熊大火燒起來,也燒盡了顏姬的最後一絲希望。“求求你,我真的想見父皇!”顏姬機械地向前跨出一步。

薇安一把把她揪回來:“你是想死嗎!你還有孩子!”顏姬悽楚地回過頭,顏愛清晰地看到了她眼中的絕望。猶如死灰。

當顏姬被薇安拉扯著逃到遠處的樹林裡時,天光已經大亮。而顏姬的心已經丟失在那個黑夜,永遠永遠見不到光明了。

“你要走了嗎,鳶尾?”

“是的,我厭倦了這一切。”

“那孩子……想好叫什麼了嗎?”

“在我的生命裡,真正的快樂是見到晨的時候,最痛苦的,也是和晨在一起的時候。這都是因為愛。薇安,麻煩你告訴他,他的孩子叫顏愛。”

“鳶尾……”

“謝謝你,薇安。永別了。”

望著顏姬落寞遠去的背影,薇安低下頭喃喃道:“鳶尾,象徵絕望而破碎的愛,無法擺脫的悲劇的宿命。”

“媽媽!”顏愛伏倒在大漠上,緊貼著冰冷的銀沙。銀沙吮吸著她的淚,一滴又一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